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光谷动漫产业正在慢觉醒

光谷动漫产业正在慢觉醒

摘要: 随着武汉解封,位于我国中部“动漫之都”武汉光谷的动漫人有了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他们更加珍惜和懂得了“慢下来”的责任和使命感。

这应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至今最令张威开心的事了。4月29日,他兴奋地发了条朋友圈:“《隐世华族》动漫上线一个小时就冲到了第3名,互动阅读Coming Soon。”


80后张威是小明太极光谷分公司负责人,该公司拥有八大漫画平台矩阵,属于国内三大漫画平台之一,仅次于快看漫画、腾讯动漫,主要读者是10-16岁的青少年。张威的办公室在武汉市光谷创意C座,园区聚集近百家动漫相关企业,张威也在光谷运营一家创业众创空间(以下简称“光谷时空”),主要工作是将漫画开发成新轻动画和轻游戏,跟爱奇艺合作的《隐世华族》正是张威团队的第一个动画产品,连续两周位居爱奇艺动漫新作榜第一;另外一款互动游戏《深海危情》也名列腾讯平台新作榜前三。


疫情期间,小明太极八大漫画平台流量一直持续上升,流量相比去年同期增加近一倍,用户付费和时长增长异常明显。


“疫情反倒为我们带来意外收获。”5月5日,张威告诉记者,他们原本打算是将现有的漫画,加点声音、动作、特效,做成轻漫画,就可以在今年3月份上线。结果,一场疫情让这个项目一拖再拖,反倒给了团队留下更多时间精心打磨,轻动画变成了重动画,产品一上线便一路飙升,甚至超过了《斗破苍穹》。


好消息还不止如此。年初,小明太极获新一轮融资。对于投资方的要求,小明太极在一周内便双倍提前完成。用户付费增加了一倍、流量增加近一倍,用户时长增长最快,达到3倍以上。“或许是疫情期间,年轻人居家隔离,看漫画的时间增长了,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受益方。”张威说。


“漫画公司协同性小,大家在家办公即可,影响不是很大。”张威说,但居家办公让光谷时空的办公效率降低了30%。在弥补30%的成本上,张威的解决方案是,首先要保证员工的收入,这块成本绝不能降低。他选择将一些低端工作如后期上色外包给武汉高校的学生,“这样一来,找不到工作的美术专业学生赚到了外快,我们的成本也可尽量打平。”


武汉“两点十分”公司投资的两家公司参与制作了现象级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武汉“两点十分”公司投资的两家公司参与制作了现象级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武汉欢乐谷国风次元节活动人气旺盛,不少年轻人正积极与名气Coser小梦互动

武汉欢乐谷国风次元节活动人气旺盛,不少年轻人正积极与名气Coser小梦互动。


“动漫之都”正在慢觉醒

张威的经历正折射了近年来武汉“中国光谷”打造中部“动漫之都”、动漫产业悄然崛起的一个缩影。据武汉市动漫协会最新统计,截至2019年7月,武汉地区从事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企业约210家,超六成集聚在光谷。


自2006年,武汉最早的动漫企业在中国光谷诞生以来,武汉动漫游戏产业已经形成了在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的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及洪山区武汉创意天地产业园两大园区的集聚。


武汉市动漫协会会长张敏介绍,2018年全市动漫游戏行业总产值已超85亿元人民币,其中,动漫游戏人才教育培训市场全年产值就超2亿元,而武汉地区每年举办各类动漫游戏节展活动在30场至50场之间,会展营收近5000万元,拉动相关消费过亿元。同时,武汉围绕动漫游戏产业的各项数据均稳中有升。


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产业链不断完善,吸引大批人才驻足。2016年,武汉实施“城市合伙人”计划、“创谷”计划、产业创新能力倍增计划,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和服务,尤其是引才政策带来动漫产业发展的人才吸聚优势,包括美国、韩国知名的漫画导演等一批动漫游戏高端人才进入武汉“城市合伙人”“3551”和“黄鹤英才”人才计划。


目前,全市从业人员超过1.5万人,已拥有国家动画产业基地1个,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3家,国家级重点动漫企业2家,国家认定动漫企业27家,新三板上市企业家,实现资本市场融资超7亿元,知音动漫、掌游科技等一批企业年产值过亿元,并拥有原创漫画出版发行总量第一等多项全国居前指标。


距离光谷时空约几十米的武汉两点十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两点十分”),是武汉本土的一家以动漫IP 研发和品牌运营为核心的全产业链公司,拥有《银之守墓人》《我是江小白》《巨兵长城传》《璃心战纪》《秘宝之国》等多个优质热门IP。该公司投资的两家公司成都心智网络以及厦门创想视角,都参与了去年火爆荧屏的现象级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


其中,厦门创想视角研发的CGTeamwork是国内影视和动画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管理系统,《哪吒之魔童降世》正是使用这一系统来进行整个项目的管理。成都心智则是项目唯一集群合作公司,是中国第一家获得美国“艾美奖”技术奖的公司。除了《哪吒之魔童降世》外,该公司还参与了《白蛇:缘起》等项目,产品技术为《冰与火之歌》《速度与激情8》《蚁人》《海上牧云记》《流浪地球》等项目服务。


另外,太崆动漫公司通过国际合作模式创新,成功打造出深具中国文化内涵,兼具国际化艺术表达的优秀动画短片《冲破天际》,于2019年1月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提名。


小明太极( 湖北) 国漫文化有限公司光谷时空众创空间总经理张威

小明太极( 湖北) 国漫文化有限公司光谷时空众创空间总经理张威。


小明太极( 湖北) 国漫文化有限公司光谷时空众创空间工作人员办公

小明太极( 湖北) 国漫文化有限公司光谷时空众创空间工作人员办公。


动漫精品的慢成长

与受影响较小的光谷时空相比,由于两点十分产业链长,体量大,在疫情期间遭受了较大的影响。两点十分创始人王世勇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初从老家返回武汉,当时该公司所在的办公楼没有人,街头上空荡荡。


“现在想想都有些害怕,但为了给公司员工吃一颗定心丸,我必须要回到武汉。”王世勇告诉记者,月日起两点十分开始了部分远程办公。


“漫画部门的远程办公难度还好,大家各自在自己家里画就OK了。难点在于动画部门的远程协同,首先是因为动画制作链条长,流程比较复杂;其次许多人家里没有电脑,我们要给员工寄电脑回去。”王世勇解释,他们的远程办公并非在家里置办一台和公司同样配置的电脑,而是通过家里的电脑远程操控公司的电脑。


远程办公解决燃眉之急,更大的困难在于合作方无法实地考察。


“由于我们每个项目的金额较高,新项目的合作方不实地考察的话,他们会有一些担心。”王世勇说,尽管如今武汉已经解封,但依然有很多人不敢来武汉。此外,在承制项目上和上游公司对接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沟通上的障碍。这样导致两点十分的项目流失高达30%。


如今,这些公司都如期复工。两点十分也已实现90%以上的复工复产率。“我们的韩国导演到现在还没有回到武汉,但光谷地方政府出台了一个很好的政策,大家可以集资包机把外国人接回来。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达100%复工。”王世勇表示。


动漫产业属于一个很慢的产业,是伴随着一代人成长起来的。事实上,在2016年以后,整个动漫产业出现了一股资本热潮,很多动漫公司在资本的催促下,追求高增长率,却失去了产品细节。“你会发现,2017年以后的动漫产品大部分做的很粗糙。”王世勇告诉记者,“疫情让动漫人慢下来,我觉得大家都是有共识的。我想不论动漫还是其他行业,大家现在都应该慢下来,仔细思考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2013-2017年中国在线动漫用户规模


中国动漫衍生品市场份额


事实上,中国动漫产业在2013年才借助移动互联网和资本的力量开始快速发展起来,经过5年多的时间,也许各个细分赛道都已经产生了自己的头部企业,但尚没有哪一家企业能够占据不可动摇的垄断地位。而且,对比日本、美国等动漫产业已经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中国动漫产业的产值规模相对于自己庞大的受众规模而言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从长远的发展逻辑来看,中国的动漫产业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目前,中国国产动漫行业还处在慢成长周期。日本动漫依然是最受中国动漫用户喜爱的,无论是动画还是漫画,在中国的动漫用户中都有超过50%的粉丝拥簇。而中国的动漫文化产品,在拥有共同文化背景加持的情况下,喜爱度仍然次于日本动漫。在关于国产动漫与外国动漫相比较的不足方面,用户认为国产动漫创新性不够,体现在内容题材比较老套、主旨创意不足等。此外,国产动漫的人物形象塑造也不够丰满,没能出现鸣人、哆啦A梦、米老鼠、唐老鸭等全球认知度广泛的动漫形象。在漫画方面,国产漫画说教性太强、节奏拖沓的不足也被用户认为比较严重。国产动漫产业在还需要行业人才秉持“工匠”精神长期伏案打磨。


有意思的是,张威敏锐地发现,疫情中,备受欢迎的漫画题材发生了变化。以前大型玄幻题材、霸道总裁题材在疫情期间的点击量有所下降。而此前的冷门题材,比如科幻类、悬疑类的漫画出现了很高的流量。“或许是在疫情期间,读者们有了更多的时间沉浸下来做一些深度阅读。”未来,光谷空间将会继续朝互动漫画和新动画两个方向探索,加强精品的打磨与开发。


两点十分也已揭开了精品动漫《二郎神之当神不让》项目,“它是严肃的,是精品。不再是以前那种快速粗制滥造的作品,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王世勇说。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每天看着那些跟死亡相关的数字一点点增加,内心是绝望的。如今,武汉解封,我们又有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谈及劫后余生,张威有感而发,他明显感觉到,同事们更加自觉严谨,以前朝九晩五,会因考勤绩效的小细节而发生争执。如今,这种现象已经没有了。“对我们每一个个体而言,能活过来,这个城市能活过来,我还有工作的机会,已是万幸。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更珍惜后面的每一天。”


(本文选自《商业周刊/中文版》第451期)

撰文—万慧 编辑—Ruby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