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哈萨克斯坦,时尚苏醒正当时

哈萨克斯坦,时尚苏醒正当时

评论
摘要: 说起哈萨克斯坦,鲜少有人将其与时尚挂钩。然而,近几年来,一股本土时尚新势力正在兴起,借助时装周平台努力对外发出声音。年轻的时装从业人员试图通过秀场发布设计,活跃本土沉睡的时尚基因。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看成群野马在广袤草原纵情驰骋,仰望金鹰在雪山松林间翱翔。赤脚朝圣洁白无瑕的哈兹拉特苏丹清真寺(Khazret Sultan Mosque),登巴伊杰列克观景塔(Bayterek)一览首都风光,滑雪橇在麦迪奥(Medew)雪山翻腾。品位130个民族风情传统,赏味世界上最年轻的首都与丝绸之路上的千年古城。这就是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古老而年轻的“天马之国”、中亚最富硕的国家。


说起哈萨克斯坦,大部分人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其丰富的矿产资源、淳朴的民族情调,鲜少有人将其与时尚挂钩。然而,近几年来,一股本土时尚新势力正在兴起,借助时装周平台努力对外发出声音。去年4月底,在该国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Almaty)商业中心举办的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MBFWA)如期开幕。为期3天的时装周里,本土时尚媒体、买手、时装产业精英纷纷出席,总计参与人数超过10000人次。年轻的时装从业人员试图通过秀场发布设计,活跃本土沉睡的时尚基因。


事实上,哈萨克斯坦新生时尚力量的努力正在逐步兑现,本土设计正席卷成一种潮流。越来越多人选择购买国内设计师们所设计的、价位约为500元~1000元人民币的服装。或许是预见到哈萨克斯坦的时尚潜力,从2017年开始,国际金融机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开始关注哈萨克斯坦时尚产业,不惜重金为70位年轻设计师提供有力支持。


众所周知,而今的全球时尚产业在去中心化及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上越走越远,哈萨克斯坦本地高昂的进口税加重了外来品牌的销售负担。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哈萨克斯坦能逐步构筑起成熟的本土产业链,那么,时尚产业并非没有突破口。


哈兹拉特苏丹清真寺。

哈兹拉特苏丹清真寺。


巴伊杰列克观景塔。

巴伊杰列克观景塔。


登雪山。

登雪山。


立足民族风

第一个突破口便是浓郁的民族风。哈萨克斯坦民族服饰特点深厚鲜明:偏好带闪亮色调、风格保守、大量游牧风格饰品。仅就饰品而言,哈萨克斯坦人钟爱的大致有四大品类,包括几何图案、动物图案、天体图案与植物图案。


对于设计师而言,这些民族风情时尚成为源源不断的灵感,品目繁多的色彩、面料与饰品为混搭这一风靡全球的先锋理念提供了肥沃土壤。辛巴时装学院(Symbat Fashion Academy)的艺术指导巴尔娜·阿莎诺娃(Balnur Assanova)便乐此不疲于在纷繁的本土元素中获取杂糅灵感。谈到自己的创作,她说道:“我总是尝试融合不同的影响,打破陈规。我喜欢把一些看起来似乎并不相容的元素混搭在一起。如果我用了植物饰品,我会倾向于同时加入几何图案。对于颜色,我也常常采用类似的混搭手法。”


不止是颜色与饰品,传统的服饰手工艺对年轻的本土设计师而言也是一笔不菲的文化财富。创立于2014年的本土新秀Arunaz Atelier去年发布的2018秋冬系列深受传统民族时装影响。创始人娜吉·卡皮克(Nazym Karpykov)说,在创作这个系列时,灵感来源主要是哈萨克族民间手工艺,尤其是拼布工艺。她清晰记得,在漫长的冬夜,祖母如何在温暖的灯光下将一块块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布条拼接成一床被子和坐垫。在她看来,拼布工艺理念传达了一个多维度的女性内心世界,包含了多种冲突与碰撞,蕴藏了一种独特的女性审美。以传统民族风作为基本概念,娜吉此次推出的系列从简洁朴素流线风到先锋精细风跨度极大,在面料与饰品的选择上都有所反映。


在颜色使用方面,哈萨克斯坦也有一套独特的本土品位。在当地审美体系中,每种颜色都代表着特别的寓意。比如,黑色代表土地,黄色代表知识,白色代表喜悦,蓝色代表天空等等。用色的转变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哈萨克斯坦人在时尚方面对外来与本土文化的接受度与回归意识的转变。比如,受前苏联影响,很多新娘都穿着纯白色的礼服晚婚。但是,传统的哈萨克斯坦新娘会穿着象征富足生活的红色礼服出嫁。现在,越来越多的哈萨克斯坦少数民族正在追溯本土新娘服饰传统,试图复原日渐失落的民族时尚以及其所代表的文化。


设计师谢尔盖·沙布宁(Sergey Shabunin)带来的2018年系列主打回归1940年代欧洲风格与精致东方主题结合。在用色方面,谢尔盖强调了哈萨克族对明亮色调的情节,拒绝了当季流行色——黑色。整个系列以跳跃的金黄色作为基调。对此,设计师本人解释道:“尽管黑色是当季流行色,充斥诸多大品牌的秋冬款。但拒绝了黑色,我们在色调玩味上有了更多的可能性,在亮色上也选择了比较节制的亮度,力求突出女性气质。”谢尔盖的言下之意体现了设计师对本土时尚的坚持,并且尝试在主打民族风的基础上与国际流行趋势做适度的融合与协商。


当然,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新锐设计师渴望以自己的方式突破传统哈萨克族人守旧的审美与相对保守的时尚品味。比如,Avventurista品牌年轻的设计师雅娜·伊雅耶娃(Yana Ilyayeva)谈及自己本季的黑色系列时便说道:“我们本民族的人比较偏好亮色,不大喜欢深色,并不理解黑色其实有很多种。希望我的设计能够帮助国人理解,我们需要改变,需要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需要理解黑色。”雅娜的设计灵感来自人性黑暗面这一概念,通过对比强烈、材质各异的黑色展示出黑色的多种可能性。


哈萨克斯坦时装周女装Dinara Satzhan高级成衣系列。

哈萨克斯坦时装周女装Dinara Satzhan高级成衣系列。


阿拉木图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秀场后台。

阿拉木图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秀场后台。


新旧角力

然而,以雅娜为代表的哈萨克斯坦原生时尚力量想要突破重围崛起绝非易事。长久以来,由于地缘限制,与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接壤,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地理位置上的掣肘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哈萨克斯坦时装业的先天不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当地的纺织工业发展缓慢。设计师们不得不使用数量和选择有限且质量一般的进口面料。交通闭塞加上信息欠发达,时装业的发展远没有达到高度产业化,更谈不上为设计师们提供天马行空的创意舞台。因此,总体而言,本土时装理念趋向保守,对于奢侈品牌的概念也停留在众多欧美老牌上,几乎没有什么年轻人对新锐小众品牌感兴趣,年轻的设计师们野心勃勃、摩拳擦掌试图建立新的品牌,打开新的市场,却往往在大众略显保守的时尚接受度面前折戟而归。


毕业于伦敦时装学院的设计师尹卡拉(Inkara)最近推出了她的新系列,基本上都是走国际休闲风的牛仔工装、挂着夸张标志的夹克以及镶嵌个性纽扣的飞行服。显然,时装周上的反馈远远没有达到她的预期。她不无沮丧地说:“在哈萨克斯坦,还没有出现欣赏并会穿着我所设计的时装的女孩。”同样感到困惑的还有获得知名欧洲设计学院奖学金的设计师艾达娜·科让格蒂娜(Aidana Kozhageldina)。艾达娜的设计同样遇冷,她无奈地感叹道:“这儿的人都被大牌洗脑了。我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


阿拉木图MBFWA创始人之一、时尚摄影师兼模特伊安·雷(Yan Ray)在方兴未艾的哈萨克斯坦时尚界是一位举足轻重的杰出新秀。他也表达了和艾达娜类似的担忧:“这个市场充满了欧洲品牌及美国品牌,以前我们老是看向欧洲,尤其是西欧,但现在是时候向内看了。”显然,他对建立本土品牌的未来充满信心:“我们想做的只是让哈萨克斯坦时装变得更有存在感,毕竟我们也有独特的品牌DNA及个性。你必须创造自己的形象,自己的市场,不再那么受欧美影响,这里的设计师都很酷,虽然不一定能在世界舞台上与其他品牌竞争,但起码我们需要在本土创造时髦、价格合理的时装。”


对于如何打造本土潮流,伊安的思路非常清晰,即将民族风进行现代化与国际化解读再造:“我们必须把握自己的根基才能有未来,比如我们的传统纺织印花,就可以通过设计师的重新解读,以一种当代的表达方式解读呈现,且质量过硬。”对此,独立品牌咨询师阿伊卡·亚希拜(Aika Jaxybai)不无赞同地说道:“我们希望国外看到我们的原创力量。我们不完全属于西方,也不完全是东方的,我们有一种游走在两者之间的美学体系。它变化多端,包含了西方的凌厉直接与东方的柔美。我们要讲述一个包含了2000多年的游牧历史,但也充满未来感的故事。”


的确,哈萨克斯坦当地时尚发展正游走在东西与新旧两股力量的较量与融合之间。年轻的本土设计师们亟待建立一套清晰、个性鲜明的时尚语言,构筑自己的话语和身份。


演奏冬不拉的男子与身穿哈萨克斯坦传统服饰的女子。

演奏冬不拉的男子与身穿哈萨克斯坦传统服饰的女子。


哈萨克斯坦时尚业的发展立足于民间手工艺。

哈萨克斯坦时尚业的发展立足于民间手工艺。


前路漫漫

当然,对于正处在不断摸索、试错、起步阶段的哈萨克斯坦而言,想要奋力追赶时尚界的前辈,创造出具有持久品牌优势的时装,依然任重道远。如火如荼举办了9季的时装周强调发掘及扶持本土设计师品牌,进行商业化运作,希望改变人们对哈萨克斯坦没有时尚的刻板印象。尽管自时装周举办以来,毫无疑问感染了一大批逐异求新的年轻人,起到了吸引大众与宣传品牌的目的,呈现稳步发展的健康态势,尤其是2018年的秀场外招揽来了数十家赞助商,为当天走秀的品牌开设“即看即买”展台,更有不少场外的时髦街拍达人为时装周火热升温。然而,仅就时装周举办期间频繁出现的种种小插曲就暴露了诸多亟待解决以及必须纳入长远规划的问题。其中,最致命的问题便是时尚产业规模化还处在极度不成熟的雏形阶段,需要得到更多支持,以确保这股刚刚上扬的势头不被消减。


MBFWA组委会透露,尽管时装周已经进入第9季,但是,来自政府的支持仍然有限。毕竟,对于一个没有深厚时装产业积累的国度,要让政府意识到时尚对国民经济的巨大拉动作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且,就往届时装周的收益比而言,资金投入远高于实际收入。这样的数据难以说服官方或是民间赞助商投入大笔资金。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投入主要集中在零售业。来自咨询机构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A.T.Kearney)发布的2017年全球零售发展指数显示,哈萨克斯坦排名16,在零售方面表现出巨大的商机,这对时装零售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


货币贬值之后,哈萨克斯坦政府大力扶持零售发展,简化借贷标准与程序,鼓励街边开店,建设综合购物带,种种举措剑指高效零售。对此,零售集团索瓦格(Sauvage Group)的创始人、在当地有“零售女王”之称的丽丽娅· 拉赫(Liliya Rakh)坦率地说:“我们集团在过去近20年里积累了大量忠实客户和回头客,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本地时装市场老化问题突出,年轻人似乎对零售时尚并没有太大兴趣。”可见,时装零售市场虽然已经得到一定扶持并且日趋成熟,如何刺激当地年轻群体的购买欲却成为又一难题。


除了这些大的弊病,丽丽娅以及其他业内人士也指出了时装周在其他方面存在的其他小问题。比如,她认为秀场的布置,尤其是打光方面这样的细节还有待完善,因为秀场看的就是时装的诸多细节。她对当地时尚从业人员的工作能力与态度直言不讳:“哈萨克斯坦人最大的问题是比较懒散,这对我们的工作带来很大的障碍。”时尚杂志项目总监雷奥尼·尼格玛徒琳(Leonid Nigmatullin)略显无奈地表示,时装周期间开秀延时让人有点沮丧。除此之外,伊安也指出,时装周商业元素还有待加强,还需要邀请更多的时尚买手来捧场时装周,即便以往几届秀场外的成交量并不高,但作为前期投入的宣传费用不能缩减。


哈萨克斯坦,在这样一个时尚产业基础远不能用厚实来形容的国度,想要将自己打造成一个东西方融合的时尚中心,未来行进之路漫漫。去年塔拉兹市(Taraz)时装周上演之际,哈萨克斯坦国务秘书、国家妇女事务和家庭人口政策委员会主席古丽莎拉女士专程前往当地,并出席时装周开幕式。在向所有设计师及远道而来的宾客们表示热情欢迎之际,她深情地提到:“民族传统习俗、语言、文学应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着我们。”如何主打民族风,同时与国际时尚潮流接轨,确立自己的时尚语言,哈萨克斯坦的时尚从业者们正在努力摸索。


撰文—Angela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