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英国,全球最大芳疗体系炼成记

英国,全球最大芳疗体系炼成记

阅读数 3334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英国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庞大、最健全的专业芳香疗法体系,这种疗法甚至已普及民间并被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有意思的是,英国没有古老芳疗史,芳香疗法何以在这里枝繁叶茂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每年6月初到8月底,英格兰西南部的科兹沃尔德(Cotswolds)乡村小镇如期被一片紫色的海洋包围。薰衣草正是成熟摇曳生姿之际,工人们驾驶收割机,将满田芳香采入收获袋。蒸馏室的机器准备就绪,成捆成捆的薰衣花草经过蒸腾,伴随雾气弥漫,被萃取成一小瓶精油原液。这一瓶瓶小小的浓缩精华是英国人芬芳产业——芳香疗法的起点。


英国人对天然草本的信仰甚至不止于将植物精粹用于日常洗护与美容护肤。“五月食鼠尾草,长生不老。”英文俚语如是说道。超市里一撮撮鼠尾草、迷迭香、苏格兰薄荷、百里香都是英式料理不可或缺的香料。无论是身体外用还是食疗,英国人对草本与自然的力量深信不疑。


而今,草本崇拜成就了英系芳疗——全球最庞大、最健全的专业芳香疗法体系。所谓芳香疗法,简称芳疗,是指借由芳香植物所萃取出的纯净天然精油作为媒介,以按摩、泡澡、熏香、热敷等方式经由呼吸道或皮肤吸收进入体内,从而达到美容养颜、辅助治愈疤痕、减缓失眠症状、舒缓精神压力与增进身体健康的一种自然、顺势疗法。芳疗并非常规医学手段,但也不仅仅局限于美容功效,它也可以作为一种补充,辅助传统常规医学治疗。


在英国,芳疗早已普及民间并被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旗下的医院、全科诊所、疗养院、特殊照护中心、水疗馆和沙龙已经设立了多种芳疗护理项目。芳疗何以在英国枝繁叶茂?这还要从其前世今生说起。


植物精粹

草本崇拜成就了英系芳疗,当地人大量将植物精粹用于日常洗护与美容护肤。


英系芳疗的产品

Lush、Aromatherapy Associates 等网红产品都是英系芳疗的产品。


英式芳疗前世今生

尽管英国是目前全球芳疗发展最成熟、行业标准最规范、芳香疗法师培训体系最完善、培训方法最专业的国家之一,但芳疗并不是英国的本土产物。最古老的芳疗萌芽于古埃及。古埃人崇尚香料焚烧,借以帮助身心进入宗教冥想。女人将芳香植物做成香料佩戴于头顶。祭司们把香料用于仪式熏香。权贵人士更将树脂白松香、肉桂、乳香、雪松等精油涂抹于木乃伊,以起到抗菌防腐作用。17世纪的欧洲药剂师甚至从木乃伊裹尸布上回收残留的古埃及香料,蒸馏做成所谓的“木乃伊灵药”,循环再用。据传,埃及艳后克丽奥佩脱拉就是一名调香高手,善用精油保养皮肤并使自己全身散发醉人香气,连恺撒大帝都拜倒在其石榴裙下。


如果说远古芳疗在古埃及有着悠远厚重的历史,那么,现代芳疗在欧洲土壤生根的缘起可谓无心插柳。1937年,法国化学家雷奈-摩里斯· 加德佛塞(Rene-Maurice Gattefosse)在实验中不慎遭遇爆炸,手臂严重灼伤,他将灼伤的手臂放入盛有薰衣草精油的容器中,之后又数次使用了薰衣草精油,手臂因此很快复原,而且几乎没有留下伤疤。这段独特的经历让他开始钻研精油的神奇功效。在其出版专著《芳香疗法》中,他首次提出芳疗概念,指出:“植物精油有极佳的渗透性,能达到肌肤深层组织,进而被细小的脉管所吸收,最后经由血液循环,到达被治疗的器官。”芳疗从此入户欧洲。


加德佛塞无疑是欧洲芳疗之父,而英系芳疗之母则非奥地利护士玛格丽特·莫利(Marguerite Maury)莫属。莫利在法国做医疗助理期间偶然邂逅了《神奇的芳香物质》一书,从此对芳疗的兴趣一发不可收。在法国学成的莫利回到英国伦敦后开设了私人芳疗诊所,并首度提出要基于对病人的深入咨询和测试,开出个性化的复合配方概念,同时运用脸部、身体按摩手技以及独创的脊椎按摩术,针对病患需求及症状选进行个性化理疗。她的著作《生命和青春的秘密》被视为英系芳疗圣经,个性诊断与个性符合配方更自此深深植根英系芳疗传统。不仅如此,她还让英式芳疗的触角得以往整体医学延伸。


莫利之后,她的学徒们成为了英系芳疗的继承者与新的掌门人。比如,丹妮尔·雷曼(Daniele Ryman)坚定秉持其导师的制香与诊疗理念,被奉为当今的“芳疗女王”,客户涵盖英国王室贵族、体育与娱乐界明星等各路名流。与雷曼同师门的另外两名芳疗大师——米谢林· 阿西尔(Micheline Arcier)与伊芙·泰勒(Eve Taylor)则更注重美学层面,将英式芳疗带往美容与化妆品方向。


经过两代人的传承与发展,英系芳疗派生为基础美容芳(Beauty Aromatherapy)和专业性更高的临床芳疗(Clinical Aromatherapy)两大分支。美容芳疗师原则上只允许使用单方精油或已调配好的复方精油,临床芳疗师则具有调配复方精油的专业资格。基础美容芳疗催生了大批强调天然有机的香熏、洗护、保养精油产品,比如近年来成为中国网红产品的Lush、Neom、ESPA、Aromatherapy Associates 等。临床芳疗则已进入常规医疗辅助层面,比如,肿瘤支持治疗大师乔安娜·霍尔(Joanna Hoare)自信表示,有经验的临床芳疗师即使只有一支檀香也可以帮助病人减轻病痛。


没有古老芳疗史的英国在现代芳疗中异军突起,与德国、法国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甚至在健全体系方面成为领头羊,这要归功于英国人严谨面对并克服重重挑战的结果。


制成芳疗产品

无数花草被萃取成精油原液,制成芳疗产品。


英系芳疗

英系芳疗派生为基础美容芳疗和专业性更高的临床芳疗两大分支。该国已将芳疗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产品质量多边管控

近十年来,随着芳疗产品持续火热,商家们争先恐后意欲抓住精油商机,导致芳疗产品如雨后春笋涌入市场。五花八门的产品以各种包装与标签出现,往往带有营销与混淆视听之嫌。1988年便开始接触芳疗的新英格兰芳疗协会发起人杰德· 舒特(Jade Shutes)便专门撰文,抨击不少商家标注的所谓“治疗级别”精油概念只是一个营销噱头。因为精油分类并不存在治疗与非治疗级别,但显然“治疗级别”更容易以专业的姿态与功效打动消费者。品目繁多的精油在为消费者提供众多选择的同时也令消费者云里雾里,产品质量良莠不齐的尴尬更是难以避免。


毫无疑问,精油质量是确保人体健康、发挥芳疗最大效用的先决条件。而熟知芳疗的内行人知道,精油的品质受诸多因素影响。比如,土壤酸碱度与当地气候变化会对作萃取精油所用的草本、花木、果实品质造成影响。蒸馏技术不当、存储方式不当(比如没有避光冷藏)会造成气味与浓度流失。种植期间所使用的硝酸盐等化学残留是否达标则关乎精油进入人体后对健康的潜在威胁。除此之外,更有不良商家在装瓶过程中为减少成本而掺加廉价植物油。从种植、收割、萃取、装瓶到存储整个生产流程,每一个环节的不当操作都会导致精油质量受损。因此,不难理解芳疗市场产品琳琅满目却也质量参差不齐的乱象。


为了向消费者做出品质保障承诺、维护英国品牌,英国芳疗贸易协会(Aromatherapy Trade Council,简称ATC)就此成立。面对几千家的本土芳疗产品生产商与供货商,芳疗贸易协会仅仅吸收了几十家作为其注册会员。大名鼎鼎的Shirley Price、Tisserand、Quinessence都是其名下会员。能够被芳疗贸易协会纳入其名下的品牌,说明产品质量已经通过协会的严苛考核与认证。除了严格的入门资格审核外,为保障产品质量稳定,芳疗贸易协会还建立了一整套完备的长期监控机制,不定期将会员精油送往其独立实验室进行抽检化验,力图确保精油产品的纯度、品质以及卷标符合规定。


ATC之外,英国还有众多其他为芳疗产品提供检测与认证的辅助机构。例如,英国土壤协会(Soil Association)是英国最大及最具权威性的有机认证团体。有机芳疗产品认证由土壤协会完成。于1944年成立于伯明翰的国际素食草本协会(The Vegan Society)是世界上最早的素食协会,在芳疗产品生产过程中负责限制动物性原料的使用以及拒绝残忍的动物实验。


这些辅助机构负起监督芳疗产品质量的责任,同时也得到业界诸多资深前辈的有力支持。ATC主席杰夫·莱恩(Geoff Lyth)是业内有口皆碑的原材料品质控,拥有30多年质量控制和原材料采购的经验。每年马不停蹄跑遍英国在内的世界各大精油产地是莱恩的工作常态。Quinessence市场营销总监、英国首屈一指的专业芳疗师苏·查尔斯(Sue Charles)则不遗余力倡导天然草本理念,在多个场合号召同行与后辈拒绝添加动物油脂或者在动物身上进行精油实验。协会机构与从业人员之间的良性互动使产品进一步向质量标准化迈进。


英系芳疗

英系芳疗派生为基础美容芳疗和专业性更高的临床芳疗两大分支。该国已将芳疗纳入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丹妮尔·雷曼

“芳疗女王”丹妮尔·雷曼不仅曾为多个品牌研发产品,

其服务的客户群体更涵盖英国王室贵族、体育与娱乐界明星等各路名流。


芳疗师规范与专业之路

除了对产品源头进行把控之外,规范从业人员资格也是芳疗产业健康发展的重中之重。专业芳疗师需要对顾客进行诊断,知悉或者在顾客知之甚少的情况下帮助其了解自身需求并针对个体身体素质、病症与需求配备特定精油,采用最恰当的疗法以达到顺势疗法最佳功效。其中,精油的配方、浓度与药性尤其需要多年的专业医疗知识储备与从业经验才能熟练掌握。雷曼不无担忧地表示,有些精油药性尤强,甚至有毒性,一旦施用不当,将伤害顾客健康。不少所谓的芳疗师其实只是交了几千英镑的短期培训费,在非正规机构取得所谓资格证后便开始执业,这对整个芳疗市场是极大的损害。


雷曼的担忧影射了芳疗从业人员鱼龙混杂的现象。对此,已经出版多部芳疗专著的司各特·詹金斯(Scott Jenkins)所做出的评论也许能够部分解释该乱象。詹金斯认为,长久以来,芳疗被不少消费人群视为温和、无害的辅助美容方式。这种观念一方面有助于芳疗迅速打开大众市场,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芳疗没有被视为一门严肃专业。这就意味着尽管专业芳疗师从业门槛比普通美容技师要高很多,但依旧有大量无知无畏者没有金刚钻也敢揽下瓷器活,直接受损害者是不明就里的消费者,最终受损者则是所有芳疗从业者。显然,英国人在芳疗人才专业化与规范化方面早有先见之明。


早在1985年,英国便在伦敦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国际芳疗师组织协会——国际芳香治疗师学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Aromatherapists,简称IFA)。IFA是全球最古老的芳香疗法专业学会,建立了一整套严格的培训体系,致力于正规芳香疗法的推广和专门人才的培训。经过25年的全球培训推广,其治疗师遍布20多个国家。接受IFA 培训并通过考核的芳疗师将获取国际芳香治疗师执照,该执照是全球的最高执业标准。一旦考取,就意味着在芳疗界获得专业通行证。


考取IFA执业芳疗师资证并不容易,需要经过理论学习、实操培训及考试。即便成功通过层层筛选获得会员资格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因为老会员每年仍然需要更新会员资格。以大中华地区为例,申请人必须持有大专本科及以上学历,参加为期半年的理论课程学习。所学课程涵盖了生理解剖、芳疗化学及按摩等等。完成课程之后,学员可以申请参加毕业考试。考试通过之后进入为期至少半年的个案研究及专题论文写作。最后,协会相关负责人组织学员参加国际认证的理论及实践考试。终考的难度从历年来平均不到五成的通过率可见一斑。经过一番厮杀并最终取得会员资格的幸存者每年仍需要参加进阶课程并交纳80英镑会费,维持海外执证芳疗师资格。


随着中国消费者对精油洗护、保养与美容产品表现出的兴趣,中国已然成为芳疗新兴市场。与之伴随的是亟待大批专业芳疗师为中国市场定调。日前,国际芳香治疗师学会已经授权委托芊柏集自然疗法教育中心在中国开展专业培训课程。该中心是中国区唯一将芳香疗法和临床医学结合进行培训的正规机构,旨在培养能够独立开设工作室的高级专业人才。


担任中心校长的任澎女士是国际芳香治疗师学会首席讲师,也是中国芳疗推广第一人。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芳香疗法的正规培训在中国还处于蹒跚学步阶段,不少芳疗爱好者还停留在传抄国外经验和配方的水平,很多客户对芳疗的理解还局限在美容层面。正规的芳疗培训应该整合解剖、生理、芳香化学、急救、营养学等综合知识与实操。为中国市场培养本土高端专业芳疗人才是她所带领的团队正在努力的方向。


英系芳疗已经蔚然成荫,中国能否移植并打造出中式派系?“香”遇英伦,芳疗中国之旅待续。


撰文— 卢迎如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