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女性专属的共享办公区间来了

女性专属的共享办公区间来了

阅读数 16578

评论
摘要: 纽约女性社区兼共享办公空间The Wing被批评人士喻为精英社交俱乐部,而红杉资本等支持者则认为这种商业模式不仅能赋予女性权利,还能带来滚滚财源。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前不久的周一晚上,纽约熨斗区的人行道边突然冒出了几十名女性,她们身穿长裤套装,脚踏高跟鞋,戴着无檐便帽,系着头巾。她们聚在一座通风良好的12层豪华公寓的顶楼,聆听《纽约》(New York)杂志特约撰稿人丽贝卡·特拉斯特(Rebecca Traister)关于女性愤怒的力量及局限的讨论。特拉斯特曾被作家安妮·拉莫特(Anne Lamott)誉为“这个国家女权主义中最杰出的声音”。


特拉斯特问观众:“为什么女权主义只能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存在?”房间里悄声一片,大家只是挪动了一下身体。


特拉斯特提出了The Wing(译注:中文“翼”的意思)的核心悖论。The Wing是一个专门针对职业女性需求和愿望而设计的联合办公和社区空间,内部装潢非常有特色:它充满了女性气息,窗户大而明亮,阳光透过来洒在多肉植物上,在金色的木地板上跳舞。公用的桌子上不仅有图书馆用灯,还摆有中心装饰。墙壁上是一排排女性作家的书,按颜色精心排列。在这个开放空间的边缘,会员们可以使用哺乳室、配有免费Glossier或香奈儿(Chanel)产品的美容站,还有以克莉丝汀·布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赫敏·格兰杰(Hermione Granger)等杰出女性人物名字命名的私人角落。


在工作时间,The Wing散发着无穷活力。一位黑人母亲考虑竞选公职,与朋友就政治典型化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一位20来岁女性打着赤足,在Perch咖啡馆订购了一个“痛叉男权”( Fork the Patriarchy)的麦片碗。会员们(Winglet,即“小翼”)在这里筹资、雇用、咨询和合作。晚上,天鹅绒质地的沙发被移到一边,代之以粉色折叠椅和临时舞台,整个空间顿时成了一个超现实的市政厅。


The Wing 影响力宇宙


女性们一边饮着鸡尾酒[这些酒品多半有个简洁有力的名称,比如“投票监督他们”(Grab 'em by the Ballot)],一边聆听演讲嘉宾和小组成员的讲话。发言者有的是为了发展观众,或推广图书,有的则是分享商业智慧,但不管是谁,只要登上这个讲台,她就知道自己将收获一个多元化的、充满了影响力的受众群体。


而这样一个社交网络自然收费不菲。两年后,T he Wing自称在纽约、旧金山和华盛顿特区发展了五家分会,会员超过6000名。会员入会申请获批后,支付2350美元即可享受一个会馆中心的服务,每年缴纳2700美元则可享受The Wing旗下所有的工作空间。该公司表示,这些收费产生了稳定的收入流,2018年截至10月收入增长了500%。而且需求丝毫没有放缓,仍有3.5万人在排队等待入会,这些女性希望进入一个能帮自己增强社交圈子,或者还能让净资产大幅增值的团体。公司创始人相信,The Wing将为精通商业的女性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类女性在劳动人口中的占比依然较低,价值也被低估。


奥黛丽·盖尔曼(Audrey Gelman)是The Wing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翠贝卡一家名为“小公园”(Little Park) 的餐厅吃早午餐时,她解释说,华尔街和硅谷的高层男性从来不是衡量职业女性需求和愿望的最佳标准。根据PitchBook Data公司的数据,女性创办的公司只获得了2. 2%的风险资本流入,所以来自华尔街和硅谷男投资人的投资非常少。“我一开始筹资时,最初遇到的投资者群体都是迂腐守旧的白人男性。”她说。


然而在2018年12月18日,The Wing完成了由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领投的7500万美元C轮融资,前总统奥巴马的高级助手瓦莱丽·贾雷特( Valerie Jarrett ) 、黑人女演员凯莉· 华盛顿 ( Kerry Washington)、Time's Up法律援助基金(Time's Up Legal Defense Fund)的联合创始人、风投Upfront Ventures合伙人卡拉·诺特曼(Kara Nortman)以及美国国家女子足球队的四名球员都参与了这次投资。31岁的盖尔曼表示:“当你看到一笔重大风投交易的双方都有女性时,感觉真的很有力量。”盖尔曼已经为The Wing筹集了1.175亿美元。


The Wing还吸引了一些企业巨头的资金,在这个日益数字化的时代,这些企业却希望能与实体社区合作。最新一轮融资不仅有爱彼迎(Airbnb Inc.)加入,WeWork Cos.也进行了续投。《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看到的债券文件显示,截至2017年12月,WeWork Cos.拥有The Wing四分之一的股份。到2019年年底,The Wing将在多达12个地点开办会馆,包括伦敦、巴黎和多伦多的分舵。


不过,由于固有的排他性,The Wing并没有得到很多女性的普遍支持和参与。解决方案之一是将该俱乐部拓展到物理空间以外的、具有更大潜在影响力的数字平台上。为了将The Wing打造成一个十亿美元的生意,盖尔曼和同样是31岁的联合创始人劳伦·卡斯桑(Lauren Kassan)将不得不把她们所谓的“线下社交网络”搬到网上。


盖尔曼曾是一名政治顾问,自诩为“招牌书呆子”。她充满自信,喜欢嘲讽,最近当选了《彭博商业周刊》年度5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我想我是个女商人。”她耸耸肩说道。凭借敏锐的时尚嗅觉、深厚的名人人脉以及“我们去大都会”(Let's Go Mets)的内唇纹身,盖尔曼在26岁时被《纽约时报》誉为“政治新星”。卡斯桑是运营主管,之前创立了会员制健身课程订购平台ClassPass,她头脑冷静,稳扎稳打,避免盖尔曼在扩张The Wing时过于激进。


The Wing在熨斗区的会馆于2016年大选前一个月开业,当时有创始成员200名。大选的当天晚上,这些女性听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败选,互相握着手,流下了热泪。此后,该公司都是以抵制特朗普政府(Trump)的女权主义的形象或声音示人。这并非完全偶然,毕竟The Wing的很多高管来自政治领域, 担任新闻助理和顾问等职位。Lyft首席营销官、The Wing的会员乔伊·霍华德(Joy Howard)表示:“她们正在寻找一种化悲愤为力量的做法。我二话不说注册了。”


如今,The Wing已经集多重身份于一体:既是共享办公空间,又是媒体公司,更是初创公司加速器。该公司想在未来拥有更多身份,而重点也在这里——这是女性职业理想的一种无形的、不断扩大的表现。健身连锁品牌SoulCycle的联合创始人、早期投资者伊丽莎白·卡特勒(Elizabeth Cutler)说: “这不仅仅是一家公司,而是一种体验,一种现象和文化。人们无法量化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氛围。”


卡斯桑解释道,只要跟着“女权主义的北极星”走,没有什么冒险是做不到的。“男性经营的企业常常塞给我们一些产品或想法,但这些并不总是女性需要或想要的。” 只要女性想要,The Wing就会着手提供。


女性专属的共享办公区间来了


迄今为止,The Wing已经推出了多种产品和服务来满足女性需求,其中包括一份18美元的半年刊《女性地带》( No Man's Land),里面刊登了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杰西卡·威廉姆斯(Jessica Williams)、哈里·内夫( Hari Nef)和塔维·格文森( Tavi Gevinson)的特写——她们无一例外都是The Wing会员。公司聘用的历史学家亚历克西斯·科(Alexis Coe)办了一个播客,她说这个播客是一档关于“教科书所不容的女人”的节目。甚至还有The Wing周边:印有“2018年女孩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钥匙链,彰显“不寻常女性联盟”成员身份的帽子和手提袋等等。


2018年11月,The Wing推出了日托服务“Little Wing”。“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源于我们每个人的真实需求,而不仅仅站在商业的角度。”卡斯桑说,“我怀孕五个月左右时,会员们主动给了我一些儿童保育的建议,为此我很感激。”她推论道,如果会员们很难找到人带孩子,何不为她们提供这种服务呢?


The Wing的最新产品是一款社交和职场网络应用,将这个空间的面对面互动转化为数字体验。它根据服务供需来匹配会员,会员在这个应用上可能会找到法律顾问、天使投资人或临时保姆。虽然这款应用最终会向公众开放,但创始人不愿透露公司打算如何将分级数字会员变现。


风险投资公司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的普通合伙人托尼·弗洛伦斯(Tony Florence )表示,The Wing赢得了一批高度参与的客户的共鸣。


这家风投领投了The Wing的首轮融资,本轮融资亦有参与。The Wing在社交平台的关注人数已超过36万——对于一个只有6000名会员、声称没有在营销上花费一分钱的公司来说,这真是非凡壮举。“但现在有机会让数千万女性通过网络参与进来。”弗洛伦斯说。


盖尔曼表示,The Wing的数字影响力继续以“病毒”式增长。在网上,The Wing为思想进步的千禧一代女性提供了空间,这些女性熟悉网络表情包,而且喜欢讲一些怪里怪气的俏皮话。公司创始人将她们创建的这个社区命名为“女巫聚会”(coven)。随着社区不断扩张,The Wing表示将拨出更多资金用于营销,向更多的受众推广该品牌。


会员妮可·吉本斯 ( Nicole Gibbons) 最早是通过Instagram知道The Wing的存在。她指出,在她考虑的所有共享办公空间中,The Wing会费最低。纽约WeWork会员每年会费超过7000美元,而且不提供演讲活动、研讨会、美容产品和淋浴。她说The Wing的“价值最高”,而且还有回报——她通过The Wing的人际网创立了一款按需油漆业务,还将最淡的粉红色命名为“WingIt”,以纪念帮她生意起步的地方。吉本斯还指出,The Wing是唯一一个让她不觉得自己是外人的共享办公空间。“作为一名黑人女性,私人俱乐部中像我这样的很少,”她说,“它们的设计常常让女性,还有我这种人极度边缘化。而这里让我有归属感。”


红杉资本合伙人杰斯·李(Jess Lee) 是最新一轮融资的先锋,她指出,就一家女性创办的企业而言,The Wing的发展速度和资本筹集量都是历史性的。“我们寻找那些能经受时间考验的传奇公司,无论是谷歌、思科、雅虎还是苹果(Apple),”李说,“The Wing已经聚集了一群强大的女性,现在有机会将这些做成线上形式。”


虽然投资者或许急于投资一个女权主义梦想,但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具体如何操作。The Wing的联合创始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只要产品或服务有助于商界女性跨越一直以来摆在她们面前的障碍,那么不管是资本、儿童看护还是吹风机,她们都会考虑。


盖尔曼和卡斯桑穿着小西装和高跟鞋,来到一个建筑工地。这是一栋建筑物的第四层,到处都还是金属梁和石膏板,不过在这个最受欢迎的会址上,一间930平方米的新馆终将落成。当男建筑工人退到房间角落时,女人们开始仔细阅读图纸。“我从未想象过这样一个能让女性享受到种种机会的世界。”盖尔曼说。所以她亲手打造了这个世界。“我们从来没有感到传统标准的束缚。”


撰文—RILEY GRIFFIN 摄影—DOLLY FAIBYSHEV 编辑—RUBY

(本文选自《商业周刊/中文版》第422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