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阅读数 5524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在联想需要的时刻,柳传志再次挺身而出,通过多元化投资战略,带领企业为百年基业布局。他认为只要拥有坚定的意志力,再加上足够的经验和思考能力,创业者就能适应外界任何变化,并成为环境的主导者。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走进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办公室,大片落地窗外的巿容一览无遗,显得开阔大气。一如墙上字画写着:“以产业报国为己任,致力于成为一家值得信赖并受人尊重、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国际化投资控股公司。”在字画下面,有着一排书籍,包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刘亚洲文选》《腾讯传》《鞋狗》《三体》等。最近,他看的是《光荣与梦想》,并把这本书送给亲朋好友。“我关心历史角度的书籍比较多,关注社会和历史的发展。”柳传志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时表示。生于1944年,年过七旬的他,神采奕奕,说话思考间不时发出爽朗笑声。


他在2018年不断回归大众视线。最新的消息是,联想控股7月收购卢森堡国际银行89.936%股权,卢森堡是欧洲金融中心和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5月 ,因为一场关于5G编码的投票风波,柳传志站出平息,力挺联想集团。稍早,联想控股拆分也提上日程;根据《新浪财经》的报道,今年3月联想控股香港举行业绩发布会之时,联想控股董事兼总裁朱立南在发布会上提到:会将旗下战略投资的企业分拆上市。按照联交所的规定,联想控股在上市三年后,即2018年6月29日后可以分拆旗下资产上市。


采访过程中,柳传志直言联想集团发展遇到困难,并三次强调非常“庆幸”在2001年对业务进行拆分业务,建立投资集团联想控股。“联想控股保证了股东利益和员工利益;同时分散了联想集团业绩下滑带来的危机,提供了联想品牌可以延续的基础。”他说。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开展多元化业务

回看改革开放,时任中科院院长周光召提出一院两制的号召,即一部分科研人员做基础研究;另外一部分出来办企业,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柳传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海经商。1984年,中科院计算所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传达室里,柳传志用了中科院给的20万元的启动资金,创业起步。在起初的十几年,联想基本专注于IT领域,最初的商业模式是代理分销业务,以此积累资金和经验,以发展自有品牌的微机。1993年,在中科院的支持下,联想集团获得了35%的分红权,2001年,北京市牵头,科技部、财政部、中科院联合批准了联想控股的股份制改造方案,联想用此前积攒的该分未分的分红的钱,购买了35%的股权。几次股权改制,柳传志个人目前在联想控股中所占的比例仍不足3%。


到了2001年,联想有两个大动作。其一拆分为联想集团和神州数码,其二是实施多元化战略,进军投资领域。此时的联想控股还只有一家基金,未形成投资集团。拆分是因为联想集团当时已在香港上市,但旗下包含了自有品牌和代理分销业务,两类业务存在商业模式的冲突。分拆彻底解决了资源分配和平衡、销售目标遇到的问题,也给两位年轻的管理者—杨元庆和郭为分别的舞台。前者是联想集团现任CEO和董事长,后者则是神州数码控股董事局主席。


联想控股开展多元化业务,进入投资领域的原因是柳传志已经意识到IT行业的变化更新是较快的,技术的迭代和商业模式变化很可能让一家IT公司面临经营风险,同时,如果股东完全依靠联想集团,就有可能心存顾虑,使其在创新突破方面产生掣肘。时值中国刚刚兴起投资创业浪潮,加上联想集团本来就是从零到一发展起来,了解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两个关键问题—钱和经验,于是于2001年成立了联想投资,也是2012年正式改名为君联资本的前身。两年后,伴随国家鼓励国有企业改制和央企改革。因为经历过自身国企改制,联想控股成立了第一家PE(Private Equity,私募股权投资资金)机构弘毅投资,当时聚焦服务有国企改制的需求,帮助这些企业走向国际化,包括中联重科,北京的城投控股,锦江股份都是该背景下的PE项目。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2008年,联想控股和中科院成立联想之星,成立之初的想法依然是将中科院高端先进技术实现商业化,成立孵化机构。后来联想之星逐渐演变为接受所有创业企业的项目,成为一个开放的天使投资机构。至此,这三家投资机构,从业务范围上覆盖了一个企业发展的全生命周期,即从天使投资到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再到PE的完整投资链。


这一布局完成之后,联想进入其所谓的“战略投资”领域,并提出了独特的“战略投资+财务投资”的双轮驱动商业模式。财务投资是以最终退出为目的的,实现资本溢价。战略投资目的是自持,长期持有一个核心资产。财务投资以财务回报为导向,战略投资则是实现“在多个行业拥有领先企业”这一公司愿景的关键。在战略投资项目中,联想控股或者绝对控股,或者是重要的股东,例如卢森堡国际银行、正奇金融、三育教育、联泓新材料等都是联想控股绝对控股的公司。所谓“双轮驱动”,则是战略投资与财务投资以合投、接盘等方式,共同参与项目,打造新的战略投资资产,例如财务投资所投资的企业,如果适合战略投资的标准,前景发展巨大,联想控股的战略投资就会以市场化的方式接入,或接盘,或者联合投资,以更多资源支持所投企业更长远的发展,同时也分享下阶段企业成长的价值。在资金方面,早期发展起来三块财务投资业务已经较为成熟,其盈利则可支持战略投资的布局发展。此外,在政府关系、行业研究、人脉网络等方面,双轮业务共享资源。


然而,这样的投资方式也成为联想控股为投资同行所讨论的焦点。联想控股表示,联想控股是一家纯粹的投资控股公司,联想集团仅是其战略投资的企业之一,并非其核心或主营业务。除了联想集团所代表的IT行业外,联想控股的战略投资领域还包括金融服务、创新消费与服务、农业与食品、新材料。


对于联想控股从财务投资进入到战略投资的逻辑,柳传志心中自有定见,就是实业兴国。柳传志认为,财务投资始终要在合适的时机退出,但战略投资却可以对优质企业长期持有。如果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相互协调,财务投资为战略投资提供项目和经验,战略投资后期跟上,就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以拉卡拉为例,到今年已经投了将近10年,亏了8年,如果光靠君联进行风险投资肯定是不行的,联想控股的战略投资进入之后,陪着他们一路成长,终于迎来了盈利的爆发点。同时,柳传志强调,联想控股财务投资与战略投资之间的协同,一定是遵从市场化的原则。


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书面采访时回答:“联想之星、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形成了一条从天使投资到VC、再到PE的数百人投资团队的产业链。联想之星天使投资的数十个项目曾获得君联资本或弘毅资本的后续投资。联想控股对外投资和控股,也使得联想之星对于经济形势变化拥有全球视角,对于垂直行业变化有洞察力以及判断。联想控股参股或控股投资数十家上市公司,为联想之星的投资业务提供了方向性的引导,并为被投项目后续快速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资源和资本的支持。”


对于此次联想控股收购卢森堡银行的战略布局,柳传志表示,“联想控股是通过投资进入到一些领域,必须要形成有坚实的金融支柱。金融这块一定是我们若干个领域里边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最近收购了卢森堡银行,使得联想控股拥有了更为稳健扎实的基础。”


外界认为,之前一旦联想集团产生一些波动,就会对整个联想控股形成影响,因为联想集团的资产在联想控股中占比太高了。在完成这次收购之后,联想集团在联想控股的总资产占比由百分之五十几,降到现在百分之三十几,就使得联想控股整体的资产组合更趋合理,抗风险能力也更强了。


做企业要有攻上山头的意志力


向百年老店更近一步

对于风险,柳传志在过去数十年的企业经营中已经深刻体会。“我刚开始做联想的时候,有过几次把一篮子钱一下子都赌上去的时刻,输了,被骗得很着急。到后来我每次都是给自个留了足够的生存的空间。”他回忆说。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1993年,柳传志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当时香港联想上市,恰逢证监会红筹指引的要求,必须要得到中国证监会的批准。柳传志要通过上市非常之困难,他请周光召院长亲自出动,连续两次给朱镕基总理汇报。“我就把全部的力量放在这上头,其实是不应该,因为上市的意义也没那么大。而在那一年,恰恰是中国的IT行业发生剧烈变化的一年。过去中国是一个封闭的国度,不让外国品牌进入。那年开始就让外国品牌进来,一些本土品牌变得艰难,再加上我们内部爆发了比较激烈的矛盾,同时两面应战,让我一下住到医院里面。”


恰逢公司的关键时刻,柳传志大病一场,而且睡不着觉。于是他把公司当时的业务全撇开了,配合医生研究关于睡觉的问题。在北京海军总院边上的玉渊潭公园锻炼身体,慢慢恢复睡眠。身体好些之后,柳传志把医院变成了一个指挥部,“当时我是在布一个大的局,要重新改组公司。如何应对当时的市场格局变化,整个战略就是在医院里完成的。”

他也提及他读军校对他的帮助。他说,军人的身份是一个意志的磨炼,有点像运动员那样。今天要完成这些事情,要像打仗一样,输了后果不堪设想,一定要赢,就要把方方面面想得更尽量周到。“想不清楚这些事情,我可以绕着不做,但是我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好的机会。攻上山头的意志力我觉得很重要。”他强调。


与曾经的挑战相比,他认为,做联想控股实际上是为企业买了“保险”,让企业能变成一个百年老店,能够在遇到有其他意外的时候,稍微调整一下,在合适的时机又能冲上去。“联想控股的多元化投资这一战略选择的意义是巨大的。高科技企业需要不断创新、突破,要敢于冒风险。我们作为股东,不能拖后腿,要坚定的支持。有了联想控股之后,我就能让联想集团放手自己做事,有了问题自己去承担。同时保证联想控股的股东得到属于自己的分红,联想员工可以保证工资和生活。”


对于联想控股的投资方向,柳传志认为,在中国所有的不确定性中,最确定的事情就是内需拉动。因为中国确确实实存在着有几亿人口的中等收入的人群,消费亟待要改善。如果把这些基础做好的话,不会受到各种模式创新型的颠覆,因此联想在医疗、教育、物流等方面,还有农业与食品方面下了比较大的功夫。


“比如,中国餐饮有4万亿的市场规模,但是在北京一百家新的餐饮公司中,95至98%会倒闭,做得好很不容易。幼儿园也是如此,做得好空间很大,但做好很难。我现在研究的是帮助三育幼儿园融入发展的良好文化,制定好企业发展战略,我们看好这个行业和创始人。”柳传志说。


他也对今天的创业环境,提出他的看法。他表示,业者需要好的营商环境,最主要的是依法治国,因为所有的企业都需要有规则可循,需要有一个企业家人人平等的经商之地。第二是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走市场经济的道路。“小鸡的繁殖需要合适的温度。过高的温度,任何鸡蛋也孵不出来了。稍高一点的温度也不适合小鸡的繁殖。但生命力顽强的鸡就能活着。如何理解生命力顽强?就是拼命了解环境是什么样,主动向环境靠拢。”


柳传志对现在的生活乐在其中。在他的办公桌上有三幅照片。第一幅照片是一张大全家福,数起来有20余人。放在中间的照片上有四个人,是柳传志搂着妻子,身后站着一双儿女柳林和柳青。第三幅照片的年头看起来有点久远,柳传志和妻子样子年轻,是和父母的纪念照。在采访中,柳传志提到两次,自己是普通老百姓。他开玩笑说现在也很想和太太龚国兴在路上吃着冰棍,但不太容易,因为太太很低调。年轻时,柳传志和龚国兴曾在珠海白藤农场劳动。1969年,举行了简朴的婚礼。他们经历过住集体宿舍分居的日子,还住过由自行车棚改造而成的宿舍。2015年6月在港股上市的敲钟仪式时,太太龚国兴站在他身旁,一条蓝边白底花纹丝巾的映衬下,龚国兴笑得无比灿烂。当时,柳传志已经头发花白,但硬朗精神。


“我经历了解放战争、文化革命等很多历史事件,这些事情在若干年以后成为往事。真的不要把自个儿太当事,重要的是在你的家里、在企业中有人可以知道你曾经做过什么。真的不要在社会上把自己估计太高。”柳传志有感而发地说。


采访—范荣靖、张宇婷 撰文—张宇婷 编辑—张古月 设计—小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