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经济衰退该如何挽回?

经济衰退该如何挽回?

评论
摘要: 历史是押韵的,但是敌人正在被遗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灭火》

《灭火》

2008年金融危机是大萧条以来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这场危机剧烈冲击了全球信贷市场,并迅速蔓延至国际金融体系。在危机的紧要关头,以本· 伯南克、蒂莫西· 盖特纳、亨利· 保尔森为核心的“救市三人组”,通过一系列超常规紧急干预手段,成功挽救美国经济走向崩溃。

金融危机十年后,他们再次同框,重新反思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深刻教训。本书深入探讨了如下问题:危机是如何爆发的?为什么它的影响如此严重?在阻止危机演变成第二次大萧条的艰难历程中,美联储发现了哪些“灭火”工具?这些工具如何

帮助美国有效应对后危机时代的经济衰退?



本·伯南克

本·伯南克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2009年《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连续三年入选福布斯全球人物榜前十,执掌美联储八年,成功带领美国度过大萧条以来严重的经济危机。2014年2月,伯南克加入布鲁金斯学会,参与经济研究项目,重点关注经济复苏政策。


列宁曾如此形容危机时刻的体会:“有时候几十年里什么都没有发生,有时候几周里发生了几十年的事情。”


虽然已过去十年多,但对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和大衰退,人们仍刻骨铭心。当时,由于美国房地产泡沬破灭、金融恐慌和危机造成的经济灾难波及全球。美国的次贷危机也称次级房贷危机。因次级抵押贷款机构破产、投资基金被迫关闭、股市剧烈震动而引起的金融风暴,致使全球主要金融市场出现流动性不足危机,并席卷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世界主要金融市场。这场金融危机大火灾是一次具有代表性的金融恐慌,由抵押贷款信心危机引发并蔓延至金融体系。许多家庭与金融机构一样,成为了危险的过度杠杆者,债务缠身。


在美国,贷款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当地人很少全款买房,通常是长期贷款,可是失业、半失业又是常态。收入不稳定人群由于信用等级达不到标准,被定义为次级信用贷款者,所以次级抵押贷款是一个高风险行业。2006年以后,随着美国住房市场降温,尤其是短期利率提高,次贷还款利率也大幅上升。购房者的还贷负担大为加重,同时住房市场的持续降温也使购房者出售住房或者通过抵押住房再融资变得困难。这种局面直接导致大批次贷借款人不能按期偿还贷款。而银行收回房屋又卖不到高价,大面积亏损便引发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次贷危机。


其实认真分析一下,在危机爆发的前几年里,美国经济在一些重要方面已受到损害。生产率和劳动力的增长在危机前十年开始放缓,潜在的经济增长率持续下降,整体适龄劳动者的参与率也一直在下滑,加上金字塔顶端1%人群的收入急剧增长,造成了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收入不均等状况。


危机爆发前,金融体系变得越来越脆弱。当时银行亏损相对较少的平静期已延续了70年,这造成了一种虚假的繁荣。但数十年来长期利率一直在下降,反映出了通货膨胀的疲弱、劳动力的老龄化以及全球储蓄的增加。由于近十年来美国全国范围的房价一直快速上升,家庭债务占收入的比例也上升很快,信贷和风险已经转移到了银行监管系统之外。


美国的金融危机分几个阶段,2006年夏季美国的房价达到顶峰,然后迅速下跌。截至2008年3月,8个主要城市房价的跌幅已经超过20%。随着抵押贷款问题的暴露,金融体系面临的压力在2007~2008年初逐步增大。投资者担心抵押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可能倒闭。事实上,在2007年11月,房利美由于贷款违约率不断增加,已亏损14亿美元,房地美净亏损也高达20亿美元。这两家获得政府资助的企业出现巨额亏损,引发了投资者对其破产的担忧。人们开始挤兑较为脆弱的金融机构,而金融机构也急于抛售资产,金融界一片风声鹤唳。


美国政府对危机的初期反应是迟缓的,而且所用工具是为传统银行系统设计的,使用起来其实并不合理。不过随着危机愈演愈烈,美国国会提供了新的紧急授权,应对措施也变得更加有力和全面。美国应对策略中的关键要素包括:一,利用美联储凌驾于整个银行系统之上的“最后贷款人”的权力,为投资银行和融资市场提供支持。二,大量运用担保以防止货币市场基金和各种金融机构出现挤兑。三,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扩展担保支持下,分两个阶段对金融系统进行积极的资本重组。四,综合运用强力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抑制经济衰退的严重程度,并促使经济恢复增长。五,通过多种住房政策的组合,来防止政府出资企业倒闭,放缓房价下降速度,降低抵押贷款利率,并对再融资提供援助。六,将美元流动性扩展到全球金融体系,辅以国际间合作以及凯恩斯式的刺激计划。


美国政府后来制定了流动性计划,以保持金融机构的运作和信贷流向消费者和企业;制定了担保计划,以支特金融机构的关键融资市场;还制定了资本化战略,以私营资本和国有资本为资金来源,以防止系统性机构的倒闭,并解决金融体系的不确定性。美国财政部同意担保约3.2万亿美元的货币市场基金资产,以阻止对优质货币市场基金的挤兑。在雷曼兄弟倒闭造成一时恐慌之际,财政部亦在国会授权,对最大一家银行进行了大量注资,又对数百家小型银行进行直接政府投资。政府为整个金融体系提供了7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除了实施旨在解决金融体系系统性问题的计划,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还综合运用了强有力的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政策。政府还实施一系列住房计划,如帮助陷入困境的借款人以充分利用较低的利率用抵押贷款进行再融资,还有减少抵押贷款的止赎权等。


尽管危机始于美国,但是其震荡性影响是世界性的,这要求美国政策制定者需与全球同行密切合作,包括:协调中央银行货币互换额度,以解决美元资金短缺问题;协调货币政策,向市场发出强有力的信息;对受危机影响的新兴市场国家,设法安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予其支持等。


经过艰苦努力,美国政府的应对措施最终阻止了恐慌并稳定了金融体系,让经济慢慢地从深度衰退的泥谭中脱身。房屋止赎权的数量激增过后趋于稳定并开始下降,房价终于复苏。但是,金融界风起云涌、变幻莫测,所以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如孙子所云:“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痛定思痛,研究怎么做才能保护经济再次免受金融危机的破坏,这才是“火灾”过后大家最该去思考的问题。


撰文— 赵顺莉 编辑— 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