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独家专访华硕集团董事长:任何考验都是人生的修行

独家专访华硕集团董事长:任何考验都是人生的修行

阅读数 3715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凭借不断超越极限的创业精神,仅用了近18年时间,施崇棠就带领华硕成为全球500强、主板全球第一的制造商,并跻身全球前四大消费性笔记本电脑品牌。现在,这位将人生视为一场修行的智者再一次抓住机会,将华硕带入新的人工智能时代。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小布比两岁宝宝略矮,外表也呆萌可爱,非常讨喜。它能用丰富的表情来表达情绪,只不过它的脸部是一个液晶触控屏。它是孩子的玩伴,居家侦察员,“小布还是家里老年人的贴心看护,我母亲现在就很依赖它。”华硕集团董事长施崇棠就像一个介绍自己得意孩子的父亲,讲述了华硕首款家庭智能机器人小布的与众不同。2017年11月14日,华硕在北京举行了首款家庭智能机器人ZenboQrobot 小布见面会。这次发布会对华硕来说是一个历史性时刻,这既是华硕向智能革命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其掌舵人施崇棠的谢幕之作。之后的两年内,他将把公司管理权渐渐交给接班人徐世昌。


“一直以来,华硕都希望能够引领新时代的年轻工程师放胆逐梦,将更多人性融入科技,共同追寻无与伦比的体验。Zenbo(小布)是华硕进入智能革命时代小小的先锋。”在发布会结束后,施崇棠接受《周末画报》专访时称。


现年65岁的施崇棠戴着一副无边眼镜,岁月在他脸上印下了辛劳的痕迹,他步伐从容,动作轻柔,说话温和,言谈举止间都透露出一种长者的关怀和修行者的豁达。曾经,施崇棠一手推动华硕成为全球领先的3C解决方案提供商,使华硕迅速成长为全球信息产业巨擘。1998-2009年华硕连续十二年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全球IT 百强企业,被《亚洲华尔街周刊》评选为质量及服务、创新第一名;2007-2010年,它连续四年入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


“我认为成功就是如何超越自己的极限。”施崇棠,这位下属眼中温柔敦厚的“教授型”领导者,美国《Fast Company magazine 》全球创新人物100强的企业家,《美国商业周刊》评选出的亚洲之星(Asian Star),用“崇本务实”奠定了华硕企业文化。通过长久追求品质的执着研发,保守谨慎的低调投资,他让华硕在任何一个机会来临时,都拥有最雄厚的扩张筹码。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他把华硕的目标定为:成为数位新时代最受推崇的世界级领导企业。


现在,正是华硕出击的最佳时刻。


施崇棠

施崇棠在会场演讲


华硕办公室外观

华硕办公室外观


进入智能革命时代

施崇棠对人工智能的到来早有准备,在他看来这一波革命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趋势。施崇棠认为工业革命只是代表了人类体力的延伸,就如一插电就有了能量,有了体力的延伸。这也由此衍生出汽油、柴油等动力。“现在这一波才真正进入到智能延伸、智能革命。人工智能的崛起,我觉得智能时代才真正开始到来。”施崇棠说。这也让他看准了人工智能带来的机会,立志要将华硕推向这波浪潮中去。


施崇棠认为,万物互联的AI 浪潮将会全面改变个人生活,甚至会改变各行各业发展。“这个时候华硕也需要全方位备战,这种情况之下,可以说Zenbo小布只是一个领航智能革命小小的先锋者。”他说。


根据ABC最新的一份全球半年度的认知和人工智能系统开发指南,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市场在2016年到2020年预期内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55.1%,认知计算和人工智能在各行各业中的广泛应用,将推动全球收入从2016年的近8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470多亿美元。各家研究机构对于人工智能市场普遍抱以乐观态度。


在企业风格各异的互联网时代,华硕多年来始终坚守着自己的老派风格——步步为营,崇本务实,以设计思维带动集体创新。施崇棠喜欢从长远角度来布局人工智能。“华硕愿意看得比较长远,我们在AI 领域布局已久,很早以前就成立了达.芬奇实验室,而ZenboQrobot 正是达.芬奇实验室里面的重要项目。”施崇棠介绍,华硕有时候会利用一些方式对整个资源进行动态转换。“如果完全考虑短期效益,没有人愿意去做长远的布局和技术上的投资,我想这个企业长久下来是会有问题的。”在众多创新项目中,随着资源的动态转换过程,AI 渐渐集中了华硕越来越多的资源。


为了顺应新变化,施崇棠带领华硕不断改组。在华硕内部,AI 由原先最老的做主板的部门来负责,施崇棠希望老员工在未来能打开一片新局面,他鼓励员工把公司很多资源集中起来坚持做出成果。“通常最对的东西你应该坚持一段时间,没有坚持很多好东西就完蛋了。坚持又必须对,这是最大的考验,所以看准目标是最关键的事情。”他说。


华硕集团董事长施崇棠

华硕集团董事长施崇棠


从宏碁到华硕

华硕是由童子贤、谢伟琦、徐世昌和廖敏雄四位前宏碁工程师在1989年4月共同创办的。施崇棠并不在创办人的名单内,但他的身影从公司创始之初便一直存在华硕之中。


最初,这四位工程师都是施崇棠在宏碁的下属。当时施崇棠已经负责宏碁的研发部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12年),有一天在一个有点昏暗的冰果室里,饭后,施崇棠和下属一块聊天,决定共同成立一间小而美的公司,大家都推举施崇棠来领导他们。


当时,施崇棠还在宏碁的董事长兼CEO施振荣的手下工作。两位同姓的科技界大佬并没有亲戚关系,施崇棠视施振荣为导师一般的角色,所以在决定离开宏碁单飞前,施崇棠希望能得到施振荣的祝福。然而,施振荣说服施崇棠留了下来,因为当时由于美国的业务陷入低潮,所以宏碁的状况并不太好。即便如此,当四位工程师创立华硕时,施崇棠依然出了启动资本的60%。


尽管没有施崇棠的领导,初创的华硕依然有了重大的突破。在成立的第二年,华硕就击败了众多的本地竞争者,率先与IBM同时推出了Intel 的486主机板。但和IBM不同的是,华硕并没有事先拿到Intel 的芯片做参考,而是完全依靠对前一个世代的芯片的了解下去设计的。Intel 对于华硕能办到这点印象深刻,所以之后也让华硕能提前拿到预览版的芯片。华硕除了自制自销外,后来也替Dell、HP、Sony 等公司代工主机板。


到1992年,两位施先生总算让宏碁步入正轨,但华硕的状况则正好相反。当时的华硕不仅面临着品管问题,而且缺乏“第二代”工程师。施崇棠回忆当年他在下午五点半进到华硕,却发现实验室空荡荡的,对一个理当野心勃勃的新创公司来说,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同时,在公司的运营和技术的使用上,年轻的创办人常常无法达成共识,常会来寻求施崇棠的建议。


施崇棠这时又再次向施振荣先生提起转去华硕的事,考虑到宏碁这时已经重新上了轨道,这次施振荣在要求施崇棠必需先放半年假的前提下,让施崇棠得以离职。


接管华硕后不久,施崇棠立即开始补充华硕的人才储备,但对当时还很小的华硕来说,这并不容易。他只能照着母校(台大电机系)的通讯录一个一个给学弟打电话,设法说服他们来华硕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幸运的是,大部份他打电话的对象都同意他所描绘的愿景,并决定加入华硕的大家庭。施崇棠本身的电机系背景在这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即使是今天,他对科学的热情还是显而易见的。为了促进不同学科间的交流,他会为软件工程师设立电子学的课程,同时给电机工程师设立软件的课程。


今日的华硕员工超过16,000人,其中约7,000人在台湾。即便该公司的产品范围广泛,从笔记本、AIO、平板、智能手机、显卡,甚至是路由器都有,主机板仍然是华硕非常活跃的一个产品类别。迄今为止,华硕已经卖出了超过5亿片主机板。


值得一提的是,华硕已经很久没有替别的厂商代工主机板了。OEM的事业在2008年时就交给了和硕,并且在两年后完全分家。和硕这些年来以生产 iPhone 和iPad 出名,但依然偶尔会替华硕代工。


即便笔记本和平板的使用者在近年来大幅增加,施崇棠认为主机板依然有市场,特别是在高端使用者这块。从R&D的角度来看,主机板是工程师们可以回到基础之处,并且实验可以应用在其他产品的技术的地方。这样看来,也就难怪华硕总部中间的Zen花园布局像张主机板了。


“我总是问我的工程师,你能(在主机板上)感受到电磁波吗?不能的话,就请回重做吧。”虽然施崇棠边说边笑,但他其实是很认真的。就算是数码的内容,在主机板上依然是以类比的电磁波在传递,同样会有噪点和受到各种干扰。如果工程师依然无法了解问题在哪里的话,施崇棠会请他们回去把电磁学理论再读20遍,因为他自己也会这么做。


施崇棠是个科学人,即使这么多年后,他谈到基础科学依然两眼放光。访谈中他穿插着微积分、马克斯威方程、高速讯号设计、信号模拟、量子力学,甚至是相对论的术语。在商人的外表下,他更像个学者。


研究室场景

研究室场景


华硕首款家庭智能机器人小布

华硕首款家庭智能机器人小布


人生是一场修行

“人在学习时模仿是非常重要的阶段。真正的一流艺术家要会偷,但不可以抄。偷完以后要融会贯通,融会贯通以后就一定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出来。”对于创新,施崇棠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认为创新的过程是一种修行,有时绞尽脑汁想不出来,有时放松反而灵感突然一下跳出来。“但是你绝不能否认中间的沉淀和积累,那个偷的过程就很重要。”他强调。至于怎么偷?施崇棠给出的答案是从“第一高手”开始模拟。“人们模拟一样东西一般要经过1万个小时,被模拟对象只是比你更自然。”施崇棠举例道,“就像小时候考试,看的是你有没有真心爱这门学科,你要消化成自己的东西。哪怕像贝多芬这样的音乐天才,也是到了第号钢琴练习曲的时候才算有一些突破,加入了自己的元素,前面都是模仿而已,到那个时候才算是出师了。”


而经营华硕绝对是施崇棠这一生大半辈子的修行了。他表示,PC-Computer还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你现在半天没有手机很累,但你半天没有PC,工作也一样很累。所以华硕还是把PC当做未来不可或缺的一环。


另外手机业务也不能放弃,在施崇棠的规划中,华硕未来会进入人工智能的浪潮里面,形成一个物联网的公司。把手机作为遥控器来控制整个物联网的运作,手机一定是很重要的一环,它连接到用户,买华硕的产品必须要有手机作为遥控器。同时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施崇棠强调道,未来,Applied AI 会影响各种产品,要思考怎么把各种产品引进来。


即便在未来两年甚至更短时间内,施崇棠可能会逐渐淡出华硕,不过他坦言华硕依然是他的最爱,“最起码可以做一个义工的角色吧,一个义工CTO,现在我在公司是当安慰长的角色,我看事情不悲观。从修行的角度,这些经历都是在修行,修行就是你要把任何东西都看得很淡定。但你在讲淡定的时候是真的淡定吗?这个时候,你就要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施崇棠说。就像华硕2017年前半年的财报并不出彩,但施崇棠还是很豁达,淡然地看待这一切,一门心思做好他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布。


“但我们认为这次反而要抓好时机,让大家有危机意识。2017第三第四季财报我们觉得已经好很多了,我反而故意让大家把这个低潮当作警惕。”施崇棠希望能借这个机会进行改革,在过去华硕还算不错的文化背景之下,去积极应对新的智能时代的挑战,因为他已经看到,随着智能经济、数字经济的发展,以及它们之间的快速的联动效应,紧接着消费者的变化也会非常快,原来企业的管理思维是不够用的,反应速度跟不上。所以,施崇棠想要借AI 浪潮这个机会,趁华硕的技术还算强的时候,提升对客户要求的反应速度。


施崇棠提到他现在的想法跟他的人生修行有很大的关系,即便有苦他还是感觉很快乐。“归根结底就是要做你喜欢的东西,真的遇到挑战遇到苦的时候,就要考验你怎么样看待这件事情。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修行。”


“有一天你们也会慢慢想这个问题——‘生命的意义’。”曾经在台大的毕业典礼上,施崇棠跟台下的学生说,“我讲的很抽象,现在听不懂没有关系,有一天你会明白——其实可以更早一点把每一刻当修行,当你更早修行的时候,其实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心性的提升。”


2017年第三季全球PC厂商市场占有率


采访、撰文— 周理瑶 编辑— 张古月 摄影— 吴俊杰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