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他期待一个未来

他期待一个未来

摘要: 解放建筑,意味着在每个方案中做独特的、有创造性的设计。

石上纯也

石上纯也

出生:1974年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

奖项:日本建筑学会奖、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等

代表作:神奈川工科大学工房、水庭、谷之教堂等


去年,石上纯也(Junya Ishigami)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其中国首次个人展览,展示了“神奈川工科大学工房”“住宅与餐厅”“森林幼儿园”“谷之教堂”等20组作品。展览取名“自由建筑”,一如其个人风格。“通常建筑是由墙分隔的,但我希望让空间变得柔软、模糊、灵活、新鲜。我希望能在建筑中带来一种新的感觉。新的空间,将会是一种空间、氛围、结构和景观的融合。”时至今日,他的这番话语仍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石上纯也是当今日本最杰出的年轻建筑师之一。他于1974年出生在日本神奈川县,获得东京艺术大学建筑学硕士学位,曾就职于由妹岛和世和西泽立卫共同创立的SANAA建筑事务所,并于2004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石上纯也建筑设计事务所。独立后他可谓春风得意,分别于2008年和2010年代表日本参与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并荣获2010年第12届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期间还在2009年斩获第61届日本建筑学会奖,去年又担任了英国蛇形湖美术馆夏季展亭的设计师。


几乎每一个看过他的建筑的人,都会为之真诚而坦率的概念所着迷。石上纯也既继承了日本现代主义建筑中的细腻轻盈、与自然相融合的特色,又以多样的方式探讨了景观与自然、空间的透明性与暧昧性、建筑的地方性与全球化等议题,并不断拓展了建筑的定义。时间、张力和自由总会在他的作品中以某种方式出现,而且成为他最近多数作品中的突出特点,这一系列实验性尝试让他得到了全球各界人士的认可。


“不够自由”是他最为著名的建筑观。他希望能够使建筑变得更多样化,将建筑从众多建筑师对特定建筑类型的主张、以及我们普罗大众对建筑狭隘的期待中解放出来。他希望自己的建筑可以柔软、放松,在类似云朵或水面这样的譬喻中寻找灵感。


“每个时期都会被一种特定的建筑运动界定。比如在现代主义时期,许多建筑都是为了大众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建造的。但是现在,我们不再按照一种特定的方式设计建筑。我们可以有许多新的方法。”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如是说。“我希望自己所有的项目都各不相同。我认为现在建筑的目的是带来多样性,想实现这个目标就要针对每个项目、每个人做设计。而且,我认为建筑不一定仅仅是为了人做的,也可能是为了自然、环境、动物、昆虫等等设计的。对我来说,解放建筑意味着不要教条、不用风格来驱动设计,而是要在每个方案中做独特的、有创造性的设计。”


这番理念在其首个独立建筑项目——“神奈川工科大学工房”得到了完美诠释。石上纯也想象在建筑中创作出宛若森林一般的状态,通过将粗细不一、近似于树木的305根柱子进行重新配置,支撑起了整个工房。学生们可以对这些柱子构成的空间进行自由地划分。为了让柱子在视觉上呈现疏密度的变化,他进行了很精密的细部设定。人们走到里面如同进入某种万花镜般的环境,有的地方无比空旷,有的地方完全封闭,有的地方有如一条动线走道……


神奈川工科大学工房

神奈川工科大学工房


身处工房内,恍若置身于一座光影斑驳的森林之中。柱子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墙壁般的存在,人们可以从缝隙间穿越过去,也可以绕着柱子自由走动,尽情选择自己想走的路。正是柱子的设置,创造出了在室内空间漫游的可能性。


石上纯也还说过一番话:“当全世界人们都以自由的视角思考建筑,当这样的风景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空间时,世界必将变得更加丰富。世界上价值观的种类和建筑的种类就会更加接近。建筑就会比现在变得更加与人亲近。”这尤其体现在他对项目所在地原有人文与自然环境的重视上。他的设计理念强调,建筑是在发掘原有环境中的未知,并将其拓展延伸,创造出的新环境。


以位于日本栃木县,建于一家新酒店旁的“艺术生态植物园/水庭”为例。石上纯也经过长达5年时间的反复勘察、思考及建模,提出将整个森林迁移到临近草地上的创新做法。他先是测量、研究了森林中的所有树木,并使用了不会破坏树根与生态系的特殊器材,成功将318棵树木移植至庭院中。然后将水通过水闸引入森林,在树木之间创造了160处水池。所有这一切都和原本的灌溉系统相连接,水以不同速率不断流动,青苔则填满了水池与树木之间的空隙。他也借此将一片草原,变成了一个拥有水池青苔的森林;让过去历史当中存在的地形和地貌,通过叠加的方式创造出了一派持续变化的全新风景。


在石上纯也看来,当下的建筑早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遮蔽物,而是组成世界这个巨大空间的、各色各样的“风景”。他还认为,建筑是一种造物,是价值观的多样性的表达。“我认为我们需要尽可能多地表现和表达不同的世界观,而建筑师的工作就是进行这种表达。在功能主义的方法中,‘创造’一词带有‘解决’的含义;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克服这个观念,为此,在创作中我们需要一些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


与此同时,他不认同“建筑是一种艺术”的看法。“建筑来自我们周围的环境,但艺术来源于我们的内心。艺术是一种表达,而建筑是一种解决方案。”他继续分析道,建筑师如果没有场地、没有客户的话,不可能设计出一座建筑。但是艺术家可以独立创作作品,无须客户或者任务书。“建筑的实现与现实情况紧密联系着。现实是基础。建筑光有想象还远远不够。”


曾有人向石上纯也提问:你如何看待建筑师在当代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略为思考而后答道:眼下的建筑设计需要一个比城市尺度更大的衡量标准,那将会是大到更贴近自然尺度、更贴近地球的尺度,那就是建筑师在当代社会应当充当的角色——将建筑的思考扩展到地球的尺度。他说:“我期待一个未来,在那里建筑所获得的新角色和条件,使一个以前从未想象过的未来成为可能。”


撰文—Elena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