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连接传统和创新

连接传统和创新

评论
摘要: 他宣扬建筑的长久性,使之深深扎根于周围的环境和历史之中。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大卫·奇普菲尔德

大卫·奇普菲尔德

出生:1953年生于英国伦敦

身份:大卫·奇普菲尔德事务所创始人

头衔:美国建筑师协会荣誉成员,大英帝国司令勋章得主等


作为第13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策展人,大卫·奇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ield)没有错过这个大好机会来向世界阐述他对于建筑行业的价值观:他为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定下主题“共同基础”(Common Ground),他认为当代的明星建筑师有如免税商店里的品牌香水一样,被“单一而孤立地摆在货架上”,与普罗大众之间并没有联系和共同基础。“我想要呼吁建筑行业致力于把人们团聚在一起,而不是把人们隔阂开。”他解释道。


这样做的结果两极分化。有人指责他选了一个艰深晦涩又很难演绎的主题,然而,这一届双年展成为了一届让人印象深刻的高标准展会,这一点就很像他的个人创作历程。


奇普菲尔德1953年生于伦敦,1977年毕业于建筑联盟学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在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的建筑事务所以及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事务所各锻炼了几年之后,他于1985年在伦敦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奇普菲尔德凭借其对建筑的极高要求和严格把控在业界博得了赞赏。看到他那些缄口不言的建筑,就能联想起这位严肃稳重的建筑家。他为人可靠,有些专断,带有一种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独特的实用主义。


他的处女作是1983年建于伦敦Sloane Street的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商店,相对于他如今相当朴素的作品,当时的这个项目显得还有点花哨。紧接着他建造了摄影师尼克·奈特(Nick Knight)的住宅以及泰晤士河畔的亨利河流与划船博物馆(Henley River & Rowing Museum),后者采用了他标志性的橡木板搭建。当时他在自己事务所的底楼开了一个展厅,展出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或者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的作品。展厅名为“9H”(指的是铅笔中硬度最大、显色最浅的一个色号),有心要维护那些不求速成的、充满思考的建筑项目。


奇普菲尔德的立名之作大部分都在海外。中国、日本、意大利、西班牙、德国都向他伸出了双臂。为2007年西班牙巴伦西亚举行的美洲杯帆船赛(America's Cup)建造的场馆Veles e Vents(帆与风)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场馆于2006年竣工,坐落于港口,四层巨大的白色水泥平台层叠而起。这栋原本供选手和赞助商休息的宏伟建筑,在他的手中成为了人们平日里伸手可及的一块休憩区域,打破了专用场馆与城市之间的藩篱。


奇普菲尔德强调建筑的实质性,他试图将每个场所、每个项目、每段历史最精华之所在剥茧而出。他懂得在这个不断哄抬明星的行业里学会抵抗,尤其是在高端领域里。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是一个反扎哈·哈迪德的建筑家。


2007年,他以德国马尔巴赫的现代文学博物馆,收获了一枚斯特林奖(Stirling Prize)。造博物馆,可以说是他的专长了,一个个的项目接踵而至: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历史艺术博物馆(Anchorage Museum,2009年),德国埃森(Essen)的富克旺博物馆(Folkwang Museum, 2010年)……他大费周章地设计了柏林新博物馆(Neues Museum)的重建,这个建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摧毁,他在1997年把这个项目竞标到手,直到2009年博物馆才重新对外开放!为此,他摘得了2011年的密斯·凡·德·罗奖。


安克雷奇历史艺术博物馆

安克雷奇历史艺术博物馆


奇普菲尔德虽然在国外早已功成名遂,祖国英国对他的青睐却是2010年才开始。那年,他在英国有了两个大型项目:西约克郡的Hepworth Wakefield画廊,以及肯特郡的透纳当代美术馆(Turner Contemporary)。为了在海边小镇马盖特设计透纳当代美术馆,他不得不收拾残局。之前接手这个项目的挪威建筑事务所 Snøhetta,他们的方案最终不了了之,客户也失望透顶。奇普菲尔德以朴素的呈现方式,向透纳画中的美轮美奂的光线致意,交出了令人惊喜的答卷。


在这个“一切技术都有可能”的时代,奇普菲尔德选择了边缘的姿态,他重视一个建筑的意义,而非结构上的拓展。一座建筑对他而言首先是要有意义的,他自称对那些激进的建筑理论一无所知。他惋惜建筑行业被对金钱和潮流的追逐所笼罩。那些诋毁他的人称他的作品太正经无聊。


2009年,他完成了巴塞罗那“正义之城”,有人批评他的作品千篇一律。实话实说,奇普菲尔德的这个作品的确给对手们留下了不少话柄:30万平方米,9栋几乎一模一样的崭新大厦,仿佛是由同一双严格的手铸造而出,只有混凝土的颜色可以让人区分不同的大楼。朴素,可以说是“大卫·奇普菲尔德制造”的印记,他维护建筑领域的哲学思考,力尽所能地远离一切浮夸。


他宣扬建筑的长久性,使之深深扎根于周围的环境和历史之中,但不屈从于怀旧,他说:“我尝试通过我的作品,使得建筑的传统和创新互相连接。”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他完成了Saint Louis Art Museum的扩建,“博物馆的新翼是为了艺术品而建的,不是为了展出而建的。”他在博物馆开幕时不留情面地说道。


奇普菲尔德的未来显得前途光明,他一连获得了多个高级别的大奖。如今,他的业务分散在伦敦、柏林、米兰和上海,200多位志同道合者与其共事。事务所设计了墨西哥城的Jumex博物馆和中国杭州的良渚文化博物馆。他还监管柏林新国家美术馆(Neue Nationalgalerie)的翻新工程,美术馆由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设计,相传也是奇普菲尔德的好友。


法国也迎来了他的两个作品:兰斯美术馆(Musée des beaux-arts de Reims);在瑟甘岛(l'île Seguin),他建造了6万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奇普菲尔德总是忠于自己的信仰,他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够骄傲地说自己自始至终不忘初心。他的努力得到了认可:2011年获得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奖章(RIBA)。2013年,常陆宫正仁亲王为他颁发了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奖(Praemium Imperiale)。下一步,普利兹克?


采访、撰文—Maryse Quinton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