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林毅夫吉林方案之辩

林毅夫吉林方案之辩

阅读数 1541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精英知识分子对商业的批判,正如自由经济学家对政府和凯恩斯主义的批判一样,让人们眩晕。最近三件事情重新激发了人们对知识分子的认知。一件是林毅夫团队给吉林省实际提供的东北振兴解决方案;一件是汪丁丁和周濂的对话;还有一件是许知远对马东的采访。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林毅夫吉林方案之辩


汪丁丁的文章素来艰涩博大,但是极好的知识索引,所以看不懂没关系,只需要看到有意思的知识例子就可以了;许知远对马东的采访则显露出知识分子对娱乐和商品时代的不解和认知鸿沟,呈现出“彼此看不上”的正常争论。


如果说,汪丁丁和许知远还停留在学术与知识批评层面,那么林毅夫的吉林方案,所引发的讨论就更值得注意,不仅仅关乎知识是否有用,而且关乎价值立场。


林毅夫的吉林方案引发了经济学界内部的争论,也引起了社会和公众对经济学家本身的质疑,在过去二十多年间,经济学家是一个极好的能够将知识与财富进行完美连接的身份符号。


但如今,人们似乎不再迷信知识权威,知识权威体系内部也在瓦解。


林毅夫在一共有20多人的讨论群里,面对众多学者的质疑,大段大段地摘引自己在学术上的成果和在全球经济学界的地位和声誉,就好比一个人去面试,摊开无数获奖证书给面试官看。


问题是,林毅夫已经功成名就30多年,作为芝加哥大学诺贝尔奖得主舒尔茨的弟子,作为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作为世界银行前高级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何以到了像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那样,用简历来自证权威。


知识的僭越和价值观念的冲突,是林毅夫面临的窘境。知识的僭越是,作为经济学家,变身一位咨询管理公司合伙人,并不必然显示知识的优越性。从知识的原理到知识的实践,有巨大的鸿沟。正如你懂得浮力的原理,并不必然有能力建造巨型战舰,因为战舰的材料和工程已经是另外的知识体系问题。


但许多对林毅夫的批评又是不公平的,他们大多数人的批评是建立在几乎不看林毅夫方案的情况下,贸然出击,他们只需要对价值观念进行批判,不仅效率高,而且省事多了。


有一种危险的观念近来已经成为一种“知识正确”:作为经济学家,得批评政府,得宣扬市场自由。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为政府行为提供理论和知识背书,所以经济学知识圈一部分人喜欢群起而攻之,党同伐异,已经失去了正常的辩论目的。


这当然是不厚道的,斯文扫地。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来都不应该是非此即彼、彼此对立和冲突的,否则每次经济危机,大家为何还要眼巴巴等着政府救助呢?要知道,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崛起,正是自由市场失败的结果。


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都意味着彼此不完美。比如政府官僚主义,正如弗里德曼的名言所说,已经聚集起来的权力不会再次轻易还回去。吉林的问题,表面上是资源禀赋和后发优势选择问题,深层问题当然是政府本位问题,但并非无解。


经济学家有两种,一种是着眼于制度层面的,比如营商环境如何打造,以吸引人才和资金为目标;一种是微观层面的,专注于如何在比较优势下,确立有正向现金流的行业和企业,进而培养和锻造一批本地企业家。


林毅夫方案的最大症结是,既没有从制度经济学着眼,也没有从金融学视角去理解,吉林的正向激励机制是什么。当年苏南模式和温州模式的草根经济快速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苏南模式的轻工业弥补了国内市场空白,现金流非常正向,产能严重不足,供给弱于需求。温州金乡甚至获得了美国军队简章的订单,生产多少,就换回多少外汇啊。这是当年的经济背景。


可是现在吉林乃至整个东北的大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背景下,吉林的正向现金流机会在哪里?并不是简单的后发优势和布局几大产业就可以解决的,这需要产业集群新思维。


简单地说,政府改革和职能转变、为吉林注入正向现金流的企业和产业、打造符合吉林比较优势的产业集群,是吉林乃至东北振兴的关键。


吉林和东北振兴,最可以学习的是黄奇帆在重庆的经验。如何最大限度利用中央政策产生的正向现金流,拉动本地民营经济和外来资本,留住和吸引人才,既是问题的症结也是问题的解决方向。


撰文:张凤安

原《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iBloomberg》主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