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都灵(Turin)当代艺术突飞猛进

都灵(Turin)当代艺术突飞猛进

评论
摘要: 意大利统一之后都灵曾短暂地被设为第一个首都,后来成为意大利工业中心。它历史悠久,资源丰富,虽不及老对手们发展迅速,却拥有前卫的当代艺术来彰显其独特之处。可谓明智之举!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都灵(Turin),如今的意大利第三大城市、皮埃蒙特大区首府,打从建城的那刻起,就注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内外兼修”如它,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人迷醉,无法自拔——


它是“意大利自由的摇篮”。作为欧洲过去重要的政治中心,都灵先后成为了皮埃蒙特-萨伏依公国的首都、萨伏依王朝统治下的萨丁尼亚王国的首都,以及意大利统一之后的第一个首都(1861年-1865年)。它的骨子里,隐藏着罗马式的本源。


它是“意大利汽车之都”,也是欧洲最大的汽车产地,产量占意大利全国的90%。世界十大汽车公司之一的菲亚特(Fiat)便成立于都灵,旗下拥有克莱斯勒、道奇、法拉利、玛莎拉蒂、蓝旗亚等著名品牌,并带动了一系列配套企业的发展,例如塑造了法拉利和兰博基尼多款超级跑车的汽车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Pininfarina)、发掘了乔治·亚罗和马赛罗·甘迪尼的汽车设计公司博通(Bertone),当然还少不了工业保险、王家互助保险、公牛保险等相关保险企业。


它是“阿尔卑斯之都”,因西北部被阿尔卑斯山环绕而得名。在该山脉廉价水电基础上,都灵重点发展了技术密集型产业,有发动机、机床、电子、电器、化学、轴承、飞机、精密仪器、仪表以及军火工业等。因而很多企业是在都灵成立的,如意大利电信、Farid(欧洲领先的生产垃圾收集工具的公司)、Carpano(发明苦艾酒的公司)、联合圣保罗银行、联合信贷银行等。


它是“巧克力之都”。意大利有1/3的巧克力制造工厂位于皮埃蒙特,都灵自然而然成为了意大利最甜的地方。世界上第一家巧克力工厂Caffarel便于1826年成立于此。有意思的是,这里的每一家巧克力店都有自己制作巧克力和可可酱的“独门秘方”,最有名的当属姜杜约多可可榛子粉巧克力(Gianduja)和普拉莉纳夹心巧克力(Pralina)……


纵然都灵有千百面,然而它最让人醉心的一点数百年来都未曾改变,那就是艺术。都灵保存着大量的巴洛克、洛可可和新古典主义法式建筑,宫殿、教堂、歌剧院、博物馆、美术馆、纪念碑、广场、庭院随处可见,安托内利尖塔(Mole Antonelliana)、帕拉蒂内城门(Porta Palatina)、瓦伦蒂诺城堡(Castello del Valentino)、苏佩尔加大教堂(Basilica di Superga)等名胜古迹更是长期游人如织。


它将古老与现代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洋溢着强烈的欧洲精神,并被一种北欧和地中海文明之间的平衡气氛所缭绕。坐在露天咖啡厅,欣赏周围动辄上百年历史的商店,品尝一杯古老的浓咖啡,肆意沉浸在怀旧的气氛中,时间仿佛倒退回了那个公爵们享有无上社会地位的贵族年代。


“意大利最具艺术气息和发展的城市,其实不是米兰,是都灵。”欧洲设计学院的一位艺术历史学教授曾如是说。确实,如果你以为都灵是一个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城市,那可大错特错了。这座古城正在古艺术的基础上,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


都灵


都灵

都灵保存着大量的巴洛克、洛可可和新古典主义法式建筑,图为瓦伦蒂诺城堡和苏佩尔加大教堂。


独辟蹊径的新生力量

如果说罗马有斗兽场,佛罗伦萨有老桥,威尼斯有圣马可广场,那么都灵的代表建筑一定要数马里奥·梅尔兹(Mario Merz)大师设计的雪屋造型喷泉建筑。这座圆顶喷泉建筑由石头、铁片和霓虹灯构成。而如果说米兰多姆大教堂(Duomo)的建筑风格循规蹈矩,那么梅尔兹的雪屋建筑便是一种象征着天马行空的不羁风格。


梅尔兹的这一建筑作品坐落在都灵一条四行道的正中央,对于一个经济发展有赖于汽车工业带动的城市而言,这不足为奇。当意大利的其他大城市竞相向外界展示其悠久的历史和闻名的遗迹时,都灵以其独特的发展方向和叛逆色彩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1967年,意大利最为著名的‘贫穷主义’(Arte Povera)运动在都灵兴起,其中代表人物有梅尔兹、米开朗基罗·匹斯多雷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和吉里欧·帕奥里尼(Giulio Paolini)。而这场运动之所以发生在都灵,是因为当时在这座工业都市里,一方面传统贵族和新兴资产阶级之间发生了分裂,另一方面无产阶级力量太过弱小。”都灵资深展廊管理人圭多·科斯塔(Guido Costa)解释道,“在这种矛盾对立中,孕育出了一种新生的美学力量。在这场运动中,这股新生力量极力推崇一种关注当下的贫穷艺术,这对当时的消费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当时都灵有一股相当开明的资产阶级力量,比如诗人切萨雷·帕韦斯(Cesare Pavese)、作家伊塔罗·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以及伊诺第出版社(Einaudi)。他们对新生代艺术家提供了各种帮助与支持,也正是得益于此,这座原本死气沉沉的工业都市从此成了众多前卫艺术的诞生之地。曾与罗马结盟,亦曾屈膝于罗马帝国的统治之下,但最近30多年来,都灵拥有意大利唯一的当代艺术机构体系。


“随着1984年里沃利城堡(Castello di Rivoli)博物馆的建成,这个体系就已经初见雏形了。”城堡新晋管理人卡洛琳·克里斯托夫-巴可几夫(Carolyn Christov-Bakargiev)说道,“这一计划最初由都灵的艺术家和艺术展廊管理人发起,随后皮埃蒙特区其他各市的艺术收藏家们也纷纷出资表示支持。”


贫穷主义

1967年,意大利最为著名的“贫穷主义”运动在都灵兴起,

其中代表人物有马里奥·梅尔兹。图为其作品在德国展出。


自我变革之路

“位于都灵的意大利Civica现代艺术展廊(GAM,全称为Galleria Civica d'Arte Moderna e Contemporanea)拥有大量历史艺术藏品,在这里再增加一座全球级当代艺术博物馆之后,都灵的形象随之改变。”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还有丽贝卡·霍恩(Rebecca Horn)等艺术家的作品先后进驻城堡,布满各间厅室,这栋曾经作为萨伏伊王室府邸的里沃利城堡,虽然外表朴实无华,却强势晋升为全意大利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博物馆和全欧洲最为壮观的博物馆之一。这座从属于意大利皮埃蒙特区的博物馆从一开始即兼具公私联盟的特点,既有政府支持又有私人资助,这在今天仍是体现都灵文化机构特色的最明显标志。


无论是里沃利城堡博物馆还是其他当代艺术机构,愿意出资赞助的有识人士总是络绎不绝——包括都灵当地工业大厂如咖啡业顶级出品商拉瓦萨(Lavazza)、银行巨头如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通过圣保罗基金会进行赞助),还有裕信银行(UniCredit)(通过CRT基金会进行赞助)。也正是得益于如此强大的资助力量,都灵才能达成如此巨大的艺术收藏成就。


巴可几夫表示:“每一年,CRT 基金会都会向里沃利城堡博物馆和Civica 展廊提供资助,这是一笔数目可观的艺术品采购资金。”这位管理者制定了很多关于博物馆的发展计划,其中最富意趣的当属里沃利城堡博物馆研究所。该计划以美国盖蒂研究所(Getty Research Institute)为蓝本,旨在建立一处研发中心专门接收和保存艺术家及策展人的档案资料。


都灵


都灵

都灵能达成如此巨大的艺术收藏成就,离不开政府支持、私人资助和企业的大力支持。图为拉瓦萨和裕信银行。


底特律废墟气息

“随着工业时代的过去,都灵也慢慢有了向其他方向发展,改变城市形象的战略计划。既然在遗产旅游这方面没有办法与意大利其他城市同分一杯羹,都灵也就理所当然地瞄准了当代艺术这个方向。”梅尔兹基金会领导人比阿特丽斯·梅尔兹(Beatrice Merz)解释说。该基金会一方面旨在保存与宣传其父马里奥·梅尔兹的作品,另一方面则在其会址,原蓝旗亚(Lancia)热电厂内举办特别展会。自从汽车厂商蓝旗亚与菲亚特大幅减产后,都灵当地移作他用的建筑数量如雨后春笋般增多了起来。走出城市的历史中心,扑面而来一股“底特律废墟气息”,只有观光客才会觉得甚是美妙。


许多艺术家和展廊管理人趁势重新利用这些废墟:雕塑家吉塞普· 佩诺内(Giuseppe Penone)把工作室安置在了一家金属商铺的位置,Ettore Fico 在一家电厂中开起了艺术中心,Piero Gilardi 挑中了一家废弃的钢铁厂来设立了雕塑试验园,都灵最大展廊之一的管理人Franco Noero则看上了一家汽车修理厂旧车间。此外还有由CRT基金会赞助的OGR机构,这家文化机构最终选择了一家昔日用于意大利北部列车检修的大型建筑群。上溯到1995年,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基金会(la fondation Sandretto Re Rebaudengo)也选择了一家旧工厂作为会址,帕特里齐亚·山德雷托(Patrizia Sandretto)表示:“我们拆除旧建筑,请设计师Claudio Silvestrin重新进行设计,而这里曾是用来生产汽车轮辋的。”


帕特里齐亚拥有意大利最华美的当代艺术藏品之一,并在25年间收藏了艺术家辛蒂· 雪曼(Cindy Sherman)、安德列斯· 古尔斯基(Andreas Gursky)及沃尔夫冈(Wolfgang)等人的众多作品,还和她的团队一起完成许多项目,包括若干场馆藏级展览会,此外还赞助艺术家并培养新人。“从11年前开始,我们每年都会邀请世界各地的新生代策展人。他们会先在我们基金会待4个月接受培训,随后与意大利的艺术家进行交流。等他们进行了广泛的涉猎之后,再回到基金会举办一次策展。鉴于意大利的艺术学校在培养策展人方面有所欠缺,5年来,我们每年都会启动Campo项目培养8至10名新生策展人。”


都灵的另一些其他机构也同样在致力于这一事业——Civica现代艺术展廊、里沃利城堡博物馆、梅尔兹基金会、PAV基金会等机构都设有强大的培训部门,针对最弱势社会群体开各种活动。如今的当代艺术世界越来越受时尚潮流影响,遭到附庸风雅的坏风气侵袭,商业投机行为横行肆虐,而都灵似一股清流,它怀揣着1968年五月风暴后的乌托邦情怀,懂得共享,懂得团结。“都灵有各种各样的机构组织,但彼此间并不恶意竞争,”巴可几夫解释说,“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让更多的大众群体接触到现代艺术。”


都灵

“ 都灵有各种各样的机构组织,但彼此间并不恶意竞争,”城堡新晋管理人卡洛琳·克里斯托夫- 巴可几夫说,

“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让更多的大众群体接触到现代艺术。”


艺博览的群众路线

此外,11月举办的Arttissima当代艺术博览会(意大利最重要的艺术博览会),这场大型多站式博览会将会向世人展示都灵全部的艺术收藏:所有当代艺术作品分散在都灵各个博物馆展出,其中部分博物馆已颇有年代。在Arttissima当代艺术博览会吸引世界各地的资深收藏家们前来参观的同时,都灵的圣诞彩灯艺术节(Luci d'Artista)也同期举办,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或是那些由艺术家Daniel Buren、Jeppe Hein 以及Jenny Holzer 设计的发光体点缀着大街小巷,让整个城市熠熠生辉。


“Arttissima当代艺术博览会非常特殊,虽然它是政府性活动,但是它的运营却是私人性质的,”活动领导人Ilaria Bonacossa解释说,“这种形式让我们能够全神贯注地策划一场更具试验性质的博览会,而不只是在收益的问题上钻牛角尖。”在博览会的“现在,未来”(Present Future)单元中,策展人与馆长用心寻觅新生艺术人才,在20多家展廊中精心挑选了20多位新生代艺术家布置个展。


“都灵是一座极具奥林匹克精神的城市,而且这神不仅仅体现在体育竞技领域(2006年冬奥会在都灵举办)!”展廊管理人佛朗哥·纽若(Franco Noero)惊呼道,“都灵是真正的灵感实验室,展位平价亲民,展览会向五湖四海敞开怀抱,是许多艺术家艺术生涯的跳板。就创新能力而言,都灵是如今全意大利最能激发灵感的地方。”(本文部分内容选自总第21期《优仕生活》)


撰文— Natacha Wolinski、KOZUE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