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阅读数 3872

今日热度 15

评论
摘要: 卡拉拉大理石成名自罗马帝国崛起,扬名自米开朗琪罗之手,蜚声自二战之后,两千多年来任凭岁月流转,这一人类财富史流动风向标几乎不曾淡出人类的视野,这不,经济危机竟再度迎来了它的华丽回归,新兴国家纷纷投资该地采石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山上,远眺,放眼尽是不会随季节而消融的“积雪”,白皑皑的一片,绵延起伏,似乎没有尽头;俯视,如欧蕾咖啡般的小瀑布缓缓落下,又渐渐汇成一条条奶油色的小河,蜿蜒漫流,想必是昨夜经历了一场大暴雨;身旁,采石工正用金刚石刀具切割崖面,“积雪”飞溅而出落在他们身上,仿佛刚参加完砸蛋糕派对,衣服鞋子沾满“奶油”,身后来往穿梭的卡车上装着他们的劳动成果,那是大片大片的“奶油花”—价值连城的大理石。


“从附近任何一座城镇的海滩上,抬头就能清晰地看到如白雪覆盖一般的大理石山顶。” 500多年前,年幼的米开朗琪罗·博那罗蒂(Michelangelo Buonarroti)随父亲搬到这座位于阿普安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卡拉拉(Carrara)小城时,发出了如此感叹。实际上,山上众多采石场中,曾经有一座属于他的父亲。在石匠的影响下,他学会了如何使用锤子和凿子,亲眼目睹了白色石块如何在自己的雕琢下幻化成自己心目中的样子,成年以后学习雕塑艺术,契机大概也来源于此。他最出名的作品—《大卫像》,就出自卡拉拉山上的大理石。但其实他心中还有一个更疯狂的愿望—将整座山都雕刻成塑像。“如果我可以再活上4倍长的寿命,我一定动手实现这个疯狂的梦想。”晚年,他在日记中如此记录。


卡拉拉被誉为“白色大理石之乡”“大理石的首都”,是世界著名的大理石交易和加工中心。这座美丽的小城似乎从不吝啬展示这一“属性”,因为“Carrara”一词在拉丁语中即意为“石矿”。如果你想要看看这座深得米开朗琪罗重视的采石场,却又苦于无法亲临现场,那不妨看看《007:大破量子危机》解解馋,片中的车辆追捕场景就是在这里拍摄的。而从这里采集出的大理石,会被运往世界各地,化为麦加的清真寺屋顶、盐湖城摩门教的祭坛、华盛顿特区的和平碑,甚至是摩根大通纽约总部的大堂地面、金·卡戴珊婚礼上的家具等等,以不同的形态彰显着财富、权力、身份和地位。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岁月流转“情”不变

卡拉拉大理石为何那么受欢迎?主要归功于其独特的物理结构!“这种大理石略显粗糙,是砂糖状结构,比其他大理石更易切割。”卡拉拉国际石材及机械公司(IMM Carrara)的石材市场专家顾问马可·拉戈内(Marco Ragone)表示,“正因如此,古代雕塑家们对这种大理石青睐有加。”


有意思的是,大理石身上令人着迷的白色,恰巧是在黑暗中诞生的。数百万年前,地壳中原有的岩石经过高温、高压作用形成了变质岩,地壳的内力作用促使原来的各类岩石发生质的变化,原有的结构、矿物成分发生了改变,形成了以碳酸钙为主的岩石结构。这些白色的结晶原本沉睡在大洋底部,却在许多年后的一场地壳运动中慢慢上升,形成了南欧的诸多山脉,一些地区的上升幅度高达6000英尺(1828.8米),阿普安阿尔卑斯山脉就在其中,山上的大理石就是这样出现在人们眼前的。

不过,历史上最早的大理石建筑其实出现在希腊,用希腊大理石制成,后来随着罗马帝国的崛起,罗马雕塑家们开始寻找本国首都周边的矿脉,才发现了卡拉拉的大理石矿脉,并称之为鲁尼(Luni,当时卡拉拉所在地区的名字)大理石。此后,卡拉拉大理石开始广泛运用于罗马建筑物,并最终取代了希腊大理石。那个时代,古罗马人不惜付出高昂的代价采掘这里的石料,为的是建造帝国权力的标志性建筑:万神庙、斗兽场、巴尔贝克太阳神庙等。古罗马开国皇帝盖维斯·屋大维·奥古斯都(Gaius Octavius Augustus)就曾骄傲地宣布,他继承了一座石头城,却留下了一座大理石城。


到了13世纪,雕塑家尼古拉·皮萨诺(Nicola Pisano)用卡拉拉大理石打造了当地洗礼堂的座椅、大教堂的主教座。此后,众位艺术大师纷纷效仿,争相选取这种大理石作为创作原材料。16世纪时,米开朗琪罗同样用卡拉拉大理石创作出《大卫像》和《哀悼基督》,更是让卡拉拉大理石进一步闻名遐迩。但它真正蜚声全球,还是在二战之后。1950年代起,卡拉拉大理石的开采商们远赴他乡,一方面是为了出口本地的大理石,另一方面是为了进口其他石材,如缟玛瑙、黑色大理石等。一时之间,卡拉拉成为了石材市场,而且愈发国际化。


不仅如此,除了蕴藏着最深、最纯矿脉的大理石矿洞,卡拉拉的大型露天采石场也越来越多,标志着卡拉拉石材业的工业化进程。与此同时,开采技术也在不断进步:1950年代,大理石原料全靠滑轮和绞盘来输送;而今,以前的工匠们成为了企业家,纷纷投资购入金刚石锯条、高压水枪切割工具等。


眼下,卡拉拉凭借浓厚发达的大理石工艺文化,成为了全球石材的枢纽。全球各地的开采商都将大理石送来此地,借助当地工匠的精湛技术和工艺打造出理想成品。“即使在今天,如果开采商想在市场上推出一款新石材,卡拉拉依然是必经之地。”拉戈内说。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财富流动风向标

摄影师卢卡·洛卡特利(Luca Locatelli)曾通过照片记录生活在卡拉拉、从事大理石开采工作的人们及其生活。“这是一个独立的、与世隔绝的世界,它美丽、怪异,又充满着严峻的气息。”他说。在他的镜头下,工业和自然在这个白色世界完美融合,蚂蚁般细小的工人站在崇山峻岭之间,有的在用电锯开采,有的像交响团指挥家一样指挥着拖拉机……


从开采工具来看,如今比古罗马时代,奴隶手举镐和钎子开采,而后用牛运输先进多了,然而从传授方式来看却没多大改变,依然是父传子,估算石头的重量和移动靠细心传授、精心触摸。只见采石工人把手掌贴在岩石表面,感受岩石的温度,似乎岩石是活生生的、巨大的野兽。


75岁的石匠巴拉蒂尼(Franco Barratini)拥有著名的“米开朗琪罗岩洞”,这里出产最珍稀、最洁白的卡拉拉大理石。顾名思义,这里是米开朗琪罗的最爱,他会亲自来这里挑选石材,开采后运往他的工作室。采石场旁的一个车间里,静卧着一座巨大的雕塑—未完工的《大卫像》。传闻,这座雕塑完工后将被摆放在佛罗伦萨领主广场,代替已损坏的那座《大卫像》,大理石本身也跟原始《大卫像》来自同一地。巴拉蒂尼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大卫像》的脖颈,说:“我12岁开始在采石场工作。男孩子刚入采石场的时候被称作‘娼妓’:必须干别人都不愿意干的活儿。我运过水,搬过石头,我就是奴隶,我是地球上最贫穷的孩子。”他身后,卢尼戈纳的板栗林覆盖着通往海岸的陡峭群山,著名诗人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就在下方的勒里西湾辞世。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任凭岁月流转,大理石的历史不论何时都是人类财富史流动的风向标。从古罗马时代的罗马到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再到20世纪的纽约,大理石的流动从未停止。如今早已不再局限于200英里外的罗马或700英里外的伦敦,而是流向了3000英里外的阿布扎比和4000英里外的孟买,甚至是5000英里外的北京。


卡拉拉大理石本身的归属也在发生着改变。2014年,在沙特阿拉伯地区以建造清真寺著名的本·拉登集团购买了卡拉拉最大采石场的大部分股权,使得大理石作为建筑材料主要在沙特阿拉伯地区流动。“使用量很有可能会继续增加,我相信集团把它看作是战略性投资,并计划开始就地制作大理石的生意,而不仅仅是采挖工作。”该集团采购的代表律师安东尼奥· 门基尼(Antonio Menchini)说。而在更早前的2010年,阿联酋建筑公司Depa 收购了卡拉拉石材开采承包公司Carrara Middle East Industrial。


当然,大理石这一路走来并非一路顺境,卡拉拉也不能幸免,譬如罗马帝国灭亡后、基督教兴起前无人问津,又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被诟病华而不实,更别提进入21世纪后新兴国家以低廉的材料价格成为卡拉拉的强劲对手…… 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材出产国,但卡拉拉依然掌握着高端大理石市场。所以当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大理石风潮宣布华丽回归之时,才出现了大理石新兴出产国纷纷投资卡拉拉采石场的现象。新兴国家已成为卡拉卡塔(Calacatta,产自卡拉拉,具有黄色纹理,只有极少数矿洞可以开采出来)大理石的最大买家。2008年至2013年期间,这种大理石的需求量增了3倍,每年价格增长近 7%。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卡拉拉 大理石华丽回归


新兴国家如此,发达国家也不落人后,后者对1980年代的设计风格重新展现出浓厚兴趣。迈阿密设计展览会Design Miami 设计师兼总监罗德曼· 普里马克(Rodman Primack)就曾表示:“度过经济衰退危机之后,人们更愿意购买经久耐用的经典奢侈产品,因为它们的高昂价值以保持多年。”不过,大理石的运用形式不再像1980年代那样浮华:如今,所有的现代家具品牌都推出了大理石餐桌,还出现了大理石整体建筑,如2008年竣工的奥斯陆歌剧院。卡拉拉大理石的用途也越来越多样化,设计师甚至采用这种原料来生产眼镜。


现在,卡拉拉每年出产100万吨大理石,仅占年产量1.4亿吨石材市场的一小部分。根据卡拉拉国际石材及机械公司的调查,大理石的售价增势迅猛。以2015年为例,每吨大理石石材售价比2014年增长了24.4%。卡拉拉所在大区托斯卡纳(Toscana)顺应这股潮流,于2010年通过了鼓励采石场就地加工至少一半大理石石材的法规。事实证明这一举措成效显著:2015年,托斯卡纳的地区生产总值中,有25%来自大理石工业。


值得一提的是,卡拉拉虽然以产大理石而闻名,旅游业也越来越受欢迎。近年,意大利开设了多条专题大理石旅游线路,每年来矿山参观的世界各地游客络绎不绝,既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订单。例如原大理石铁路的路线,游客通过瓦拉内部的桥梁,先是能看到用岩石挖成的画廊,进入采石场后,能看到模拟的古罗马时代卡拉拉大理石开采场景:采石工人挖出石材,而后将大理石一字排开放在数十个木撬上,再由几十名工人将其往下游拖运,直到到达鲁尼港口……卡拉拉还成立了相关学院和博物馆,定期举办大理石技术博览会,让更多人了解到当地的大理石传统工艺。


跟北美木材、南极冰块等古老资源一样,大理石并非无限的资源,迟早会有被用尽的那一天。意大利人就曾经抗议,卡拉拉大理石的开采已经达到毁灭性的程度。然而大理石特殊的属性决定了即便它从阿普安阿尔卑斯山顶消失,也不会在地球上灭亡,它们将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或许你的家中就藏着一片。


撰文—Ray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