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埃斯特斯公园 生而为命运共同体

埃斯特斯公园 生而为命运共同体

阅读数 3880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今年是埃斯特斯公园建市101周年。远谈不上历史悠久,却是一座与国家公园相辅相成发展起来的城市。那么,它们是如何一路过关斩将,互为成就的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远处传来麋鹿的鸣唱,尖细绵长,响彻山间,如号角独奏,又如天籁缱绻。时值9月,正是麋鹿求偶的时节。在抬头只见漫天繁星的漆黑夜里,大自然愈显宁静浪漫……


1531391952(1)_副本.jpg


不过10点,从山林小屋眺望窗外的市中心,那一片不久前还亮闪闪的光海渐渐暗下来,商家们陆续关门回家休息去了。见此情此景,不由想起导游Jane下午说的一则趣闻。“去年有一头麋鹿在夜深时分沿着楼梯爬上了这家店的二楼,”她指着一家礼品店说道。细看之下密密麻麻挂着的、放着的尽是风铃、玻璃杯等易碎品,好不危险,“但是几乎没有打碎任何东西,它是不是很聪明?”而拐角的那家甜品店,不久前也吸引了一只黑熊夜访。店主第二天翻看闭路电视,发现黑熊吃完甜甜圈离去时竟还帮忙带上了门,顿时哭笑不得。有意思的是,两件事情的起因都是店家忘了锁门,但当地人对于这些“意外”与其说无可奈何,不如说乐在其中,因为他们打从骨子里喜欢动物。特别是麋鹿和黑熊,堪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捕梦网、纸镇、音乐盒等装饰品到床单被套等生活用品无孔不入,麋鹿更是市徽的一部分。他们深以与大自然和平共处为傲。


埃斯特斯公园(Estes Park),这座美国科罗拉多州拉里默尔县下属的城市面积尚不到18平方公里,商业活动除了前面提到的礼品店和甜品店,余下的就是餐厅、酒吧和酒店。这是一座以旅游业为支柱发展起来的城市。很多人到访此地,就是为了次日进入毗邻的落基山国家公园(Rocky Mountain National Park)。在山区用语里“Park”意为“高地山谷”;“Estes Park”之名,则是《落基山新闻报》创始人威廉·拜尔斯(William Byers)向来自英国的第一户永久居民Estes 家族致敬而取的名字。1864年,他们结伴攀登朗斯峰无果,余下的时间就留在了埃斯特斯公园,竟收获了意料之外的美景。拜尔斯后来落笔写下这段经历,并在文末预测:“这里必将成为一个度假胜地。”


从1917年建立至今,这座城市已经101岁了,眼下恰如前人预测般是受无数人青睐的度假胜地。但这一路走来,可不容易—


1531392121(1)_副本.jpg


国家公园是这样建成的

早上驱车离开下榻的山林小屋,沿途没少见成群结队、优哉游哉“晨运”的麋鹿。晚上到清晨这段人类休息的时间里,这些如马匹般高大健壮的“四不像”们行动起来自由多了,公路、停车场、草原、河边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此时且别太兴奋,因为这还只是感受大自然原始魄力之旅的序章。


进入落基山国家公园,刚开始除了地形上的变化—山地高低起伏,岩石嶙峋,远处草原开阔,植物品种方面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山杨与黑松为主。那是因为埃斯特斯公园海拔约2300米,已为山地生态系统(2743米以下)所致。但沿着山脊公路行驶约10分钟到达向南的坡面,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美国黄松,一片金灿,壮观绮丽,小松鼠不时在林间上蹿下跳,又增添了几分趣味。继续前进穿过亚高山带系统(2743~3475米),看过那成片的恩格尔曼氏云杉,即能到达高山生态系统(3475米以上),此时公路两旁在大多数人眼里可不比之前有趣,或者说略显枯燥无味,因为目之所及尽是高原冻土。


高原冻土十分脆弱,却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所以当登山者将车停在停车场,步行登上那最后300米的石阶时,会看到路旁放着许多“保护高原冻土”“封闭区域”指示牌。纵目远眺,山脊就是一条分水线,东西两侧呈现截然不同的面貌。东面较为干旱,寒风将雪从更为湿润的西面吹入,停留在冰冷乌黑的冰斗谷里。西面则是没有夏天的群山,却是山下数个河系的源头,融雪水源源不断流淌,汇聚成科罗拉多河等河流……也只有站在峰顶,顶着强劲的寒风,呼吸着稀薄的空气,纵览底下无边无际的峰、湖泊、雪地、峡谷、森林、草原,才能切实地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生命的短暂—


1531392131_副本.jpg


落基山脉(Rocky Mountains)是世界上最长的山脉之一,从美国阿拉斯加州,横跨加拿大西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穿越美国西部,直到美国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绵延超过4800公里,最高峰埃尔伯特峰高达4401米。落基山脉最早在8000万至5500万年前的拉腊米造山运动时生成,当时有许多板块在北美洲板块下移动。隐没带的角度很浅,因此造成北美西部广阔的山脉带。进一步的板块构造活动及冰河的侵蚀,使落基山脉出现显著的山峰及峡谷。不过约在11000年前,人类方才踏足这片土地。根据长毛象身上的长矛碎片、游牧民族的刮刀等遗迹,不难想象最早期人类的经历,严苛的环境也决定了他们无法在此长期生活。历史记载,最早定居此地的是犹特人部落,18世纪晚期以前他们一直是这片土地的统治者。


进入19世纪,人们开始意识到落基山脉的价值。1803年,美国通过《路易斯安纳购买案》以1500万美元自法国购得大片土地—东至密西西比河、西至落基山脉、北至加拿大、南至墨西哥湾,其中包含了现在的落基山国家公园。现在看来这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但在当时这片是任谁都爱不起的土地。要知道,当年来自西班牙的探险家与来自法国的毛皮猎人都会尽量绕开这片土地,即便是曾经攀上其中一座山峰并以自己名字赋予其名“朗斯峰”的Stephen H. Long 陆军少校,在著名的1820年远征中也选择了绕道。它的美丽壮阔,也是直到1843年作家鲁弗斯·塞奇(Rufus Sage)将其撰写成著作《落基山脉景观》(Scenesin the Rocky Mountains),才逐渐为人们所知。1859年派克峰的淘金热更是为无数淘金者、投机者带来了希望,自耕农场也顺势发展了起来。实际上,当地冬天严寒,本不利于放牧,但眼看大量黑熊、野狼、麋鹿等野生动物翻山越岭来到此地,生活在东部的居民也开始考虑移居。


至于如今火爆的旅游业,是上世纪经过多方努力,好不容易才做起来的。1900年前后,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林业局首任主席吉福德· 平绍(Gifford Pinchot)和“国家公园之父”约翰· 缪尔(JohnMuir)在全美发起环境保护运动,倡导全社会多珍惜大自然的瑰丽。埃斯特斯公园保护与改善协会更是积极投身其中,甚至警告说:“那些根拔起鲜花的人会受到所有高尚之人的唾弃。”博物学者以挪士·米尔斯(Enos Mills)当属其中最活跃的一位。1909年,他主张建立国内第十座国家公园,并许下愿望:“或许未来数年后我将在松树下长眠,但成千上万个家庭能在这里收获宁静与希望。”为实现这一目标,他使出浑身解数花了数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又写了数千篇书信文章,还游说国会兴建一座新的国家公园。大多数民间领袖都支持他的观点,丹佛商会与科罗拉多山脉俱乐部亦然。最后,虽然矿业、伐木业与农业从业者出于自身利益持反对意见,美国前总统伍德罗· 威尔逊(Woodrow Wilson)终于1915年1月签署了《落基山国家公园法案》。


1531392144(1)_副本.jpg


管理模式不断进化

法案仅仅是第一步,一座好的国家公园不仅要硬件设施够硬,软件条件也不能落下。现在看来舒适宜人的埃斯特斯公园和洛矶山国家公园,定然难逃从零开始的阶段,当然也免不了一系列的诟病,但它们都熬过来了,通过管理模式的自我进化。


时间回到1915年, 落基山国家公园内依然有大量私有土地,富有特色的山林小屋分散在各处,接待来自各地的游客。为了让当地旅游业发展起来,业主们积极养护公路,开辟山径,甚至当起导游带游客们走进山区。第一位地区主管到达时,做的第一项决定也是加强基础设施。然而当局早期并没有多少预算能用于保护这片358.3平方英里的土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园内设施简陋,私人山林小屋数量不足,外界评价愈显不尽如人意,此时当局才大举兴建博物馆等设施来满足游客的需求。但这些充其量只是小修小补,仍未狠下决心做彻底的改变,直到1930年代。


如今园内宽敞平顺的山脊公路就是当年修建的,尽管初衷并不主动,毋宁说异常被动—大萧条时期,上百万美国人陷入了失业的无助状态。时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为此立下历史上著名的“罗斯福新政”,施行一系列经济政策促进就业,其中一项便是建立平民保育团(Civilian Conservation Corps)。落基山国家公园当时的情况是,年轻男性被分到6个营地,分别负责兴建公路、山径、建筑和扑灭山火、管理动物、种植树木。其中山脊公路修建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主持,所以才有了延续至今,开车游访落基山国家公园的特色。事实上,不同于黄石、冰河、大峡谷等国家公园,铁路公司从未插足落基山国家公园的公路修建工程,由此足见道路兴建于其的重要性。而且,过去实非缺乏往返洛矶山脉分水岭的道路,但其老旧且不利于汽车行驶。而在专家指导下修好的全新山脊公路,随着山脉绵延起伏,时观森林,时至草原,令登高的乐趣不止于终点。


第二次大转变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后。那时候,美国国内所有国家公园都迎来了不堪重负的爆发式增长;1949年达到3200万人次,1950年代尚未过半就飙升至6200万,且98%开上了车。《读者文摘》曾引述:“我和老婆开车去黄石国家公园,进园那刻堪比遇上城市大堵车,千里迢迢来瞻仰的不过是连绵不绝的车队。”甚至有人形容国家公园管理局在“用热狗摊的收入管理大事业”“理应悉心管理的无价遗产正陷于万劫不复之境”……美国国会对此迅速批准了Mission 66,旨在于1966年(国家公园管理局成立50周年)前改善所有设施。当时正值前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Dwightd Eisenhower)敦促国会通过美国史上最大的公共工程项目预算—250亿美元的州际高速公路十年期建设,公园管理局主任康拉德· 魏尔斯(Conrad Wirth)也提出了国家公园十年期发展计划,要求投入7.87亿美元,一多半用于新工程,剩下的用来进行修复、提高管理水平和招贤纳士,包括修路、改造下水管道、改建扩建营地、培增公园住宿容量,最为人们所称道的就是创办访客中心(Visitor Center)—将博物馆、信息办公室等都放到一座独立的现代建筑里,接待大量的驱车而来的游客,用一系列的展示、介绍帮他们做好体验公园的准备,然后送他们进入园中。


1531392152_副本.jpg


落基山国家公园也受益于这一发展计划,特别是访客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除了埃斯特斯公园,Beaver Meadows、Kawuneeche、Alpine 等地也设有这种集中管理式设施。国家公园管理局还借此机会取得了园内大量旧式客用山林小屋的所有权,进而铲平了所有建筑物,兴建全新的野营地和停车场。此外,1960年代末到1970年代初期间还通过了多条环境法律,以逐步改变国家公园管理局的治理方法,毕竟过去露营者驶离常规路段进入偏远山区、背包客肆意践踏冻土的野花、麋鹿数量增长过快、山火失控毁掉大片树林、游客人数持续增长等状况早让当地市民看不过眼了。


到了1970年代,公园管理员开始通过分配露营地点与班车来管理人流。他们会教育游客自觉遵守景区指示,此外还会开展研讨会、交流会,让更多人了解到相关信息。管理员则不断研读研究报告,来丰富自身的知识储量。眼下,落基山国家公园的管理工作已相当成熟。据落基山管理局介绍,管理员的教育背景横跨教育学、法律学、力学、生物学、管理学、工程学等学科,还有大量志愿者积极参与到日常有如此成熟的管理体系以及优秀的团队,难怪好评如潮。2016年游客总人数超过450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而在休闲活动方面,除了露营、远足、爬山、攀岩和钓鱼,骑马在当地越来越受欢迎,小朋友尤其喜欢。年仅6岁的Jack刚开始学习骑马不久,已能自己骑着白马跟着工作人员走一些简单的山路。“骑马很有趣!我特别喜欢骑着棉花糖(白马的名字)上山,拥抱大自然的感觉特别好!”他兴奋地说道。


1531392157(1)_副本.jpg


为旅游而“生”

来访埃斯特斯公园的游客通常有两种,一种是为了去落基山国家公园,另一种是为了到斯坦利酒店(Stanley Hotel)“打卡”。


这家由蒸汽动力汽车先驱弗里兰· 奥斯卡· 斯坦利(Freelan Oscar Stanley)于1907年~1909年期间修建的酒店,如今仍保留着20世纪早期的美国建筑风格,是人们缅怀他的必去之处。斯坦利是当地的名人,埃斯特斯公园早期包括电力、饮用水、排污系统等在内的基础设施都得益于他慷慨解囊而修建起来的。1903年,病危的他来到此地休养,当地新鲜干爽的空气、充沛宜人的阳光、丰盛健康的饮食非常有助于治疗肺结核。恢复健康后,他每年都坚持回来这里,直到91岁逝世。


不过,真正让这家酒店名声大噪的是畅销书作家斯蒂芬· 金(Stephen King)笔下的恐怖小说《闪灵》(The Shining)。1974年10月,金与妻子途经埃斯特斯公园前往柯林斯堡,临时起意入住斯坦利酒店。夫妻两人是酒店内当晚唯一的房客,金事后回忆说道:“上帝仿佛有意为之,让我去那儿倾听、眼见那些东西。”那天晚上,“我梦见3岁BUSINESS 商业地理 GEOGRAPHY 23的儿子从走廊的另一头飞奔向我跑来。睁大双眼越过他的肩头一探究竟,尖叫声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那竟是一条消防水管!我瞬间惊醒,浑身是汗,差点滑倒在地。从床上爬起来,我点了根烟,坐在椅子上,遥望窗外的落基山脉。烟抽完了,《闪灵》的故事梗概也成形了。”书中的眺望旅馆(Overlook Hotel),原型就是斯坦利酒店;217房就是作者当晚入住的房号,也是如今最难预订的房间。


持续的影视作品曝光更是强化了这一光环效应。1997年《闪灵》电视剧、1994年电影《阿呆与阿瓜》(Dumb and Dumber)等作品纷纷在该酒店取景,小说《Hotel Danbury》也将故事背景定于此。与此同时,斯坦利酒店活动不断。例如2013年~2015年期间,主办独立恐怖电影节—斯坦利电影节(Stanley Film Festival)。再如酒店内极具历史意义的斯坦利音乐厅作为表演场地出租,乡村朋克乐队Murder By Death 就曾在此表演了一连串以“闪灵”为主题的演唱会。乘着这股东风,该酒店近年还在地下修建博物馆,组织历史酒店之旅、家族历史之旅等参观活动,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夜灵之旅。

1531392163(1)_副本.jpg


前面提到旅游业是埃斯特斯公园的支柱产业,但其实放到整个科罗拉多州来看,旅游业依然是最强劲的经济驱动力之一。2016年,多达8240万名游客在科罗拉多州产生1970亿美元的消费,创下了历史纪录的12亿国家和地方税收收入。而从工作岗位来看,同年旅游业创造超过16.5万个工作岗位,较2015年高出3%。由此不难窥见发展速度之快,更有说服力的数据是:2016年,科罗拉多州的访客量较经济危机爆发的2009年增长37%,是全美游客增长率17%的两倍有余。而从旅客来源来看,从加拿大与墨西哥两个邻国到访的旅客人数最多,海外最大市场是英国,但从上升趋势来看,澳大利亚与中国不容小觑。换言之,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科罗拉多旅游局主任凯茜·里特(Cathy Ritter)向记者介绍了增长原因:一是不断投入庞大资金。以对美国本土媒体的资金投入为例,2016年当局投入约423万美元,较2012年增长125%。二是搭建以“苏醒”(Come to Life)为主旨的品牌平台,核心是“活力”,塑造美好平和、轻松愉悦、浪漫有趣、精致而又多元化的形象。三是制定可持续的发展策略,包括与各行业的合作伙伴开发新的旅游路线、与旅游地发展局合作在旅游路线及其周边为当地居民修建工作坊、持续关注可持续发展与公益旅游、参加各类型贸易展览等。


据悉,科罗拉多旅游局计划年内投入240万美元吸未来3年内让国际游客人数增加100万。可以预见,埃斯特斯公园会贡献良多,毕竟这是一座为旅游而生、生机无限的城市。


撰文— Lavinia Che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