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张凤安:微软变了

张凤安:微软变了

阅读数 4344

今日热度 3

评论
摘要: 过去4年,有一家企业的股价,不停地涨,直到上周突破了7000亿美元。这家公司名字叫微软。移动端时代,是苹果、亚马逊、腾讯、谷歌和阿里巴巴的时代,与微软并没有什么关系。Windows在这个领域几乎全军覆没,移动端就是IOS和Android的天下,正如PC端是微软的天下那样。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微软


在美国西海岸的科技走廊,当乔布斯凭借iPhone崛起之后,微软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就像一些过气的老巨头那样,它们的新闻已经不太引得起人们的热议。


这是4年前的状况:科技世界,从来没有尊老爱幼的传统,从来只尊重创新。


担任了20多年微软CEO的鲍尔默选择放弃,让出CEO的权杖,这个权杖最后落在了出身于印度的硅谷极客萨蒂亚·纳德拉手中。


4年过去了,微软市值悄悄突破7000亿美元,与苹果公司的差距越来越小,成为全球第二大最有价值的公司。


微软的重生和再造,将给所有正在转型、寻求变革的企业和企业家启示:守住你的现金流业务,开拓新的疆域,抢占技术和产品新制高点。


正如三星创始人说的,除了老婆孩子不变,其它都要变。转型首先变的是心理——这意味着重新开始,重新适应,重新学习,杀入陌生的商业领域;转型其次变的是眼光和格局,从前的敌人可以是朋友,从前的客户可以是新伙伴。


萨蒂亚·纳德拉上任后开第一次核心高管会,就告诉大家:一天到晚谈论业务没有任何意义。创意在哪里,激情在哪里?能不能将每个人的热爱的东西转变成伟大的产品和服务,进而赋权给你的同事、伙伴、客户?


CEO的工作首要的就是洗脑,用更专业的说法就是:给核心团队注入精神性。


萨蒂亚·纳德拉的父亲是一位印度高级公务员,母亲是一位教梵语的大学老师,作为儿子的他,一方面在父亲一生信奉马克思的感染下充满求知欲,另一方面,在母亲鼓励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中学会主见和自我选择。


家庭生活塑造了纳德拉,但是家庭不幸的遭遇则让他内心强大和宠辱不惊。


纳德拉24岁时,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但是由于宫内窒息,孩子在做了紧急剖宫产之后,还是无法挽回大脑重度瘫痪的现实;第二个孩子成长中突然发现患有阅读障碍症。


当自己作为父亲时,纳德拉面对飞来的残酷,差点被击垮。但与妻子一起,他很快学会了应对—生活就是这样,或许没有岁月静好,但家庭的责任和爱还在,这才是关键。


或许是神在把纳德拉赐给微软之前,让他经受磨炼,更重要的是也给他历练。


就在微软失去移动数字世界机会时,纳德拉参与了搜索项目。这个项目从无到有,他是负责人。为了挖到雅虎的搜索大牛、华人科学家陆奇,他选择了给陆奇打下手。


在大公司政治中,这是罕见的。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最牛,甚至想排挤别人自己上位。纳德拉选择了学习。虽然对他晋升增加了障碍,但是求知欲战胜了公司官僚政治。


纳德拉学习了什么叫机器学习,学习了分布式计算系统,学习了贝叶斯估计和随机决策,这让他迅速获得了云革命的通行证。


搜索技术提供了云革命的底层技术框架。3年后,纳德拉获得了晋升机会,独立负责云革命项目,开创了Azure的技术路线图。在刚刚公布的微软2018第二季度财报上,云计算再次飙升,创了77.95亿美元的收入,增涨了98%。


家庭的塑造和身处于云革命的前沿,让纳德拉成为微软40年来第三任CEO,新的变革开始了。


正如前面提到的,纳德拉开始给团队注入精神性,注入新的价值观和使命感。一些难以适应转型的人选择了离开,硅谷更多的优秀人才纷纷加入。微软开始奔跑。


苹果和微软一直以来都是劲敌,在移动数字世界,微软早已是看客。但是纳德拉找到了一种方法,让微软的那些不可替代的提升效率和生产力的产品,能置入到IOS和Android的世界中。


苹果重新信任微软,苹果的SIRI人工智能技术使用的就是微软的技术。这样的案例,在纳德拉上台后,已经不算是新闻。但在鲍尔默时代,在比尔·盖茨时代,它们没有合作的可能,只有互相拆台的机会。


危机四伏、内外交困,这几乎是所有转型企业都会面对的两种状态。如何让固有的产品服务更新,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转型和变革,说来说去,就这两条。


萨蒂亚·纳德拉给微软带来的变革活力,这是所有的MBA课程都应该重视的,因为大公司转型顺利的很少很少。


如果说微软变了,有什么最大启示,那就是时刻培养一位具有神性的接班人。


撰文:张凤安

原《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iBloomberg》主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