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范荣靖:向军队学管理

范荣靖:向军队学管理

阅读数 2745

评论
摘要: 商场如战场。世界局势变化越来越快,企业竞争加剧,如何制胜,许多人师法军队管理。在中国,《孙子兵法》是最广为流传的。“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都是《孙子兵法》让人耳熟能详的内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向军队学管理


商场如战场。


世界局势变化越来越快,企业竞争加剧,如何制胜,许多人师法军队管理。在中国,《孙子兵法》是最广为流传的。“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都是《孙子兵法》让人耳熟能详的内容。


西方亦然。1995年,位于美国加州培养美国军事将领的美军战争学院开设了一门关于新式战争的课程,提出未来的世界将是VUCA(Volatile动荡,Uncertain未知,Complex 复杂,Ambiguous 模糊)。课程指出,我们正处于一个VUCA的世界中,国家领袖需要采取不同的领导方式,企业管理者同样需要改变。


因应VUCA现状,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陆军军事学院提出“轻足迹(Light Footprint)”理论:军方只有具备快速反应能力、适应能力、调整能力与合作能力,才能发挥更强的战斗力。轻足迹之后也被广泛应用到美国军队中。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董事会成员、全球CEO常博逸(Charles-Edouard Bouée)则将美国军方的轻足迹理论应用到企业管理中,并于2014年出版《轻足迹管理:变革时代中的领导力》(Light Footprint Management: Leadership in Times of Change)。


2015年,常博逸在接受笔者采访时指出,实践轻足迹,核心关键是TOC —— Technology(科技)、 Organization(组织)、Culture(文化)。企业需要充分利用科技,同时组织高度灵活,以对周遭变化,做出快速正确的反应,进而形成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开放却又非常保密。例如,苹果非常开放,人们可以在它的平台上自由开发APP,但同时在核心能力上又极端保密;Google也是一样,开放又保密。在历史上,这是不可能的,但现在,必须保持开放又保密。


海尔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也获益匪浅。“《轻足迹管理》给我本人带来的是震撼、顿悟,是我们向互联网经营转型的及时雨和助推器。书中以美国军事战略的转变为例,说明轻足迹转型很有冲击力。”张瑞敏在《轻足迹管理》序言中这样写道。海尔近年来简化组织层级,采取人单合一模式(人指员工,单指用户价值),设计及销售部门合而为一,如果产品不合巿场所需,销售部门马上把客户的意见反映给设计部门进行改进,很快再生产进入巿场。


在东西方的企业界,有许多领导人更是来自军队,或从军校毕业。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联想创始人柳传志、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到万科前董事会主席王石,全都从军过。“部队的经历让我学会了不争名利。” 任正非曾说。“军队的执行能力,融化在我的血液中。”柳传志回忆。


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共同发表的一篇报告《从过军的CEO》也指出,1980年,在美国大型上市公司中,50%的CEO都当过兵。二战以来,西点军校培养出来的董事长有1000多名,副董事长有2000多名,总裁有5000多名。


本期《周末画报》财富版封面人物因此独家专访军人出身、现为强生(Johnson & Johnson)全球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亚历克斯. 戈尔斯基(Alex Gorsky)。他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之后在美陆军服役6年,以上尉身份退役。1996年,他取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BA学位。而他在强生工作已经30年了。


“以前在军队,我要向我的团队和战友负责,在商业上也同样适用,”他告诉《周末画报》,“了解并意识到困难,以及如何克服困难,如何让大家都在团队中有归属感,感到尊重,拥有挑战,同时备受感谢与珍视,这是我从军队中学到的,这对我作为强生CEO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他交出一张亮眼的成绩单。强生2月底巿值3543亿多美元,位居美国企业第八,全球第11。2017财年,第四季度销售额为202亿美元,增长11.5%,全年实现总收入765亿美元,相比2016年增长6.3%。根据标准普尔公司的数据,强生公司也是美国仅有的三家拥有aaa信用评级的公司之一。强生今年也被《Fortune》评为全球最受赞赏的公司第17名,入选主要基于三点关键属性:具有前瞻性的商业行为、明智的管理方式和社会责任感强。


“我们很高兴,但从不满足。” 亚历克斯. 戈尔斯基再次告诉《周末画报》。这种坚持改进的态度是他早年学到的。他回想起在密歇根州的弗里蒙特的时光,那里的老师们,不仅教授他知识,还教他学会如何鼓舞别人继续进步。“我清楚记得拿到作业本时,即使成绩很好,上面依然会有很多红色的批改,所以下一次我会做得更好。”他说。


范荣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