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用决策力取得商业平衡

用决策力取得商业平衡

评论
摘要: 从英国威尔特郡到新加坡,这对戴森而言,不是迁移总部这么简单的故事,更像是新旧业务成功衔接的重要转折事件——落地新加坡后,曾经靠着数码马达这一核心硬件一举成名的戴森,宣布了两件事:开发更多面对未来的新业务,以及放弃电动车业务。但无论新旧如何更迭,对戴森而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永恒的命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从英国威尔特郡到新加坡,这对戴森而言,不是迁移总部这么简单的故事,更像是新旧业务成功衔接的重要转折事件——落地新加坡后,曾经靠着数码马达这一核心硬件一举成名的戴森,宣布了两件事:开发更多面对未来的新业务,以及放弃电动车业务。但无论新旧如何更迭,对戴森而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永恒的命题。


戴森工程技术学院

戴森工程技术学院


在一片以戴森标志性黑色为主要色彩的发布会现场,掀开黑色的幕布,穿过两旁写满了机械原理数据与画满产品草图的长廊,“机场”“购物中心”等场景的洗手间赫然出现在眼前。在这个体验区内,戴森陈列着以往的干手器产品,以及最新推出的Dyson Airblade 9kJ。


据了解,该新品沿用了之前干手器产品中使用的戴森第四代数码马达,经微调实现了 75000 转/分钟转速,以及每秒吸入 23L 空气的能力。高速气流能包裹住双手,将手快速吹干,在强劲模式下干手时间仅需十秒。此外,该干手器内还安装了HEPA 滤网,能够过滤掉空气中 99.95% 的颗粒物,吹出来的气流更加安全卫生,减少二次污染。与戴森其他爆款产品不同的是,这是一款商用产品,主要应用场景是机场、酒店、购物中心或饭店等公共空间的洗手间。


“其实,不论是商用产品还是大众产品,我们一直积极保持着和客户的沟通,了解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并通过产品和技术去更好地解决他们的问题和需求。整个戴森公司的DNA就是我们致力于解决别人忽视的问题。”2019年10月,在Dyson Airblade 9kJ 发布会现场,戴森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骆文襟(Jim Rowan)在接受《周末画报》专访时表示。尽管此时身着笔挺西装的骆文襟更像是一位职业经理人,但事实上,他是工程师出身。对于像戴森这样的工程师文化公司而言,选择一位工程师担任CEO一点也不奇怪。骆文襟轻描淡写地解释了自己被推至CEO的原因:“随着公司在科技方面的突破越多,管理就变得越来越难。创始人便做了个决定,让一个有工程师背景的人来做公司的CEO。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科技方面下了足够的决心和投入。所以这个决定的促成,是非常自然的。”


然而,戴森公司最近两年一系列密集的新动作都在暗示,如今的发展已不同以往,骆文襟将是带领戴森走向新的发展通道的关键人物。


戴森上海科技实验室

戴森上海科技实验室


新起点

骆文襟的任命正处于戴森公司发展的重要转折点上。


自2012年加入戴森后,骆文襟便担任首席运营官,负责核心研发及运营职能等各方面,具体包括机器人、数码马达、软件等业务版块。在他的推动下,戴森以品类为主导进行了结构重组,围绕“产品”这一核心定义组织结构,涵盖产品研发、供应链和物流以及规划和制造。


2017年9月,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 戴森爵士宣布,戴森开启电动汽车研发,并计划于2021年正式亮相,此项业务被詹姆斯·戴森视为最具挑战的一个项目。一个月后,2017年10月,骆文襟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戴森公司还正在酝酿搬迁总部的计划。2019年初,戴森正式将总部从待了将近30年的故乡英国威尔特郡,迁往新加坡。


密集的新动作都在骆文襟任职期间一一落地。更具挑战的是,从业绩而言,戴森已位居高位。2018年,根据戴森披露的数据,其营业额增长28%至44亿英镑(约合400亿元),利润增长33%至11亿英镑(约合100亿元),其中亚洲市场占到总利润的50%。2019年1月份,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戴森以138亿美元(约人民币1223亿元)的净资产成为英国首富,几乎同时,戴森公司透露,受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对新发产品强劲需求的推动,公司年度利润首次突破10亿英镑大关达到11亿英镑(约合人民币97亿元)。站在高起点上,骆文襟需要带领戴森找到新的增长点。


“我们有73%的增长都来自于亚洲。所以把运营总部搬到亚洲是个自然而然的决定。”骆文襟告诉《周末画报》,“很多的新客户、新增长点,以及制造和供应链资源都来自亚洲。我也希望让我的高管团队能够和亚洲走得更近,所以我们就选择了新加坡,这是出于让公司走得更远的战略考量。”


据探寻过新加坡总部的媒体描述,在戴森新加坡总部的一面墙上,写着戴森创始人詹姆斯·戴森的一句话,“作为一个工程师,我们的视野需要超越现有的技术,并用更佳的方式去帮助用户。”在戴森新加坡技术中心的员工休息区,摆放着一辆mini 老爷车,它与摆放在马姆斯伯里园区里的鹞式(Harrier)战斗机、惠特尔喷气式发动机一脉相承,都是戴森对创新设计的灵感来源和传承。


亚洲的新变化将是戴森创新DNA商业化的落脚点。据了解,目前戴森已经观察到,日本和韩国以及东南亚的消费者对产品有不同的倾向,比如他们在戴森线上和线下门店购买商品时喜欢定制一些自己喜欢的细节。这一消费偏好为大规模定制提供了商机。此外,鉴于亚洲人口的老龄化,戴森也在改变产品组合。“在发现问题的地方,我们尝试解决问题,并在价值空间中发挥作用。”骆文襟说。


戴森声学实验室

戴森声学实验室


软硬并进

纵观戴森公司在亚洲的布局,中国市场是必不可缺的一环。


骆文襟称, 2019年是戴森全球市场业务发展最好的一年,也是戴森在中国市场业务发展最好的一年。他基本每个季度都会来中国,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中国科技的发展,以及中国消费者对先进技术充满莫大的好奇心。2019年,戴森在中国共计投入了约14。5亿人民币,戴森未来将加倍扩大研发投入,包括研发固态电池、视觉系统、机器人、数码马达和人工智能等核心技术。


骆文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更早以前,相比软件应用,公司更注重对硬件及电子元件的开发。如今,软件的重要性愈发明显,戴森的业务重心也从硬件开发转变为软硬件并进。“我们现在关注的是智能互联,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戴森产品、设备能够和他们家里的WiFi 或智能手机互联互通,而我们也开发了相关的软件来满足这样的诉求。”骆文襟告诉《周末画报》。


然而,实现互联互通并非戴森的终极目标。几年前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正流行“万物

互联”的概念,在一次CES展会上,看到各式各样的电子产品均能实现互联,甚至手中的一个咖啡杯也能与手机连在一起时,骆文襟第一次感受到了万物互联的泡沫。“那真是浪费工程师和金钱。”骆文襟在接受意大利媒体DOMUS采访时表示,“对我来说,智能手机上的应用层,很多时候对产品来说是繁琐的。”也因此,骆文襟坚定地相信,戴森正进入万物互联的下一个阶段,那就是基于智能的连接,比如戴森新型V11无绳吸尘器可识别表面以自动调适吸力,正是骆文襟眼中最具创新价值的产品。此外,语音是戴森另一个关注点,骆文襟希望以后戴森的产品都能具备语音识别功能,但是也同样基于智能技术。“重点不是在于产品是否能连通,而在于是否智能,连通只是一个必要条件。”


如今,戴森正朝着这个目标步步推进。戴森在上海设立了科技实验室,并由14名工程师组成Dyson Link 微信小程序研发团队。这款小程序全面实现了戴森环境控制类产品及吸尘机器人产品的个性化设置、操作、监测反馈等功能。目前戴森在全球拥有超过100万台联网产品,在中国就拥有几十万台。在语音方面,戴森与天猫、京东合作开发语音控制软件,目前已经有一些戴森的产品可以通过天猫精灵来控制。“我们的中国工程师在上海科技实验室中会做大量的语音测试,他们熟悉当地语言并了解中国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在测试过程中,能够将真实的反馈给到英国研发团队,以更好的升级和改进我们的产品。”骆文襟说。


对戴森而言,合适的人才是实现这一宏大目标的必要条件。在戴森全球1.4万名员工中,工程师和科学家占三分之一。骆文襟说:“以前更多的是制造业、机械工程。现在是电子、软件、数据科学、数据分析以及计算机科学。这些是我们需要的新技能。”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戴森公司于2017年9月在英国开设了戴森工程技术学院,以培养年轻工程师。如今,戴森公司计划将该学院推广至全球,他们正在寻找第一个戴森国际学院。此外,新加坡也将使得戴森更轻易地接触到大量经验丰富的工程师,“我们不仅可以找到天才,还可以吸引来自印度、中国和日本的专业人士。”


戴森新加坡研发实验室场景

戴森新加坡研发实验室场景


商业化的考验

一切伟大的设想最终都将经历商业化的考验。


2019年10月10日,詹姆斯· 戴森宣布放弃汽车项目。在决定放弃汽车项目之前,詹姆斯· 戴森聘请了银行家,以试图出售这一部门。按照詹姆斯·戴森的说法,这些银行家接触了“所有你能想象到的人”,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捷豹路虎公司也在名单当中。但戴森公司最终没有与任何人达成真正有意义的交易。这项历时数年、投资总规模达20亿英镑(约182亿人民币)的跨界造车项目最终遗憾告终。


对戴森而言,这是一个勇敢的决定。


“我们开始或终止一个项目,衡量标准在于要帮助用户解决什么问题。”骆文襟告诉《周末画报》,4年前,戴森开启电动汽车项目,是希望能缓解燃油排放污染环境的压力,“然而,尽管我们在开发过程中做了各种尝试,最终还是无法确保这款车的商业可行性。”


《财富》杂志将詹姆斯·戴森描述为,一位少有的能够将不切实际的梦想与坚定的财务纪律结合起来的高管,在每个公司都在谈论创新以及颠覆的时候,他决定结束自己的电动汽项目,这体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即如何在拥抱独创性和利润之间找到可行的方案。骆文襟也是如此,他认为,一位合格CEO不仅要理解科技,还要理解金融与策略,这样才能够做出有效的决定。


未来会发生什么?很难想象。不过,骆文襟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服务,其余的只是硬件。“好的技术公司建立未来的方式,是成为AI的世界领导者,是成为电池技术、机器人技术和传感器的世界领导者。”


接下来,戴森将继续把25亿英镑的投资项目用于新技术研发及戴森工程技术学院的扩张,并持续拓展其在新加坡及全球其他地区的业务。“我们还将专注于制造固态电池及其他核心技术项目,全力以赴地把握包括传感技术、视觉系统、机器人、机器学习技术及人工智能在内的技术,以及其所带来的宏大发展机会。我们的电池将为戴森奠定坚实的基础,引领我们实现更多面向未来的创新。总而言之,我们的投资胆略丝毫不减,我们将继续深化公司基于英国和新加坡的发展。”骆文襟称。


2019年1季度中国小家电零售市场变化图


戴森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骆文襟(JIM ROWAN)

戴森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骆文襟(JIM ROWAN)


Q=《周末画报》

A=骆文襟(JIM ROWAN)


Q :未来,戴森的产品会具备哪些特征?戴森在商业品类拓展上有什么样的计划?

A :首先,我们要持续发展前沿科技,打破行业桎梏,让我们的机器变得更快、更高效和更节能;第二,产品要简单易用、为人而生,为用户创造便利,因此智能化势在必行;最后,科技需要更加环境友好,用更少的能耗来保护环境。在商业产品这块,我们不仅仅有干手器,还有商用照明灯Cu Beam,同时我们的非商业产品也可供商业客户挑选。比如说我们的空气净化风扇,你可以在大学、医院、工厂、办公室还有购物中心等众多地方看到它们的身影。


Q :您2012年进入戴森,年后担任了CEO。推动您最终成为CEO的理由是什么?

A :我于2012年加入戴森,担任首席运营官,负责核心研发及运营职能等各方面。我在做COO的时候就负责着机器人、数码马达、软件等板块的发展。随着公司科技方面的突破越多,管理变得越来越难,我们的创始人James Dyson做了个决定,让一个有工程师背景的人来做公司的CEO。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就是我们在科技方面下了足够的决心和投入。


Q :您提到了战略,戴森未来到年的战略目标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最重要的是哪个环节?

A :我们对成功有自己的定义。在戴森,我们有非常清晰的目标:那就是为我们的客户解决实际的问题,给他们提供清洁、健康的空气,用我们的产品来帮助他们更快、更卫生地干手,这是我们的核心策略,是我们公司成立的基础。我们密切关注着消费者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又如何来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这是我们的成功基础。在未来也会是一样的,都是以科技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除此以外,我们未来也会越来越多地关注环保。


Q :戴森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开展一个新的产品品类或者终止一个品类的时候,会做什么考量?比如前段时间戴森决定终止电动车项目。

A :我们开始一个项目,考虑点一直是要解决用户的什么问题。这也是我们选择开始电动车项目的初衷,因为传统汽车会产生污染。戴森团队已经开发出一款令人期待的电动汽车。但是,尽管我们在整个开发过程中做了各种尝试,但还是无法确保这款汽车的商业可行性。戴森有勇气做正确的决定,即便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我们会持续不断的在其他新科技上投入时间和精力,致力于解决用户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


Q :对于公司管理,您的个人管理信条是什么?

A :我相信以人为本。不管是金融、科技、还是服务行业,我觉得核心都是要吸引人、激励人,和团队一起成长。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就能够给大家带来无限的灵感,给大家无限的动力,让他们愿意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前进。我们是一家全球科技公司,我们全球的员工创造了许多优秀的产品。我们愿意相信员工,给他们更多的自由去创造。我深信于人的力量和重要性。


采访、撰文—万慧 编辑— 张古月 摄影— 李冰 设计— Emma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