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音频:在线知识付费新风口

音频:在线知识付费新风口

阅读数 1774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在人工智能时代,用音频辅之以文字,用多媒体的样式交付知识,很可能是知识付费发展的一个趋势。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坐在自己床前,一个人也没有,就自己对着话题,窗外可能是夜色或者人来人往……坐在那里安安静静一个人说话,很多心里话就能说出来了。”这段诗意的描述出自高晓松之口。作为一名新晋互联网音频节目主播,高晓松对声音媒介的感情秉承了他“诗和远方”一以贯之的浪漫。音频就是这样一个温暖又亲切的媒介。


高晓松在“蜻蜓FM”上独家制作的《矮大紧指北》上线后,再次让互联网内容创业的新潮涌动。《矮大紧指北》音频节目分为几个小版块,周一“指北排行榜”、周三“文青手册”、周五“闲情偶寄”。全年52周,价格为200元人民币。《矮大紧指北》每期只有10分钟,聊一部电影、一张唱片、一本书,这挺符合高晓松“杂家”的定位。而对历史、文化、音乐电影、脱口秀等感兴趣的人,都可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倾听高晓松的声音,与他进行亲密接触。


喜马拉雅、为你读诗、蜻蜓、荔枝等在线音频越来越火了。音频这种传播形式富有人情味,人声、音乐、声效的选用可以创造丰富多变的内容,拥有其他媒介不具备的感染力,因此在当下成为了重要的互联网内容载体,也创造了不少商机。


音频:在线知识付费新风口

音频能解放人们的双眼,让碎片时间可以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播客(Podcast)的兴起

在新媒体走红的当下,广播作为一种传统媒体,其广告收益近年来却屡创新高。根据2015年广电蓝皮书数据,2014年全国广播广告收入1599361.35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3%。移动数字音频的用户增长也很迅猛,权威数据分析机构iiMedia Research发布了《2016-2017中国移动电台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电台整体用户规模达2.26亿,预计至2019年将超过3亿。


这是媒介环境变化、受众需求改变的结果。随着私家车的普及和通勤时间的增长,一天内数个小时的行车时间里,在路上听点什么已经成为现代人必备的选择,这是广播重新崛起的直接原因之一。


在互联网广播领域,随着移动互联网带宽的提高,流量已经不再是以手机收听广播的制约。与此同时,受众对视力的使用已近饱和。而广播与图文、视频媒介不同,它的载体是音频,能解放人们的双眼,让碎片时间可以得到更有效的利用:行车、做家务,洗漱时,甚至睡觉之前,只要你愿意,继续获取内容都成为可能。


让互联网广播火遍全球的是苹果公司的播客(Podcast),播客最初可以通过苹果的MP3播放器iPod收听,这让广播和音乐一样,得以随时随地用便携设备点播收听。如果说iPod还略为小众,世界进入iPhone时代之后,可以通过iPhone被直接收听的播客可以说是从小众爱好变为了大众媒介,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价值和功能,每一条播客理论上都能被全世界听到,这在国际范围内的广播媒体、广播爱好者中创造了巨大的影响力。


播客兴起的更大价值在于,没有了广播信号站的硬件制约,广播制作的参与门槛大大降低。加上相较于视频节目制作,音频节目的制作相对容易,设备要求简单,也不需要庞大团队,一时间“草根广播”蓬勃发展了起来。内容制造由于有了更广泛的民众参与,就创造了“大长尾”效应。不管是多么小众的偏好,在播客里都能找到自己的选择。在这种环境之下,媒体人团队也发展出了更加专业的基于互联网传播的广播电台。传统广播电台如BBC等,除了将传统电台内容部分搬上网络之外,也纷纷开设自己更有针对性的播客分众频道。


当下中国内容创业的风口

如果说当下互联网创业还有什么风口,付费音频无疑是最火的之一。去年,中国媒体人的一个热词是“内容付费”,而2016年也被称为“内容付费元年”。音频这种媒介,成为了中国媒体人选择的内容付费载体,一时间,音频似乎变成了最能直接变现的内容,获得了平台的追捧。可以观察到,从去年开始,知识、课程类的音频内容层出不穷。


“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一直对音频形式情有独钟, “罗辑思维”公众号初创之时,他每天都会在微信里说一段60秒钟的语音。60秒是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说它短,它只有1分钟,不够阐述什么大道理;说它长,却也足以讲清楚一件事情。罗振宇在这60秒内还会公布出本日关键字,受众只有听完他的音频,回复该关键字,才能收到当日的公众号文章推送。这么做还被追捧并不容易,至今效仿者鲜见.2016年,罗振宇发布了“得到”APP,正式将战场从微信+视频变为图文+音频,并在“得到”APP上开辟众多图文+音频专栏,将讲座和专栏等知识内容录制成这种形式,付费后才可收听。


这种付费制的收听模式令音频内容创业看到了直接变现的可能,抛开音频广播的节目性不谈,音频也因此直接与“变现”联系了起来,这背后不乏某些媒体人和互联网平台的鼓动。可以说,这些付费音频是知识付费创业风口的产物,是创作加上经营的结果。


虽然音频的媒介属性被一些平台相中,作为了收费订阅的产品,但实际上,音频与“收费”并没有直接关联,收费也不是广播节目的天然属性。


更加丰富的广播形式

当下流行的音频内容主要分为几类,除付费内容的最爱——课程和讲座之外,朗读和有声书、广播剧和电台节目,网红主播的个人频道等也是十分常见的播客形式。现在,互联网平台和新闻在这些基本音频形式的基础上,将音频同更多服务相结合,创造出了更加丰富多变的互联网内容新形式。


Monocle是由记者及创业家泰勒·布鲁雷于2007年创立的全球性议题杂志和网站,总部位于英国伦敦。Monocle的核心利润来源于纸质出版物,杂志和书籍,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发展,其全年无休网络电台Monocle 24比杂志创造了更加广泛的国际影响力。除了可在线收听直播,也可以选择喜欢的频道内容,在Monocle 网站、Monocle 24 APP和Podcast Monocle频道上下载收听。现在Monocle 24广播电台已经拥有包括时政类、文化类、艺术类、影视类、美食类、旅游类等20多个频道。除了媒体之外,Monocle还在世界各大城市开设实体店铺The Monocle Shop、咖啡店Monocle Café,以及推出服饰品牌Monocle Vayage等。业务范围越来越广,品牌效应十分突出。


与Monocle类似,国内很多新闻媒体平台都也增加了音频播新闻的功能,让受众既可以看到新闻内容,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听新闻”。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旗下的第一财经APP通过直播板块,可以直接收听到FM97.7第一财经频道的广播直播。36Kr出品的“播氪·新商业观察”板块,会播放一些深度分析的访谈节目,它可以是评论员、专家之间的对谈,也有可能是与采访对象对谈时的采访录音。FT中文网的下属板块“英语电台”,每天都会发布一条地道英伦腔财经类新闻音频,还会附上英文原文对照供听众参考。相应的微信推送中,还可以看到该条广播中英文对照的新闻关键句摘要。


除了专业新闻媒体之外,微信公众号上的自媒体也纷纷在音频上做起了文章。在推文中插入音乐作为阅读背景音已经成为了最基本的操作。现在一些自媒体团队插入的音频,已经是出自专业团队制作了。如“简七理财”每周六发布的“周报”栏目,除了发布本周和理财相关的财经类重要新闻之外,还插入了音频,其内容和文字类似,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是听还是看。


自媒体人除了写公众号文章,现在也开始做自己的音频内容。如“叶檀财经”里的“谈檀”栏目中,财经专栏作家叶檀会在喜马拉雅FM上,每周通过音频广播聊一个话题。这和“吴晓波频道”里的“每天听见吴晓波”类似,都是由自媒体人创造出的以音频为载体的新内容,音频内容可硬可软,但都具有强烈的人格魅力和粉丝属性。


和知名自媒体人类似,网红主播由于其粉丝效应和网红经济,开设音频广播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一方面,制作音频节目比视频节目要相对方便快捷;另一方面,网红本人也能更好地变换自己内容产品的形式,从而展现出不同的魅力,吸引更多的粉丝。


由于广播能展现主播的人格魅力和贴近性,粉丝效应明显,现在有一些APP也加入了广播功能,从而为自己的APP增加生动丰富的社交效果。


“微信读书”内带的广播板块FM42|3就是一例。与其他的读书APP相比,微信读书增加了一项社交优势,你可以来到微信好友的读书页面,看到他读的书、写的书评,以及他作为主播发布的音频,比如朗读一段喜欢的书的选段,或是说一些自己对书的感想。


在互联网内容深度发展的当下,媒体人应该重新审视广播等音频节目的特性,并对音频内容发展出更加具有创意的玩法。正如罗振宇预测,“在人工智能时代,用音频辅之以文字,用多媒体的样式交付知识,很可能是知识付费发展的一个趋势。”在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下半场的当下,音频内容创业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产物,但也许是难得的还有发展空间的领域,值得创业者去深思。


撰文—王烁 编辑—邹健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