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亚马逊KINDLE的中国式穿“阅”

亚马逊KINDLE的中国式穿“阅”

阅读数 580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中国价值90亿美元的网络文学市场,让亚马逊Kindle决定做一次10年来最重要的创新举措。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不久前,Glacia和数十名在上海工作的年轻白领受到亚马逊和中国移动咪咕公司的神秘邀请,走进上海中心大厦(Shanghai Tower)二层的会场。大门打开,印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哈利·波特》书中摘句的绢纱分别从左边和右边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在彩色灯光和烟雾缭绕特效的烘托之下显得仙气十足。邓布利多、哈利、白浅、夜华等熟悉而亲切的角色,让Glacia和在场不少年轻人会心地笑了起来。


“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每天翘首以盼作者更新连载的那段时光。”她说道,“当年我们都是躲在被窝里用手机看的。网友们神通广大,在论坛上互相分享着网络文学的资源,好像很多人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作为一名律师,Glacia对版权问题还是比较在意的,她表示现在如果看电子书的话,一般会用Kindle或者是其他电子阅读设备,从官方渠道购买电子书。她一边说着,一边展示着自己的Kindle电子书库,而她自己比较喜欢的网络文学作品似乎和Kindle没有什么交集。


和Glacia一样,这次受邀前来的人们还不知道亚马逊和中国移动咪咕公司这次合作的内容。Glacia猜测着:难道是要推出一个像国内最大的掌上数字阅读平台咪咕阅读那样的集阅读、互动等多种功能于一体,涵盖出版图书、原创小说、杂志等多种内容形态的软件放进亚马逊Kindle中吗?


答案很快揭晓,不过有点儿出乎Glacia的意料:亚马逊和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宣布,推出专门为中国市场定制的亚马逊Kindle X 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将更丰富的网络文学内容整合到Kindle电子书阅读器,超过90万本电子书可以供中国读者选择。此后,中国读者可以在50万余本Kindle电子书与40余万本咪咕阅读的精选网络文学作品两个书库中实现一键转换,自由“穿阅”。


亚马逊阅读中国区总经理艾博儒(Bruce Aitken)表示,阅读是亚马逊的DNA,亚马逊阅读的目标是为中国读者提供最好的阅读体验,通过亚马逊阅读,中国读者可以从海量的选品里面选择他们喜欢的书,用他们喜欢的方式随时随地读书。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亚马逊多年来一直不断地创新,亚马逊Kindle X 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则是“过去10年来,Kindle第一次做这样的重大创新。”亚马逊全球副总裁、亚马逊中国总裁张文翊说。


亚马逊Kindle X 咪咕电子书阅读器


“一键”打通两个书库

Glacia从展示台上拿起一台亚马逊Kindle X咪咕电子书阅读器,和自己手里的Kindle比较了一下,说道:“外观上看没有很大区别。用我的账号登陆之后,发现多了一个咪咕阅读书城,里面有不少当下流行的网络文学作品。”


这款新推出的亚马逊Kindle X咪咕电子书阅读器最大的特色在于,从内容库到用户账号体系,都保持了原有Kindle书店与咪咕阅读书城的独立性。用户可以分别用Kindle的账号和咪咕阅读的账号登陆,并在两个并行的书店中间实现一键切换。且无论是在Kindle阅读器、手机、平板还是其他设备,这些内容都可以保持进度同步。


读者既可以在Kindle的中文书库中读到已经完结的网络文学作品,还可以通过一键切换到咪咕书库,读到那些仍在连载中的网络文学作品。官方公布的资料显示,咪咕阅读书城上线40余万本网络文学作品,涵盖玄幻、情感、悬疑、历史、都市等多个分类,唐家三少、白饭如霜、今何在、独木舟等当红大咖作品也尽在其中。咪咕阅读会员权益除了上述图书,热门网文每日更新,还有名家活动优先签名。


“全球第一个联合品牌”、“第一个专门为中国客户定制。”在这款定制版Kindle的发布现场,艾博儒用非常清晰的中文说出了这两个关键词,“同时,它也是全球第一款可以同时读Kindle电子书和网文的Kindle。”


一位亚马逊Kindle业务部负责人告诉《周末画报》,一部作品除了实体出版,往往还会被制成电子出版物、有声读物,甚至像目前大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样,出售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被改编成为电影、电视剧作品。在此过程中,在作者与不同出版方之间,同一部作品的不同版权领域之间,分成比例都各有不同。如果要直接将咪咕的电子书内容整合进入Kindle的亚马逊书库,可能导致一些版权规则冲突与利益纠纷。


简单来说,在咪咕的书库中,是允许仍在连载中的网络文学上架的,不过涉及到出版审查等诸多因素,亚马逊Kindle的中文书库中,目前全都是已公开出版的、有实体出版物的完结作品。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以前无法在Kindle上看仍在连载中的作品。


这样的模式,使得双方不仅能更好地实现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也能很好地绕开因为业务体系和系统架构的巨大差异,而造成彼此业务的冲突限制。这样的合作模式也意味着,需要双方在互相了解和信任的前提下,在策略、技术等层面实现全方位的深度合作。


其实,早在去年6月29日,亚马逊Kindle 与中国移动咪咕公司就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动移动互联网及数字内容在中国及国际范围内的发展。亚马逊将与咪咕公司在智能终端硬件的联合开发、定制与销售、数字化内容合作、市场运营以及国际化等广泛领域展开深入合作。增加了咪咕阅读、咪咕学堂以及咪咕视频等应用的亚马逊Fire 平板电脑咪咕版,作为该战略合作的首个成果,即日起在多个渠道开始预售,旨在满足中国用户阅读及英语学习需求。


结合这次合作不难看出,双方的技术合作,已经深入到操作系统底层,并对各自的系统后台乃至手机应用程序, 都进行了针对性的研发调整。


亚马逊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张文翊与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总经理刘昕

亚马逊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张文翊与中国移动咪咕公司总经理刘昕在发布会现场


网络文学成“文化奇观”

“ 之所以下定决心为中国的客户专门定制一款独特的产品,是巨大的中国网络文学市场给了我们启发。”亚马逊全球高级副总裁李大为(David Limp)说,他全面负责亚马逊包括Kindle、Fire TV、Fire tables、亚马逊应用商店、Echo等硬件设备及相关服务的开发、销售和运营。


“就阅读偏好和习惯来说,我一般在小说和非小说类的读物之间来回切换,寻找平衡。不过,我似乎很难在美国找到一个完全能够跟‘网络文学’完全对等的文学市场。”李大为(David Limp)在接受《周末画报》专访时摇了摇头重复道,“好像很难找到。” 2016年1月,李大为带领Kindle 团队在西雅图与中国移动、咪咕团队进行了第一次深入交流,在那场交流上,他才真证了解到在中国有上亿的读者是网络文学的用户、中国网络文学的市场规模惊人的真相。


事实上,当1995年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以地球上孕育最多种生物的亚马逊河(Amazon River)为自己的网络书店Cadabra重新命名,创立亚马逊公司的时候,中国的网络文学也几乎同期开始了“野蛮生长”。


1990年代末, 蔡智恒(笔名:痞子蔡)的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在网络流行一年之后, 出版了纸质版,此后近20年间,由网络小说转化出版的图书,改编的影视作品、游戏、动漫、有声读物以及周边产品带火了大众娱乐市场,打造出“互联网+”的庞大产业。今年8月11日,为期三天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网络文学再一次“高调”地闯入公众视野。


中国网络文学俨然已成为文学发展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早前,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将中国网络文学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对全球最大的在线书店亚马逊来说,在中国市场流行的网络文学并不是亚马逊Kindle 所擅长的领域。


Kindle 的中文电子书库只收录整本且公开出版的内容,而网络文学多是采用连载更新的方式和读者见面的,这要等到走红的网络文学作品全部连载完、出版之后再放入Kindle 电子书库中吗?显然已经错过了争取读者的黄金时机。与此同时,亚马逊Kindle 的竞争对手们都拥有海量的网络文学资源, 如掌阅、阅文等本土竞争对手的产品也层出不穷, 以更低廉的价格冲击Kindle 市场,百度、阿里等公司都成立了文学集团, 发力移动阅读,布局网络文学市场。


亚马逊Kindle 中国市场不容有失,求变迫在眉睫,于是一场与中国移动咪咕团队合作的大事件由此拉开序幕。“中国移动在全国有8亿的用户,中国移动咪咕阅读是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之一,月均活跃用户达1.6亿。这个数字毫无疑问对我们来说是有重要意义。”


而今,“付费阅读”和“融合发展”成为了促成网络文学发展的关键点。用户面对自己喜欢的优质内容,还是会愿意掏腰包的。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2016年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规模已达120亿元,同比增长25%,其中超过60%的用户愿意为自己喜爱的内容付费。而在2017年, 这个市场的规模预计还将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


在这片蓝海中,作为全球最大的在线书店,亚马逊的步子才刚刚迈开。


不过,李大为自信满满。因为在引入网络文学作品方面,除了与咪咕的合作,亚马逊还有自己的方式。据李大为介绍,亚马逊Kindle 数字内容自出版平台KDP(Kindle Direct Publishing),自2017年推出便定位为那些没有获得出版社资源的普通作家发表作品,并给予一定比例的稿费。“很多作家通过我们的KDP,通过简单的几步就可以把自己的书籍出版出来,通过相应的分成,他们也有了自己的收入。”李大为告诉《周末画报》,“可以说,某种程度上,他们成了自己的出版商。”这种出版方式吸引了庞大的作家群。


在李大为眼里,咪咕的网络文学平台与KDP非常类似,也是网络文学作家聚集的地方。因此,与咪咕的合作必定成为亚马逊Kindle 在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上前进的助推器。


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


理念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


开拓线下销售渠道

Kindle 团队看上的不仅仅是中国移动的咪咕网络文学平台,更有其庞大的线下销售渠道。


“中国移动在全国有8亿的用户,这个数字毫无疑问对我们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在我们与中国移动咪咕探讨合作关系时,我们不仅考虑要生产一个定制的硬件设备,还要为设备后期的销售做准备。”李大为告诉《周末画报》,“因此我们希望合作伙伴能够有比较强的零售方面的能力,可以将我们的硬件设备卖给全中国各地尽可能多的客户。因为我们亚马逊的优势主要是在线上销售,而中国移动恰恰是线下销售上有很多的渠道。”


此前,亚马逊正在全球范围内尝试建立“硬件+软件+渠道”生态体系,通过Kindle 吸引消费者,售卖电子书获取收入。不过,亚马逊一直致力于弥补线下销售渠道的短板。在中国,亚马逊Kindle 有苏宁、中国移动;在美国,有百思买(Best Buy);在英国,有特易购(TESCO)等,这些线下零售商都与Kindle 有相关的合作。Kindle×咪咕电子书阅读器是首次通过线下渠道进行发售的Kindle 产品,本次的发售渠道采取了 " 线上+线下联合发售" 的模式。线上渠道有亚马逊中国官网、咪咕阅读APP、Kindle 天猫旗舰店和中国移动天猫旗舰店、京东商城、苏宁易购及浦发信用卡官网。线下渠道则通过中国移动各大营业厅发售。为了方便消费者多渠道购买,亚马逊还打通了支付渠道,采用新颖的支付方式: 无论在咪咕还是Kindle 的书店, 用户都可以使用中国移动话费直接购买电子书。


亚马逊的文化理念是“永远都是第一天”,相信Kindle×咪咕电子书阅读器诞生之后,还有无数个“第一天”去继续倾听用户的体验,不断做出改进和尝试。


采访、撰文—苏婧 编辑—万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