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悲情贾跃亭

悲情贾跃亭

阅读数 1490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该来的还是来了。当地产大佬孙宏斌出现在乐视的发布会上时,再笨的观察家都会大胆预测,贾跃亭出局乐视只是时间问题。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悲情贾跃亭


现在时间终于到了,贾跃亭几乎是裸辞,辞去了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


我们还是说,裸辞来得太晚。古人说,老人无人情,又说知耻近乎勇。其实这是一种悲凉的论调;因为古人也同样说,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总是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你让乔布斯早生十年,或者晚生十年,他都干不成智能手机这个事情。或者让柳传志晚那么一两年接入PC,让马云晚一年回杭州创办阿里巴巴,都未必能成事。那些创业路上的不成功者,或许就是太早的马云或者太晚的马云。


贾跃亭成也时代,败也时代。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对时代运行轨迹的判断如果准确,就会事半功倍,反而就是悲剧。


2004年贾跃亭创办视频网站乐视网,那个时候,整个互联网还是门户时代,现在的BAT还很小,但初具规模;京东还没走出中关村。Youtube 还没开始,Google也刚刚上市不久但还很小,Facebook 还没创立。


视频是一盘受政策限制的不大不小生意。说它大,因为视频版权市场和受众都足够大,所以贾跃亭干了一件牛逼的事,很快把市场上可以买得好的版权悉数收归旗下,构建了竞争壁垒和护城河;说它小,是因为这是受政策限制很大的行业,有问题分分钟都会被叫停或者整改。


市场也很给力,2010年中国资本市场推出创业板,乐视网登录上市,从此成为创业板的风云股票。


如果非要说,什么是实体经济什么是虚拟经济,就很容易被一种会讲故事的风气给带到沟里去。乐视网要讲一个超级故事,这个故事就是生态。没有任何意外,乐视网的生态朝着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方向演进。


既然是做视频的,那成立影业公司,加强内容的纵深布局,是不是可以?当然。


既然是视频,那搞一个硬件吧,做电视可以不可以?当然。


照此逻辑推理,贾跃亭继续在内容和终端狂奔也就自然而然,搞手机,搞体育。乐视的生态于是沿着自然而然的生态逻辑狂奔。


但有两个意想不到。一个意想不到是,体育那么烧钱,而且烧完连个鞭炮屑都没有留下,这件事似乎不曾发生过,但是上百亿的钱确实白花花出去了;另一个意想不到,是搞汽车那么费劲,乐视生态上的内容板块想装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


在乐视最巅峰的时候,已经布局了7大子生态:内容生态、汽车生态、体育生态、手机生态、大屏生态、互联网及云生态、互联网金融生态。其实每一种生态都是千亿以上的大生意,当然,每一种生态都有上百亿的资本需求。


贾跃亭以生态的名义,在多元化的道路上狂奔突进。没有人指出这一点破绽,但是市场被贾跃亭的梦想给打动,以至于最后自己都信了。如果说对于企业家来说,有什么是梦魇,这就是梦魇:自己都没有想好的事情,别人相信了,自己也不假思索更加相信了。


为什么说生态是个伪命题,破绽百出的多元化是罩门呢?因为生态一定是自然生长的,是一种自我加强,而多元化是一张拼图。很遗憾,贾跃亭做了一张生态拼图,假的拼图。


如果稍作对比,就会发现,生态拼图为何脆弱不堪。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最大的护城河是技术,只有技术才能构建生态系统的竞争壁垒。就像亚马逊那样,连续20年矢志不渝,不断加强技术投入,不仅为自己所用,还能技术输出。


贾跃亭可能突然想明白了,当他以很高的薪水挖来众多业界大咖,这种内容生态的消耗,就像物理学上的熵,最后会吞噬自己。


他此刻或许也反思,乐视网的七大子生态系统,为何没有清晰的纵向逻辑,只有拼图式的横向逻辑。所谓纵向逻辑就是以用户和技术为基座,随着用户的扩张和技术能力的增长,推动从内容到硬件的扩张。


如果分拆来看,把乐视网的每个子系统单独拿出去,都没有核心竞争力,黏在一起,也依然不构成强生态。如果说,这不是多元化恶果,那就没有什么是多元化恶果了。


就商业思想层面而言,贾跃亭虽然用梦想打动了自己打动了市场,但从根本上来说,他还是一位旧时代的企业家。旧时代企业家的思维很简单:吆喝什么,卖什么。


贾跃亭是一位悲情企业家,他会凭借汽车板块卷土重来吗?


撰文:张凤安

原《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iBloomberg》主编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