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范荣靖:盈利的代价

范荣靖:盈利的代价

评论
摘要: 2019年12月23日,波音公司宣布,Dennis Muilenburg将卸任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波音在新闻稿中说,“董事会决定有必要改变领导层,重塑对公司未来的信心,同时在努力修复与监管机构、客户和所有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盈利的代价


该来的总会来的。


2019年12月23日,波音公司宣布,Dennis Muilenburg将卸任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波音在新闻稿中说,“董事会决定有必要改变领导层,重塑对公司未来的信心,同时在努力修复与监管机构、客户和所有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


此前,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机型发生了两起造成人员伤亡的空难,并在全球范围遭停飞。一起是2018年10月印尼狮子航空公司(Lion Air Inc.)事故,另一起是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事故,这两起事件都和飞行控制软件系统有关,也和飞行人员遇到紧急事故的操作是否熟练有关。


不胜唏嘘。Dennis 四年前担任波音公司CEO以来,伴随全球空中交通每年6%的增长,飞机订单纷至沓来,波音的收入也在2018年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为公司的102年历史之最。但从2019年3月以来,他从云端跌入凡间,终至下台。


这场悲剧暴露出诸多深层次的问题。既涉及到波音与监管部门的关系,也涉及到波音内部的管理政策、工程师与管理层的沟通机制,以及波音对增加利润和现金流的不懈追求。例如,Dennis 强硬地向供应商施压,要求他们为波音降价让利;波音对培训程序施加了以利润为驱使的命令;波音管理层向工程人员施压,要求加快完成设计,甚至为了节省成本,也对工程师裁员。


由于公司的人员调整,设计师们在西雅图打磨飞行甲板的概念,培训师在迈阿密与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共事,加州一个团队为航空公司提供实地的日常支持,而这些人彼此都远隔几千英里。“其中的驱动因素是财务方面的,”波音前任首席培训飞行员Mike Coker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说,“不同专业组织之间的这种联系,几十年来产出良好的产品,而他们对这方面不像对利润那样重视。”波音空难事件带给我们的启示,本期“商鉴”有深入报道。


其实,任何一家企业追求利润无可厚非,但过程中,如果为了减少成本,甚至偷工减料就犯了大忌。食品厂商要让人吃得安心、交通业者要让人搭得安全。当中,有些领域更不能只以营收及获利当作唯一指标,例如教育、医疗、媒体等。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大学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赚了很多钱,而是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人才。


本期封面人物,欧洲最大燕麦奶品牌OATLY 首席执行官Toni Petersson对此就很有感触。他曾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先后创立了约10家企业,包括咖啡馆、啤酒、服装、餐具等。好玩、有趣,是他创业最大的动力。2005年左右,他把所有的公司都卖了,带着家人在世界各地旅游。“这么多年之后,我发现做生意真的很无聊,最后就是一笔交易而已。你出钱我出货,大多数的公司都是这么赚钱的,但对我来说这些已经不够了。”Toni 告诉《周末画报》,“我希望在此之上加一层维度,是不是应该为世界做点好事。”


2013年,OATLY 在他掌舵下,拥有新的品牌理念:可持续性、营养健康、信任与公开。他认为,这些都是能够让全球消费者认同的普世价值观,OATLY 因此在食品业独树一帜,品牌意义超过了Logo本身。“作为一个有机生命体,OATLY 期待将品牌概念鲜活地传递和展现给消费者,从而作为消费者对于生活方式选择的宣告及证明。把OATLY 转型成为一个生活方式品牌,这是我做所有变革的最终目的。”他说。


回溯创始之初,OATLY的宗旨就是希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科学家们开始探讨研究关于乳糖不耐受的问题,因此OATLY的创始人和发现乳糖不耐受症的教授认为,既然全世界有一半多以上的人口因为乳糖不耐受没法饮用常规的牛奶饮品,为什么不能为这些人创造一种同样营养的饮品呢?科学家们发现,与牛奶相比,燕麦奶对于环境的正面影响非常的明显,碳足迹可以降低80%,土地的使用和能耗也都有非常明显的降低。


如今,OATLY 在Toni带领下,营收翻了10倍,此后又在美国掀起“植物性饮食运动”风潮,推动燕麦奶成为全球食品行业中的明星产品。2019年《Fast company》将其评为全球创新力公司排名第九名。


Toni Petersson希望OATLY成为可持续发展运动的思想领袖,以及新一代公司的标杆。以自身实例证明,如果一个企业不为这个世界、社会做出贡献,就没有存在价值。而站在个人角度,则是因为他想看着孩子的眼睛,无愧于心地说,“爸爸努力过了。”


范荣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