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独家专访Juraj Vaculik:追云逐月,脚踏实地

独家专访Juraj Vaculik:追云逐月,脚踏实地

阅读数 475

今日热度 60

评论
摘要: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逐渐成熟,飞行汽车正在从概念走向商业市场,预计达到1万亿美元产值。当丰田、空客、谷歌等公司还处于研发阶段的时候,Juraj Vaculik和他所创立的飞行汽车制造公司Aeromobil 已经计划于2020年交付客户。并且跻身“2015年度改变行业游戏规则的十大创新公司”,走在前列。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斯洛伐克尼特拉的一片草地上,一辆黄白相间的跑车快速行驶着,之后,它停了下来,像一只鸟一样慢慢张开了“翅膀”和“尾翼”,开始加速往前跑,约200米后,它慢慢地离开了地面,在空中以250公里/小时的速度飞了起来。看着地面上的人渐渐变小,坐在副驾驶座的Juraj Vaculik有些兴奋,而驾驶舱里的Stefan Vodocz(现为Aeromobil联合创始人兼产品设计师)却丝毫不敢放松。半个小时后,这辆既像跑车又像飞机的“异形”成功着陆,地面的人群欢呼着向Juraj Vaculik 和Stefan Vodocz跑过去……


“那是我们无数次试飞中的一次,很遗憾,没有拿到飞行员执照的我,只能坐在副驾驶座。”7月底,带着浓浓的口音,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飞行汽车制造商Aeromobi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Juraj Vaculik,在中国北京接受《周末画报》的独家专访时说道,这也是他对中国媒体的首次发声。


与热火朝天的自动驾驶研发竞赛相比,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大公司正在严肃地对待飞行汽车。不论是汽车制造商丰田、还是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抑或是科技巨头谷歌,他们对飞行汽车的研发还止于试验阶段。对比之下,已经宣布飞行汽车的报价,并计划2020年交付客户的Aeromobil是最认真的一家公司。


面对大公司的“散漫”,这家公司并不介意自己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媒体的头条:它曾经被《金融时报》评为“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科学》杂志授予它“2015年创新大奖”,《连线》杂志英国版2015年4月把它列为“年度改变行业游戏规则的十大创新公司”之一。


一旦谈及飞行汽车,Juraj Vaculik 便兴奋不已:“虽然我今天穿着西装,但是我时刻为‘飞行汽车’而疯狂!你可以把我看作一个真诚的疯子! ”


Juraj Vaculik 是个“正装绝缘体”,不过,在接受采访的当天却“前所未有”地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表情严肃,眼神犀利,一副要去参加重要商务宴会的标准商人装扮。不过,一旦谈及飞行汽车,他就“破功”了,兴奋地说道:“虽然我今天穿着西装,但是我时刻为‘飞行汽车’而疯狂!你可以把我看作一个真诚的疯子! ”


事实上,Juraj Vaculik不只是一个严谨的投资者,同时也是一个无厘头的艺术家,他说,艺术家骨子里的浪漫让他痴迷于飞行汽车,投资者具备的严谨促使他认真地践行梦想。


Juraj Vaculik 分析并相信,未来飞行汽车的产值将达到1万亿美元,这是今日汽车产业产值的三分之一,而飞行汽车技术相关产业产值则将达到3万亿美元。


“它(飞行汽车)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而且是一个有可能彻底改变交通服务业的巨大机会!”在长达1个小时的访谈里,Juraj Vaculik 向《周末画报》描述了他心中的宏伟愿景,他希望飞行汽车成为任何人都可以驾驶的新型运输工具。他的终极目标是,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革新,未来消费者将享受到地面以及空中的无人驾驶体验。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担任机械工程教授的米西卡明斯曾这样评论道:“那股围绕着无人驾驶汽车的狂热已经溢出到了航空领域。这是一种好的现象。我们所处的现实是,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就在不久前,知名创业孵化器Starburst Accelerator创始人兼CEO弗朗索瓦· 萧邦(Francois Chopard)在国外科技博客TechCrunch发表文章称,下一家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将来自航空航天领域。


概念车AeroMobil 4.0

最接近商业化的一款概念车AeroMobil 4.0


疯狂的梦想家

如果说,Juraj Vaculik对飞行汽车的追求是源于一次梦境,而且还不是他本人的。你会怎么想?疯狂!对于这个答案,Juraj Vaculik 再熟悉不过了。


7年前,正在四处找投资项目的Juraj Vaculik,听到大学同学Stefan Klein 描述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梦境,梦中出现了一个既可以在天空中飞又可以在陆地上跑的“异形”,Juraj Vaculik 当即对这个充满想象力的梦境产生了联想,在了解到Stefan Klein从1990年就推出了第一代产品后,他决定帮助这个项目走出实验室,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任何制造业的经历。


根据公开资料,艺术家出身的Juraj Vaculik 于1992年偶然进入传播及广告领域,在一家全球性的广告公司担任4年创意总监后,他开启了第一次创业,创建了Made By Vaculik 公司,这是一家中东欧地区领先的独立广告公司之一,业务遍及全球30个国家—— 正是这家公司让Juraj Vaculik 完成了最原始的资本积累。此后,脑洞大开的他又开始转换身份—— 投资人,并不断寻找科技领域的投资机会。


当众多项目摆在面前时,Juraj Vaculik最终选择了一个令许多人出乎意料的项目—— 飞行汽车,并在2010年正式创建了其创业期间的第二家公司Aeromobil。“我不得不说,在飞行汽车项目的推进过程中,我遇到的难题就是不断地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解释我并没有发疯。”Juraj Vaculik 笑着说。


他确实没有发疯。飞行汽车的设想已经存在超过一个世纪。美国航空先驱格伦·柯蒂斯(Glenn Curtiss)于1917年设计出铝制Autoplane,一款介于飞机和汽车之间的飞行器。不过该机无法持续飞行,只能短暂跳跃。“当时并不是(飞行汽车)这个概念和设计存在的最好的时代,科学技术也未准备充分。”Juraj Vaculik 告诉《周末画报》,如今,时代给予飞行汽车先进的科技,比如自动驾驶技术可以以一个很小的体积存在,并可以轻而易举地被赛道汽车的仪表盘后方,以及最重要的碳纤维材料—— 该材料可大大降低汽车的重量,保证汽车飞起时的燃油效率。


尽管如此,当时的舆论认为他们是一群“竟然想要造飞行汽车”、“不可靠的”斯洛伐克人,这让Juraj Vaculik 在融资方面遭到了困难,他不得不自掏腰包,当他在这个项目上花光所有钱时,人们认为他离发疯越来越近,但他仍然相信这是一种创新。“你今天看到的许多创新成果,在曾经都被人所诟病或深信其不会实现,仅是一些疯狂的想法。”回顾最难熬的那段时间,Juraj Vaculik 颇有感慨。


组建团队被Juraj Vaculik看做是Aeromobil实现的一步质的跨越。


Glen Mercer是他们找到的第一位伙伴,此人有20年麦肯锡汽车业分析全球负责人的工作经历。通过Glen Mercer,Juraj Vaculik顺藤摸瓜找到了全球高性能超跑品牌迈凯伦的常务董事Antony Sheri,此人曾经帮助迈凯伦推出首款量产产品,对一个项目从0到1有着丰富的经验。目前,Glen Mercer和Antony Sheri已成为Aeromobil咨询委员会的专家,CTO Douglas McAndrew在汽车行业拥有20多年的经验,曾经就职于宝马、路虎以及迈凯伦,最擅长汽车安全技术,在驾驶者保护领域有多项创新专业。同时,原欧洲民航局联合创始人Hugh Cardinal也加入到Aeromobil担任适航主管,此人此前受雇于法国DGAC(国家适航管理局),作为认证、持续适航和通用航空业务的负责人。他们为加入Aeromobil而不得不在另一个国家重新安置自己的家庭,这让Juraj Vaculik深受鼓舞。


“我很自豪,他们愿意放弃自己原先所处的顶尖大公司和极高的职位而加入我们这家新创公司。”能够将一群不同背景、不同行业的高端人才凝聚在一起,Juraj Vaculik具备十足的感染力,“他们每一个人都如飞行汽车上的一个零部件一样,部件不断升级成就一个飞行汽车,我们的团队也随之壮大。”至今,Aeromobil已经发展至50人,且已经获得了12份技术专利。


Juraj Vaculik

Juraj Vaculik 在法兰克福车展


飞行汽车驾驶室

飞行汽车驾驶室


接近商业化

AeroMobil 4.0版本“Transition”被Juraj Vaculik 视为最接近商业化的一款概念车,最近的一次亮相是在今年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


与3.0版本相比,此时推出的AeroMobil 4.0处。这辆飞行汽车前半段更趋近于正常形态的车辆,它可在短短3分钟内从驾驶模式转换成飞行模式,当其机翼展开时螺旋桨会从车的后部弹出。当飞行汽车变成汽车时,它可以续驶约499公里,长度约为152.4厘米,而再转变为飞机时,宽度超过约7.92米,长度约5.79米,可以坐2个人。它还配有烟火式安全带、两级式安全气囊及紧急降落伞。公司计划生产500辆这种汽车,根据款式不同,每辆售价约120万-150万欧元,将在2020年之前开始交付。


值得一提的是,飞行汽车目前还不能实现直飞,它需要约200米长的助跑道。而这种“助跑起飞”的昂贵飞行汽车是AeroMobil对其产品规划的第一阶段,下一步,他们将在2025年前开发出下一代产品IF-X,实现垂直起降。


商业化的第一步是批量生产。对此,Juraj Vaculik 向《周末画报》解释道,他们将会效仿阿斯顿· 马丁和迈凯伦这种的超跑生产模式来进行生产—— 即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优秀供应商,而自己则专注于基于知识产权和专利的车型研发。“一辆飞行汽车将会有60%的零部件来自供应商。来自全球的供应商,为我们提供世界上最先进的材料或组件,而我们只需要在这里做最终的组装就可以了。”目前,AeroMobil正向斯洛伐克有关部门申请工厂地址,未来首批500辆飞行汽车将从这里走出。


找到目标客户是Juraj Vaculik要做的第二件大事。今年4月摩纳哥顶级跑车展上,Juraj Vaculik带着AeroMobil 4.0现身,并在此地举办了该产品的全球首发活动,其心思正是瞄准一小群超富、新潮的客户。后者早已拥有了豪华跑车和私人飞机,因此,一个全球最新的发明,一份独一无二的空中及陆地交换体验,即便是性能大打折扣,也将会吸引他们的关注。在产品投放市场之后,Juraj Vaculik大胆地计划利用分享经济来帮助飞行汽车走向普通消费者,Juraj Vaculik 设想,届时,AeroMobil会鼓励客户将飞行汽车放在某个共享平台上,普通消费者或者可以花100美元飞行约300公里。


在全球区域市场,中国将会成为AeroMobil的重点关注对象。在Juraj Vaculik 眼中,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中国消费者对新技术拥有令人惊叹的接纳能力。更为重要的是,Juraj Vaculik 认为,中国政府和企业家目前正在推动的新型交通运输方式正是他们正在寻找的理念:减少与扩张。他告诉《周末画报》,他看到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共享单车、电动车或者共享汽车等更便利的交通工具组合体来减少交通麻烦。而随着新技术的产生,更多类型的交通工具不断涌现,混合交通模式正在中国大地上茁壮成长。“中国许多智慧城市都在交通运输中使用了‘人工智能’这个先进理念。我能感受到,中国是一个已经准备好迎接‘飞行汽车’技术到来的典型国家。”


“在当代用全新的理念重新改造古老的交通工具,这正是AeroMobil的目标所在。”Juraj Vaculik 说。


怀疑与肯定并存

Juraj Vaculik 对飞行汽车的满腔热火或许会被一些大公司泼冷水。


今年,丰田汽车对一家名为“Cartivator”的公司成立投资35万美元。该公司并非由丰田创立,而是起源于5年前一位丰田前员工的“业余兴趣项目”,目前,团队有30多人。成立5年来,这家公司凭借丰田35万美元的资助第一次摆脱了化缘的窘境。有分析师认为,丰田只是利用这个团队做相关的技术验证,而非向商业化应用努力。


靠特斯拉和SpaceX两家公司开启汽车与航天领域探索的“钢铁侠” 伊隆· 马斯克,直接对飞行汽车表示不感兴趣,“我喜欢能飞的东西,”马斯克说道,“不过我实在无法想象城市里满天飞汽车的样子。”“ 头上嗡嗡飞过的汽车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果在半空中出现事故,轻则会引起各种零件从天而降,重则车毁人亡,飞行汽车坠落造成的危害,可比普通路上的车祸严重多了。


即便是那些愿意为飞行汽车买单的消费者也要面临拿到飞行驾照的难度,否则只会像Juraj Vaculik一样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此外,飞行汽车的商业化,还会面临技术,财务及监管方面的阻碍。


然而,激进者正在推动这一领域的发展。


Google的创始人拉里· 佩奇,早在数年前便以个人名义参与了飞机公司 Zee.Aero的创立,专门用于研发飞行汽车。这还不是佩奇投资的唯一一家飞机公司。在Zee.Aero办公室不到半英里就是另外一家佩奇投资的飞机公司Kitty Hawk,他们互相是竞争对手,目标都是要做“飞行汽车”。2016年成立“城市空中交通”部门的空客(AirBus)计划研发一款自动驾驶的飞行汽车Vahana,并计划在2017年底前试飞、2020年商品化。美国移动专车平台Uber和美国宇航局(NASA)、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等机构正在开发空中交通管制系统,并预计在2019年测试这套系统。最近,中国本土汽车公司吉利收购美国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 正式获得美国相关部门批准,这意味着吉利将正式进军飞行汽车领域,Terrafugia飞行汽车产品也成为首辆获得美国上路许可的飞行汽车。


“我们并不是这个领域唯一的公司,我们欢迎越来越多的参与者。”Juraj Vaculik告诉《周末画报》,“三年前没有人相信飞行汽车能成为现实,而此时我们证实了飞行汽车的真实存在,我希望我们能成为行业的开拓者。”


幸运的是,资本市场开始关注这个领域,一个更加庞大,且具有商业价值的市场将逐渐建立起来。


该领域另外两家独角兽——OneWeb和Planet这样的飞行汽车公司已经获得了战略投资,而Aeromobil也引发了新一轮的投资。新一轮融资约320万美元,来自个人投资人Patrick Hessel。他本人是航空与汽车零件制造商c2i 的创始人,而c2i 也是AeroMobil的零件供应商,为飞机和汽车生产轻量级组件。


“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对某事的笃定者或者思想家,但你必须有勇气行动起来,否则你所有的好点子会因此而草草终结。人们或许认为你过于疯狂,但请向别人证实你不仅止于疯狂。”面对很多人对飞行汽车商业化的质疑,Juraj Vaculik 再次用他特有的乐观和信念感染了周边的人,“历史上有很多小公司但是承担着行业领导者的身份,所以请让我们拭目以待!”


全球航空航天及国防部门并购


JURAJ VACULIK

飞行汽车制造商AEROMOBIL联合创始人兼CEO JURAJ VACULIK


Q=《周末画报》 A=JURAJ VACULIK


Q:您此前从未涉猎制造业和科技业,为什么会想要做一个制造和科技相结合的飞行汽车产品?

A: 我的职业生涯从广告公司开启,现在身在交通行业。在广告业进行原始积累后,我想作为一个投资者的身份开始一份全新的事业,我开始寻找一些新的投资机会,AeroMobil就是其中之一。


Q: 您会用什么销售模式卖Aeromobil的车?

A: 发售限定款500辆,这意味着我们将从被价格和需求限定的小众市场入手。我可以拿特斯拉来举例,特斯拉从敞篷跑车入手,起初在全世界仅生产和发售2500辆,他们从用户视角来塑造品牌。因此特斯拉最终才有能力令市场信服,所以我们将在自己营销的过程中再现这种行为。


Q: Aeromobil 的飞行汽车定价是150万欧元左右,您觉得这个价格怎样?

A: 这个价格不算便宜,但你得到的不仅是一辆跑车或是一辆飞机,而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空中及陆地交换体验。然而,我们的本意并不是仅仅让富人有权利拥有它,随后我们会逐渐努力制造革新出更多型号的飞行汽车,使此项技术为普通人所享。


Q: 为什么您觉得Aeromobil 能比行业内其他公司抢先售卖飞行汽车?

A: 我们的汽车是真正的飞行汽车,许多公司曾说他们制造了飞行汽车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那些汽车甚至都没有轮胎!许多大公司在媒体中声称他们的研究处于概念模型阶段。我们已经率先发行了两款概念飞行汽车,我们发明的新技术真正结合了汽车与飞机的功能于一体,且已经获得了12项专利。


Q:飞行汽车上天,需要政府的监管。您如何看待政府监管?

A: 我们视监管为一件好事,我们期望交通工具能够100%安全,乘坐在交通工具上是有血有肉的人类,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妻子和孩子。所以必须以保极度安全为首,其次是功能性,这些因素的并存都由监管所保证。


Q:您有什么要对中国正在创业的企业家说的?

A: 你必须时刻保持坚信的状态! 即使短时间没有人能够相信你的想法,你也必须坚持它。当你周围的人开始支持你的愿景、助你一臂之力且能共同通往梦想的道路。这就是个人与集体意志的结合,整个团队需要信任你,你也需要相信整个团队,一旦当你拥有这个团队,你就有义务将你的观点和想法开诚布公地分享给成员们、投资者或是消费者,共同推进项目直至能为世界展示你想法的正确性。


采访、撰文—万慧 编辑— 苏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