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用已有设计推动经济发展

用已有设计推动经济发展

阅读数 24510

评论
摘要: 设计正在回归自然,就如万物终将回归大地那样。由此衍生而来的是一种更加贴近自然的设计——长效设计。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长冈贤明

长冈贤明

出生:1965年生于日本北海道

头衔:日本二手商店风潮引领者,长效设计教父,回归日式造物原点的设计师等

履历: D&DEPARTMENT PROJECT创办人,

《d设计之旅》发行人,原设计研究所初创成员,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等


初识长冈贤明,源于多年前在日本大阪一家书店里,偶然翻阅到的一本以设计视角介绍京都的旅行指南——《d设计之旅》(d design travel)。书海浩瀚如烟,旅游用书林林总总,但鲜少有像《d设计之旅》那样,编辑部把当地居民召集起来,一起认真思考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的“特色”,探讨“哪种是有着本土特色的咖啡”“哪家是能代表这片土地形象的宾馆”等等问题,本着挖掘“只有那里才有的东西和价值”的标准确定选题,再而游览选定的地点,视察地形、气候和风土人情,感受时间的积淀、风味和节庆活动,最后撰写成文、集结成书。


以此方式完成的书籍想不火也难,而实际上与其说这是一套旅行指南丛书,不如说是一部“日本的设计”戏剧,演员是日本47个都道府县,在名为“本土”的舞台上尽情挥洒自己独有的个性。从东京、大阪、北海道,到冲绳、奈良、鹿儿岛,该丛书一年推出3本,自2009年的首发特辑以来已推出20多本。


不过,长冈贤明并非作家、编辑或是记者,而是一名设计师,还是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教授、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d设计之旅》也只是他众多项目中的一个。自称“不做设计的设计师”的他,曾与服装设计师川久保玲的COMME des GARÇONS合作开设GOOD DESIGN SHOP、曾与电影导演中野裕之合作拍摄短片《留在世上》、曾发起制作能聆听创作者的声音的唱片《VISION’D VOICE》、曾创办倡导学习长期持续美好事物的d SCHOOL,更曾策划精准反映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地域个性的d47企划,囊括日本首家地域设计博物馆d47 MUSEUM、d47 design travel store、d47食堂和d47落语会,但论代表性,这些都比不上由他一手创立的D&DEPARTMENT——


向人们介绍如何以新视角看待现有的东西、探寻沉睡的旧价值、复活已被消费的价值并再次将它推向市场,这家二手设计品甄选店所承担的使命正是长冈贤明持之以恒地努力所想要实现的目标。


而贯穿于他所有行动之中的,是“长效设计”。“设计一度被认为是贴近产业的个性集合体。直至今天,仍有一些业界保守派坚定不移地秉持着这一观点。然而,人们绕了一圈以后发现:设计,一如当今的时尚,正在进入一个新的生命维度。设计正在回归自然,就如万物终将回归大地那样……由此衍生而来的是一种更加贴近自然的设计——Long Life Design,我们称之为‘长效设计’。”他在《另一种设计:长冈贤明的工作》的开篇中写下了这段文字。


确实,这种设计更为贴合生态系统,也没有牵强的形式以及过度的人工雕琢。调整本家松浦酿酒厂标志中心的“鲷鱼”表情设计,以让品牌形象整体更为协调;将北陆制果的昵称“Hokka桑”用于产品开发商,包装设计采用圆环造型,以让品牌形象得到认可的同时象征全体员工团结……这些都是长冈贤明“长效设计”概念的案例。换言之,在实践层面上,“长效设计就是要带着栽培树木的意识,像给树木嫁接一样,把新商品和事业与有根之树相连接,使之成为一体”。


至此想必大家都已意识到,长冈贤明的倡导其实是与资本社会的主张所违背的。且不说宏观层面上造物与产业和经济直接相关,必须不断造出新的东西,作为微观的个人,身处竞争环境中的设计师,也必须要时时表现自己。在此环境下,责任感很强的活动虽然比出售新东西更加不易,却往往被看作不值一提的小事,长冈贤明是如何取得成功并带动如此强大的影响力的?


“贤明所追求的是设计社会。21世纪不正需要这样的设计吗?可持续发展构想在社会设计的过程中转化。”陶艺家、百草艺廊主理人安藤雅信如是评价。日本设计中心董事、无印良品艺术总监原研哉则有言:“长冈贤明是酷爱设计的人。正因为如此,他才选择了不依仗‘设计师’的身份,这样一种非常独特的做法来光大设计。”看似挑战的背后实则并非否定,他只是在发问:等等,我们是不是忘记了比这更重要的事?正如他所言:“一个优良的设计应该向公众传播一种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应该遵循可持续发展的设计原则,秉持着‘想建立新的社会体系’的信念。”


而一切始于拥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d设计之旅》

《d设计之旅》是长冈贤明发行的、一套以设计视角介绍日本各地的旅行指南。

该丛书一年推出3本,自2009年的首发北海道特辑以来已推出20多本。


 KARIMOKU60椅子

KARIMOKU60椅子是D&DEPARTMENT的主打商品。


发现好设计

闲暇时,长冈贤明喜欢逛二手货市场,发现好设计的乐趣让他沉迷无法自拔,那张总是笑眯眯的脸更是早早在二手商店老板们的小圈子里传开。“真正好的东西,确实需要自己花时间去看、去寻找、去发现。”他说。


在他看来,“物”产生的方式主要有两种——新做的和既有的。每天都会有新的设计诞生,然而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模仿好设计或流行设计而来的,遑论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资源浪费,所以长冈贤明对“造物”有极端的抵触心理。他所希望的,是“找到‘不新做’的‘另一种设计’,它不为流行而诞生,也无须成为众人的焦点,只要能慢慢地传播开来就好”。这是一种全新的思维——用已有的设计推动经济发展。


譬如D&DEPARTMENT的主打商品KARIMOKU60。这是长冈贤明逛二手商店时发现的一把由爱知县KARIMOKU公司生产的椅子。当时,它的主要购买者是自卫队和中小企业。KARIMOKU将其作为接待室组合家具来售卖,后来销售额下降了便停止生产了。得知这一情况后,长冈贤明开始询问、查找列入废弃候补的产品,并将其命名为KARIMOKU60,以新的销售方式将其定位为一个新品牌。截至2017年,在日本最大木质家具品牌KARIMOKU的产品中,KARIMOKU60的销售数位列第一。这把椅子的走红,也正好赶上了日本咖啡热、椅子热的东风,可谓尽得天时地利人和。


如今非常畅销的柳木书架是另一个典型例子。这是他在拜访一家设计事务所时发现的,彼时尚未找到愿意销售的商家。“我非常愿意嗅到这种‘要邂逅优秀设计了’的气息,世间之物本就是因为某人不经意地‘挑选’而诞生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会见到各种各样的物品,其中有些是受到人们关注,并被推举到舞台之上的物品;还有一些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它,却散发着淡淡光辉的物品,这时候拥有“识别事物的眼力”尤为重要。NORITAKE的NAIRU刀叉系列、石塚玻璃的ADERIA酒杯同理。


不难发现,长冈贤明青睐的好设计中多数是1960年代的造物。那是日本当代自我造物的起点,是造物设计最繁荣的时期,也是他最想寻求的设计。20世纪60年代,战败后的日本开始奇迹般地高速复苏,无论是企业还是设计师,都希望通过拥有坚定信念的设计来创造富裕的生活,因此他们都以一种极高的觉悟来从事制造。那个时代对于剑持勇和柳宗理来说,是因国策奔赴海外,尤其是北欧学习的时代,而对于现在依然活跃在业界的KARIMOKU社和NORITAKE社来说,则是一个诞生了堪称企业商品原点设计的时代。“这些企业迅速成长了起来,他们开始流行,开始受到市场的追捧,以至于有些忘却初心,产品生产逐渐开始受到营业额曲线的影响。厂家本应坚守住自己的初心,对于一个品牌来说,唯有坚守‘拥有自己特性的制造’,才能成为一个‘名牌’。”他不无惋惜地说道。而为此诞生的便是60VISION品牌。


D&DEPARTMENT

D&DEPARTMENT曾将其他店的购物袋回收再利用,直接把写了自家店名的胶带贴在上面。

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少话题,足见LIFESTOCK的市场潜力。


赋能价值复活

60VISION旨在“继续销售原点产品,回归初心,开发新产品”。为此长冈贤明的团队奔走于各个公司,最终得到了12家公司的支持,并于2002年年初,日本的设计泡沫最厉害的时候,正式问世。在人人追求“新”的趋势中,该品牌聚焦1960年代的设计,以“永不变旧”的新理念将它们重新投放到了设计市场,立刻在业界引起轰动。


60VISION背后的运作理念并不复杂,一家公司做不了的事就由几家公司合作来做,大家把好的设计拿到一起共同讨论,将它带到一个新的层面,再给它取个名字。就这样,即使不是新产品,也可以成为一个新话题。如果大家都用同一个名字,那么这个品牌名称就会产生“保质期”。因此,在不同品牌的Logo后面加一个带有设计性质的“60”,通过各公司的自主活动,各品牌便既是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了。然而60VISION就像新年的企业广告,与其说是要通过它来提高的销售额,不如说是将其作为开发新产品的原子和传递企业品牌形象的媒介,它必须与销售额完全分开来看。


由此可见,长冈贤明拥有不下于其设计水平的经营管理能力。如今各种生活方式类、设计类商店在街头巷弄林立,但像长冈贤明这样思路清晰的却并不多,尽管他一再强调“赚钱并不是我经营二手商店的最终目的”,但仅会“发现”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与之相匹配的相对完善的运作体制。


在日本,LIFESTOCK有不输60VISION的名气。该策划致力于把可使用的“保存商品”“在库样品”等“死商品”从仓库里解放出来,让它们起“死”(DEAD)回“生”(LIFE),宣传、诉说它们的价值,把它们带到下一个商业机遇中。它们可以是堆积如山的等待废弃的商务用玻璃杯;已经过时,虽然能穿但却没人买的衣服;由店到家完成了搬运工作便无处可去的纸袋……它们都没有失去使用功能,缺乏的只是展现于“可使用状态”的新形式。


D&DEPARTMENT京都店开业时正好当时有一家酒店倒闭,长冈贤明从他们那里拿来了一些在室内穿的和服睡衣,将它们改造为购物袋,样式沿用了便利店的购物袋形式。该设计广受人们好评。该店后来又突发奇想,将其他店的购物袋回收再利用,直接把写了自家店名的胶带贴在上面。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少话题,足见LIFESTOCK的市场潜力。


抽样组合家具(SAMPLING FURNITURE)则是一个更有力的例子。长冈贤明曾经从一家废弃了的中华料理店拿回很多椅子,把不锈钢椅子腿从已经坏掉的椅面上取下来,将之组合配套同样被废弃摩托车的车座部分,正巧那时用到的都是本田Monkey摩托车的车座,于是新组合取名叫Monkey Stool。把一个东西和另一个东西组合起来并不需要新开发一个模具,不需要采购原料,也不需要再花些时间去生产;同过简单的焊接、拧螺丝甚至是缝上去的简单方式便能让一种新的存在诞生,而且在这种名义下诞生出来的新产品会有其独特的追随者,可谓一举多得。


前面提到了长冈贤明的经营能力,从具体手法来看,他开店的三大关键元素——卖场布置、咖啡馆和分享学习会,其实很多店都有在做,然而为什么只有他能一枝独秀呢?他所拥有的门店、人脉、资金、影响力等方面固然重要,但最核心的或许是“扎根”!


“我们有没有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那些我们推介销售的作家和产地是否真的能够在这片土地上扎根并成长?虽然我们也可以举行活动、开展研究会,但是如果这些只是表面上制造一些话题,那么只会促成一时的潮流,形成昙花一现的活力,如果引发了生产现场的承载力和环境的巨大变化,一旦这个热潮过去,整个生产链就会崩塌。因此,与‘销售’相比,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扎根’。”他如是说。一言惊醒梦中人!


日本二手商店风潮引领者、长效设计教父、回归日式造物原点的设计师……加注在长冈贤明身上的标签很多,却似乎没有一个能同时概括他作为一名设计师与企业家的成功。他兼具设计师的感性与企业家的理性,懂得欣赏逐渐磨损变色的纸盒和使用多年受污损的水壶的美,也看得到和新品相比,使用过的商品价值反而会增长。“买到一件新商品时的喜悦和通过长期使用体味它经年变化所带来的喜悦,我们能获得两种喜悦,这不就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幸福吗?”他说,而后断言:“我们将迎来一个精彩的时代。一个发现器具本原价值的时代。”


采访、撰文—Bonnie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