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丹麦 当“能源童话”照进现实

丹麦 当“能源童话”照进现实

阅读数 4080

今日热度 3

评论
摘要: 2020年国内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水平降低40%、2030年煤炭退出电厂的燃料系统、2050前全面建成“零碳社会”……丹麦在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方面一直走在世界前沿,并且有能力让大家相信这一切并非童话。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童话里不总是骗人的,至少作为“童话王国”的丹麦并没有让人失望。它不仅拥有闻名于世的安徒生童话,还创造了一个在绝大多数国家看来如童话般遥不可及的“能源童话”——在这个“童话”里,没有冻得令人站不住脚的低温,也没有熏得让人睁不开眼的雾霾,目之所及,花木葱茏,空气清新;不仅如此,从1980年到2016年,丹麦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85%,但能源消耗总量增长几乎为零,而与此同时二氧化碳气体排放量降低了37%,水耗也降低了约40%,实现了经济发展和能耗水耗以及碳排放的完美脱钩,充分证明提高GDP和人们生活水平并不意味着消耗更多能源。


据官方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丹麦风力发电量占该国全部电力消耗量的43.4%,该比例超过2015年的42%,再次创下历史新高。如丹麦能源大臣拉尔斯·克里斯蒂安·利勒霍尔特(Lars Christian Lilleholt)所言,这一新纪录再次证明,丹麦在提供大量风电及其他绿色能源的同时,也能保证能源供给的安全性。难怪论历史,“风车王国”是荷兰,而在现代,“风能王国”非丹麦莫属。尤其当你亲身站在丹麦的跨海大桥上,闻着海风的湿咸,看着海中伫立的巨大白色风力发电机群,就不难感受到丹麦在全球风力发电上的领跑地位。目前,丹麦已拥有数百个陆上风电场和多个大型海上风电场。截至2017年底,丹麦风电装机容量达5.3吉瓦,与2001年相比增长了一倍。


风力之外,太阳能也是丹麦绿色转型中的重要一环。丹麦已建成首个与生物质能ORC系统联合运行的光热项目,该系统的独特性在于混合生物质和太阳能两种能源,最终实现混合能源的互补运行,这也意味着,在太阳高度角达到最大值时,系统能达到满负荷运行状态。据悉,位于丹麦小城Brønderslev的一个装机16.6MWth的光热项目目前已并入区域热网,为当地输送持续稳定的热能。


正因如此,丹麦敢于制定更为激进的目标——到2030年,煤炭将退出丹麦电厂的燃料系统,到2035年,采暖系统全部由可再生能源驱动,最终在2050之前全面建成一个完全摆脱对化石燃料依赖、并且不含核能的能源系统的“零碳社会”。此外,丹麦还计划在不使用碳排放配额的情况下,将2020年国内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水平降低40%,这比欧盟设定的目标提前了十年。


恐怕连童话大师安徒生也不曾料想到,数百年后,小美人鱼也许仍在海边苦苦守候着她的王子,但丹麦却不甘于等待,而是铆足劲奔着2050年完全摆脱化石能源目标,步步靠近。从当前丹麦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势头来看,这个被称为“世界最具雄心的能源计划”将不再是童话。


“仅仅活着是不够的,还需要有阳光、自由和一点花的芬芳”,安徒生对于生活的描述,在这个国家的点滴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里拥有灿烂的城堡、诗意的田园风情及格陵兰壮美的冰川,还有成片的白色风车,在农庄、在海上,它们不仅是美妙的风景,更是丹麦能源与出口经济的命脉。


沿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Copenhagen)的Kalvebod Brygge大道漫步,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从这座城市的最南端走到最北端。哥本哈根面积不大,被两条河流夹在中间,地形像极了纺线的纱锤,而这条大道就位于城市的最右侧。一路走过,途经著名的新港,再穿过住着丹麦女王的阿美琳堡王宫,最后便到达小美人鱼雕像所在的地方。沿途的马路上大多是各色的小排量汽车和公交车,而那些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的丹麦人让你感觉亲切如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低碳”得让你不禁心生感慨。“我很自豪也很感恩,因为我们生活在童话王国里。”当地居民Nielsen如是道。


小排量汽车


共享电动自行车

在丹麦,沿途的马路上大多是各色的小排量汽车,共享电动自行车随处可见。


穷则思变

目前,丹麦已经成为石油和天然气的净出口国,而且在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方面,特别是风力发电和生物质能热电联产应用领域,在欧盟成员国及北欧国家中独领风骚。但在1970年代以前,却是另一番截然不同的窘况——作为天生“资源较为贫乏”且受气候变化影响很大的小国,丹麦当时93%的能源消费依赖进口,但1973年爆发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后,油价涨幅达到3至4倍。到了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石油提价严重更加大了丹麦国际收支赤字。


穷则思变,能源安全由此成为“丹麦绿色发展”的初衷和动因。具有强烈忧患意识的丹麦政府和国民,下定决心要把发展节能和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作为发展的根本动力。


丹麦有一座离岸小岛,名为萨姆苏(Samso),居民约4000余人。岛上居民长期主要依靠岛外输入的化石能源产电和取暖,而取暖形式也都是分散的,大约每人每年产生11吨的二氧化碳。1970年代开始出现能源危机后,岛上居民决定改变这一现状,革命性的突破发生在1997年之后的十年时间里——岛上建立了11个风机、3个秸秆燃烧供热厂和遍布各处的太阳能电池板。2006后,该岛通过风力发电机、太阳能电池板、秸秆燃料与从牛奶提取热量的热交换器的运用,产生的能量比消耗的能量还要多,成功实现100%的电力自给自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现代生活与生产中“零碳”地区,岛上的用电、取暖完全来自于可再生能源的供应。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后更成为举世瞩目的“绿色圣地”。


萨姆苏岛的实验证明,梦想距离现实不过一步之遥,只要切实努力,就可以梦想成真。而在小小的萨姆苏岛之外,丹麦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也始终保持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速度。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丹麦“由黑变绿”的过程中,政府的远见和投入功不可没。据丹麦外交部高级顾问Thomas Jorgensen介绍,正是当年的石油危机激发了丹麦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节能的愿望,并制定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风电、生物能源、建筑节能等都是在那一时期起步的。


在丹麦的可持续发展进程中,政府始终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1971年,丹麦成为首个成立环境保护部的国家,并于1976年成立能源署来牵头主管能源。迅速厘清制定了节能优先,以风能和生物质能等为主的符合丹麦国情的新能源政策。自1993年通过环境税收改革的决议以来,丹麦更逐渐形成了以能源税为核心,包括水、垃圾、废水、塑料袋等16种税收的环境税体制,而能源税的具体举措则包括从2008年开始提高现有的二氧化碳税和从2010年开始实施新的氮氧化物税标准。例如,为了鼓励对风电的投资,丹麦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到90年代中期对风机发电所得的收入一直没有征税。


在政府强而有力的推动下,丹麦书写“能源童话”的速度十分惊人。虽然几乎没有任何水电资源,丹麦却成功地成为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全球领导者。1980年以来,可再生能源在丹麦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例一直在稳步增长,在2014年,丹麦的最终能源消费中已有25%以上来自可再生能源。丹麦的非水电可再生能源比例在全球电力系统中最高,在2013年已达到46%。最重要的是,此前丹麦电网运营商认为可再生能源电力供应60%的电网已经不可思议,而今却成为了现实。在整合多样化、分布式且常常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资源方面,丹麦无疑成为世界上技术最强的国家之一。


风力涡轮机

2017年丹麦风力发电量占该国全部电力消耗量的43.4%,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图为位于丹麦国内的、全球最大的风力涡轮机。


萨姆苏能源学院院长

萨姆苏的改造,离不开萨姆苏能源学院院长索伦· 赫尔曼森及其团队的推动。


全民信仰

如果说在数十年前,丹麦的新能源计划是以政府为主导,那么如今其参与者已经形成了一个立体网络:从政府到行业协会再到社区,几乎每个丹麦人都将节能、使用可再生能源视为理所应当的生活方式。


萨姆苏能源学院院长索伦·赫尔曼森(Søren Hermansen)回忆,他在萨姆苏岛上最初创立环境保护协会之时,第一次会议仅有50位岛民前来参加。赫尔曼森向他们大谈“生态能源岛”构想的美妙,但这些世代从事奶业、农耕和养殖业的岛民们丝毫没有动心。“我们不可能让人们每天一早醒来就思考如何拯救北极熊。人类先想到的总是自己的利益。所以让人们心甘情愿加入环保事业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觉得从中有利可图。”赫尔曼森说。


经过多方努力,萨姆苏的岛民们终于被赫尔曼森的苦口婆心打动了。保罗· 韦德盖是岛上典型的渔民,他卖掉了鲑鱼农场,并向银行贷款,投资了350万欧元,获得了一台涡轮风力发电机的所有权。随后,更多的岛民通过购买岛上风力发电机股票来参与“生态能源岛”建设。有大约450人为涡轮风力发电机掏了腰包。而一旦在风机中拥有了股份,那就成了他们自家的东西,因此岛上居民对风机的接纳程度大大提高,甚至还出主意让其运行得更有效率。“每天只要花几分钟时间‘照料’风机。”一位居民笑着说,自己从投资风机中获得的收益已经超过了养牛的收入。


除了让居民拥有风机所有权外,私人投资和风机合作社也变得非常受欢迎。目前,丹麦有十几万个家庭是风机合作社的成员,私人投资者安装了丹麦86%的风机。同时丹麦政府还按照地区就近的原则进行风能推广,风机合作社的股份大都被当地投资者持有,这既增加了装机容量,也提高了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在大众中的认可度。


放开风机所有权大大提高全民参与的积极性,使得风力发电在丹麦广为流行。如今,几乎所有丹麦人都支持风力发电在国内持续扩张,甚至很多人开始将更为节能环保视为一种信仰。生活在萨姆苏岛的Jesper Kjerms 便是典型的“可再生能源信徒”,在五年前和未婚妻来此度假时,这位笑起来极具感染力的年轻人一下子就被岛上的项目吸引住而留了下来。而在离开政府后,前任能源官员斯文·奥肯便一直致力于推动可再生能源在民间的推广应用。


当低碳环保、可持续发展真正成为一种全民意识的时候,还有什么障碍不可逾越呢?难怪,丹麦大可以放心地计划取消全部可再生能源补贴。丹麦能源部长Lars Christian Lilleholt 不久前提出,“几年之内”,可再生能源供应商将不再需要国家扶持。他表示,这样的发展速度直至去年都让人难以想象。


丹麦离岸小岛萨姆苏


丹麦离岸小岛萨姆苏

丹麦离岸小岛萨姆苏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现代生活与生产中“零碳”地区。


畅想“美丽中国”

而与丹麦的发展战略相类似,中国目前也已开始了自己的2050可再生能源发展路线研究。中国国家能源局官员此前在哥本哈根举行的2014年全球绿色增长论坛(3GF)上表示,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中国一直学习借鉴丹麦的做法,并受到了丹麦能源转型战略,即2050年完全摆脱化石能源消费目标的鼓舞和启发。


事实上,丹麦绿色区域供暖相关的技术和经验已在中国一些地方落地,成效可观。辽南地区的本溪市采用了丹麦的区域能源解决方案,在供热面积约300万平方米的范围内进行供热改造,项目经过近三年的顺利实施,已经初见成效:项目实施第一年,本钢热力公司扭亏为盈实现盈利,同时减少煤炭燃烧量2万多吨,当地空气质量明显改善;数据显示,本钢热力公司2016年实现盈利超过800万元人民币;未来两年中预计实现采用余热供暖面积超过500万平方米,降低煤炭使用量约20万吨,还蓝天于城市。


这一案例证明,如果将丹麦的成功做法和最佳实践同中的具体国情相结合,并加以合理利用,建立健全符合中国实际的区域供暖政策和管理体系,对中国加快建设生态文明节约型社会,是非常有帮助的。如此看来,丹麦的“能源童话”也一定可以成为“美丽中国”的现实。


撰文— La Gar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