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张凤安:国家现代化的三大陷阱

张凤安:国家现代化的三大陷阱

阅读数 1234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传说中,蚩尤和黄帝一战,奠定了此后中华民族的基本走向,中国上古文明从多个大部落竞争逐渐向大一统演进,制度也从禅让走向世袭。奥斯曼帝国崛起时,东罗马帝国在君士坦丁堡的千年荣耀几乎在一夕之间毁灭殆尽,留下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千年一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自有人类文明以来,随着陆上海上通道的打通,大国之间的政治悲剧,总是不可避免地上演,这就是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提出的著名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即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回应这样的挑战。


一战之后的巴黎和会,让保持均势成为最重要的大国政治关系原则,而这种均势只有在二战之后,当核武器产生之后,才算正式确定。


从全球看,中美、中俄、俄美构成了全球三大主要政治关系,这三大关系的稳定或者冲突决定了全球稳定的走向。无论是克里米亚被俄罗斯收归还是叙利亚战争,都只是这些大国关系的延续。


对于正在和平崛起的中国来说,避免卷入修昔底德陷阱,就是一大智慧。一方面,要避免自身的和平崛起成为别人的敌人,另一方面,也要应对老牌大国漫长衰落的反应。朝鲜问题恰巧成为中美俄三者的公约数。


一带一路战略,类似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但是超越马歇尔计划,因为一带一路是那些欠发达区域的共同体发展策略,让更多国家一起崛起繁荣,是避免一脚跨进修昔底德陷阱的远见之举。美日欧在观望之后也一定会加入其中,没有理由不分享发展的成果。


过去十多年,在本国讨论最多的是中等收入陷阱,这既源于拉丁美洲百年来的深刻教训,也是对于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一旦进入中等收入阶段后,如何处理可能引发的经济和社会矛盾的警惕。收入分配差距加大,区域发展不平衡,阶层流动窒碍和上升空间受阻,以及环境和资源冲突、民主法治教育医疗供给不充分,都会引发社会问题。


涉及几千万人的精准扶贫正在被重视,将近600个贫困县要在三年内摘掉贫困县帽子。因病返贫、偏远地区的贫困问题解决起来成本非常高。


相比较扶贫难度,涉及几亿人的就业问题是经济体的宏观问题。由于过去粗放式增长不可持续,低小散的企业面临关闭,需要激发激活更多创新企业。营商环境就变得更为重要。但凡那些注重营商环境的地方,就业解决起来就得心应手,那些管理僵化和官僚思维严重的地方,创新创业成本就会很高。


观察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就是新增企业数量。每新注册一个公司,就会相应带来就业的可能,即使是壳公司,也如此。


激发企业家精神,在北方尤其东北,是更为迫切的事情,也是解决本国中等收入陷阱的最佳途径。一个区域缺乏企业家精神和活力,既是问题的症结,也是问题的结果。


跨过中等收入陷阱,提醒社会要让市场真正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的作用。


还有一个陷阱是塔西佗陷阱,它所指陈的是,一旦一个公共机构失去公信力之后,无论它干好事坏事,说好话坏话,都不易被信任。它说的是政府与社会的关系问题,人无信不知其可。


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公众很难具备辨别信息真假的能力,他们总是选择性相信。而选择性偏好则取决于过往的认知和印象。如果一个公共机构在过往的诸多争议事件中,总是被人诟病,那么就在发布公共信息时就需要多考量。


公众的选择性偏好可能被轻易利用,不明身份者和动机不明的造谣信息,或许会自动附加到某些社会机构身上,而人们往往信以为真。


历史教训的典型如欧洲黑死病的发生,流浪歌手会将此归罪于犹太人身上,说他们往井里投毒引发了黑死病的蔓延。犹太人被诬陷一方面是宗教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犹太人放高利贷引发的憎恨。


近的来说,在伊拉克战争中,小布什班子曾散布萨达姆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信息,人们是宁愿相信的,基于萨达姆曾经使用过化学武器这个事实。


本国正处于社会经济变迁矛盾多发期的交汇口。每一起社会事件,如果不能做到公开公正及时披露和处理,总是容易陷入塔西佗陷阱里,被人为操控或者影响,从而造成公共机构与社会之间互信的缺失。


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和塔西佗陷阱,这是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必须面临及想办法跨过去的三大陷阱。


撰文:张凤安

原《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iBloomberg》主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