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格陵兰岛,一个“笑话”改变的国运

格陵兰岛,一个“笑话”改变的国运

评论
摘要: 8月中旬,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公开发表购买格陵兰岛的宣言。各界纷纷对他的说法感到震惊,格林兰人的生活更是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不禁疑惑:随着国家现代化的加速,当地文化将走向何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架红色涡轮螺旋桨飞机掠过格陵兰岛(Greenland)首府努克(Nuuk)的上空,机身上的白色字体“Air Greenland”(格陵兰航空)极为夺目,两色交映,一如该国的红白旗帜,恰如其分地表明了丹麦自治领地的身份。飞机降落,美国脱口秀主持人柯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走下登机梯,与机场工作人员握手致意:“嗨,你好,我是来收购你们国家的。”


尽管他绷着标志性的扑克脸,语气也十分严肃,现场却没有一个人把他说的话当真,或感到被冒犯,因为他们都被其逼真的表演逗笑了。而让这一切变得滑稽无比的正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今年8月中旬,他公开发表了要购买格陵兰岛的宣言。一开始,“特朗普有意购买格陵兰岛”只是在社交媒体和深夜电视节目上流传的猜测。据悉,特朗普曾多次在会议和宴会中表达该想法,更曾要求白宫顾问去研究该想法的可行性。


于是,不久前特朗普终于直言不讳地承认:从战略角度看,若能拥有格陵兰会“很不错”。他对记者说,“我们对此感兴趣”,这是他第一次公开谈论这个话题。他还认为,“本质上,这是一个巨大的房地产交易。”


大概对特朗普来说,购买格陵兰岛也有点不切实际,为了缓解尴尬场面,第二天他在推特(Twitter)上发表了一张电脑合成的图片—— 一栋金色的特朗普大厦突兀地屹立在格陵兰岛人烟稀少的土地上,与周围低矮朴实的房屋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保证不会对格陵兰岛这样做!”他开玩笑似的写道。


不出意料,各界纷纷对特朗普的说法感到震惊。《纽约时报》甚至把该事件形容成“严重的外交破裂”。“这一定是愚人节的玩笑。”丹麦前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Lars Løkke Rasmussen)表示。丹麦政府也立刻坚决表示不会出售格陵兰岛。“要我们把5万多位公民卖给美国的想法是完全疯狂的。”丹麦人民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在一次广播中说道。现任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更称之为“荒谬无稽之谈”,并对讨论格陵兰岛的售卖事宜不感兴趣。尽管格陵兰政府有权决定境内大部分事务,但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仍由丹麦政府处理。


格陵兰岛民众又是怎么想的呢?奥布莱恩想要采访路人寻找答案。随行的导游载着他开往市区,路上人烟稀少,对于这个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来说,这是常态。不过幸好,努克市中心还是蛮热闹的,奥布莱恩开始向路人采访。他发现,当地人对现状普遍感到满意,特朗普的提议在这里并不待见。“我们没有战争,也没有和世界上别的国家存在重大的政治问题,”Kim摸了摸头,他想象不出如果格陵兰岛被美国收购了会变成怎么样。也有人戴起了特朗普竞选造势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标志性红色帽子,以此作为反讽,“多谢特朗普帮我们做宣传了”,这名路人幽默地说道……以上片段都记录在了奥布莱恩的深夜节目《柯南秀:无国界》(Conan Without Borders系列特辑中,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格陵兰岛。“格陵兰岛太美了,”奥布莱恩感慨,“那里的人也十分友好”。


虽然买卖谈判还没开始就被大泼冷水,但多亏了特朗普的免费公开宣传,格陵兰岛顷刻间便吸引到了全世界的目光。奥布莱恩机器摄影团队捕捉到的岛上风土人情也陆续在电视和网络上播出,进一步揭开这个岛屿的神秘面纱。不过,特朗普显然不是被格陵兰岛的自然风光和好客习俗所打动的。部分政治分析专家指出,特朗普的想法并没有那么不合逻辑,相反这是符合北极战略展望的一步棋。


格陵兰岛上经济长期以渔业为基础。

格陵兰岛上经济长期以渔业为基础。


在温室效应和特朗普免费宣传的双重影响下,不少人特意前往当地旅游。

在温室效应和特朗普免费宣传的双重影响下,不少人特意前往当地旅游。


地缘政治地位持续上升

“出价购买格陵兰岛之前,要不先在这里打一下高尔夫球?”这是努克居民丹尼尔·索雷夫森(Daniel Thorleifsen)给特朗普总统提的建议。他是努克一家九洞高尔夫球场的总裁,负责管理的努克高尔夫俱乐部(Nuuk Golf Club)只在每年6月到9月的四个月里开放。其余时间里,球场会被冰雪覆盖,要知道,7月是格陵兰岛唯一一个平均气温高于冰点的月份。


“如果他来了,欢迎他来我这儿打球,但是他会发现这是十分困难的。”除了天气上的限制,格陵兰岛崎岖的地势也是一道阻碍。毫不夸张地说,球手们需要翻越大大小小的山脉峭壁,才能从一个球洞到下一个球洞,一不小心还会踩到随地散落的野浆果。对高尔夫热爱者来说,粗犷原始的格陵兰岛大概不会是首选之地。不过正因为该地区拥有如此独特的地质与地理环境,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才会对它垂涎三尺。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岛屿,格陵兰岛面积达216百万平方千米,其中200万平方千米为岩石和冰,全岛约有80%的地区处于北极圈之内。如果从宇宙回望地球,格陵兰岛就像一块结实而坚固的巨大冰块。而埋在这些冰川底下的,是不可估量的自然资源,包括铁、锌、煤、金刚石、黄金,及钕、镨等稀土元素,更不乏铀和石油。目前没有人知道冰层下到底存在着多少潜在资源。


尽管蕴藏原油、矿物稀土等宝贵资源,格陵兰岛从未因此富裕,甚至高度依赖于丹麦每年提供的高达38亿丹麦克朗(约6亿美元)的补助金。岛上经济长期以渔业为基础,虾、鳙鲽鱼和鳕鱼是当地最具商业价值的产品。2017年格陵兰岛出口了价值9.11亿美元的货物,其中38%是冻鱼,37.6%是甲壳类。相比之下,格陵兰岛的采矿业仍然不发达,只占2%的国家出口。格林兰岛采矿业潜力十分巨大,然而基础设施的缺乏,导致矿产及能源资源开采业难以顺利展开。


然而,格陵兰岛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越来越受到国际投资者的关注,陆续而来的外部资金与技术,给当地的矿产资源开发提供了决定性的助推力。曾在格陵兰岛政府任职的乌尔里克·普拉姆·加德(Ulrik Pram Gad)表示,目前大多数勘探项目都还处在萌芽状态,它们的商业潜力仍然还未被完全发掘。“但是这些项目可以为大规模的开采工程铺平道路,这对于格陵兰岛经济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再者,格陵兰的北极冰正以比预想更快的速度融化,意味着开发和获取冰下资源变容易了。据今年1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格陵兰岛在2002至2003年前后似乎已经达到转折点,当时冰的流失急剧加速,到了2012年,每年的冰雪损失数量几乎是2003年的四倍。据悉,在20世纪,格陵兰岛总共损失约9000亿吨冰,导致海平面上升25毫米。这样的气候暖化现象将给全人类和生态系统带来不可逆的影响,但对于格陵兰岛上的人来说,生态危机似乎与机遇并存。


值得一提的是,格陵兰岛境内加速融化的冰雪正在为大西洋北部的运输航线开辟新航道,很有可能会成为新时代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捷径”,大幅缩短海上贸易航程,运输时间、商船燃料和人员成本也会随之下降。除了商业运输价值,格陵兰岛的战略地位还凸显在了军事部署方面。从这里前往北半球的任何一个地方的距离都是最短的,是军事人员和装备部署的绝佳场所。可想而知,格陵兰岛的地缘政治地位将随着气候变暖而不断上升,对世界经济贸易格局和未来发展趋势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格陵兰岛坐拥富足的天然资源和便利的地理位置,难怪特朗普对其如此“情有独钟”,但实际上回顾历史便会发现,美国对格陵兰感兴趣并非近来心血来潮。1867年,美国国务院曾展开对购买格陵兰岛和冰岛的调查。到了1946年哈里· S · 杜鲁门(Harry S. Truman)任职美国总统期间,时任国务卿詹姆斯·弗朗西斯· 伯恩斯(James F. Byrnes)在联合国会议举行期间向丹麦外交部长提出了以价值1亿美元的黄金来收购格陵兰岛的计划。伯恩斯当时的说法是,格陵兰岛只不过是一块巨大的冰块,对丹麦来说是负担,但它对美国有重大战略意义。


历史总是相似的,当时的丹麦政府也是从未认真考虑过向美国出售格陵兰岛。然而回溯到20世纪50年代,丹麦和美国缔结了一项长达数十年的防务条约,赋予美国军方在格陵兰岛最北部卡苏伊特萨普自治市建立并使用图勒空军基地( Thule Air Base)的权力,该基地深入北极圈1200公里,设有先进的雷达站,是美国弹道导弹预警系统的一部分。专家认为,无论丹麦与格陵兰岛反应如何,华盛顿政府将继续把格陵兰岛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的地区。


埋在冰川底下的,是不可估量的自然资源。

埋在冰川底下的,是不可估量的自然资源。


现代化冲刷传统风俗

特朗普宣布购买格陵兰岛的一个月后,当地居民似乎还未能习惯突如其来的外来关注。总在国际媒体上看到自己国家的名字,对他们来说并不寻常。岛上也多了些陌生面孔,这些难以融入当地文化习俗的便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眼前种种可观的变化使格陵兰人迫切地感觉到:真正的改变正在来临。不过让他们感到焦虑的是,随着国家现代化的加速,当地文化将走向何方。


格陵兰岛的总人口中有88%是原住民因纽特人,他们对自己的传统有着强烈的自豪感。一直以来,因纽特人靠荒野狩猎、驯鹿养殖和捕鱼为生,直到今天这些习俗仍在延续。每当鲸鱼搁浅,工作场所几乎空无一人,每家每户都争先恐后地岸边赶,希望分一杯羹。对当地人来说,麝牛、海豹、独角鲸、北极熊都是他们食谱的组成部分,动物新鲜的肝脏更是珍贵的美味佳肴。


一方面,格陵兰居民遵循着原始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他们也开始大量使用现代科技,因此格陵兰岛经常被描述成一个对比鲜明的平行世界。在北方地区,你很可能会看到穿着因纽特传统服饰的女性低头注视智能手机、一旁却有数十只格陵兰哈士奇的画面,更甚者,可能在相隔10米不到的道路上,就有一架梅赛德斯汽车呼啸而过。


今年8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发表称要购买格陵兰岛的宣言。

今年8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发表称要购买格陵兰岛的宣言。


现任格陵兰岛首相梅特· 弗雷德里克森称特朗普的宣言“荒谬无稽之谈”。

现任格陵兰岛首相梅特· 弗雷德里克森称特朗普的宣言“荒谬无稽之谈”。


法国纪实摄影师塞巴斯蒂安· 蒂希尔(Sébastien Tixier)用一年时间沉浸在格陵兰岛,通过照片记录了领土和人民的变迁。他在格陵兰居民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复杂的情感,“从文化和贸易机会的角度来看,有些人对西化非常热衷,有些人则陷入了忧虑。后者觉得传统文化就像冰一样,正在慢慢融化、消失。”格陵兰居民显然已经开始接受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他解释道:“格陵兰岛正处于十字路口。”


伊卢利萨特镇(Ilulissat)是格陵兰岛上除努克以外的繁荣城镇。今年春天,镇上的第三家超市开张,旁边咖啡馆及纪念品商店也随之热闹起来。“生意很好。”一位超市经理对业绩十分满意。超市外的街道上停着不少汽车,还有为冬天作准备的雪地车。不远处,崭新的渔船抵达港口,小镇四处洋溢着富裕的气息。


“到访伊卢利萨特的游客呈爆炸式增长趋势。”弗莱明·比斯加德(Flemming Bisgaard)说。他是当地一名企业家,公司主要业务为出租建筑工程器材设备。他说公司正在努力跟上需求,因为有时候旅客人数甚至超过了居民人数。伊卢利萨特镇今年预计会迎来4万至5万名旅客,实际数字可能会更高。根据旅游网站Hopper 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提议购买格陵兰岛后,格陵兰岛的搜索量猛增了337%。Hopper 的经济学家海利· 伯格(Hayley Berg)表示,如此惊人的涨幅是超乎想象的,并将这次增长归功于媒体对格陵兰岛的大量报导。


不过,旅游业是一把双刃剑,它既然能给当地经济带来了急需的提振,那么也能给当地原住民文化带来压力。随着格陵兰岛更加对外开放,专家预测当地的传统狩猎将进一步受到来自环保团队和动物保护协会的压力。“文化一直在进化,有时候它们会消失,有时候会变得更繁荣。”蒂希尔感叹。格陵兰岛如正处于历史的交叉点,未来将会如何,无法预知,但可以确定的是,格陵兰人们希望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被他人左右。


撰文—Taylor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