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CEO引咎辞职,波音深层问题难解

CEO引咎辞职,波音深层问题难解

评论
摘要: 受737 MAX两次坠机事件影响,波音深陷泥沼,业内预计损失超过100亿美元。换帅求生的波音,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从中恢复过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CEO引咎辞职,波音深层问题难解


受737 MAX危机影响,波音的寒冬正加速到来!


上周日(12月22日),正在准备过圣诞节的高管们却意外被通知,受737 MAX危机影响,公司决定要求CEO米伦伯格辞去职务,因为董事会认为“有必要更换领导层以重塑人们对波音的信心”。随后,当地时间12月23日,美国波音公司(Boeing Co.)正式宣布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将辞职,公司董事长戴维·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将接替他的职位。


据《纽约时报》报道,为了给米伦伯格留下最后一丝的体面,公司让其自己宣布了辞职。当工作了30多年的老臣离开时,没有像样的欢送仪式,有的是网友直言:“他走的太晚了,已经有346个人因为波音公司的无能领导而死。”此外,根据波音12月的问卷调查数据,约有40%的受访者不愿意搭乘737 MAX系列客机。


那么,米伦伯格究竟有哪些领导不力的表现触犯了公司和大众的耐心底线?


错误一:“大题小作”。米伦伯格对危机的错误应对,首先在于其严重低估了737 MAX危机对波音的负面影响。航空业界普遍认为,波音737 MAX的问题导致了两次致命的坠机,346人的生命损失以及成本加起来预计超过100亿美元。据估计,波音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从中恢复元气。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米伦伯格对危机的错误应对其实很早就开始了。”2018年10月印尼狮航(Lion)737 MAX航班坠毁后,多方均将问题矛头指向阻止飞机进入失速状态的安全系统。但是,米伦伯格却错误地认为,飞行员应该进行更好的培训,进行一些较小的软件更新可以解决问题。2019年3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hiopian Airlines)的一架737 MAX飞机坠毁后,各国航空当局决定停飞该机型,但波音公司继续推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允许其继续飞行。米伦伯格在2019年10月向国会作证说,该公司认为飞机是安全的。他坚持认为,在没有更多事实之前,将飞机停飞还为时过早。但实际调查显示,坠机原因是因为飞机操纵特性增强系统(MCAS)软件的设计缺陷。


错误二:对最后期限一拖再拖。在2019年3月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737 MAX坠机后,波音公司承诺将在“未来几周内”提供解决方案,但这被证明过分乐观。今年12月初,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告诉国会,该机型飞机要等到2020年的某个时候才能重新投入服务。而在此之前,波音公司一直坚持要在年底前获批,让737 MAX重上蓝天载客飞行。


错误三:无限期停止生产737 MAX飞机。压倒米伦伯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在波音公司12月16日宣布将无限期暂停737 MAX的生产,这标志着它无法预测737 MAX何时恢复使用。波音在宣布停产737 MAX时,没有说明停产将持续多长时间,也没有解释停产成本是多少。信用评级机构以不确定性增加为由,下调了波音公司的债务评级。研究机构认为,波音暂停737 MAX机型生产预计可能拉低美国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速0.4至0.5个百分点。


CEO引咎辞职,波音深层问题难解


但问题的关键是,米伦伯格的引咎辞职并不能解决波音更深层次的问题,波音2020年将继续面临质疑和诸多问题。


首先,波音最严重的问题是,占据其利润三分之一的最赚钱机型波音737出了问题。两起空难造成346人丧生,使得波音遭到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质疑。新一代的波音737 MAX的停飞将带来供应商、航空公司客户索赔、维权等一系列后续问题,这将对波音的现金流产生很大影响。除了737,波音777X研制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多次推迟试飞。


其次,此前为了盈利空间不断压缩成本的做法,给波音带来了巨大隐患。商用飞机利润率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以2016年为例,波音商用飞机贡献了68%的收入,但营业利润率只有4.8%。为了挤出尽可能多的利润,波音一方面主要通过老机型改型来不断适应新需求,获得更高利润。比如在推出新型737 MAX飞机时,只是更换了发动机,其他硬件都是来自于原先旧机型,难免会出现平衡、稳定、结构安全等方面问题。另一方面,波音通过产业外包、协作生产、压缩培训、严控设计造价费用等来降低成本和开拓市场。在波音727项目中,外国供应商工作量只占2%,但到777项目这一数据已经升至30%,在波音最新的787项目中,这一比例已上升至惊人的70%。在这其中,米伦伯格尤为强硬地向供应商施压,要求他们为波音降价让利,这给质量控制带来巨大隐患。正在热卖的787客机飞机也被爆出为了削减成本而取消了一项飞机的防雷击功能。


再者,竞争对手空客公司(Airbus)公司正在加速反超。2019年10月,出现了历史性的一幕:截至10月底,波音737系列已登记订单为15136架,竞争对手空客A320系列的订单则达到了15193架。这意味着55年来,全球最畅销飞机正式易主。波音737一直享有“世界最畅销飞机”称号。


不过,将Max危机视为某个人的错误,显然有失偏颇。分析人士认为,这场悲剧暴露出诸多深层次的问题,既涉及到波音与监管部门的关系,也涉及到波音内部的管理政策、工程师与管理层的沟通机制以及该公司对增加利润和现金流的不懈追求。波音公司此次人事大调整是迟来的危机应对措施,新任首席执行官能否解决这些难题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观察。


撰文—PHOEBE 编辑—FIN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