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用建筑连接未来和过去

用建筑连接未来和过去

摘要: 只有对当地社会与文化有深刻了解,才能创作出杰出的设计,才能用建筑连接社区的过去与未来。

纪达夫

纪达夫

出生:英国威尔士圣大卫市

身份:Aedas 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主席及全球设计董事

荣誉: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会员、英国威尔士大学荣誉院士等


站在南京西路的高楼上眺望上海市中心,纪达夫(Keith Griffiths)提出了问题:这座高度密集化的老城市正逐渐不堪重负,需要通过人与人之间的新连接,打造更便利的生活空间,但谁来主导这种连接?如何克服新旧交替时的各种障碍?


作为全球十大建筑设计事务所之一Aedas 的创始人、主席及全球设计董事,他在娓娓而谈的对话中给出了答案:Aedas 擅长高密度、高层综合商业开发项目,他相信建筑的力量可以改变中国城市的高密度生活。正是通过为亚洲高密度城市打造多样化的环境,Aedas每年都获得近百项国际设计大奖,如WAF世界建筑节大奖、MIPIM《建筑评鉴》杂志未来项目大奖、欧洲领先建筑师论坛大奖、MIPIMAsia大奖、美国建筑师学会国际区域设计大奖、国际购物中心协会(ICSC)大奖和国际房地产大奖等。


“对于不同文化和社区的社会与环境因素,我们有着浓厚的兴趣并给予高度重视。多元的文化让世界各地具有独特性和令人兴奋的体验感,这正是Aedas的使命。”纪达夫说。


深入了解社区文化

作为一名建筑师,纪达夫一直相信,只有对当地社会与文化有深刻了解,才能创作出杰出的设计。与当地社区同心同行,这是他自年轻时起便领悟出的建筑思想。


纪达夫出生于圣大卫市,那是英国威尔士的一座教堂城市,前身是早期传教士将基督教传入不列颠群岛的关键节点,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纪达夫儿时所描绘的古代遗迹及风景草图,启发了他后来在创作中的许多建筑设计灵感。圣大卫市的大教堂矗立在荒野中,赋予人们空间感和力量感。“就是在这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建筑的力量。同时,大教堂也带给我富有活力的社区的感觉。”纪达夫说。


然而随着新项目的开发,纪达夫发现他的家乡正渐渐失去自己的传统和语言,不合适的旅游项目又使度假行业走向没落。为此,数年前,纪达夫重回家乡,利用Aedas Interiors 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修复并改造了圣大卫数座颇具历史意义的建筑结构,并陈列当地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在内,将它们打造成为系列奢华艺术酒店,通过发展旅游去激活当地经济。


旧的文化不代表旧的建筑,新建筑也能表达旧的文化。纪达夫在长期工作中拥有了这样的设计理念,通过新的方式延续在地文化,成为了他创业的灵感之一。


Aedas 创立于1985年,是全球唯一将国际研究、本地知识和环球业务相结合,既扎根本土又立足世界的建筑设计事务所。纪达夫希望打造最好的建筑,同时也不忘打造最好的居住- 生活-工作环境。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他发现,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城市在承载大规模商业综合开发项目的同时,还要应对高速发展所带来的进一步高度密集化和不断提高的城市效能需求,当这种需求无法满足时,人们的生活水准就会下降。因此,Aedas 的业务重心放在高密度、高层建筑、混合商业、城市基础设施和城市更新开发中。


用建筑连接未来和过去


与当地居民共赢

纪达夫认为,在越来越密集化的城市中,应该建立高度连接的城市枢纽来打造新的生活空间,同时还应尽可能保留当地文化。这是一种业主与当地居民的共赢。


“中国城市的密度远大于西方城市,因此城市中的建筑高度更高、设施建设会相对集中。如果能将人们更好地连接起来,那么就能打造出更好的宜居环境。当高层建筑通过上层步行交通和花园实现良好连接时,城市街道将能完全用于机动车行驶,公共空间也将移居到高层或地下空间,城市会因此变得更加具有可持续性。”他说。“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另一举措是智慧城市,也就是将基础设施以及服务设施紧密连接起来。”他认为,由Aedas 设计的深圳中洲湾C FutureCity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作为一座较新的城市,其设计和建设有很大的空间去展现连接性。上海、北京等老牌大城市市中心的连通性,则是需要我们思考与推动的问题。”


作为迄今为止深圳市中心最大的城市改造与更新项目,中洲湾所在的福田区上沙村在8年前还只是一个街道狭窄、楼群拥挤、人口密度极高的城中村,过密的尺度使城中村必须尽快进行改造。但同时,城中村也映照着一部分深圳的历史和社会文化,在城市中人与人关系愈发疏离的当下,上沙村仍保留着极为亲密的邻里关系以及传统的乡土文化,曾经村民每年都会在祠堂旁的上沙文化广场举行盆菜宴,数百人同席,围坐而食,文化广场也承载着几代人珍贵的童年回忆。纪达夫认为,“在城市更新过程中,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如何保留原有的城市肌理,在更新中将城市的文化演绎出来;且在改造与更新过程中,不仅仅是打造符合高密度城市的高层建筑,同时要注意为市民提供公共空间,比如下沉广场和屋顶平台等。”


纪达夫表示,建筑师也是城市规划师,要考虑到城市的过去和未来、潜在的问题与发展的可能,为深圳提供一个未来城市范本。这就意味着Aedas 不仅要通过新建筑来体现中洲湾的乡土文化,还要展示未来生活的空间和装置。“中洲湾是一座未来城市,这个未来不是三年五年,而是更长远的时间维度。我们需要从居民、片区和城市三个维度综合考量,用建筑作为媒介,以前瞻性的眼光,为它争取到更好的发展,提前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而不是只图一时之美。”


目前,中国的建筑量已经占据了全球建筑量的一半,Aedas 也有一半以上的业务来自中国。通过将高密度城市生活转变为充满活力的“工作- 生活- 娱乐”模式,纪达夫认为Aedas在中国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采访、撰文— 张古月 编辑— 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