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不平等是罪恶之源

不平等是罪恶之源

评论
摘要: 未来,经济增长仍是减少全球贫困和不平等的最有力工具。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全球不平等》

《全球不平等》

本书回顾了近千年的全球数据,说明不平等如何在战争、疾病、颠覆性技术、教育机会和再分配等的影响下发生周期性的变化。与150年前工业革命导致不平等一样,最近西方不平等的扩大也是由技术革命推动的。

但是,尽管各国内部的不平等在扩大,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却快速缩小,这是因为中国和印度中产阶层的收入已经越来越接近发达国家中产阶层停滞不前的收入。与此同时,更加开放的移民政策将进一步降低全球不平等。


布兰科·米兰诺维奇

布兰科·米兰诺维奇

卢森堡收入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院首席客座教授。曾任世界银行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并建立世界银行“All the Ginis”数据库。


“平等是各种善的根源,极度不平等是各种恶的根源。”18世纪法国著名政治家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Maximilien Robespierre)的这句名言至今仍闪烁着真理的光芒。


所谓“不平等”,就是在政治或经济等某方面没有享有相等的待遇,理解全球不平等无异于理解世界史。近25年全球不平等的变化反映在各国经济上的崛起,工业革命后西欧和北美的兴起深刻影响了全球不平等,导致不平等水平上升,但近年来,几个亚洲国家经济快速增长推动了全球不平等水平下降。


本书作者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运用家庭调查数据,描述和分析了1988年以来全球范围内收入分配的几次大变化,他不是按国家来研究不平等现象,而是对74亿全球人口进行整体分析研究,此乃开创性之举。其另一重大创举是从大量数据中描绘出1988~2008年间世界各地收入分配情况,西方国家增长较慢而亚洲国家增长较快。今天听到“东亚奇迹”“中国梦”“印度大放光芒”等,都能与“美国梦”和“德国经济奇迹”相提并论了。所以全球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不平等情况正在缩小,但是一个国家内部的经济不平等现象反倒扩大了。


根据米兰诺维奇绘出的全球收入分配的百分位数图,谁是赢家、谁是输家高下立见。这条S形曲线因为类似一头举起象鼻的大象,又被称为“大象曲线”。它表明新兴经济体的中产阶层和全球最富有的1%人群的收入增长率总是最高的,而经合组织国家的中下阶层收入总是最低的。据2013年统计,有1426人财富净值大于10亿美元。在2008年,全球最富有的1%人群的人均可支配年收入超过71000美元,中位数群体可支配年收入约为1400美元,而最贫穷的那部分人只有低于450美元的年收入,这反映出来的不平等是何等惊人。


那么,不平等能下降吗?作者引入库兹湼茨波浪解释不平等趋势。库彭茲湼茨假说认为:在收入水平很低时,社会的不平等水平也较低;随着经济的增长,社会的不平等水平会逐渐上升;达到高收入水平后,社会的不平等水平会再次下降。然而多年实践证明: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确如此,但以后曲线不再向下倾斜,反而向上倾斜。


减少不平等的主要力量有两种:一种是“恶性力量”,比如战争,由于军费开支巨大,富人要承担高税收,从而减少了不平等,还有流行病、国内冲突造成大规模死亡,都会减少不平等。另一种是“良性力量”,如工会的压力,要求提高劳动者的待遇。还有教育的普及,劳动者因知识技能提升,收入得以提高。巴西的不平等水平演变的整体形态完全符合第一次库兹湼茨波浪,因为巴西的教育普及、最低工资、社会转移支付都是推动巴西不平等水平下降的经济力量。


个人收入的不平等很大程度取决于他们在哪里出生。在一个更富有的国家获得公民身份溢价,这从本质上来看就是一种租金,它与个人努力无关。比如生活在美国的人比生活在穷国的人有更高的收入水平。如果与肯尼亚人相比,在收入分配的任何一个点上,成为美国人都有一个溢价。有经济学家提出穷人移民去富裕国度,可以改变不平等,因为移民对全球GDP 和自身收入增加作出明显的贡献。但并不是所有富国都欢迎穷人移民,所以全球有几十万人只能偷渡移民。最近英国在集装箱内发现了39具越南籍偷渡者的遗体,震惊全球,让偷渡又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目前许多新动态导致世界最富的美国国内不平等上升,鉴于社会生产中资本密集度渐增,国民收入中归于资本所有者的份额维持在高水平。劳动高收入者和资本高收入者越来越可能是同一个人。还有劳动能力强且资本丰厚的高技能人才往往与同样的人结婚,所谓“门当户对”。收入集中会强化富人的政冶权力,可能减少税收、公共教育支出中偏向穷人的政策。导致美国不平等难以颠覆的,还有选举政治中金钱的作用愈发重要了,资助的捐款者当然是富人,这些人上台后自然会让富人利益率先得到保护。上述这些,让人们几乎看不到能够抵制美国不平等不断上升趋势的任何力量。富国不平等上升的最恶性后果就是中产阶层空心化,以及富人的政治影响力不断上升。


人其实打从一出生就不平等了,富二代从幼儿园开始就接受良好教育,直至上最好的大学,是父母造就了他们良好的获利人生。“赢家通吃”是全球化特征之一。能力差异已使收入的差异大得不成比例了,如那些红明星、歌星、球星,还有西方那些网红获利巨大。


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两千多年前,人类已经开始追求平等,认识到不平等会带来争斗乃至战争。回顾人类历史,在20世纪之前,由于国家内部不平等上升导致全球不平等上升的事件数不胜数。到了20世纪上半叶,由于战争、所得税等因素,国家内部的不平等下降,但是由于国家间的不平等上升,全球不平等也被推动上升。20世纪80年代后,全球不平等开始下降,尤其是随着21世纪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全球不平等水平持续下降。在未来的日子里,经济增长仍是减少全球贫困和不平等的最有力工具,经济增长使普通人的生活更加美好。


中国凭一己之力使世界不平等水平在过去两百年里首次下降。中国1990年至2015年贫困化率下降了94%。虽然中国居民收入相对发达国家依然有很大差距,不过摆脱贫困的中国居民构成了全球最大规模的新兴中等收入阶层。“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今天,中国一直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一直在关注降低全球不平等,并提出许多切实可行措施,尤其是在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努力开创降低全球不平等水平的新时代,中国的经济发展大大推动了全球不平等下降,这是举世公认的贡献。


撰文— 梁平峰 编辑— 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