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布宜诺斯艾利斯 艺术是危机中的一轮花

布宜诺斯艾利斯 艺术是危机中的一轮花

阅读数 3355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布宜诺斯艾利斯处于持续的经济危机中,这本不是利于艺术发展的环境,然而当地近年散发出了愈见迷人浓郁的艺术气息,从街头涂鸦到顶尖艺术博物馆,这座城市处处蕴聚着极大的创造与生命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8月,正值午后,和煦的微风轻轻吹拂着,一缕阳光将路人摇曳的衣衫和裙摆影射在沿街墙上。跟随着这曼舞的掠影,转眼来到一个全白的仓库空间,这里聚集了许多穿着时髦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他们或互相亲吻彼此的脸颊以示问候,或热切地讨论着对刚开幕展览的看法。相比起精力充沛的观众,陈列在室内各处的雕塑展品显得格外沉着,像似在一旁静静观察着人群……这一幕可能会让人误以为来到了东伦敦或者纽约切尔西区,而实际上它发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克雷斯波别墅区(Villa Crespo)的Ruth Benzacar画廊内,这是城中最负盛名的艺术场所之一。


布宜诺斯艾利斯 艺术是危机中的一轮花


“这里过去全是机械。”阿根廷抽象派艺术家Pablo Siquier向旁人喃喃道。在他印象里,克雷斯波别墅区不久前还只是一个工业堡垒。眼看艺术家们开始搬往此处,房地产经纪们决定将这个缺乏朝气的地段重新包装成年轻时尚的社区。如今,一个又一个画廊扎根于此,其中包括专注于上世纪60年代拉丁美洲观念艺术的Document Art、由秘鲁艺术家Giancarlo Scaglia创办主理的Revolver Galería、年轻艺术家们自发组建的独立艺术空间UV Estudios……


致力发展阿根廷新兴现代艺术的Nora Fisch画廊是该区另一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场所。“我看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个小众市场的崛起。”Nora Fisch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在创立同名画廊之前,曾在纽约生活20余年。2008年,她重返家乡,深深地沉浸在当地的艺术氛围中,并迅速意识到当地艺术家们的发展轨道与全球趋势十分契合。“一个同时向新兴和实验艺术展开怀抱的画廊,会在国际上引起关注。”她说。


如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创意被视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2004年至2012年期间,创意产业实际增长89.1%,占目前城市GDP的8.6%,城市劳动人口的9.1%,创意产业从业人员近15万人。作为南美洲的“巴黎”,历经西班牙和法国殖民、意大利移民改造,布宜诺斯艾利斯深受欧洲风俗和潮流的影响,无疑是欧洲与拉美文化的独特混合体。探戈、牛排和葡萄酒,都是两种文化碰撞后形成的内涵丰富的产物。如今,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艺术文化独当一面,成为当地文化产业的中流砥柱。


布宜诺斯艾利斯 艺术是危机中的一轮花


艺术场景是集体的力量

克雷斯波别墅区并非城中唯一一个艺术繁荣活跃的地方,东北部的巴勒莫区(Palermo)也散发着别样的艺术魅力。FoLa画廊是该区艺术界新宠。1200平方米的宽敞空间由仓库厂房再造而成,只见四周墙壁被粉刷得雪白锃亮,抛光混凝土地板贯穿整个空间,天花板上的金属梁略弯曲,室内设计保留了工业风格同时又体现了现代细节。在当地拥有超过10年的摄影工作经验的主理人Gaston Deleau并没有打算让FoLa局限于只做传统的艺术画廊,而是希望它能为拉丁美洲摄影师提供多方位的平台,“FoLa是一个展示和思考摄影的地方,它为社区提供了一个创建对话的空间,也是阿根廷摄影师们的家。”如今FoLa的私人收藏由超过250个拉丁美洲摄影作品组成,其中的艺术家包括Luz Maria Bedoya、Elena Damiani等。


La Rural是位于巴勒莫区东南区的会展中心,一侧墙壁上展示着一幅大型3D壁画—两个孩子站在一群牛的上面,遥望天空。这是当地街头艺术家Martín Ron的作品,作为阿根廷第一批涂鸦艺术家和壁画家之一,“把艺术带给人民“向来是他创作的动机。对他来说,每当完成一件作品,作品就不再属于他自己,而是人们和社区的礼物。他希望这些触手可及的艺术能引起更多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布宜诺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涂鸦艺术家和爱好者。因为这里的艺术氛围非常好,法律限制并不严格,因此非常适合涂鸦创作。比如罗恩就曾创作了412平方米的巨型涂鸦绘画。”艺术家Sofía LeBlanc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博览会也选址La Rural。这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是阿根廷新兴艺术家得到国际曝光的好机会。“在纽约,你有Jeff Koons。在伦敦,则有Damien Hirst。”ArteBA主席Alec Oxenford描述着,“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艺术场景更像是集体的力量,而非个体。”


布宜诺斯艾利斯 艺术是危机中的一轮花


在危机中蓬勃发展

“集体的力量”这个说法在某一方面反映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世界的甜与酸—艺术家并不是孤军奋战,他们能相互依靠,共同前进;与此同时,独树不成林,由于当地经济和社会问题,他们难以独自突围。两种张力互相作用,给当地艺术市场蒙上了一层复杂面纱。


在艺术的美好景象下,这里充斥着犯罪和贫困,这些正是大多数人所要面对的。阿根廷经济向来荡漾着不确定性,曾几次濒临破产。21世纪初期,国家陷入金融危机,国家债务违约、民众大规模游行抗议,在经济、社会极不稳定的情况下,两周内甚至更换了5任总统。有意思的是,这样的经济形势竟为阿根廷多元的创意文化培养出了新的温室—


目睹着国内的一片混乱,年轻艺术家开始在城市的墙壁上喷洒画像。他们摒弃了对时代精神的陈述,转而创造和他人自由交流的机会。如今街道上满是壁画和涂鸦,街头艺术昌盛是地下文化成熟的最好证据—艺术家们将想法转换成视觉画面,在公共场所尽情展现所思所想。“这是我看到阿根廷地下场景时首先想到的东西:创造力。阿根廷人非常勤奋,总是百分之百地投入到工作中。”插画家Sara Rainoldi如是说。


“我们习惯于生活在持续的经济危机中。”Lara Artes和Roque Ferrari解释当地创意从业人员面临的负担。“社会动乱是我们这个地区的大问题。不同于别的国家,这里很多人认为艺术、时尚或音乐不应享有很高的声望。”在2015年发行了第一张RNB曲目混合磁带后,两人迅速在地下音乐界闯出名堂。他们坦言,创作过程苦乐参半,必须不断与现状作抗争,虽然也从中受益。“危机是了解当地艺术圈的重要一环。尽管总有糟糕的事情伴随而来,但也丰富了我们的文化—混乱给我们带来新的想法,生存的必要性对艺术来说是一种诗意的灵感。”

当代艺术画廊Ruby主理人Irina Douer补充道,不管自己身在何处,无论周遭的社会和文化与其他国家的有多么不一样,这里的艺术家仍能排除万难,在低预算或无预算的艰难条件下坚持创作的决心尤其可贵。“这里几乎所危机是了解当地艺术圈的重要一环。



生存的必要性对艺术来说是一种诗意的灵感

有东西都是自我出版、宣传和组织的。我们就像一个大网络,尽力贡献和帮助对方。”

“我们有点像勇士,时刻准备建造一些东西,修复它,然后再次建造。”时装设计师Vanesa Krongold如是说。2011年,她创立了同名品牌,成功地在家乡的时尚界立足。对她来说,尽管经历了种种挣扎,时尚界仍是一个充满活力、生机勃勃的环境。“这是一个很适合开始执行个人计划的地方。人们对新鲜的和即将发生的事情反应积极。”


然而,这张的绚丽多彩幕布常常被国家的格局所遮蔽—局限不仅体现在经济上,也在社会上。对于许多不参与创意产业的人来说,一切与艺术有关的事物与其说是必需品,不如说是奢侈品,尤其是在喧嚣纷扰的时期。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当地的艺术爱好者和艺术家从一开始就通过他们的藏品和作品,极力展示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加过滤的面貌,让艺术更加贴近人们的生活,建立起民众之间的社会交谈。


功夫不负有心人,凭着“集体的力量”,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圈日渐赢得越来越多关注度。2016年,享誉全球的巴塞尔艺术展(Art Basel)选定布宜诺斯艾利斯为首个合作城市,每年9月期间,该市将举办一系列精心策划的活动来呈献本地艺术文化氛围,同时为当地与国际艺术世界建立长期的关系。“我希望透过艺术家的眼睛来让你发现这个都市!”纽约High Line Art艺术总监及总策展人Cecilia Alemani兴奋地说道,她去年9月刚接下“巴塞尔艺术展都会:布宜诺斯艾利斯”全新拓展计划的艺术总监一职。


作为一名热衷的艺术爱好者、藏家,阿根廷百万富翁爱德华多·科斯坦蒂尼(Eduardo Costantini)也在助力布宜诺斯艾利斯艺术发展。他在2001年创办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拉丁美洲博物馆,该博物馆每年接待超过100万名游客,并有1000多名活跃的赞助者,专注于收集、保存、研究和推广拉丁美洲艺术。“艺术是一项社会活动。”科斯坦蒂尼始终认为,博物馆应有一个具有推动力的社会议题,向公众宣传拉丁美洲艺术家,以及让该地区文化和艺术场所更具多样性。


撰文—Taylor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