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守护时间,铸造珍宝

守护时间,铸造珍宝

评论
摘要: 如果说CHAUMET的珍宝是时间的礼赞,那么让-马克·曼斯维特就是那个肩负使命守卫世家血脉之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让-马克•曼斯维特(Jean-Marc Mansvelt)

让-马克•曼斯维特(Jean-Marc Mansvelt)

2015年1月,担任LVMH 集团旗下珠宝公司尚美巴黎CHAUMET全球总裁。

1994 年加入 Louis Vuitton,担任皮具和配饰营销总监。他毕业于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曾在欧莱雅集团下的市场部门,以及奢侈品部门的Lancôme工作过。


人间四月天,法国传奇珠宝世家——尚美巴黎CHAUMET策划了一场“远足”,召集起散布在时间长河中的300余件奇珍异宝,跋山涉水来到了紫禁城。


站在故宫午门展厅开门迎客的是尚美巴黎CHAUMET全球总裁让-马克·曼斯维特(Jean-Marc Mansvelt)。在Louis Vuitton的皮具和配饰部门工作了10年,让-马克·曼斯维特笑称自己面对这些华美配饰俨然已是半个专家,还主动分享起自己和珠宝的独家记忆。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他那修长的手指指向冠冕的宝石。这颗璀璨的“星辰”仿佛感受到注视的鼓舞,竟然微微闪动起来。他的手隔空沿着冠冕的弧度缓缓游走,一朵朵康乃馨在“藤蔓”上依次绽放。


“你不是在做梦,它的确在颤动。当我在故宫博物院第一次看到这件康乃馨冠冕实物的时候,和你有着相同的体验。CHAUMET的工匠借助细微的弹簧,用精巧的技艺将宝石固定住,当你走近它、注视它,藏在其中的能量就释放出来。”CHAUMET用独特的“刀锋”及“镂雕”镶嵌工艺将大自然中花蕾初绽的美好瞬间保存了下来,这令他动容不已。


那么,在凝视冠冕的时候,让-马克·曼斯维特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除了珠宝本身,我所看到的是时间的脉络和印记,”他说,“珠宝其实是时间的概念,工匠花费时间制作珠宝,目的是要让它永久地保存下去。”有人或许仅将珠宝视作华美的饰物,然而它的价值却不止于此—工匠精神、历史的沉韵,以及艺术之永恒,这才是展览想要讲述的。


“这次展览从筹划到最后呈现花费了5年。我们根据CHAUMET 200多年的历史,挑选出不同时代最能代表历史风格的珠宝进行展示。”坐在一旁的尚美巴黎博物馆馆长贝阿媞丝·德·普兰瓦(Beatrice de Plinval)女士对每件展品都了然于心,不时用目光给予让-马克•曼斯维特支持和肯定。


CHAUMET巴黎博物馆外观

位于芳登广场12号的 CHAUMET巴黎博物馆外观


以冠冕致敬时光

高级珠宝品牌有很多,然而真正长期以来为皇室服务的珠宝品牌屈指可数,我们熟知的CHAUMET(尚美巴黎)、Cartier(卡地亚)、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为皇室制造了传奇珠宝,它们才能被称为皇室和君主的珠宝商。然而,放眼望去,世界上没有哪一个珠宝品牌像CHAUMET这样创造了如此多样的头饰珠宝,仅冠冕就多达3500件。


可以说,“冠冕”是CHAUMET珠宝创作史上最重要的遗产,也是CHAUMET的象征——难怪冠冕从诸多珍宝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让-马克·曼斯维特先生的心头挚爱。


冠冕是上流社会在社交场合必不可少的饰品,同样也是贵族婚礼中一份至关重要的礼物。让-马克·曼斯维特指着一款酷似现代法式花园造型的冠冕介绍说:“这是我们最年轻的冠冕,还不足两岁,但它是CHAUMET的骄傲,昭示着希望和未来。”


这款名为“眩彩花园”的冠冕是CHAUMET特别为此次故宫年度大展“尚之以琼华”定制的“21世纪冠冕”,它由21岁的英国学生斯科特·阿姆斯特朗设计,今年1月才正式从图纸变成实物。


让-马克·曼斯维特告诉《周末画报》,就在2016年春天,CHAUMET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合作举行冠冕设计比赛,向珠宝设计艺术专业的60位学生发出诚挚邀请,为此次展览设计一款既富有“21世纪美学精神”,又能够表达CHAUMET精湛技艺的当代冠冕。


学生们亲赴巴黎CHAUMET博物馆欣赏历年来的冠冕杰作,然后以匿名方式发布各自的冠冕设计草图,由品牌珠宝专家和学院讲师组成的评审团进行几轮评选和筛选。


“最初,思考如何使冠冕适合21世纪的文化非常艰难,”夺得冠军的斯科特·阿姆斯特朗吐露着心声:“历史上,冠冕象征的尊贵、力量等许多价值,已很难用21世纪的标准来衡量。而我认为世纪的冠冕应该和历史上的任一冠冕一样:它属于杰出女性的特殊象征。”


“安放”缪斯之神

全面关注女性,回归情感珠宝的初衷—这是2015年让-马克·曼斯维特执掌CHAUMET之后,一直所做的努力,也是CHAUMET近来全力发展的方向。


2016年7月,CHAUMET在巴黎芳登广场12号揭幕了“La Nature de CHAUMET”高定珠宝套系,重新演绎1780年品牌诞生初期,月桂叶、小麦穗,橡树及百合等经典自然主题,致敬约瑟芬皇后。此外,CHAUMET还推出了Hortensia VoieLactée,JoséphineEclat Floral,Hortensia AubeRosée和Jeux de Liens等系列珠宝首饰,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参与到CHAUMET的故事中来。


让-马克·曼斯维特打趣道,自己虽然“一把年纪”,不过对于已经237岁的CHAUMET来说,自己也不过是个“年轻人”。


他回忆起两年前刚刚就任尚美巴黎CHAUMET全球总裁时,面对CHAUMET两个世纪所创造的珍宝典藏和流传的历史故事,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时间”带来的冲击,他觉得CHAUMET所拥有的珍宝和故事,绝对不亚于一座博物馆。


正是这一想法给了让-马克·曼斯维特灵感,推动了“朝露博物馆”的开放。“朝露”即“短期”,策展主题围绕“自然主义”和“情感珠宝”两大设计主轴,预计分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场是在2015年,CHAUMET在巴黎芳登广场总店举办名为“园中漫步”的高级珠宝展。次年,CHAUMET把这个展览带到台北Bellavita Art Gallery,创建了一个花园,除了花草清香,还有小蜜蜂、蜘蛛、绣球花和燕子造型的珠宝穿插其中,妙趣横生。


当“园中漫步”珠宝展受到好评之后,让-马克·曼斯维特趁热打铁,在2016年2月促成了第二场展览“情感的礼赞”。这一次,CHAUMET将焦点放在人与人、人与珠宝的关系上。把珠宝推为信物,见证如生日、洗礼、成人礼、婚礼这些具有里程碑的时刻。


在中国传统习俗中,珠宝首饰是结婚典礼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婚庆珠宝对于新婚夫妇来说具有特殊意义。从2008年起全国每年有超过1000万对新人登记结婚,人数较此前10年有跳跃式增长,并且结婚对数保持了稳定的增长,因结婚产生的消费支出高达2500亿元人民币,仅婚庆珠宝消费就达到300亿-500亿元人民币。


“将CHAUMET的故事分享给公众,这一点非常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人们和珠宝之间的情谊,去感受它吧。”让-马克·曼斯维特并不急着去探求这些设想所带来的成效,他觉得时间已经为CHAUMET带来那么多珍宝,耐心一点又有何妨?


由于展览的地点在巴黎芳登广场12号,展览的时间有限而且巡展未必能走到世界各地,于是,CHAUMET在互联网上又打造了一座“CHAUMET 虚拟博物馆”:12 BIS,它复刻和保留了“情感的礼赞”展览的精彩瞬间,历史作品系列、画作、实体模型及照片统统开放给大众参观。人们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借助屏幕的导航菜单,切换主题和参观路线,同时也有足够的时间按照自己的兴趣去深入每一个作品的细节。


贝阿媞丝·德·普兰瓦女士回忆,自20世纪70年代起,CHAUMET就一直积极在美学和历史价值方面赋予作品真正的价值。在她的努力之下,CHAUMET在1980年创立了第一座博物馆。该博物馆不向公众开放,但会定期举办活动和藏品展览。据透露,博物馆的档案馆中藏有200件珠宝臻品,19,800份原始交易档案,80000张手绘图稿,2500件冠冕和镍银复制品—其中有数百件珠宝自1780年以来便已创作。


CHAUMET自然系列冠冕

CHAUMET自然系列冠冕


珠联璧合,跨时空对话

博物馆需要保持各自的特色,然而就长远发展来看,博物馆之间需更要交流与合作。10年前,“中法文化年”期间,中法两国曾经互相支持艺术大展的记忆犹在——故宫博物院向凡尔赛宫博物馆送去了“康熙时期艺术展”,凡尔赛宫博物馆则送来了“太阳王路易十四——法国凡尔赛宫珍品特展”。


那段难忘的合作促使包括巴黎卢浮宫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在内的17家顶级博物馆合作起来,为CHAUMET策划了这场“远足”。从法国巴黎高级珠宝业的“心脏”芳登广场走到紫禁城故宫博物院。


芳登广场对于CHAUMET有着特别的意义。CHAUMET是第一个入驻芳登广场的珠宝品牌,在芳登广场12号的府邸豪宅里,汇聚了CHAUMET旗舰店、私属历史沙龙、高级珠宝工作坊和创作工作室。另外,作为历史中一个有延续性意义的建筑,法国芳登广场在很多方面都与卢浮宫有着密切的关系。


“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和巴黎卢浮宫相比,那就是北京的故宫了。”前卢浮宫博物馆馆长、现任名誉馆长,同时也是“尚之以琼华”展览的策展人亨利•卢瓦耶特(Henri Loyrette)一直相信CHAUMET世家艺术在社会经济和艺术生活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CHAUMET在帝国传承上的正统性,使得其与故宫的合作自然而然,而将两者的典藏并列展出,更有着特殊的价值。”


贝阿媞丝·德·普兰瓦分享了展览筹备阶段发生的趣闻。为了提前了解展品,CHAUMET要事先和私人收藏家沟通,一位美国收藏家答应了出借CHAUMET珠宝,但是在规定时间前一夜,她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晚宴非常想佩戴这款珠宝,为了不耽误展览筹备进程,第二天珠宝的主人亲自带着参展珠宝乘超音速飞机送来。


让-马克·曼斯维特承认,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法国人对中国文明的迷恋和喜爱由来已久。而随着19世纪世界博览会的召开,法国人对“中国风工艺品”的热情水涨船高,CHAUMET重新诠释东方艺术,创作出的一系列首饰、银器和1920年代装饰艺术珠宝。


“在展览中,你可以看到茶饮、折扇,以及玉雕等东方生活方式与艺术风格对西方的影响,也能看到清代宫廷对西方钟表和饰品的喜爱。”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道,这是一场中西方跨越时空的对话。


而故宫博物院宫廷部主任王跃工感叹道:“美作为人类共同的追求,是永远共通、共鸣、共进的。”让-马克·曼斯维特对此颇为赞同,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欣赏和赞许。


采访、撰文—苏婧 编辑—邹健 摄影—李冰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