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蓝领中产时代来了

蓝领中产时代来了

评论
摘要: 中国有2.8亿名制造业和服务业蓝领,这群消费习惯、审美志趣均和城市中产阶级截然不同的新市民阶层在崛起。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和上一代的蓝领相比,中国工人阶层正处在一个拐点上。“随着中国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我们也会进入到与发达国家类似的人力成本高企的时代,人力或者手工会越来越昂贵,届时肯定会产生‘蓝领中产’。”上海财经大学博导,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研究员崔丽丽告诉记者。


将蓝领工人视为城市二等公民的观念,正在土崩瓦解—在劳动力市场,蓝领人群越来越抢手。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年末中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总量为90199万人,同比减少了600万人。而中国劳动年龄人口自2011年达到顶峰后已经连续6年减少,减少总量达到2500万人,相当于澳大利亚国家的总人口数。


在北京大学周其仁教授看来,上世纪80年代,中共中央文件写的一句“允许农民自带口粮进城镇务工经商”,催生了中国浩浩荡荡的人口流动。这一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流动,催生了中国的城市化,让中国经济在过去数十年里取得了炫目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他们也有了变化:2008年之后,随着制造业的转型,生活型服务业快速崛起,成了吸收劳动力的“大户”;以80后、90后为主力的新蓝领生活条件不再如上一代那么艰苦,口袋里的钱更多了,一支具有货真价实购物能力的消费者队伍正在形成,并有望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


只是,和城市中产相比,针对这个人群的商业产品和服务仍然稀少。崔丽丽认为,主流消费市场基本已经形成较为稳定的市场格局,快手带出的“小镇青年”和拼多多带出的“五环外人群”已经成为创业创新领域的一个现象级概念。人们突然发现,这个市场体量庞大,很多领域仍是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蓝领人群的居住、娱乐、消费、社交、金融领域的服务创新在崛起。”崔丽丽说。


匡蓝资本创始人徐志峰

匡蓝资本创始人徐志峰


2019中国新蓝领 投创图谱


新的浪潮正在到来

“下沉市场”是现在创业风口。2018年之后,活跃用户数、单用户使用时长、移动流量单价增长均放缓,标志着中国移动互联网步入存量市场。“下沉市场”开始成为增量红利的新蓝海。在百度上搜索“下沉市场”,显示的搜索结果超过1300万条。但投资人徐志峰发现下沉市场是个模糊的概念。“很多文章都在谈下沉市场。这个市场如何进一步细分?用户在哪?他们是谁?以怎样的产品、方式触达他们?


没有人说清楚过这个概念。”2018年下半年开始,三四线城市等下沉市场成为了互联网公司的新战场,甚至不少公司的产品直接针对乡镇市场。在地域上,徐志峰把“下沉市场”划分为县域经济和新市民经济两块,大部分人谈论的是三线及以下的县域经济,而他认为以2.87亿农民工为主的新市民经济有着更大机会。


现有二手信息不足以解决他的困惑,为了获取一线信息,过去两年,他在无锡、昆山、临汾、枣庄等多个城市做调研。在无锡,他成功应聘,成为了一名“卧底”:白天,他是苹果代工厂“绿点公司”流水线上穿着防护服工作的一名工人;晚上,他是一名风险投资人。调研时,在两个身份里切换,他时常分不清此刻哪个世界更加真实:“在群租房中接到的一通普通的业务电话,对方在CBD的顶级写字楼里和我聊着数亿的基金募资业务。挂完电话,我怔怔地在狭窄楼道里呆了有十几秒,两个反差极大的世界在我眼前碰撞在了一起,然后又割裂开来。”


他发现城市化作为一股巨大的力量,每天都在整合着我们的社会。据渣打银行驻中国的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格林(Stephen Green)测算,一个当代人在中国过一年,相当于在美国过四年。对这种急速变动的生活状态,大中城市居民的感受可能尤为强烈。“科幻小说里那个能时空折叠的城市,就藏在我们身边。”Talking Data创始人崔晓波这样描述中国的社会分层现象。


调研证实了徐志峰的一个猜想:中国经济结构在发生变迁,蓝领人群对培训、消费、住房需求的大变化,未来将影响消费趋势。他发现,与投资到好项目相比,更大的问题是没多少人真正理解这个阶层,也没有优质创业者进入这个市场。2018年8月,徐志峰创业成立了匡蓝资本,从事蓝领经济的投融资及创业服务,目前孵化了蓝领公寓和灵活用工方向的两个项目。“这个市场有很多价值洼地,我希望有更多人能参与进来。”他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


徐志峰认为众多想要在下沉市场掘金的创业者找错了方向。“当你谈论下沉市场,下沉市场在哪?是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市场容易,还是找一个人群容易?蓝领群体有超过2.8亿人口,是最应该被抓住的人群。”


一名要求匿名的风险投资经理也表示,“下沉市场”属于概念先行。“概念先行的创业,很容易让你忽视真正的问题是什么。蓝领属于下沉市场的一个包含项,要进攻下沉市场,可以从这里入手。”这名投资人并未有任何针对蓝领市场的投资项目,但他说,正在研究这一市场。


不过,拼多多创始人黄铮则反对“下沉市场”概念划分。他否认拼多多的崛起是因为抓住了下沉市场:“只有在北京五环内的人才会说这是下沉人群。我们关注的是中国最广大的老百姓。”


“新市民经济是被资本遗忘的万亿级市场。”君灏资本董事长奚军有这样的判断。这家位于上海的风投机构将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城市下岗人员、兼职的异地在校大学生统称为“新市民”,投资方向之一是寻找新市民阶层的创业项目。


30年里,中国的城市人口增长了五个亿——相当于美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人口的总和。其中超过一半是蓝领工人。蓝领(Blue-collar Worker),即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工资收入者,是从西方传来的生活型态定义,在中国,这群人被称作“农民工”或“在外务工人员”。在经济学著作中,他们被称作“廉价劳动力”,是中国成长为世界工厂的重要推动力。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目前中国的蓝领群体规模在2.7亿人,其中分为建筑工人40%、城市蓝领25%和工厂蓝领35%三大部分,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沪。


他们是城市化进程的产物。根据中金公司研究报告:随着城市化进程,预计10年间,至少会有3亿农村居民进入城市生活,成为“新市民”和消费市场增速的拉动力量。在湖畔大学教授梁宁看来,“蓝领”与“白领”只是两个代词,描述对信息获取的习惯、信息依赖、对知识的乐趣、抽象事物的偏好不同的两类人,好像被巴别塔分开的人群。


本科毕业的美团外卖员王亮

本科毕业的美团外卖员王亮


新市民经济的创业蓝海

针对蓝领人群的需求挖掘,已经成为新经济领域的一个创业热点。和崔丽丽一样,徐志峰同样认为,围绕着蓝领在招聘、社交、汽车、金融服务、培训等领域的刚需,这个庞大群体背后还有很多痛点等待着被发现、解决。有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开始进入这个市场,但徐志峰认为不能将市场简单视为是一个风口。“所谓风口,大多数时候是媒体和资本的概念。风停了,就不再被关注了。但下沉市场,会一直存在。”


新的创业公司在浮出水面。和拼多多、快手等公司一样, 他们也俘虏了大量蓝领用户的青睐。今日头条创始人之一黄河在2014年离开今日头条,创立了名为“伴鱼”的在线少儿教育公司。“伴鱼绘本”是一个免费的、通过听绘本和录绘本对孩子进行英语启蒙的App。黄河制定的主要策略之一就是覆盖下沉市场。通过广点通、百度、今日头条的广告投放以及朋友圈用户分享,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他积累了超过1000 万的用户。借助“伴鱼绘本”导流,公司开发了一对一外教App“伴鱼少儿英语”,并成为培生集团合作伙伴,积累了几万名付费用户,2018年营收数亿。黄河拒绝公开披露详细经营数据。


2019年4月初,在北京健翔大厦接受采访的黄河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2019年3月,公司营收数据同比增长接近10倍。2019年,公司预计将继续10倍增长速度。“我们的模式已经跑通了,获客成本接近于零,”他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个三角形,“竞争对手主攻的是头部的中产用户,但我们通过免费的伴鱼绘本,主打大众市场,建立了一个免费的流量池,并从中筛选有付费能力和外教学习需求的用户。”


黄河在北京的一个富裕家庭长大。在今日头条的工作经历,让他明白了大众人群的喜好:“重要的是打造一个简洁、方便的界面,最好是免费产品,有优质的内容。”在他看来,伴鱼绘本除了商业层面的意义,更大的意义在于实现了教育的公平性。尽管有估值超过200亿元的Vipkid横亘在前,但黄河认为,好的教育产品不应该只是高收入的精英阶级的专享,一个普通打工族的子女,同样应该在技术的帮助下,触及优质教育资源。


“虽然国民经济飞速发展的红利已经惠及到所有国人, 不少下沉市场的居民也认为自己吃穿不愁,即便在老家也是什么商品都买得到,但是不得不说,相比于一二线城市,下沉市场商品与服务的供给还是存在不小的差距。”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付一夫在其文章《复原一个真实的下沉市场》中这样表示。


荒诞喜剧《没有墨西哥人的日子》 ——当一个美国城市中的所有做服务业的墨西哥人突然都走掉后,整个城市陷入瘫痪。蓝领之于中国城市,地位同等重要。


科技公司重新塑造了中国蓝领的生活。生活型服务业快速崛起,成了吸收劳动力的“大户”,比如网约车和外卖等创造了近 2500万左右个就业机会,伴随电商而发展的快递行业,也是吸纳劳动力的重要行业。


“横观互联网产品的不同垂直用户群体,蓝领更加白纸化。人和人的连接、人和社会的连接关系都非常弱,每一个蓝领个体犹如浮萍般的信息孤岛。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层出不穷的社会骗局。”一篇针对蓝领人群的移动互联网研究文章这样表示。崔丽丽认为这属于信息遮蔽,目前一些使用人工智能算法推荐的软件,甚至会强化这种信息遮蔽:“蓝领外来务工人员在进入城市的时候,他们在城市生活的基本常识、技能都是缺失的,也没有社交圈子,如果借助于互联网搜索或者一些无良中介,往往会得到一些不恰当的信息,而且他们也没有其他可以寻求有效信息的渠道。”


对于如何培育壮大蓝领中产阶级,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创始院长、名誉院长厉以宁则表示,可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措施,要加强职业技术培训,让有志进取的简单劳工能够得到培训,成为技工、熟练技工,同时改善次等劳动市场的生产条件, 让体力劳动的人有机会改善生活和工作强度,并且鼓励技工、熟练技工创业,开设自己的小微企业,逐步富裕起来成为蓝领中产阶级。


中国工人们的收入虽然在逐年增长,但是仍然处在城市中经济链条的最低端。然而,他们如何储蓄、如何消费、如何工作、如何看待未来,关系的不只是市场上的商业机会。


在分析师眼里,亿万名默不作声的工人是决定中国前途与命运的基本盘。2009年12月,美国《时代》周刊将中国工人列为年度人物候选,仅次于美联储主席。“中国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继续保持最快的发展速度,并带领世界走向经济复苏,这些功劳首先要归功于中国千千万万个勤劳坚韧的普通工人。”该媒体这样评论。


中国劳动力短缺已经持续多年。2007年5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刘易斯转折点及其政策挑战》提出警告:中国将要进入劳动力短缺的时代。所谓“刘易斯转折点”,指的是经济学家刘易斯提出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要经历的,劳动力从无限供给变为短缺的转变,即二元经济结构转换的过程。


劳动力流出到服务业和低劳动力成本时代的结束,将让未来的城市居民获得保姆、月嫂、家政工人、搬运工、出租车司机等蓝领的服务,要付出越来越高的价格。“在日本,出租车司机准入门槛高,是备受尊敬、收入高的职业,”首汽约车CEO魏东这样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中国消费者未来会打破出租车等于廉价服务的认知,首汽约车的司机未来是蓝领中的金领阶层。”蓝领的收入继续上涨将是一个无法阻挡的趋势。“收入的持续上涨,即便是底层蓝领,未来会很容易有个车,出去旅个游,生活水平整体向上走。”自媒体作者宁南山这样分析。


高级育婴师、月嫂成为蓝领中的“金领”

高级育婴师、月嫂成为蓝领中的“金领”


新蓝领权利意识觉醒

但光明面之外,蓝领阶层面临着的困境,是商业公司的能力范围之外的。进城务工的农民工面临恶劣的处境包括居住、福利、子女教育等,这造成了他们对未来有极强的不安全感,消费能力由此被限制。户籍制度造成了这个群体始终无法成为真正的市民,他们的子女无法在城市接受教育,而成为留守儿童,并造成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中国在2014年7月30日《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改革制度的意见》,已经取消了农业和非农户口,户籍制度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2019年4月,发改委发布政策,表示城区常住人口300万~ 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这将为工人群体全面融合城市进一步扫除障碍。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指出,中国有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农村,现在众多的农村人依旧渴望着进入城市,追寻更好的工作与生活,这给中国继续城市化与工业化创造了空间,也是未来中国经济继续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


新蓝领阶层的权利意识在觉醒,他们并不愿意返回自己的家乡,如何让他们更深地融入城市是一个更迫切的命题。城镇化的进一步推进也意味着位于城镇的外来务工人员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到2030年,中国的城市人口预计将达到10亿,占全球总人口的八分之一。“10亿城民的生活状态将决定未来世界的基本格局。”汤姆·米勒在其著作《中国十亿城民》中这样表示。


崔丽丽认为,蓝领与本地人在思维、文化上的融入才更关键。“在老龄化趋势下,年轻的血液如何融入城市,在社区与工厂企事业单位进行互动对接、公益互助等方面,可以做一些探索。”她这样表示。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认为,新生代农民工大多为“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他们大多受过基本教育,比父辈文化程度更高,网络社会接受的信息很多,因此权利意识也更强;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并不掌握农业生产技能,也不期望回到农村生活;他们的消费观念、娱乐方式、社会交往都更接近城市青年,有着强烈的融入城市的愿望。


“中国要使经济发展均衡,那么就必须鼓起勇气拆除当下阻碍进城务工人员成为城市消费者的法律和社会壁垒,”汤姆·米勒认为,“此举将有助于释放巨大的潜在需求资源,在未来几十年推动中国的经济发展。”


徐志峰深信其中蕴藏着百亿美金的机会。对于他来说,对蓝领的研究不仅仅是关乎财富的冒险和对商业机会的挖掘。“我发自内心地想要促成一些改变。蓝领不会在一夜之间变成新兴中产阶级,但你显然不能等到他们成为中产后,才采取行动。”他这么说。他判断蓝领阶层在彻底蜕变的节点上:他们不再是把钱存下来、在老家买套房的务工者,年轻蓝领们雄心勃勃,和城市消费者相似处变得越来越多,在昆山调研时,他惊讶地发现,这个群体有着旺盛的购车需求,工厂门口“弹个车”App的线下的门店,30平方米不到、连展示车也没有,一个月卖了80台车,超过一家300平方米的4S店的平均销量。


蓝领阶层是观察下沉市场的一个切口,徐志峰仍然没有停下对这个群体的研究。2019年春节,为了调研招聘和电商市场,他在山东一个小县城里走访了三天,结束后坐了11个小时的大巴车回到上海。“我们不能只是高高在上地俯视这个群体,嘲笑他们的消费能力差,他们观看的是土味视频。他们不只会改变消费趋势,他们的审美也可能改变流行文化,”他说,“这个市场很值得实业家们去探索。数亿人民的供应和需求,永远会是蓝海。”


撰文—李好 编辑—RUBY

(本文选自《商业周刊/中文版》第427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