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奈良,文明古都能否现代逆袭?

奈良,文明古都能否现代逆袭?

阅读数 8644

评论
摘要: 奈良在日本艺术、手工艺、文学发展上曾扮演过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说日本文明是一顶皇冠,那么,奈良必定是皇冠上最夺目的那颗明珠。而今它欲告别政治经济重心历史,借旅游业逆袭以再现古都辉煌,它能否成功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没有车水马龙、摩登高楼、灯红酒绿,却有着千年古刹、呦呦鹿鸣、春樱秋枫。在叶红鹿鸣的冬日,抿一口清酒,坐卧幽静深院,最是奈良(Nara)的樱花雨和枫叶红不可辜负。这就是奈良,一座以鹿为名的日本文明发祥地古都,一个佛教浸染下的“东方罗马”、日本国民的精神家园。


洗尽历史与文化铅华的奈良,不久前,向世人展示了其由古迈今的另一面。在2018年《Wallpaper》杂志发布的“最佳设计”榜单上,由日本知名设计工作室Nendo设计的奈良县天理车站广场CoFuFun被评为最佳新建公共空间。白色圆顶盘旋,以古代日本墓葬结构“cofun”为灵感造型,既融合了日本特色古建筑结构,又从高尔夫球场中汲取理念,CoFuFun的设计完美地融合了现代先锋的幽默感与历史回溯的执念。6000多平方米的广场设有一系列白色多功能圆形分室,可用于咖啡馆、自行车租赁、信息亭、游乐区等等。有人说,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火车延迟点。


CoFuFun的到来成为奈良保持传统根基与挖掘现代活力的最佳诠释。在现代行进中,奈良人一直虔诚守候那份独属于奈良的历史文化积淀。


奈良

奈良是日本文明发祥地与历史文化古都,拥有大量千年古刹、肃穆佛雕、神社古筑。


奈良

在2018年《Wallpaper》杂志发布的“最佳设计”榜单上,

由设计工作室Nendo设计的奈良县天理车站广场CoFuFun被评为最佳新建公共空间。


文化明珠遗世独立

对于奈良,公元8世纪是一个关键的历史节点。正是在这个时期,距离西部海岸40公里的奈良通过大阪城与海上丝绸之路连接,日渐成为中、日、韩三国文化交汇的纽带。由丝绸之路远道而来的外来文化,尤其是唐朝佛教和道教文化以及城市建筑设计漂洋过海,来到奈良。不少人将奈良誉为“小唐朝”,不无道理。


来自盛唐的佛教无疑深入骨髓地型塑了奈良佛教文化。大唐高僧鉴真大师东渡日本,圆寂于唐招提寺,一身佛骨留在了奈良。大师仙逝,留下了759年兴建的唐招提寺,无不处处影射盛唐建筑风格。香客与僧侣的传播下,奈良迅速发展为宣扬佛教作为国教的根据地。圣武天皇在其在位期间(公元724年~749年)便大兴土木修建寺院。一时间,大大小小的宗教建筑星罗棋布。奈良市现存的很多恢弘佛教寺院都建造于这个时期。在该时期落建的东大寺大佛殿是世界上最大的木造建筑,殿内放置着高达15米以上的大佛像。位于城市西南部、容纳45栋建筑的法隆寺则保持日本现存最古老寺院建筑群的傲人纪录。此外,其西院是现存最古的木构建筑群。


海上丝绸之路带来的不只是异域宗教文化与宗教建筑设计,更带来了大批舶来商品以及与之伴随的工艺技术。东大寺内木质的正仓院收藏了600多件藏品,从佛教用品、雕刻、织锦、刺绣,到蜡染、陶瓷、景泰蓝、乐器、金属与玻璃制品,甚或面具、家具、绘画、地图、书法样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这些藏品大多是本地制造,但显然受到盛唐文明的影响,有声有色地描绘了海上丝绸之路沿途文化和思想的交流与传播。来自中国与朝鲜的手工艺与技能随着商人和旅客来到奈良,在此生根发芽,成为奈良文化多样性的一部分。


可以说,海上丝绸之路与政治倾斜长久滋养了奈良,造就了大量历史与文化珍宝故乡的美誉,包括日本最古老的佛寺、最久远与最大型的古木建筑,更不用说奈良在日本艺术、手工艺、文学发展上曾扮演过的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说日本文明是一顶皇冠,那么,奈良必定是皇冠上最夺目的那颗明珠。只是,时乖运蹇,随着日本迁都,往日的璀璨逐渐暗淡。


奈良

来自盛唐的佛教深入骨髓地型塑了奈良佛教文化,流传至今。


奈良

奈良的形象一直与鹿这一特色名片互指。在日语中,奈良便是鹿的意思。


从政治文化中心到旅游古都

公元8世纪(即中国唐代时期)之后长达一个世纪里,奈良一直占踞日本首都的显赫地位。只是,随着日本平安时代迁都京都,全国文化经济中心开始东移,奈良的地位也随之日渐陨落,直到沦为大阪与京都的卫星城。现下,奈良常住人口约不到36万,经济体量小,几乎没有工业制造业。被抽离了政治重镇中心地位之后,尽管文化与历史根基深厚,却也难以阻挡奈良的跌落,其先天地缘劣势开始显现。


从地理位置看来,奈良的确先天不足。放眼一瞥,奈良地处内陆,缺乏港口资源,水上交通相对落后,甚至没有建成自己的机场,对外商贸与文化交往主要倚赖陆路交通。相对闭塞的地缘环境造就了奈良内陆经济的基本模型与较单一的经济结构,在很大程度上掣肘着当地发展。长久以来,林业是奈良的支柱基础产业。


作为典型内陆经济体的奈良第一产业主要依赖其丰富的森林资源。奈良的森林覆盖率高达77%,年产木材约50亿立方,是日本数一数二的人工高产林区。尽管丰富的林业资源带动了该县的纤维产品制造业、木材加工业、木制品制造业快速发展,奈良整体的经济实力在日本国内仍然居于平均水平线之下。人口总量为140万的奈良年总产值常年徘徊在36917亿日元左右,人均收入约为278万日元。2017年的数据显示,奈良县国内生产总值(GDP)为35010亿日元,人均GDP为250.82万日元,在日本国内排名倒数第一名。


奈良人深知,地缘限制了本地的实体经济结构,但所幸,作为日本文明发祥地与历史文化古都,奈良拥有众多历史遗迹与文物国宝,占比全国国宝与重要文化财产17%,仅仅屈居于京都之后。千年古刹、肃穆佛雕、神社古筑的初衷也许并非经济效益,然而,上古遗作而今却成为奈良旅游业的镇县之瑰宝,有力地促进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此外,毗邻名声大噪、游客必访的朝圣地——京都,也为奈良这座卫星城顺势带来了大量客源。


现在,每年前往奈良的国内外游客总计超过1500万人次。2016年的数据显示,国际游客的数量达到了45万人次,并且,外国游客对奈良的热情持续上涨。日本近畿运输局就访日国际旅客在日交通系统IC卡使用状况统计结果表明,2017年,前往奈良县的国际观光游客同比增长了3.4倍,增长速度为关西六个旅游胜地之首。其中,绝大部分游客都是在游玩京都之后顺道搭乘半个小时左右的特急列车抵达奈良这个休憩小站,做短暂的一日游停留。


从堂堂一国之都神坛跌落,成为三线旅游城市,这种落差也许在外人看来都难以承受。然而,奈良人无论内心如何失落,却也深谙时转运气迁、顺时而动的道理。先祖既已留下为数众多的世界人文遗产,奈良人便愿承蒙阴德,开发文化遗产,致力于将旅游业发展为其服务类经济中流砥柱。


2010年,“第六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旅游部长会议”在奈良召开,21个经济体成员的旅游部长们共聚奈良,商讨区域内部共通旅游资源、实现互惠往来的课题,并通过了《奈良宣言》。如此重量级的会议在奈良召开,足见此地作为新晋区域旅游胜地的重要地位。


奈良

每年一月第四个星期六,若草山都会如期举行传统烧山活动。


奈良

东大寺是“古都奈良的历史遗迹”中寺院之一,图为日本奈良时期服饰游行队伍。


国际观光文化旅游战略

承袭为数众多的世界性历史文化遗产,奈良在文化旅游方面天赋异禀,奈良也将自己精准定位为国际观光文化之都,专注而踏实地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从古城保护与开发、开拓特色周边旅游产品与项目,再到细致体贴的观光服务,奈良正走在一条小而精优的特色文化旅游线上。


漫步老街,整个奈良包裹在浓浓的古都历史文化氛围中。在寸土寸金的日本,奈良视野所及之处看不到高楼鳞次栉比,看不到喧嚣繁华的商业区,看不到熙熙攘攘的浩荡人群,即便是步行街,也简单干净,一切都恰到好处,甚至会有种异于其他旅游重镇的恍惚安定之感。古朴、低矮的传统小屋安静地排布在静谧的林间小道,山林草地间曲径通幽处藏匿着古刹寺庙,城市天际线绵延在山峦起伏之下。初到奈良的游客往往会有种非城市之感,而更像置身于静谧小镇,遗世而独立。


这种别致的感官享受要归功于奈良人对古城古迹小心翼翼的执着保护。无论是在城市化发展的进程中,还是在对旅游资源的现代化开发中,奈良政府始终秉承城市整体风貌服务于其历史文化条件的理念。最大程度地保留原汁原味底蕴、人文与自然景观共生融合、不过多地进行人为改造与干涉,这些向来是日本人对传统历史文化遗址保护与开发的鲜明特色。奈良也不例外。


在人口增长的城市化推进中,当地政府坚持城市更新建设与周边文化旅游胜地、自然地貌协调一致。因此,整个城市建筑大多呈现日式建筑独特的砖木结构,佐以柔和的灰白色调,显得高度和谐规整,富有美感。不仅如此,政府对旅游项目开发做了极为细致的规划并从法律手段上确保各项规约得以严格实施。仅就古建筑的维修而言,就有专门的法律条文明确只能采用保留外部结构、加固外观、允许内部根据需要进行灵活翻新的举措。


除了不遗余力保护古都遗迹,让游客一饱眼福,奈良也绞尽脑汁发展周边产品与项目,让游客从多样的感官刺激与旅游体验中触摸历史的厚重。其中,民俗活动与仪式节庆便是热门旅游项目。每年一月第四个星期六,若草山都会如期举行传统烧山活动,一片异域风情热闹。身着日本传统服饰的鼓手敲打着太鼓, 和着鼓点起舞,特色若草粥摊前邀请游客品尝。烧山祭祀、燃放烟火、圣火游行等特色民间项目早已成为奈良景区不可错过的民俗游。


不只如此,游客还有机会亲自体验当地传统工艺制作。远离快节奏的商业中心,在古色古香的奈良老街里,工匠向游客展示团扇、漆器、一刀雕、墨汁研磨的慢工艺。兴之所至,游客大可在古朴的作坊内跟日本师傅学习制作。体验类项目的推出活化了传统行业,为旅游产业推波助澜。当然,正如众多景区一样,奈良也热衷于推销衍生纪念品。特色角细工、奈良鹿胸针、项链等,还有仲麻吕玩具都是景区常年销量冠军商品。但与不少景区衍生品粗制滥造的商业做派不同,奈良人秉承了日本血脉中对工艺与品质的追求,非常注重纪念品的质量与价格,甚少出现游客抱怨高价或劣质的情况。奈良对自身形象的维护可见一斑。


当然,奈良的形象一直与鹿这一特色名片互指。在日语中,奈良便是鹿的意思。在1300年的时光中,鹿就是奈良,就是神明赐予奈良的信使,早已成为城市的神圣象征。而今,经过旅游产业的不断强化宣传与推广,奈良鹿也成为当地旅游吉祥物,在生态景区内成群结队悠然自得。有多少游客慕名而来,只为亲眼一睹鹿群在绿地上傲娇踱步,亲手投掷一把鹿饼,引得小鹿眨巴着眼睛撒娇卖萌。如果说奈良的千年古迹遗作使得这块方寸之地有了沉甸甸的历史厚重感,那么,鹿这一可爱形象则为这份厚重点缀上活泼与生机,旗帜鲜明地将奈良与诸如京都在内的文化旅游古都区分开来。


除了名片式的景观、旅游体验以及以鹿为名的品牌打造,以精细出名的日本服务也在奈良景区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搭乘铁道线从大阪进入奈良,车站内外即设有旅游咨询窗口与服务中心。从免费地图、行程推介到宣传手册、一日游交通票售卖等等,游客所需要的服务基本上一应俱全。公交与出租车接驳点、公交线路标识与指引清晰有序,按照指定线路便可直达旅游景点。如果还嫌麻烦,游客甚至可以直接乘坐旅游专线巴士,实现上下车景点观光全程无缝连接。由于景点之间沟通便捷,无论是跟团游还是自助游,基本上都能一路通畅无阻。


奈良,能否靠着旅游业的发展实现逆袭,再现古都辉煌?奈良人克制且耐心地等待。


撰文—卢迎如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