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格鲁吉亚,东欧时尚风异军突起

格鲁吉亚,东欧时尚风异军突起

阅读数 4395

评论
摘要: 格鲁吉亚这个东欧小国近年在国际上表现越来越活跃。得益于Vetements创始人Demna Gvasalia牵头,东欧时尚风迅猛征服全球,新锐设计师品牌、第比利斯时装周、时尚旅游业等亦随后崛起,前景不容小觑。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东正教堂标志性的洋葱状屋顶高低团簇,牧师们一袭黑袍,悄然穿过鹅卵石铺就的街道。初晨的阳光温柔,把错落在街头巷尾的博物馆、文化遗址笼罩在黄色的滤镜里。绿水青山似苏格兰高地,偶尔点缀一个蓝色屋顶的小教堂或者一个原木风的小木屋,好像走进安徒生描绘的童话世界。夜幕裹挟下,世界著名建筑师设计的现代摩天楼与嘈杂光亮的酒吧隔街相对。格鲁吉亚(Georgia),这个坐落于欧亚大陆高加索地区的前苏联共和国是欧洲、中东与俄罗斯的交界点,既有着隔绝尘世的孤高,又有着历史洗礼的沧桑。


从1991年独立以来到2008年分裂派烧起的国内武装斗争战火,长期动荡与冲突是这个不起眼的东欧小国给人的第一印象。因此,格鲁吉亚作为一颗时尚新星在国际展台上升起之时,无不令人意外且侧目。这股东欧时尚风似乎突如其来又异常迅猛。对于这个刚刚与俄罗斯就领土纠纷达成休战协议的国家,时尚产业正成为疗愈战后满目疮痍的一抹明亮色彩。而掀起这股格鲁吉亚时尚风的功臣,非德玛·格鲁萨利亚(Demna Gvasalia)莫属。


Vetements

Vetements一面世,就打上了街头、嘻哈、重金属乐、滑板等地下与非主流文化符号,

在时尚界掀起一股来自格鲁吉亚的后苏联品味风潮。


Balenciaga

Balenciaga当家新锐艺术总监兼Vetements创始人Demna Gvasalia。


鬼才设计师定调格鲁吉亚风

格鲁萨利亚是格鲁吉亚籍设计师、巴黎世家(Balenciaga)当家新锐艺术总监、同时也是全球爆款潮牌维特萌(Vetements)的创始人。2014年,这名鬼才设计师携潮牌维特萌横空出世,在时尚界掀起一股来自格鲁吉亚的后苏联品味风潮。维特萌一面世,就打上了街头、嘻哈、重金属乐、滑板等地下与非主流文化符号,诠释了全球炫酷与个性文化下推崇的极度自由、放纵、叛逆与表达的精神。


火红色的尖头袜靴、背面写着“POLIZEI”警察字样的黑色超大超长款雨衣、夸张长袖的大号红色太空服、硬挺大耸肩卫衣,还有那件令人费解的印着DHL字母的黄色T恤,没有百年传统高定的精细工艺却有着十足的市场锐气,格鲁萨利亚为格鲁吉亚风打上了一种解禁之后的张狂、粗糙、“丑而独特”的审美符号,在精致视觉疲劳下势如破竹,创造了一个个令人目瞪口呆,甚至难以理解的断货王神话。一件基本款T恤要价高达2000人民币,直逼奢侈品牌价格也能分秒售罄。时尚变得似乎不再高度倚赖外向的美学演绎,而更多是对精神内涵的直白表达。


很难想象,孕育这样一种“张牙舞爪”风格的格鲁吉亚在苏联时期竟然只是制造样式单一服饰的成衣厂。随着苏联解体,其成衣产业也瓦解。本土设计师虽然一直不乏人才,但往往太受本国文化所局限,主打民族品牌服饰。浓郁民族风定位的时尚固然个性,但事实却是难以打开国际市场,大多数客户仍然是本国人或相对同质文化的东欧人。现在,以格鲁萨利亚为先锋的格鲁吉亚籍设计师们打破规则、国别与地域界限,天马行空,将创意缝制在时尚服饰里,参与巴黎、纽约等时尚大都会市场份额的争夺战。


包括Rihanna、Lady Gaga、Kanye West等欧美巨星在内的带货王都已然是维特萌的忠实拥趸,这便不难理解维特萌为何能以黑马百米冲刺的姿态快速打入欧美市场。明星效应加之无所畏惧、百无禁忌的创意正是当下拥有高端消费能力、同时渴望标榜极致个性的青年所追求的时尚生活理念。维特萌正是抓住这一人群心理,让消费者不惜重金买下也许并不符合传统美学,但绝对足以在街上赚足回头率的夸张T恤。毕竟,身处这个网络自媒体与手机自拍的自恋时代,刷存在感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足够独特,这正是维特萌为格鲁吉亚风抓住的消费痛点。


格鲁吉亚梅赛德斯-奔驰时装周创立人索菲亚·奇科尼亚(Sofia Tchkonia)不无自信地说:“格鲁吉亚对时尚有很多异于寻常视角的独到见解。”诚然,因为国内长期的政治与军事气候,加上地理位置的隔离,格鲁吉亚的设计师们一方面视野受限,有脱离全球时尚潮流的危机感,另一方面却又似乎凭借着天然的屏障,摆脱既定审美规则,带来更多独特的新时尚视角。也许,距离有时候可以成就另一种创造力。“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是迷茫的,但对设计师来说,我们站在独特角度诠释时尚。我们的设计师有点暗黑,有点怀旧,又有点戏剧。对他们来说,时尚不仅仅只是有趣。”奇科尼亚如是说。


有人说,应当把某条格鲁吉亚街道命名为格鲁萨利亚,以表彰其对本国时尚的贡献。的确,如今已成为国家时尚名片式人物的格鲁萨利亚为母国的时尚腾飞打响了第一炮。在其带动下,4年之后,这股浓浓的东欧劲风依旧持续。现在,越来越多的新锐设计师品牌开始崭露头角,比如Djaba Diassamidze、Atelier Kikala、Avtandil、Materiel等等。而为这些设计师提供向国人与世界展示的平台变得迫在眉睫—第比利斯时装周应运而生。


第比利斯时装周

经过3年的发展,第比利斯时装周已成为格鲁吉亚向全球发布时尚风向标。


新锐设计师品牌

乘着东欧劲风,越来越多新锐设计师品牌开始崭露头角,如Djaba Diassamidze和Atelier Kikala。


搭建第比利斯时装周平台

时尚新闻记者兼电影导演奇科尼亚最先捕捉到格鲁吉亚的时尚风向,并成为第一批第比利斯时尚产业的弄潮儿。2015年,她与梅赛德斯-奔驰合作,打造了第一个第比利斯时装周。经过3年的发展,第比利斯时装周已成为格鲁吉亚向全球发布时尚风向标,吸引了大量来自本土以及世界各地的时尚人士。回顾当年的壮举,她不无激动地说:“我很清楚,在某个时候,格鲁吉亚的设计师们需要一个平台向世界展示他们的创造才华与独特品位。举办第一次时装周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大家会对格鲁吉亚的时尚产业有兴趣。但是,几年过去了,第比利斯时装周的规模与影响力越来越大。”


现在,每逢第比利斯时装周举办之际,世界各地的时尚娱乐记者、编辑、买家和街头摄影师都会蜂拥而至。《Vogue》《W》《CR Fashion Book》以及连卡佛(Lane Crawford)等行业顶级时尚代表们纷纷赶来,抢先发掘下一季度的流行趋势。媒体的大幅报道与造势也让格鲁吉亚政府愈加意识到时尚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推动潜力,开始加大对时装周的资金与政策支持。格鲁吉亚全国旅游总局与经济部同时装周举办者合作推出了多个工作室与商业大师班,为参展的设计师提供更多交流与学习的机会。同时,丰富官方秀场节目,甚至加入了更多展示第比利斯文化遗产的特别展示。


不仅如此,第比利斯时装周催生了一系列衍生经济效应。时装周期间产生了大量酒店入住需求,刺激了当地高端酒店招待行业的发展。活动之际,总会看到穿着潮流、打扮入时而个性的客人迈着匆忙而自信的步履进驻第比利斯大酒店。这座代表首都甚至全国最顶级生活配置的酒店适逢时装周总会预定爆满。


时装周带来的食宿与旅游边际消费被视为首都第比利斯进一步发展的契机。富有经验的阿贾拉酒店集团招待部门经理雷安·布鲁拉瓦(Levan Berulava)指出:“过去几年间,人们对格鲁吉亚新兴的这波时尚旅游热的认识翻天覆地。我们最重视的目标客户集中在艺术、音乐与时尚方面有所修为的人群。第比利斯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阶段,集中了大量投资与修缮项目用以迎合消费品位更高端的西方客人。”不只首都,格鲁吉亚全国都意识到时尚正在重塑这个国家的发展面貌与经济模式。


新锐设计师品牌

乘着东欧劲风,越来越多新锐设计师品牌开始崭露头角,如Djaba Diassamidze和Atelier Kikala。


十大全球最热门旅游目的地

在《Vogue》发布的2017年十大全球最热门旅游目的地榜单上,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格鲁吉亚跃居榜首。


时尚旅游业异军突起

长久以来,格鲁吉亚这个前苏联东欧小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为坚果和铜矿,时尚服饰并不是对外经济的中流砥柱。然而,凭借时尚产业的崛起,格鲁吉亚开始声名大振,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和投资者前往。在《Vogue》发布的2017年十大全球最热门旅游目的地榜单上,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格鲁吉亚跃居榜首,这样的爆红可谓逆势崛起。


在全球经济普遍低迷的态势下,加上英国脱欧、特朗普对外打响贸易战等众多不稳定因素的影响,国际旅游业整体走低。仅就格鲁吉亚所在的欧洲为准,据统计,2017年,欧洲旅游业下滑了10个百分点,但格鲁吉亚却是一番别样红。来自格鲁吉亚国家旅游总局的数据显示,仅就2017年上半年而言,国际游客增长了13.4%,约达300万人次。全年统计有750万游客访问格鲁吉亚,相当于整个国家人口的两倍,约是2008年游客数量的6倍。


此外,在旅游带动下,从欧洲诸多城市到首地第比利斯新增了多条航线,力图为游客进入格鲁吉亚提供更多便利,同时,新增的航线也极大惠及格鲁吉亚与欧洲各国之间的服装商贸往来。来自欧盟的援助让格鲁吉亚服装出口锦上添花。欧盟的经济援助让当地产业的服饰设备得以更新,达到欧洲销售服装的质量标准。2016年开始,格鲁吉亚便与欧盟签订联合协议。2017年的数据显示,格鲁吉亚对欧盟服装出口总量销售额达到了6.46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了13%。在服饰的带动下,格鲁吉亚人尝到了对欧贸易的甜头。70%的国民希望与欧盟进行更深层次的经济交流。


时尚或许还不足以让格鲁吉亚这个长期积贫积弱、内忧外患的东欧小国一夜致富,但的确为这个国家对外交往打开了更多可能性。然而,如何让时尚产业继续生长并带动其他经济领域,与之相生相荣?这是格鲁吉亚人不可逃避的课题。


跟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格鲁吉亚时尚旅游产业的最大阻碍就是资金短缺。此外,由于特殊的地缘关系,打入全球市场对来自遥远的格鲁吉亚设计师来说绝非易事。尽管新增的多条廉价国际航班、网络零距离交易与传播、自媒体发布等各种技术渠道都会减小这些因素对时尚行业的影响,但远距离、物流、国内基础设施等仍然极大掣肘格鲁吉亚的时尚产业发展。


除了这些外部与技术性障碍,如何不断推陈出新,满足消费者的猎奇与个性消费需求,也是格鲁吉亚时尚必须应对的挑战。众所周知,时尚圈是一个有趣的循环,有一套残酷的生存与抛弃定律:巅峰即是死亡。当一种时尚形成席卷地区,甚至是全球风潮时,往往也意味着凋零的开始。这便不难理解,在维特萌还处于大火断货的2017年,格鲁萨利亚接受采访时不无担忧地表示:“我们感到沮丧的是,我们与维特萌已经成为新浪潮的一部分,我们开始感到厌倦了。”


审美疲劳的不只是设计师本身,市场也是如此。毕竟,赶超前沿、喜新厌旧历来是时尚消费者的天生品性。在被某种风潮喂饱之后,把品牌捧上天的消费者也能让潮流自由落体式毁灭。当明星机场秀、街道素人都穿着宽松肥大的维特萌四处撞衫时,作为卖点的所谓个性已经沦为从众,被消费者无情抛弃可能只是下一秒的结局。当大量的聚光灯瞬间聚焦格鲁吉亚所掀起的东欧时尚时,腾飞与坠落都在弹指间。


面对当前与未来仍然可能存在的重重障碍,奇科尼亚有着清醒的认识:“我们还没被宠坏。对于格鲁吉亚和本土设计师们而言,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前无古人,必须努力打拼才能为自己在国际时尚版图上赢得长久席位。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回首之时,我们能看到自己如何在时尚荒野中开辟出一片格鲁吉亚天地。”


撰文—卢迎如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