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范荣靖:一个都不能少

范荣靖:一个都不能少

评论
摘要: 创新总是伴随着风险。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个都不能少


创新总是伴随着风险。


曾经,共享经济被认为是重大创新,备受各界关注。其中,Airbnb、Uber、WeWork更被视为“共享经济三雄”。基本概念是,资产处于闲置状态,所有人通过分享方式,让需要的人使用。例如,房子主人拥有三房,其中一间房间空着,就可以把它放到平台上出租出去。


但出人意料地,近期WeWork 上市计划失败。因财务亏损严重,加上公司治理失当,WeWork 联合创始人亚当· 诺伊曼(Adam Neumann)不仅辞去首席执行官及执行董事长职务,WeWork 的估值也仅剩原本的五分之一 ,甚至更低。


“被吹捧的WeWork已成投资警示录,”彭博新闻社评论指出,对于一家尚无力应对经营和投资重大转变的初创公司,如果过早投入大量资金,就会产生扭曲效应。这一事件还彰显出对公司创始人搞个人崇拜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一旦公司创始人走入歧途,就可能使整个企业处于险境。在投资者退出的问题上,那些过于乐观的设想仍在私募股权和风投领域大行其道。


Uber 创始人特拉维斯· 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于2017年辞去CEO职务之后,至今Uber 的日子仍不好过。今年第二季度,Uber总营收31.66亿美元,同比增长14%,但净亏损52.36亿美元,同比增长近500%。由于持续亏损,Uber 近日进行了第3轮裁员,但股价自今年5月上巿以来仍累计跌幅超过30%,目前巿值仅约556亿美元。


相较之下,比Uber早一年于2008年创立,全球第一家共享经济公司Airbnb(爱彼迎)就好多了。爱彼迎不仅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获利,是共享经济公司第一家也是唯一获利的公司,更于今年9月19日宣布将在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公开交易公司。


爱彼迎目前已有近700万个房源,拥有1.5亿活跃用户。评论指出,共享住宿在用户体验、资产增值、便捷自动化、收益和规模化经济方面的优势高于共享出行,而且旅客在爱彼迎投入的时间要多于其他短租网站。


本期封面故事耗时近半年,独家专访了爱彼迎的三位创始人。“我们的目标是积极运营至下一个世纪,而不仅仅是下一个季度。一个21世纪的公司将最终成为一个22世纪的公司。通过跨越无限的时间,公司将变得更加大胆富有创意,为所做的事情承担更多责任,并为世界带来更持久的改变。”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接受《周末画报》独家专访时表示。


不同于Uber、WeWork 强势的创始人领导文化,爱彼迎三位创始人给人温文儒雅的一面。切斯基和另一联合创始人乔· 杰比亚(Joe Gebbia)都是学设计出身的,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及中国区主席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则是学计算机科学出身。


鲜为人知的是,他们三个人个性其实完全不同,却彼此互补。柏思齐、杰比亚不约而同地告诉《周末画报》,他们是非常独特的一个团队,三个人都很不一样,有不同的个性。一起工作几年后,有专业的性格分析师来做个性评估,给他们一盘个性色轮,每人的个性都会放在这个色轮上,三人刚好相差120度,意思就是三个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做这个测试的人说,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初创团队成员个性完全迥异。“早期确实很有挑战,很难达成一致,经常在争论。后来发现最终都能妥协,说实话这个妥协,比每个人当时表达的观点都要好,所以能够很好的找到这三个观点中间的共同地带。一般来说,这个共同的地带就是最好的答案。”


柏思齐接着说,“爱彼迎有三位共同创始人,另外两位是设计师,我是工程师,带有工程师典型的思维模式。三个人里面,我不是愿景家,我是可以从数学上去解决问题的,有分析的逻辑性,我在公司喜欢观察细节,看看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怎样来进行优化,这几年我更像一个修复者。问题可大可小,有些问题我需要进一步深挖,我需要做决策让我们回到正确的轨道上,然后迎接新的挑战。”


“对我来说,第一年真的非常困难。”柏思齐坦言。但一年之后,爱彼迎的前景也不是特别的光明,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财务问题、一个团队怎么合作,所有问题都把三位创始人撕扯开。但他们这样告诉自己,“为什么我们还在一块儿呢?因为我们是朋友,在初创公司之前就是室友和朋友,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让另外两个人失望,如果其中一个人走了,另外两个人就会倒下,这个公司也就没了。没有人想要成为这个公司破产的罪魁祸首。”


问他们三人取得共识,是否会让公司的决策更慢?柏思齐坦言,“早期有的,每个人都希望能够达成一致,达成一致就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在短期内,做事的效率降低了,但长期来讲,是有益处的。现在就看到了获益,我们的运营方式有所区别,都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侧重。布莱恩是CEO,他做最后的决定,布莱恩授权我在中国来做决策。放到公司中的几百个人来看,我们肯定要每个人都找到工作上不一样的侧重点,这样才可以最快地进行发展。”


“我们就像凳子的三条腿,任何一条腿没有了,凳子都会倒下。”爱彼迎三位创始人总结。


范荣靖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