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美国,能源业能熬过至暗时刻吗?

美国,能源业能熬过至暗时刻吗?

评论
摘要: 6月底,美国页岩气财富的典型代表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申请破产。虽然崩坏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但其实事态早在数年前已有迹可循,大批投资者纷纷逃离。美国一度登顶“能源霸主地位”,如今却陷入了窘迫的困境,原因何在?前路又在何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6月底,美国页岩气财富的典型代表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申请破产。虽然崩坏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但其实事态早在数年前已有迹可循,大批投资者纷纷逃离。美国一度登顶“能源霸主地位”,如今却陷入了窘迫的困境,原因何在?前路又在何方?


天然气钻井现场

天然气钻井现场。


页岩气可能是美国最富有韧性的产业之一——它一度被人们遗忘,直到2008年美国联邦储备系统(Federal Reserve System)为应对金融危机大幅降息,才有大量廉价资金涌入这片灰色平原;6年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试图困住美国页岩气生产商,但收效甚微。但如今,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给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横跨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东南部的一块盆地)的石油钻探塔按下了暂停键。


6月28日,美国页岩气财富的典型代表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申请破产,成为疫情引发全球封锁导致能源需求急剧下滑的最大受害者之一。这家总部位于俄克拉荷马州首府的公司向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的美国破产法院申请了第11章破产保护,所列资产和负债在100亿至500亿美元之间,债权人超过10万个。


“我们将彻底调整切萨皮克的资本结构和业务,利用我们强大的经营实力,解决我们原有的财务弱点。”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道格·劳勒(Doug Lawler)在一份声明中称。该公司还达成了一项协议,以消除约70亿美元的债务,并获得9.25亿美元的债务人持有资产融资。


切萨皮克并不是个案。此前,美国石油行业的另一家一飞冲天的公司怀汀石油(Whiting Petroleum Corp.)于2020年4月初申请了第11章破产保护。对于美国最具韧性的页岩气产业,命运的攸关时刻已悄然而至。


高光下的阴影

切萨皮克是美国页岩气产业的缩影。在美国天然气行业领军人物奧布里·麦克林登(Aubrey McClendon)的带领下,切萨皮克在早期展开了积极扩张,亦埋下了沉重债务负担的隐患。


彼时,技术的突破给切萨皮克和业内其他公司带来了甜头,水力压裂和水平钻井两种技术的结合让人类从不可渗透的页岩中攫取了大量石油。走在这项技术革新最前沿的切萨皮克诱使得克萨斯州的从业者开凿北部巴内特页岩上的土地,进而成为了美国首个大获成功的页岩气田。


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成为了美国页岩气乃至能源行业的绊脚石。随着压裂产能超出需求,美国天然气价格暴跌,迄今仍未回到之前的高位。投资者开始抛弃这家价值375亿美元的巨头——当时切萨皮克不仅负债累累,而且还背负着一个房地产帝国、数家购物中心、一座教堂和一个杂货店。麦克林登于2013年卸任,3年后死于车祸。


事实上,切萨皮克既是这轮技术和投资革新的既得利益者,也是由此带来的一系列连锁效应的受害者。该公司及其同业从页岩中“挤出”的化石能源成功地让美国摇身一变,足以抗衡以沙特阿拉伯为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和俄罗斯。但另一方面,大量开采带来的却是市场供过于求,从而压低了价格,纽约天然气期货一度降至25年低点——这无疑会使切萨皮克和同行的收入缩水。


为此,切萨皮克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缩减成本,弥补损失,但已经于事无补。2013年,劳勒接掌切萨皮克,他依靠削减资本支出和出售资产来偿还债务——当时的切萨皮克拥有比行业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更高的债务负担,但后者的市值却是其29倍。公司管理层试图通过石油开采,来填补天然气开采的收入下滑,但油价暴跌打破了这一乐观想法;公司还努力解决杠杆率和盈利问题,但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令信用市场收紧,阻碍了公司的去杠杆能力。


2020年5月,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封锁期间能源需求暴跌,劳勒迫不得已放弃了公司的全年展望,冲销了85亿美元的资产价值。当时,该公司的市值已降至不足2亿美元。截至2019年年底,切萨皮克拥有约2300名员工。他表示:“尽管已经消除了超过200亿美元的债务和财务承诺,但我们相信,为了企业的长期成功和价值创造,重组是必要之举。”


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申请破产破产保护

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申请破产破产保护,所列资产和负债在100亿至500亿美元之间,债权人超过10万个。


成败一线间

2000年,美国页岩气产量仅占天然气总量的1%;到了2010年,因为水力压裂、水平钻井等技术的发展,页岩气所占的比重已超过20%。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曾预测,截至2035年,美国46%的天然气供给将来自页岩气。


人们普遍认为,技术的突破是美国页岩气产业得以成功发展的关键因素。但财力的突破同样不容忽视。花钱升级技术,技术助推产能,产能反馈财富——这是一个看起来完美的良性循环,投资者在过去十年间为该行业贡献了将近2000亿美元。


资金之于能源产业的重要性无需赘言,但油井的产量递减速度极快,手握足够的投资额对页岩开采商来说可谓至关重要。数据显示,水力压裂油井在第一年的产量会下降70%,而传统垂直钻井的产量只有5%的降幅,因此页岩开采商需要不停增加新的油井,这也意味着更大的资金投入。


这期间美国页岩油气行业也遭受过冲击。2014年,石油输出国组织试图通过大幅提高产量和价格战来围剿美国的页岩油气生产商,却反而刺激了技术和运营的进一步提升,削减了整个供应链的成本。在这段时间里,标准普尔500石油与天然气勘探指数下跌了32%,相较之下,整个市场却上涨了172%。


这也是症结所在。“该行业在太长时间内消耗了太多的资本,”美国资产管理公司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 Group)高级能源分析师托德·赫尔特曼(Todd Heltman)表示,“许多投资者都已逃离。”


就在2019年,基金经理们厌倦了业内持续多年的虚假预测和背弃承诺,于是大举抛售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股票,切断了页岩油气生产商的资金来源,并组织了私人公司通过公开募股进入资本市场。这招釜底抽薪扼住了产业命脉,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在过去一年,该行业的油气产量产量增长了17%,而再往前一年的增幅是近40%。自2018年11月以来,二叠纪盆地的钻机数量减少了14%,降至422台。


2020年,美国页岩油行业共有400亿美元的贷款需要偿还,未来4年未偿贷款总额逾2000亿美元。穆迪数据显示,2020年到2024年期间,北美石油勘探和生产企业将有86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即使这片巨大油田贡献了约1/4的美国石油总产量,也无法打消华尔街的谨慎态度。


作为美国的最大竞争对手,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大臣哈立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曾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我毫不怀疑美国页岩油将达到顶峰,高位运行,然后像历史上其他所有盆地一样走下坡。”


美国能源信息署曾预测,截至2035年,美国46%的天然气供给将来自页岩气

美国能源信息署曾预测,截至2035年,美国46%的天然气供给将来自页岩气。


全球风险

2018年12月6日,25个石油出口国的代表齐聚维也纳,谋划如何解决全球石油供应过剩的问题。该问题的罪魁祸首当属美国——此前一个月,美国钻探公司的日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170万桶;二叠纪盆地供应了当时32%原油产量,远高于10年前的16%。该问题导致的结果是得克萨斯州西部中质原油的价格(行业基准价格)从2018年10月的4年最高水平每桶77美元暴跌至50美元左右。


时间退回到2016年,页岩热潮已经席卷全球十余年,美国国会取消了长达40年的针对大多数石油产品的出口禁令。此后,美国的石油出口大幅增长,并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能源出口国,并令其变成了能源净出口国。美国能源情报署的信息显示,到2019年年底,美国供应了全球近1/5的石油、生物燃料和天然气凝析液,高于2016年底的15%。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说:“这将改变国际石油和天然气的流动方式,对地缘政治产生深远影响。”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前,页岩油帮助美国数十年来首次实现石油贸易顺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9月美国石油贸易顺差2.52亿美元,这是1978年以来的首次顺差。美国看起来对此成绩也相当满意。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在2019年10月底接受采访时称,全球市场“充斥着”原油,这得益于美国石油产量激增,而且这种繁荣势头看起来还将继续。


不过这位信誓旦旦的部长等来的却是能源价格的大跳水。由于防疫封锁措施阻碍了旅行和经济活动,原油价格的历史性暴跌正在引发美国页岩大撤退,运营商纷纷停下新钻探活动、关闭老油井,这些举措可能让该全球最大产油国的产量减少20%。


如果以15美元的油价计算,“按现金成本,除了最新、最高产的井外,油田里的一切都在亏损,”IHS Markit驻休斯顿的分析师拉乌尔·勒布朗(Raoul LeBlanc)称,“在这个价格基础上,将开始出现大量产量关停。”众所周知,2020年4月20日,WTI原油价格在史上首次跌破零,意味着卖家在某个时间必须倒贴钱给买家、让他们把货取走。


这个曾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骄傲宣告“美国的能源霸主地位”的产业正在经历残酷的风暴。美国的石油生产商已经把2020年的钻井预算砍掉超过270亿美元,并已开始部分停产。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切萨皮克等深陷债务泥潭的页岩油勘探商将迈向终结的命运。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在今年5月下调了原油产量的预测,称2020年的产量将为平均1169万桶/日,低于此前的预测1176万桶/日。该机构还将2021年的产量预期削减了13万桶/日,至1090万桶/日。悲观预测愈演愈烈之际,美国正在运转的钻机数量也降至历史最低,包括雪佛龙(Chevron)、埃克森美孚和大陆资源在内的石油勘探企业纷纷在美国最大的页岩油田全面减产。


这并非只是美国的“坏运气”,因为新冠肺炎病毒席卷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重要的能源输出国。6月16日,国际能源署在其首份2021年详细评估中表示,随着全球逐步走出新冠肺炎大流行困局,2021年全球原油需求将实现反弹,但至少在2022年之前不会全面复苏。其中,2021年全球燃油使用量仍比2019年降低2.5%,这主要是因为“航空业的严峻形势”。


但也有人认为,宣告美国页岩产业的死亡为时过早。比罗尔在最新的采访时说,如果油价恢复至40~45美元/桶,美国页岩油产量可能会恢复。“页岩卷土重来将是渐进的,并且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我们在疫情前所见的水平……全球需求比前几个月略好,复苏取决于是否有第二波疫情。”


撰文—林一丹 编辑—UTENA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