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我们三人都是彼此最好的老师

我们三人都是彼此最好的老师

评论
摘要: 为了实现家在四方的愿景,共享住宿巨头爱彼迎正在为重新定义旅行行业里的各个细分领域而努力。在彼此学习、互相尊重的创业氛围中,三个创始人不断开发更多创新业务来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左)、Brian Chesky(中)、Joe Gebbia(右)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Nathan Blecharczyk(左)、Brian Chesky(中)、Joe Gebbia(右)


“我们三个人个性完全不一样,但彼此互补。我们就像凳子的三条腿,任何一条腿没有了,凳子都会倒下。每个人都能带来独特的成功的价值,如果少了任何一个,都没办法成功。”回顾一路走来的岁月,爱彼迎(Airbnb)三位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乔·杰比亚(Joe Gebbia)接受《周末画报》独家专访时,不约而同地把今天的成绩归结为团队的努力。


“对我来说,第一年真的非常困难。”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官及中国区主席柏思齐坦言。但一年之后,爱彼迎的前景也不是特别的光明,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财务问题、一个团队怎么合作,所有问题都把三个创始人撕扯开。但他们这样告诉自己:为什么我们还在一块儿呢?因为我们是朋友,在初创公司之前就是室友和朋友,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让另外两个人失望,如果其中一个人走了,另外两个人就会倒下,这个公司也就没了。没有人想要成为这个公司破产的罪魁祸首。


2019年5月,柏思齐在清华大学演讲时分享了公司早期的一个经历:三名创始人第一次见投资人,约在硅谷的一家咖啡店见面。这名投资人点了一杯奶昔,奶昔还没喝完,人就走了。三个人很困惑:他是出去接电话了吗?他还回来吗?但这名投资人再没回来。于是柏思齐拍下了切斯基一脸困惑和奶昔的合照。这张照片也时时提醒他们不要忘记初创业时的窘境,鼓励他们在今后遇到任何困难都不懈坚持下去。


2008年底,三个创始人有过一次对话:运营一年了却负债累累,前景堪忧,是不是要停下来?如果不退出,为什么?“当时决策的结果是,我们还没有100%尽全力,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其他选择,还有退路,比如我会去波士顿那边,我那边还有女朋友,我还有咨询公司的工作,他们也还有其他的工作可做,我们并没有100%地投入到初创公司。”柏思齐回忆说,对话的结果是,爱彼迎必须继续向前走。


切斯基和杰比亚都是学设计出身的,柏思齐则是学计算机科学出身。三种完全不同的个性组成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团队,也促成了最坚固的创业组合。“我们完美结合了艺术和科学,这种独特构造使得爱彼迎基因无比强大。”杰比亚这样告诉《周末画报》。爱彼迎早期投资人,Y Combinator 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则评论说,“爱彼迎的点子糟透了,但它的创始人是打不死的小强,所以我相信他们开发的产品、创办的公司绝对不会垮掉。”


问他们三人取得共识,是否会让公司的决策更慢?柏思齐坦言,“早期有的,每个人都希望能够达成一致,达成一致就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在短期内,做事的效率降低了,但是长期来讲,是有益处的。现在就看到了获益,我们的运营方式有所区别,都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侧重。布莱恩是CEO,他做最后的决定,布莱恩授权我在中国来做决策。放到公司中的几百个人来看,我们肯定要每个人都找到工作上不一样的侧重点,这样才可以最快地进行发展。”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当时的窘迫,三名创始人都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今天,这家创办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时、力求与众不同的公司,估值超过300亿美元,员工超过2500名,不仅是全球第一家共享经济公司,比Uber还要早一年创立,更是共享经济公司中唯一的获利者。爱彼迎正让消费者体验到全球越来越多的物业——就连《唐顿庄园》这部获得艾美奖(Emmy Award)的英剧的主要取景地海克利尔城堡(Highclere Castle)也已经在爱彼迎开放限时预订了。


当然,对三名创始人来说,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即将到来:9月19日,爱彼迎宣布计划在2020年内成为一家公开交易公司。但上市仅是一个短暂的目标。切斯基想的问题更长远。“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积极运营至下一个世纪,而不仅仅是下一个季度。一个21世纪的公司将最终成为一个22世纪的公司。通过跨越无限的时间,公司将变得更加大胆富有创意,为所做的事情承担更多责任,并为世界带来更持久的改变。”


爱彼迎的创业史属于新经济时代的经典故事:从一个荒谬且被广泛嘲笑的主意“让陌生人住到你家里”起步,打造了无与伦比的商业帝国。


爱彼迎和Uber 被称作“共享经济双雄”,但随着Uber在2019年5月上市后股价遭受连续下跌,这类公司的前景遭受了众多质疑。不过,有评论指出,共享住宿在用户体验、资产增值、便捷自动化、收益和规模化经济方面的优势高于共享出行。“爱彼迎目前接入了超过700万个房源,拥有1.5亿活跃用户,旅客在爱彼迎投入的时间要多于其他短租网站。爱彼迎向加沙地带和古巴等世界各地的业务扩张,可能推动其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在未来几年内实现翻倍增长,从近期的20%增至40%。”彭博新闻社2019年6月发表报道这样指出。


挑战也仍然巨大。《爱彼迎传》作者利·加拉格尔说,“对于三位创始人而言,创建和发展爱彼迎并非一帆风顺,一路上他们颠簸前行。”她认为阻碍会越来越多,包括法律纠纷仍未结束。


切斯基则表示,他想让爱彼迎跻身一流科技公司,一家拥有几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和苹果、谷歌等公司齐名,而不是一家市值100亿美元到800亿美元的二流公司。要达到这一目标,中国市场对爱彼迎很重要,这里已是爱彼迎最大的单一市场。“我们预测中国到2030年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入境游市场,这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爱彼迎是一个全球的网络,在打造中国区业务前,就在全球有许多业务区了。我们可以帮助全世界的旅行者到中国来进行体验,不仅仅是大城市,也覆盖了中国很多小城市。”


爱彼迎在伦敦推出植物绿主题民宿。

爱彼迎在伦敦推出植物绿主题民宿。


爱彼迎手机APP

爱彼迎手机APP


创造独特的旅行体验

柏思齐曾于2005年在中国生活过一年。大学毕业不久的他刚刚辞掉上一份工作。一个朋友比他早一年来中国,她告诉柏思齐,中国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决定歇一歇的柏思齐来到了广东省东莞巿,成为了一名英语教师。回到美国后,柏思齐在2008年与另两位朋友创办了爱彼迎,起步初期曾弹尽粮绝。


随着共享经济不断被认可,爱彼迎的业务也在不断扩大,一些传统的酒店集团甚至认为爱彼迎已经成为他们现在最大的竞争对手。但布莱恩·切斯基则表示,机会属于所有创新者:“这几年,我一直在强调爱彼迎的成功并不会影响其他企业的成功或失败。旅行和旅游业是一个价值8.8万亿美元的行业,这8年来增长速度比全球整体经济的增长速度更快。因此,我相信会有很多赢家在这个行业里共存。”


切斯基表示,共享经济仍处于初期阶段,接下来的十年,市场还有更大潜力可以挖掘,爱彼迎正在为重新定义旅行行业里的各个细分领域而努力,这家创业公司不仅是要进一步发展共享民宿,而且开始涉及旅行的其他方面。“我认为爱彼迎的重心是继续为用户带来其他地方没有的、与众不同的体验,从住宿到体验,我们一直在为旅行者们提供独特的旅行体验。如果有其他企业抄袭我们的模式,这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这督促着我们,作为一个企业,必须时刻保持领先,并通过不断开发更多创新业务来保持领先。”


为了提升用户体验,爱彼迎提出了“打造社区”的理念。这个理念基于爱彼迎“赋能于人,技术向善”的品牌愿景,这意味着爱彼迎必须考虑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最佳利益点:包括的员工、股东、房东和房客以及爱彼迎运营的整个社区。切斯基认为,要成为一个21世纪的公司,爱彼迎必须找到这些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平衡点。


“我们正在寻找一些渴望改变世界的人加入爱彼迎。他们是梦想家,思考者,并且值得信任。他们勇于挑战,敢于颠覆,但不愤世嫉俗。同时,这些人处事成熟却依然保持着孩子般旺盛的好奇心,热衷于探索新鲜事物。这是我最看重的一些特征。”切斯基说,在爱彼迎的推动下,房东们也正在发生变化。比如房东Leon从2011年成为房东开始,已经拥有了50多套房源,在2018年共接待2683名房客。在参加了两届分别位于巴黎和旧金山的Airbnb Open(全球房东大会)之后,因为被爱彼迎的社区精神所打动,他改变了自己做生意的看法,亲自主动热心接待每一位客人,包括给客人送礼物,带客人去周边玩,还积极组织各种社区活动,他认为这是一个最好的服务传递。他的房子也有很多走心的评价,也获得了很好的收入。


切斯基这样形容爱彼迎的发展目标:”我们希望成为一家21世纪的公司,能够满足21世纪的独特需求:拥有无限的时间,为所有利益相关方提供服务。”


《唐顿庄园》的主要取景地海克利尔城堡将在爱彼迎开放住宿预订了。

《唐顿庄园》的主要取景地海克利尔城堡将在爱彼迎开放住宿预订了。


爱彼迎 CEO 切斯基在复旦大学演讲

爱彼迎 CEO 切斯基在复旦大学演讲。


深入本土提升竞争力

如果创业是一段旅程,在中国市场的生存,可能是旅程中最艰难的一段。即便爱彼迎全球业务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获利,是共享经济公司第一家也是唯一获利者,但在中国尚未盈利。


众所周知,中国住宿行业巨头环伺,本土公司手段凌厉、动作迅速、队伍庞大、运营手段娴熟,对国内用户高度了解。而在爱彼迎之前,无数美国科技公司已经在中国遭受了滑铁卢。尤其,亚马逊在中国的失败给爱彼迎敲响了警钟:这家市值接近万亿美元的美国科技公司,在全球多个市场所向披靡,尽管早在2000年就进入了中国,却敌不过阿里、京东等本土巨鳄,最终黯然离场。


那么,当多家国外科技公司均折戟于中国,位列全球互联网公司20强之一的爱彼迎,能摆脱这样的命运吗?


相对过去的低调,爱彼迎近年来加大力度对外曝光。在北京的办公室里,悬挂着公司CEO布莱恩·切斯基参加乌镇互联网大会和接受中国国家领导人接见的图片,公司似乎想以此表明,它在中国占有一席之地。


自从2015年8月正式进入中国以来,爱彼迎在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经历长时间寻觅而确定的中国区业务负责人葛宏上任不到4个月,因为个人原因选择离开,此后由柏思齐兼任中国区主席。2018年,面包旅行创始人彭韬出任中国总裁。中国业务仍在高速发展期:公司境内游业务占比超过50%,而起步时份额不足10% ;2019年上半年,中国业务同比增长近三倍。


意在全面布局中国乃至全球大旅游经济的爱彼迎,触角甚至深入了中国的偏远农村地区。2018年,爱彼迎在广西桂林开始了第一次的尝试。来自桂林龙脊梯田的壮族姑娘们成为了爱彼迎房东,城里人希望在农场找到一种美丽又平和的生活,农村人希望通过爱彼迎获取额外的收入补贴。对小型农场来说,通过共享住宿找到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


如果说2017年时,Airbnb的用户画像还是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现在的爱彼迎正在致力于吸引中国广大二三线城市的居民。在众多互联网公司开启下沉策略时,爱彼迎也不例外。对于爱彼迎来说,进军下沉市场是走出舒适区的冒险决定。仅有一线城市的年轻人和中产用户在出国时用爱彼迎是不够的,在彭韬看来,爱彼迎在一线城市有的用户是混合国际和本土习惯的,他们有的在国外生活过,或者在外企工作过。而二三四线城市的用户习惯有很大不同。这需要团队更加深入本土,做更多本土化改造。


爱彼迎给予了中国团队极大的自主权力。爱彼迎有5个独立业务单元,包括了房源、体验、奢华房源、交通,以及中国。爱彼迎的三名联合创始人里,布莱恩•切斯基担任公司CEO,负责推动和实现公司愿景、策略和增长;乔· 杰比亚(Joe Gebbia)主导设计团队,柏思齐在公司起步之初负责技术,现在则是首席战略官,并着力在新兴市场业务。彭韬将中国业务单元的运作模式形容为有着极大的自主权,有自主的财政权和人事任命权,和全球总部的关系是“进行战略协同和资源沟通”。


基于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爱彼迎正不断升级产品,加快本土化进程。比如建立适应本土用户的操作流程,包括增加快速筛选,强化行政区域、热点商圈等位置搜索功能,以及日期搜索推荐,引入本土地图,简化下单步骤。再比如去年开发的小程序,现在已然成为爱彼迎最主要的预订渠道之一。无论是小程序应用的成功,还是彭韬在微博上为公司频频发声,都在说明着一件事,那就是爱彼迎中国和美国总部都已经深刻意识到中国是个特殊的操作系统,有着和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环境。不管是彭韬本人,还是爱彼迎美国总部都意识到,这里有着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截然不同的环境,用户的搜索习惯、支付习惯均不同于其他国家,而本土公司腾讯、阿里、美团等在中国有着巨大影响力。


爱彼迎的团队私下认为,亚马逊在中国的失利让他们颇为警惕,也让美国总部更加重视中国市场。柏思齐认为理解爱彼迎的关键在于要看到旅行的特点,消费者一年只有一到两次的旅行机会,因此提升用户体验比追求规模快速增长更重要。“最核心的竞争力并非低价,也非效率,而是体验和氛围。”他认为机会在于爱彼迎拥有其他中国公司所不具有的全球房源,这让出国游的中国游客将更倾向选择爱彼迎。“我们很早就认识到,爱彼迎在中国的发展,很重要,也会很艰难,”柏思齐认真地说,“我们必须成功。”


城市近郊民宿订单增长情况


采访/ 撰文— 李好 编辑— 范荣靖、张古月 设计— 胡博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