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秘鲁 “ 黄金国”归来

秘鲁 “ 黄金国”归来

阅读数 1364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尽管秘鲁的土地上蕴藏着丰富的自然资源,经济发展却相对迟缓。一个现象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矛盾:秘鲁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界,尤其是中国。显然,这个“黄金国”亟需寻找新的增长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日出时分,车子从豪尔赫·查韦斯国际机场(Aeropuerto Internacional Jorge Chávez)缓缓驶出,金色的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洒落尚未完全醒来的利马(Lima,秘鲁首都),照亮这座城市的“前世今生”。在这里,新旧两个时期的风格相映成趣—现代化的摩天大楼从殖民地风格的破败建筑中拔地而起,井然有序的公寓楼像豆茎一样盘绕在落满灰尘的古老金字塔周围……一切恍如一幅迷人的油画,投影在车窗上,教人沉迷其中,不禁想起秘鲁(Peru)昔日的“黄金国”之名——


秘鲁的地下蕴藏着丰富的黄金和白银。1520年代,“黄金国”的流言口口相传,传到了世界各国的“有心人”的耳朵里,其中就包括西班牙殖民者法兰西斯克·皮泽洛(Francisco Pizarro)。1531年,他建立了利马,并为之起名为Ciudad de los Reyes,意即“王者之城”,因该城奠基日在主显节期间的1月6日(不过,利马这个当地名字也留传了下来,其来源成谜)。这座城市后来成为了西班牙王国会生金蛋的母鸡。然而几个世纪过去了,飞机代替了16世纪的帆船,世界经济也进入了全球化阶段,秘鲁经济发展规划却仍未实现。“这可不是秘鲁!”这条谚语甚至成为了日常用语,意指微不足道的回报。


作为拉丁美洲第二大经济体,秘鲁的经济在21世纪初前所未有地依赖于地下资源的推动——金、银、铜或是锌。这种经济发展模式的问题在哪里呢?跟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大巨头中国打个喷嚏,全世界的经济都要感冒,秘鲁也不例外。2008年开始,中国经济发展放缓,世界范围内铜产量过剩,铜价大跌。2013年,秘鲁境内几个主要铜矿的投资也因此停止。


资深经济学家安德拉·蒙卡达(Andera Moncada)解释道:“未能实现的增长暴露了由资源推动的经济模式的不足之处,除此之外,我们也意识到这一趋势呈现出来的是结构性问题,而非时间性问题。作为经济的首要增长点,铜的行情在2016年开始回暖,大型铜矿已经恢复生产。然而由于社会冲突,其他铜矿,比如Tía María和Conga的生产仍然处于停滞状态,这让我们意识到投资的热度已经过去。


这一看法得到了丰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里奥·阿尔贝托·格雷罗·科尔佐(Mario Alberto Guerrero Corzo)的认可,他预计矿产产业对于GDP的贡献将会持续下跌,最终稳定在1%左右。他说:“矿产产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现在要寻找新经济增长点。”


眼下,秘鲁似乎已迎来一个新时代——


该国经济与财政部长费尔南多·萨瓦拉(Fernando Zavala)于8月下旬在国会预测,秘鲁经济发展速度年内将达2.8%,明年则将进一步增速至4%。“秘鲁经济正在经历改革……未来数月内,国内生产性活动将更加活跃,我们已看到经济复苏的迹象。”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的最新预测,秘鲁在2030年之前有望保持4.1%的年度经济增速。虽然比两年前的6%有所放缓,但凭借着与中国的密切经济联系、强大的服务业以及生机勃勃的出口行业,该国仍是美洲地区增速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在一个经济前景几乎遭到全面看衰的地方,秘鲁俨然南美洲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利马

在利马,新旧两个时期的风格相映成趣。


秘鲁GDP

丰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预计,矿产产业对秘鲁GDP的贡献将会持续下跌,最终稳定在1%左右。


基础设施建设成新经济增长点

世界经济论坛一项国家竞争力的排名显示:2015年秘鲁位于第89位(共144个国家),远远落后于阿尔巴尼亚、科特迪瓦和牙买加。2015年,负责推广基础设施建设的全国基础设施促进协会意识到了这样的差距,该组织2016年至2025年的规划指出:为了保证秘鲁能够在规定期限内达到太平洋联盟中其他国家的标准,至少需要投资1600亿美元。世界银行秘鲁分部主任阿尔贝托·罗德瑞格兹(Alberto Rodríguez)解释说:“之前的政府大多奉行贸易保护主义,但是时代变了。如今国库充盈,宏观经济框架稳定。”


换句话说,秘鲁已经做好了进入新时代的准备!一方面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和缺少经济增长点的现状,另一方面是雄厚的财政资金和稳固的宏观经济基础,新任国家总统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Pedro Pablo Kuczynski)理所当然地将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五年总统任期的新的经济增长点。2016年6月总统就任仪式以来,这位前银行家雷厉风行,推行了一系列相关举措:改革公共投资程序,简化行政负担,增强地区自治权力;重设秘鲁私人投资促进会,通过灵活运用公私投资程序促进私人投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项“优先”工程的颁布,该工程包括12项具体规划,五年内总投资达188亿美元。


发展的首要方向是交通,这是秘鲁急需改善的问题之一。根据AFIN的估计,单是交通一个方面就需要在未来十年内引入570亿美元投资,其中310亿用于高速公路建设。从交通而言,秘鲁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排名中名列第112位,秘鲁全国公路网的建设成为重中之重。利马的交通问题也不容忽视,管理的低效和设施的缺乏让利马成为拉丁美洲拥堵问题和污染问题最严重的城市。因此,政府公开表示要重启数个项目,这些项目之前因为复杂的行政程序和权力斗争而搁浅,例如地铁2号线、Autopista del Sol项目。法国万喜公司负责修建、运营和维护该项目位于利马市中心长约25公里的路段,另外通过对秘鲁公司Lamsac的收购,万喜公司也得到了快速路Línea Amarilla项目。


除此之外,主要的挑战还来自于空中交通:为了满足发展旅游业的需要,政府将投资5.25亿美元,在库斯科修建大型国际机场;利马机场的扩建也在规划中,预计在今年建成第二条飞机跑道。


在总统竞选活动中,现任总统的四大承诺之一便是保证五年之内,确保每个秘鲁家庭的饮用水供应,改造全国性的污水处理系统。这一挑战不容小觑。不需要看官方数字(400多万秘鲁人家中没有自来水),我们也能够明白现状的严峻:这里从不下雨,特别是利马,是世界上第二大建在沙漠里的城市。尽管紧邻太平洋,周围也有绿色草地环绕,国有自来水公司Sedapal的运水车依然繁忙,在市内往来不停,为摆放在屋顶上的蓄水池供水,这是缺少供水系统的权宜之计。


这座城市大部分的地区发展没有合理规划,只是随着居民的到来随意扩大。造成的结果就是有不少街区没有供水系统,也没有应急避险系统,更不用说近年夏天的恶劣天气所造成的经常性停电了。


谁来为这个问题负责?从大方面来说,责任在于Sedapal公司和其他一些提供公共服务的国有公司,尽管近几年有充足的投资,国有公司仍然无法提供让人满意的服务。在库琴斯基上任的第一个100天里,他投票通过的法案中有两项关于水的供应,揭开了这一领域的私有化序幕,以前私有化是一个敏感话题。正因如此,那些破产清算的国有企业应该以中期转让的方式,由私营公司来管理。对产业来说,这是一个真正的革命。


另一项旨在长期保证利马水资源供应的大工程也正在筹备中,这是一项国家和私人共同投资的巨大工程,旨在长期保证利马的水资源供应。利马是气候变暖的最早受害地区之一。这是一项大胆的计划,所需资金已经到位,一切旨在恢复秘鲁昔日的荣光。


基础设施建设

佩德罗·巴勃罗·库琴斯基将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五年总统任期的新的经济增长点。


秘鲁交通

发展的首要方向是交通,这是秘鲁急需改善的问题之一。


秘鲁

有研究指出,秘鲁是拉丁美洲零售业最有前景的国家。


新兴富裕阶层拉动零售业高速发展

把视线拉回到利马。对很多人来说,这里或许只是前往参观马丘比丘前的一个中转站,但当地政府希望利马不仅是个休闲旅游中心,还希望将其打造成商业中心。得益于强大的社会和政治框架、可持续发展的自然环境和较低的失业率,利马在America Economia Intelligence去年发布的拉美最佳商业城市中排名第8。


几乎所有来秘鲁做生意的人都会来利马—这里共有990万人口,约占该国人口总数的1/3 ;集中了7,000家工厂和秘鲁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例如西班牙电信公司Telefonica和跨国银行集团BBVA;外来投资大举涌向采矿、碳水化合物和大型建筑项目,当地第二条都市轻轨项目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例子。根据MasterCard去年公布的《全球目的地指数》(Global Destination Index),利马2015年接待的国际游客在拉美所有城市中位居首位。事实上,由于中途停留的外国人多达422万,秘鲁的国际游客甚至达到与之最近的墨西哥城的2倍。


而在当地整个商业环境中,商业中心发展势头恐怕是最强大的,堪比催化剂。2000年至2012年间,利马的外国投资激增12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飞升,在10年之内增长了3倍,从2000美元飙升至6000美元,所有社会阶层都从经济繁荣中受益,尤其是中产阶级在这期间人数几乎翻了一番。2016年,中产阶级占利马总人口近2/3 ;与世界银行提供的拉丁美洲平均水平30%相比,这数字无疑极为可观,由此可见利马发展之迅速。瞄准这一新兴富裕阶层,Wiese集团于2002年打造了高端商业中心Jockey Plaza,并在享受到颇丰盈利的4年后,又创建了该城市北面、也是这一阶层最早的安身立命之处的第一座商业中心——兆丰广场(Mega Plaza)。紧随其后,Falavella、Romero、Intercorp等大集团也跟风,试图分一杯羹。短短十年间,秘鲁全国建起了超过65座购物中心,到2015年总数高达84座,仅在利马就有47座。


A.T. Kearney事务所数据显示,此等业绩令秘鲁成为了拉丁美洲零售业最有前景的国家,领先巴西和哥伦比亚。同时,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秘鲁经济非正式性特征明显,占比高达70%。这点只消去利马市中心的Gamarra市场走一走就能感受到。这里是最具活力的产业之一——纺织服装业的圣殿,汇集了25,000多家公司,每年营业额近15亿美元。


由奥地利Hans Hollein建筑师事务所操刀设计的Interbank 新楼在其直线距离3公里外拔地而起,见证了利马资本主义的蓬勃发展。“2000年前后,利马住宅最集中的Miraflores 区容颜大改,”在苏富比国际置业任职的内拉·平托(Nella Pinto)回忆道,“上世纪30年代殖民时期遗留下来的那么多漂亮房子,很遗憾没能抵抗住拆迁压力,一批接一批地被现代直线条风格的五层楼房所取代。不到10年,价格就飞升了3倍。去年San Isidro 湾附近的楼盘创下了每平方米6500多美元的记录。”


城市品位的提升没有逃过建筑师的眼睛,尤其是在秘鲁建筑师事务所协会(AEA)这一著名群体的推动下。该协会于2015年成立,汇聚了42家事务所,雄心勃勃,旨在为经受多年毫无章法的野蛮城市化进程后的城市中心地带,再现风格建筑与城市规划。协会成员之一、LlamaUrban Design事务所创始人安格斯·洛里耶(Angus Laurie)明确表示:“今天,我们非常积极地推动真正‘大写’的建筑。在成立了名副其实的文化部后,利马逐渐重新引入大项目招标的概念,这一过程曾几何时完全消失。成果便是,我们得以再次目睹国际建筑师的姿态,例如与利马工程技术大学合作、赢得了无数奖项的爱尔兰Grafton工作室,或是设计Interbank 大厦的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


公共建筑同样态势喜人。新近落成的宽仁博物馆或利马美术馆最新分馆就是很好的证明,其大胆创新令人惊艳。这是秘鲁首都在文化及经济领域华丽回归舞台的信号吗?无论如何,这是艺术快车创始人费尔南多· 帕拉苏埃洛(Fernando Palazuelo)下的赌注。这位在西班牙房产危机中倒下、将自己定义为历史推动者的前百万富翁选择投资利马,更确切地说是利马的历史中心城区。2008年来,他共投资了近4000万美元用于改建21座大楼,目前使用率达100%。(本文部分内容选自总第19期《优仕生活》)


秘鲁经济

秘鲁经济


撰文— Capucine Pêtre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