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维也纳,全球最宜居城市的悠扬节奏

维也纳,全球最宜居城市的悠扬节奏

评论
摘要: 经济学人资讯社最新出炉的全球最宜居城市排名中,维也纳挤下连续7年位居第一的澳大利亚墨尔本,成为2018年全球最宜居城市。这也是欧洲城市首次称霸榜首。这座“华尔兹故乡”到底有何魅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伴着约翰斯·特劳斯(Johann Strauss)谱写的《蓝色多瑙河》,在皎洁月光下驻足,听多瑙河深沉静默低吟。走过霍夫堡皇宫(Hofburg),在奢华巴洛克与哥特式雄伟建筑中品味奥匈帝国曾傲视群雄的野心。来市政公园里晒着暖阳,听一场露天演奏会,或者到歌剧院看芭蕾舞者脚尖优雅。这就是浪漫典雅之都奥地利维也纳(Vienna)的日常。一座肉体与心灵都能够安顿的城市。


经济学人资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最新出炉的全球最宜居城市排名中,维也纳挤下连续7年位居第一位的澳大利亚墨尔本,成为2018年全球最宜居城市。这是经济学人资讯社发布全球最宜居城市年度报告以来,欧洲城市首次称霸榜首。此次评比将五项指标纳入考核,包括稳定性、健康医疗、教育、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文化与环境。维也纳在全球140个城市中脱颖而出,前四个指标均拿下100分满分,尽管在文化环境方面得分96.3,低于墨尔本的98.6分,但还是取得傲人的总得分99.1分,最终勇夺胜利宝座。


无独有偶,由国际咨询公司美世(Mercer)发布的2018年全球宜居城市排行榜上,维也纳再度毫无悬念地拿了第一名,续写该榜8年夺冠神话。相比经济学人资讯社的评比,美世的考评更广、更细、更严苛。2018年的样本分析涵盖了全球各地450个城市,参评内容包括39项,覆盖了经济水平、政局稳定、房地产市场及自然资源、卫生医疗、教育系统等等。维也纳成为两大考评系统的宠儿足以证明其城市宜居度的无可置疑。


金色大厅

音乐早已融入维也纳的基因与气质中。图为金色大厅,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音乐厅之一。


维也纳

在维也纳,咖啡与传统咖啡馆文化为维也纳人叠加了更多有关惬意与闲适的日常生活切面。


霍夫堡宫殿

图为霍夫堡宫殿,是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宫殿建筑,

曾经是哈布斯堡王朝奥匈帝国皇帝冬宫,现是奥地利的总统官邸所在地。


基建保畅行,不急不躁不贵

道路通则发展通,这样的常识人尽皆知。在维也纳,基础设施的高度完备不仅助力城市发展,更是居民生活舒适度的最基本保障。不管是在中国的北京还是在其他诸如纽约、伦敦这样的国际都市,交通堵塞、通勤成本、城市基建承载力都在考验着居民的耐受力极限。然而,这些常见的都市弊病在维也纳并不存在。在这里,维也纳居民每年只要购买一张365欧元(1欧元约合7.82元人民币)的交通卡,就可以在全城内搭乘公交车、有轨电车和地铁,30分钟内就可以借助价格亲民的公共交通工具实现城内通勤、娱乐、出游。


来自都柏林的大学生康霍尔·范宁(Comhall Fanning)对于维也纳亲民的交通成本深有体会。他目前正利用间隔年暂时来到维也纳一所中学教授英语学习。他盛赞维也纳发达且低价的公共交通。他说,他在都柏林时,即使使用有优惠的学生卡,每个月也会花掉大概100欧元的交通费。可是,在维也纳,使用没有特别折扣的全民交通卡却只要花费30欧元左右,平均下来,每天大概只要花费1欧元用于交通出行。不得不说,维也纳交通真的是全民优惠。


不仅实惠,维也纳的交通网络运行高度发达。整个城市有5条贯穿全城各个角落的地铁线,每隔2~3分钟便有1个班次,周末也是24小时开通。高效的城市交通网络让人们完全可以舍弃自驾车出行。对多数维也纳人而言,拥有私家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也正因为如此,维也纳人极少有机会体会到,火柴盒一样的机动车密密麻麻排布交通干道、汽车暴躁鸣笛、司机与路人气闷对视的情状。交通堵塞、长时间通勤这样诸多发达城市的常见弊病,在维也纳这里早已被完美解决。


公共交通的高性价比不仅没有以时间作为成本,更难能可贵的是,舒适度也丝毫没有被牺牲。即便在寒冷的冬季,由于公共交通工具上都配备有完善的取暖设备,维也纳人也可以轻松实现舒适搭乘。在这里,依托低价与舒适的城市交通系统,工作出行与娱乐、家庭生活两不误轻而易举。相比欧洲其他发达城市,比如伦敦那种充满历史感但的确老旧的小列车,维也纳的地铁宽敞又安静,乘坐体验至少在欧洲可谓数一数二。此外,维也纳与奥地利其他城市、中欧其他国家的大部分地区都有便利的交通网络路线,与欧洲,至少中欧多数城市之间自如穿行并非什么难事。


对于像康霍尔这样喜好外出游玩的背包客来说,这点尤其让人兴奋。的确,如果选择最便宜的路线,只要花费10欧元左右,即可以乘坐巴士抵达奥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茨(Graz),或者捷克共和国(Czech Republic)、斯洛文尼亚(Slovenia)、斯洛伐克(Slovakia)等等城市或国家。因此,自从来到维也纳教书后,康霍尔便一直在到处游走,享受这座城市公共交通带来的个人旅行便利。公共交通所不能触及的地区,比如东欧、意大利北部和德国南部,如果选择自驾出行,也只要3~5个小时的驾程。


当然,城内公共交通系统绝不仅仅只是便民服务,造福上班或出游人群。维也纳市中心的红白有轨电车已然成为城市观光系统的一部分。旧城区只需步行半个小时内便可以饱览城市厚重面貌,地铁线路则主要服务于市边郊地区。但是,如果想要欣赏欧洲最具有代表性的壮观街区,那么,有轨电车便是不二选择。从咖啡屋到斯坦威钢琴陈列室,从摩登大酒店到霍夫堡皇宫,从宫廷剧院到新古典风议会楼和新文艺复兴风博物馆。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维也纳是一座历史与艺术底蕴浓厚的城市。图为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天文台和公共教育机构—乌剌尼亚天文台

维也纳拥有丰富的教育资源,图为当地一座天文台和公共教育机构—乌剌尼亚天文台。


奥地利实施社会医疗保险制度

奥地利实施社会医疗保险制度,享受社会医疗保险的人占奥地利全国人口的98%以上。


富足与安全不是梦

除了享受高效便捷的交通网络,物价与居民个人支出变化也可以窥见维也纳这座城市的诸多宜居之处。1954年的数据显示,维也纳居民恩格尔系数为42.5%,即家庭收入中的42.5%用于食品采买,到了2004年,这一比例已大幅下降至12%。与此同时,人均外出就餐支出同比上升。维也纳市政当局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维也纳人均月工资为2618欧元,人均月支出为1698欧元,其中,有353欧元用于投入爱好、户外活动及休假支出。


生活成本低也是众多外来人口来到维也纳便不舍离去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拿房价为例。也许很多当地人会担忧维也纳即将迎来房地产泡沫时代,但事实是,这里的房租依旧比欧洲多数同等发达城市要低得多。来自爱尔兰的达伦·格勒森(Darren Gleeson)不无感慨维也纳房租对居民的友好程度。为了节省通勤时间,他以极其优惠的价格在工作地附近租下了一套独立单人套间,只要步行10分钟就可以从租住地抵达办公点。在他看来,这样的便利在爱尔兰根本不可能实现。正如他所言:“在都柏林,我绝对不可能在工作地附近租得起这样的公寓。”


与达伦一样属于外来人口的西蒙· 戴楠(Simon Deignan)说:“这座城市真的是一个文化大熔炉。我和太太都是都柏林人,我们搬来维也纳已经快8年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即将在3周之后在这里出生,成为维也纳人。住在这儿的8年里,我们对于这座城市为何能成为全球最宜居城市有着切身感受,孩子们未来能在这里长大成人是一件异常幸福的事情。”的确,像西蒙这样的外来人员在维也纳比比皆是。据统计,大约每3个维也纳居民中便有1个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来人口。走在维也纳街头,德语绝对不是听到的最多的语言。


正是因为人口构成复杂多样,流动性大,排外情绪与种族歧视这两个全球各地到处多见的问题在维也纳并不成为一个问题。这座散发着高雅与静谧气质的城市,也许很少像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一样不时发出各种有关种族平等与性别多元的口号,并因此引发各种激烈论争甚至冲突;然而,安静且保持着古典气质的维也纳,对于多元性的拥抱大概会出乎大多数人的想象。要知道,在这里,连红绿灯信号的设置都考虑到多元性别的需求,可见社会对群体、文化大熔炉的包容程度,这种接纳度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维也纳安定系数高的原因。


尽管自去年9月以来维也纳警方仅在地铁中抓获的偷窃和贩毒分子就超过了1000人,这座城市的治安情况依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无论白天黑夜,恣意漫步城中不是奢侈。当地居民在大街上与身边没有保镖壮汉的政治领导人擦肩而过也并非什么怪事。过去几年,欧洲城市饱受恐怖主义袭击威胁,尤其是西欧更是笼罩在激进分子可能随时引发动乱的阴影中,维也纳则在安全系数上备受加持。此外,免费幼儿园、有序的学校、高质量的公共医疗网络都给人带来满满的安全保障感。


维也纳的交通网络

维也纳的交通网络运行高度发达,整个城市有5条贯穿全城各个角落的地铁线,

每隔2~3分钟便有1个班次,周末也是24小时开通。


市政公园

市政公园是备受当地人闲暇时喜爱的休闲之地,常常能看到人们在此读书、晒太阳、聊天。


诗意慢生活

在一座安定富足且包容的城市中生活,舒缓的节奏与丰富的文娱自然而然被孵化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娱乐休闲是奥地利人不可或缺、绝对不容许半点牺牲的生活必需品,维也纳人也不例外。这个城市为居民提供了大量可供休养生息或充实感官刺激的娱乐场所与休闲活动。风景如画的公园、安宁清澈的河流、浓香馥郁的啤酒花园和葡萄园,从春到秋,节日盛会不断。凛冽冬日里,维也纳则摇身一变,成为圣诞市场、溜冰场与滑雪坡的天下。四季轮换,维也纳人尽情享受这所城市所能带来的文娱生活。也许是博物馆区的某一场世界级演奏会、也许是人民公园里热闹的食品节,总之,来到这座城市的人们永远不会担心业余生活无聊、无处打发。毕竟,这里多的是让人应接不暇的美景与盛会。


在这座享有“世界音乐之都”“华尔兹故乡”美誉的城市,音乐早已融入城市的基因与气质中。在街头巷尾、广场空地、著名景点,小提琴手指尖悠扬的琴鸣、风琴演奏员随性的拨弄、萨克斯绵长的呼唤,成为城市呼吸的一部分。维也纳人漫步街头,兴致所起,为街头演奏投下赞赏的零钱,感谢音乐对心灵的按摩。这座孕育了莫扎特、贝多芬、海顿这样的音乐巨匠之城,深厚的音乐传统仍然在这里延续,不只街头,更有大型的音乐盛典。


响彻全球音乐界的维也纳交响乐团、维也纳儿童合唱团常年在金色大厅与国家歌剧院上演精彩表演。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大咖将金色大厅的表演视为职业生涯必不可少的朝圣节点。于是,维也纳人几乎每天都有机会享受一场视听盛宴。如果有幸赶上新年音乐会,让音乐陪伴跨年,更是热闹非凡。每年,不知道有多少外国游客与音乐爱好者费尽周折来到这片被音乐缪斯亲吻的土地,只为一睹、一闻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厅或雄伟瑰丽的歌剧院里全球最顶级的音乐表演。然而,维也纳人不费吹灰之力便日日生活在音乐的美妙涤荡中,在艺术中熏陶,与审美对话,不可谓不高度幸福。


如果视听享受之外,再来一杯香浓咖啡慰藉舌尖与味蕾,更是美妙。毕竟,在维也纳,除了音乐,咖啡也不可辜负。在这里,咖啡与传统咖啡馆文化为维也纳人叠加了更多有关惬意与闲适的日常生活切面。咖啡绝不仅仅只是提神醒脑的饮品,咖啡因更绝不是商业社会中白领匆匆上班、面带倦容的快节奏代名词。咖啡香弥散在维也纳透亮水流蒸汽凝结的空气中,咖啡香造就了维也纳别致的咖啡馆传统。2011年,维也纳悠久的咖啡馆文化甚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


奥地利诗人阿尔腾贝格(Altenberg)的《咖啡馆的诗歌》完美雕刻了当地人对咖啡的痴迷。他在诗中写道:“当你心情不畅时,去咖啡馆吧!当你被爽约时,去咖啡馆吧!当你入不敷出时,去咖啡馆吧!当你对生活不满时,去咖啡馆吧!”这位号称自己不在家便是在咖啡馆,不在咖啡馆便是在去咖啡馆路上的诗人成为维也纳咖啡文化的代言人。坐在传统大理石桌边或温暖的隔间里,听绵绵絮语或杯盘叮当,在厚重的窗帘掩护下,就着老式灯具,闻着咖啡香,抿一口维也纳特色咖啡米朗琪(Melange),配一块甜蜜的苹果派或正宗萨赫蛋糕,发呆、闲聊、看报、下棋、玩台球,时间仿佛在咖啡馆里被按上了暂停键。


无论是去标志性的传统咖啡馆,比如艺术家们群聚的莫扎特咖啡馆(Café Mozart)、永远在排队的中央咖啡馆(Café Central)、政治家们尤为钟情的大学环路朗特曼咖啡馆(Café Landtmann),还是随处可见的无名街角咖啡屋,维也纳的咖啡馆有一种将人带往迷人旧世界的神秘能力。在维也纳,到处是咖啡香,是一股诗意宜居的味道。


撰文—Angela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