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塞尔维亚“巴尔干火药桶”的浪漫

塞尔维亚“巴尔干火药桶”的浪漫

评论
摘要: 巴尔干半岛,历史上这里是东西方帝国的角逐之地、欧亚各民族的大融合之地。这里曾经在战火中满目疮痍,现今在尘埃落定中祥和安宁。在位处这座欧洲最后的秘密花园核心位置的塞尔维亚,这份历史赋予的别样浪漫得到了无限放大。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巴尔干半岛,历史上这里是东西方帝国的角逐之地、欧亚各民族的大融合之地。这里曾经在战火中满目疮痍,现今在尘埃落定中祥和安宁。在位处这座欧洲最后的秘密花园核心位置的塞尔维亚,这份历史赋予的别样浪漫得到了无限放大。


南斯拉夫人民军的少校米兰·特皮奇

南斯拉夫人民军的少校米兰·特皮奇,他是最后一个

因在围困别洛瓦尔军营期间炸毁弹药库而被授予南斯拉夫民族英雄勋章的人。


2019年10月19日是贝尔格莱德解放75周年纪念日

2019年10月19日是贝尔格莱德解放75周年纪念日,该国军队在临近一军事机场组织了演习,

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在现场发表了讲话。


塞尔维亚(Serbia)拥有很好的旅游基础,有各式各样风景秀丽的旅游景点、大量文化历史遗迹,还有温泉、猎场等大大小小的旅游设施。塞尔维亚在过去是不同文明的十字路口,有着不同的精神、艺术、建筑和文化的影响。


历史在诉说

塞尔维亚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中部,与包括匈牙利、罗马尼亚、克罗地亚在内的8个国家为邻。塞尔维亚在巴尔干半岛上的地理位置形成了西欧、中欧、东欧以及近东和中东之间的天然桥梁和交叉路口。


6000年前,塞尔维亚就有了当时欧洲范围内比较大型的村落。公元9世纪,南斯拉夫人在巴尔干半岛形成国家,建立了当时的塞尔维亚王国。从塞尔维亚王国、塞尔维亚-克罗地亚- 斯洛文尼亚王国,到南斯拉夫王国、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再到最后的塞尔维亚共和国,百年间的变迁与流转写满了故事,也留下了举世瞩目的大量历史遗迹。


欧洲第二大河多瑙河有1/5在塞尔维亚这个内陆国度中缓缓流淌,也牵出了河两岸一个又一个明珠般的存在。前南斯拉夫最长的河流——萨瓦河(Sava River)在卡勒梅格丹古堡流入多瑙河,多瑙河与萨瓦河的交汇则牵出了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Belgrade)。在近代两千年的历史中,贝尔格莱德至少被摧毁和重建过数十次,却也留下了古罗马帝国、奥匈帝国的遗风。


位于贝尔格莱德近郊、坐落于精致园林中的铁托墓设计高雅,是南斯拉夫革命家约瑟普·布罗兹·铁托(Josip Broz)曾经的官邸别墅。纪念馆中陈列着各国送给他的礼物,大到火车、飞机,小到他钟爱的权杖和火炬,每一件都饱含历史的印记。城市中也很容易寻找到跟中国有关的印记,除了主要景点让人倍感舒适的中文路牌,大大小小的中餐厅也为当地人所喜爱。


从著名的圣马可广场一路南行,巴洛克、文艺复兴、奥斯曼以及南斯拉夫等不同时代和风格的建筑让人眼花缭乱,国会大厦、旧王宫、东正教圣马可教堂等著名历史遗迹矗立其间。


圣萨瓦大教堂(Saint Sava)是贝尔格莱德的地标。这座全球最大的东正教堂,也是全球十大教堂之一。外观颇为现代的教堂始建于1935年,门口矗立着塞尔维亚先驱圣萨瓦的雕像,从城市很多角落都可以遥望这座有几个绿色半圆穹顶的建筑。走进教堂内部,其金碧辉煌的奢侈豪华令人震撼,壁画展示了东正教各种故事和人物,还与众不同地加入了塞尔维亚与奥斯曼土耳其斗争的历史画卷。


漫步在著名的米哈伊洛大公街(Knez Mihailova Street),两旁商店鳞次栉比,大牌奢侈品并不比西欧少。沿街三三两两物美价廉的咖啡厅、面包店、冰淇淋店也让人欣喜,树荫里、拐角处,摆满了阳伞和桌椅。


日落时分,人们涌向萨瓦河与多瑙河交汇处,岸边的卡莱梅格丹城堡(Kalemegdan Fortress)是欣赏夕阳的最好地点。这座由白色石块筑成的城堡经历了115次战争,建成后曾遭受过40余次破坏,可以说是见证了塞尔维亚的苦难,也被拟定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迹提名名单。


午夜的斯卡达利亚街区(Skadarlija)依然灯红酒绿、人声鼎沸,泽蒙小镇旁多瑙河上摇摇晃晃的船屋餐厅。有了这里,难怪贝尔格莱德曾被《孤独星球》杂志评为全球十大夜生活城市之一。


塞尔维亚还有另一座被《孤独星球》提名,并挤进2019年十大最佳旅行城市榜单前三的城市,它就是诺维萨德(Novi-Sad)。其距离贝尔格莱德仅小时车程,是塞尔维亚第二大城市,也是伏伊伏丁那自治省的省会,虽然是座小城,但城市因浓厚的艺术气息,被称为“塞尔维亚的雅典”。


圣萨瓦大教堂是贝尔格莱德的地标

圣萨瓦大教堂是贝尔格莱德的地标,是全球最大的东正教堂,也是全球十大教堂之一。


老城中心的大道宽阔笔直,房屋朴素现代,商场、超市与欧洲其他城市无异,有些还挂着汉字大招牌。接近老城,街巷就变得越来越窄,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教堂散落其中,房屋也越来越古旧,甚至有些残破。


老城的自由广场是城市的中心,曾以茜茜公主的丈夫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名字命名。广场四周聚集了城市的重要建筑:入口处的国家大剧院是诺维萨德新的骄傲;建于1895年的新文艺复兴风格的市政厅厚重而深远;建筑风格华丽威严的天主教玛丽大教堂,高耸入云的尖塔在东正教圆顶洋葱头教堂为主的国度非常惹眼。


另一端古老的小街旁餐厅酒吧林立,城外多瑙河与巴奇卡运河的交汇处,耸立着诺维萨德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城市守护神彼得罗瓦拉丁要塞。屹立于多瑙河右岸,始建于罗马时代的要塞粗犷苍凉。几经摧毁,反复重建,才有了今天雄伟的模样,从桥上可以看到要塞最壮观的全景。现在的要塞主体大多建于17世纪,是奥匈帝国对抗奥斯曼帝国的前沿阵地,军事地位十分重要,所以有人称之为“多瑙河上的直布罗陀”。现在要塞内部大部分被改造为为游客服务的餐厅、商店,还有一部分免费提供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作为工作室。


塞尔维亚东北部边陲的“混血”风格艺术小城—苏博蒂察(Subotica)以其悠闲的氛围、美食和优质葡萄酒成为塞尔维亚最独特的存在。历史上这里曾经是匈牙利王国的一部分,文化艺术深受匈牙利的影响。走在苏博蒂察街头,可以明显感觉到这里与贝尔格莱德的巨大差异,这里更像是可爱优雅的童话小镇。


小城的中心虽然面积不大,但四周的建筑都大有来头。建于1912年的市政厅高耸挺拔,属于典型的匈牙利新艺术风格建筑,由布达佩斯著名建筑师Komor和Jakab联合设计。这座外形设计都颇有匈牙利民族风采的建筑屹立于城市的心脏位置,百年来幸运的逃过各种战火浩劫,成为苏博蒂察的标志性建筑。


富丽堂皇的会议厅内供奉着奥匈帝国的皇室贵族画像,大厅墙上和玻璃上用色彩变幻的图案描绘出各种匈牙利民间传说,细节精美曼妙彰显着当年帝国的辉煌。登上280级台阶的钟楼,可以近距离欣赏用匈牙利著名乔纳伊双面釉陶瓷铺就的彩色屋顶。站在这里俯瞰小城的全貌,一眼千年尽享豪迈。


不远处同样也是出自Komor 和Jakab之手的犹太会堂,也是一座新艺术风格的建筑,也是世界唯一一座匈牙利新艺术风格的犹太会堂。走进犹太会堂内部,其精美出众富丽堂皇的设计令人折服。郁金香、康乃馨和孔雀羽毛装饰等建筑师被设计师用非写实手法把融入到彩绘花纹中,形成典型的匈牙利风格。除了一般的宗教活动,这里也是犹太社区日常交流的场所。


苏博蒂察的另一端矗立着一处不可错过的历史建筑——现代美术馆。这座原名为“拉伊赫宫”(The Raichle Palace)的建筑,最初是设计师Ferenc Raichle为自己设计的家。他于1904年建成了这座心中的宫殿,与妻子和孩子在这里生活了多年。现在这里珍藏着近代前南斯拉夫最杰出的艺术家的1200多件绘画、雕塑和陶瓷等作品。


贝尔格莱德并非塞尔维亚的第一个首都,在它之前的斯塔里斯才是。这里有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中世纪遗址包括城堡、教堂和修道院,其中斯塔里斯和索泼查尼修道院位于塞尔维亚东部摩拉瓦河的东侧,1979年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西方文明和拜占庭世界之间联系的见证。


卡莱梅格丹城堡经历了115次战争,见证了塞尔维亚的苦难

卡莱梅格丹城堡经历了115次战争,见证了塞尔维亚的苦难。


米哈伊洛大公街两旁商店鳞次栉比

米哈伊洛大公街两旁商店鳞次栉比,沿街三三两两物美价廉的咖啡厅、面包店、冰淇淋店让人欣喜。


自然在呼唤

塞尔维亚能引发缅怀历史的思考,也能让人享受回归自然的放松。该国大部分地区山丘起伏,中部和南部多丘陵和山地,北部则是平原,中部满是果园、树林和草场,南部是宽阔的河谷和洼地,最高峰是在科索沃省的Djeravica山峰,东部的群山则属于喀尔巴阡山脉,在这里多瑙河变窄,有著名的Djerdap峡谷。


塞尔维亚遍布自然保护区,不仅有多种多样的生物种类和生态系统,还有丰富的地质现象和地质构造形态。在《国际湿地公约》保护的世界重要湿地名单上,塞尔维亚就有9处。由于保护完好的原始自然生态及其文化价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态圈计划”将高列亚的自然生态公园列为“高利亚- 斯图德尼查生态圈保护区”。


在塞尔维亚绿色的泽地和茂密的森林里,可以“邂逅”一些在欧洲其他地区已经绝种的动物和稀有植物,也能在采集草药、蘑菇和野生果子里找到乐趣,亦可以体验攀岩、攀爬悬崖等运动。


位于南部山区腹地的乌瓦茨峡谷(Uvac Canyon)是塞尔维亚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风景之一。山脚下是峡谷村秘境,还有网红经典水上孤独小屋。贝尔格莱德市中心的河心小岛阿达· 新甘丽佳岛也有沙滩和体育运动设施,吸引着大批体育爱好者,是颇受欢迎的自然娱乐场所。


最北部地区的Kelebija 马场有现代化的马厩、各种马车、跑道、人工湖泊和风景优美的公园,游客有机会骑马或乘坐漂亮马车。置身童话般的帕利奇湖(Palić Lake),还有机会看到水塔、大露台、女性露天泳池和音乐亭。当然,Palic 和Vrnjacka Banja这两个最富盛名的温泉胜地,以及西部的Gostilje瀑布,也应榜上有名。


在《国际湿地公约》保护的世界重要湿地名单上,塞尔维亚有9处

在《国际湿地公约》保护的世界重要湿地名单上,塞尔维亚有9处。


塞尔维亚最北部地区的Kelebija马场

塞尔维亚最北部地区的Kelebija马场有现代化的马厩、各种马车、跑道、人工湖泊和风景优美的公园。


文化在歌唱

塞尔维亚恰好处于东西欧十字路口,穿过莫拉瓦-瓦尔达、尼什-玛里契山谷就可以通往爱琴海岸、小亚细亚和近东地区。欧洲的7号(多瑙河水路)和10号(公路)交通走廊都穿过塞尔维亚境内并在贝尔格莱德交汇。


塞尔维亚是一个有独特历史、文化、自然和种族反差的地方。在伏伊伏迪娜,有中欧国家的文化特点。位于西部的希洛哥伊诺村是一个露天博物馆,以其优质无袖套衫和外套等针织品闻名。Popeće岩洞在新石器时代曾有人类居住,其装饰物在卡斯特洞穴中极为罕见。


塞尔维亚的文化生活也非常丰富,经常举办各种文化节,如斯坦利戏剧节、龙儿童舞蹈节、诺威萨德音乐节、国际爵士音乐节、城市电影节、国际影像-艺术- 影像媒体节、国际农业展等。


几个世纪以来,不同的文明、文化、宗教、气候和地貌在这里交融交汇,安静而神秘的塞尔维亚一直是连接东西方的纽带和桥梁。虽然历经战火和动荡,却依然保持着平和与从容。塞尔维亚位处巴尔干半岛这座欧洲最后的秘密花园的核心位置,一方面似乎在欢迎拥抱所有热爱它的人,另一方面似乎有意将自己的秘密藏起来,藏得更为久远、更为深邃。


撰文— 马维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