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疫情重创全球航空业,维珍澳航宣告进入破产托管

疫情重创全球航空业,维珍澳航宣告进入破产托管

评论
摘要: 国际航线全部停飞,裁员8000人,维珍澳大利亚航空成了疫情中倒闭的最大航空公司。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向政府申请贷款失败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进入破产托管

向政府申请贷款失败后,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进入破产托管。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航空业。英国维珍集团(Virgin Group)旗下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以下简称“维珍澳航”)宣告进入破产托管程序,不幸成为澳大利亚因新冠疫情而受害的最大企业。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当地时间周二(4月21日)上午,维珍澳航宣布启动自愿托管程序(Voluntary Administration)。根据澳大利亚的相关制度,通过宣布破产并启动自愿接管可以让公司选择通过资产出售、注销债务或公司清盘等方式偿还债务。


据CNN报道,为了拯救维珍航空,维珍集团的创始人、英国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4月21日表示,旗下的两家航空公司维珍大西洋航空(Virgin Atlantic)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Virgin Australia)急需政府支持,才能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继续运营下去。为了拯救维珍航空公司,布兰森已将他在加勒比海的一座价值8000万英镑的私人岛屿作为抵押品来筹集资金。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估计,布兰森身价约为58.6亿美元。但布兰森表示,他手头没有固定现金流来拯救自己的航空公司。布兰森称他的财富“是根据危机前世界各地维珍企业的价值计算的,而不是作为现金存放在银行账户中,可以随时提取。”


在这之前,维珍澳航宣布从3月30日至6月14日暂停所有国际航班,减少一半以上的国内航班运力,裁员1000人,并让1万名飞行员、机舱服务员和地勤人员中的8000名员工暂时离职。


在宣布进入托管程序前,维珍澳航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请求经济援助,希望政府能提供14亿澳元的贷款来帮助其度过难关。但其竞争对手澳洲航空公司(Qantas Airways)争论称,它的收入是维珍航空公司的3倍,如果按照维珍航空的逻辑,公平起见,它更有权获得27亿美元的贷款。


另外,从企业性质上来说,维珍澳航实际上是一家以外资为主的航空公司。该公司前五大股东分别为阿提哈德航空(Etihad Airways)、新加坡航空(Singapore Airlines)、中国南山集团、中国海航创新集团、Corvina Holdings,共计持有维珍90.74%的股份,且都为外资公司。维珍集团创始人布兰森持有27%的股份。


因此,澳洲政府拒绝向其提供经济救助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则告诉美联社记者,政府“不会帮助这五个财大气粗的外国大股东摆脱困难。这些公司共同拥有这家航空公司近90%的股份。”


最终,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维珍澳航的请求,成为压倒维珍澳航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目前维珍澳航表示,即使进入自愿管理程序,航司也依然将保留那些运送关键人力和货品的必要航班。


维珍澳航一位空姐恳求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能够保住他们的工作

维珍澳航一位空姐恳求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能够保住他们的工作。


据彭博社报道,目前维珍澳航已经被移交给来自德勤的合伙人Vaughan Strawbridge、John Greig、Sal Algeri 以及Richard Hughes进行联合行政管理。预计接下来将对该航司进行业务重组和再融资,尽快寻找到新的接手方。维珍澳航航空的托管管理人员Vaughan Strawbridge表示,目前已经至少有10家公司对重组“有着浓厚的兴趣”。这其中甚至还有家中资航空公司——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及中国国航在前几天被外媒爆出正在考虑收购维珍澳航。


事实上,在新冠疫情暴发前,维珍澳航已经是举步维艰。在澳大利亚两强竞争的航空市场上,维珍澳航被澳洲航空公司压制,已有7年没有盈利。截至2019年底,维珍澳航的债务高达50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24亿元),公司账面上未尝债务有40亿澳元,但本身市值才7.2亿澳元。


令人揪心的是,受新冠疫情冲击,维珍澳航几个主营业务均为航空业务的公司股东也自身难保,其中阿提哈德航空、新加坡航空、海航集团目前自身母公司的现金流情况已经非常恶化,都在向各自主管政府寻求航空援助支持,因此无力向维珍澳航提供救命钱。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4月14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冲击,2020年航空公司客运收入或将暴跌3140亿美元,同比下降55%。仅4月初全球航班量就下降了约80%,众多航空公司业务几乎陷入停顿状态。


在这场危机中,有些航空公司如波音公司选择让员工休假和开启裁员行动,有些小的航空公司则撑不住开始倒闭破产。3月初,英国支线航空公司Flybe率先倒闭,其次是Compass航空、瑞安航空(Ryanair)和Trans States航空公司。另据彭博社报道,被南非政府拒绝了援助请求后,南非航空公司也几乎崩溃。


客流量骤降让多家航空公司深陷困境。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认为,航空客运需求同时受到旅行限制和经济衰退的双重冲击。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将在第二季度达到峰值,而客运需求紧随经济走势。


“只有拥有雄厚现金储备和良好管理制度或得到政府支持的航空公司,才能在这场危机中生存下来。航空公司需要尽可能削减成本以减少损失。”航空业咨询公司JLS总监约翰·斯特里克兰(John Strickland)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邮件采访时表示。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总干事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警告道,在这场疫情中,如果没有政府的援助,全球多达一半的航空公司可能会倒闭或者被收购。他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应向航空公司提供超过2000亿美元的援助,以应对危机。


撰文—PHOEBE 编辑—FIN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