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佩奇如何给谷歌治病?

佩奇如何给谷歌治病?

评论
摘要: 上任两个月后,临危受命的拉里•佩奇究竟是力挽狂澜的史蒂夫•乔布斯还是无力回天的杨致远?此时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还是回头看看,佩奇目前的管理方式改革是否卓有成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佩奇适合做CEO的理由是:有远见(购买Android)敢做梦,敢做大胆决策(可避免组织僵化)理解产品、重视用户深得内部产品技术团队拥戴

 

佩奇不适合做CEO的理由是:太内向,沟通能力一般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谈到政府、公关、市场就塞住耳朵,进入email)需要一个对外的伙伴

 

谷佩奇目前的想法是用更灵活的管理方式活跃谷歌的创新氛围佩奇适合做CEO的理由是:有远见(购买Android)敢做梦,敢做大胆决策(可避免组织僵化)理解产品、重视用户深得内部产品技术团队拥戴歌易帅两个多月后,新掌门人拉里·佩奇惹了个麻烦。在本月公布2011年第一季度财报时,佩奇没有参与答问环节引发了分析师和投资者的不满。花旗集团分析师马克·马哈尼罕见地下调了谷歌的股票评级。结束了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后,谷歌股价较此前一个交易日大幅下跌8.26%,市值减少了150亿美元。这也成为自2008年熊市以来谷歌股价出现的最大单日下跌。

 

纵然谷歌的股价表现不佳,但没人会对它的发展潜力提出质疑,更多人担忧的是新掌门人的作为。与曾经的乔布斯和杨致远一样,佩奇正在经历创始人到CEO的身份转变。然而,创始人成为CEO结局有好有坏。前有重返苹果的乔布斯将公司从破产边缘拯救回来,后有重新出山的杨致远对雅虎困境手足无措。此番佩奇再任CEO的背景同样是自身创办公司深陷危机,但最终会成为乔布斯还是杨致远不得而知。外界对佩奇的上任并不十分看好。但他一向我行我素,不顾媒体和外界看法。或许这样的性格可使他远离外界干扰,更专心地关注谷歌本身。很少在媒体露面的他看似低调,其实两个月以来已频频出手,一场重大变革正在酝酿。

 

去除管理层官僚化 重拾创业精神

 

重新拿回公司大权的佩奇并不轻松。日渐庞大的谷歌患上“大公司病”,内部饱受官僚主义作风困扰。创新风气的日渐窒息不仅逼走了优秀人才,也影响了新产品的发布进程。Google前顶级视觉设计师道格拉斯·鲍曼之所以跳槽Twitter就是对谷歌过分依赖数据而不考虑设计创意的抗议。鲍曼在其博客中写道:“一切都需要数据作为支撑,这使得公司毫无生气,无法做出大胆的设计决策。”除了鲍曼,大量谷歌前员工已经或计划转投Facebook。在他们看来,Facebook看上去比谷歌“性感”多了。

 

这让佩奇深感不安。佩奇的当务之急是,努力根除内部官僚体制,重新找回它应对市场竞争的敏捷和灵活机制。上任后,佩奇立即重组公司管理层,使工程师在公司业务部门中发挥更大作用,并简化关键产品部门的决策制定流程。谷歌高级产品副总裁乔纳森·罗森博格的辞职只是前奏,似乎为谷歌的组织架构改革埋下了伏笔。随后,佩奇钦点了6名高管,分别负责移动业务、Youtube与视频业务、社交网站业务、Chrome、搜索和广告等方面。此举让上述产品部门的主管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可直接向佩奇汇报工作。

 

谷歌曾经也如Facebook般创新热潮源源不断。员工们大胆想象,开发出了以搜索功能为基础的Gmail电子邮件系统。但“大公司病”的并发症官僚主义作风日益成为工程师发布新产品的障碍,以致打击员工的创新积极性。如今,佩奇重组公司管理层,工程师说话将更有分量。一度消失的自下而上的产品创造模式将重现谷歌。

 

2.jpg

 

佩奇目前的想法是用更灵活的管理方式活跃谷歌的创新氛围

 

社交媒体未成气候 Android或先挑大梁

 

对于谷歌员工而言,社交媒体是个让人沮丧的词。继FacebookTwitter走红后,谷歌接连推出BuzzGoogle CirclesGoogle Wave等社交产品,但影响力不大。很多业内人士都质疑,社交媒体不符合谷歌的基因,而办公产品和搜索才是它应该发展的重点。但佩奇不以为然,仍在社交网络上费尽心思,似乎有意扭转谷歌在社交媒体方面的颓势。佩奇日前推出新的奖金制度,提醒员工25%的年度奖金将与谷歌2011年的社交战略成败挂钩,下定决心与Facebook一较高下。然而,有观点认为,单凭一种激励措施很难改变这种状况。

 

反观,谷歌在移动领域推出的Android平台却做得风风火火,有望成为谷歌的摇钱树。

 

2005年谷歌收购了安迪·鲁宾创办的Android公司后,Android系统迅速成为谷歌业绩的新增长极。据市场分析机构ComScore数据,Android平台以科技史上占领市场速度最快的纪录,从落伍者一举跃升至市场引领者,以26%的市场份额击败了iPhone25%

 

3.jpg

 

谷歌Android操作平台在欧洲手机市场的领先优势越来越明显

 

美国投行Piper Jaffray的分析师吉恩·孟斯特估计,到下一年为止,将有超过1.3亿的Android系统用户遍布全球。他们在Android系统的手机上阅读的广告,加上其他收入来源(比如Android市场的应用,谷歌可以像苹果那样从任何购买中收取30%费用),可以为谷歌创造超过10亿美元的直接收入。据IDC的预测,到2015年,谷歌Android市场份额将达到45.4%,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

 

眼下,FacebookTwitter在社交网络的地位一时难以撼动。在谷歌下一阶段的发展中,作为成长性业务的Android系统看来更有希望挑起大梁。

 

佩奇曾坦言:“我们需要更多像Android一样成功的产品。”佩奇此次大刀阔斧重组管理层,正是受Android团队启发。Android的成功使鲁宾成为谷歌内部的榜样,被认为是部门高管充分发挥自主性的典范。

 

反垄断投诉不断 佩奇尚未配良药

 

除了内部问题,谷歌外部也忧患重重。有关搜索排名、隐私和版权等引发的投诉逐渐增多且悬而未决。最近谷歌又被卷入旷日持久的反垄断斗争中。本月初,微软向欧盟提交针对谷歌的反垄断投诉。谷歌的公共形象日益受损。佩奇若要将谷歌带入下一阶段的成长,这些麻烦事不得不尽快解决。

 

然而,相比较公司内部问题,佩奇在处理公司外部关系上显得更加经验不足。

 

目前,全球监管机构正针对谷歌是否利用其网络搜索优势阻碍竞争进行调查。微软也持续对谷歌的垄断问题纠缠不放。但佩奇还未拿出有效的应对策略。

 

一名欧盟官员宣称,谷歌的规模及其在搜索和广告市场的主导地位还有可能引发更多投诉。佩奇会如何处理这一切呢?

 

作为一个被舆论打上“内向”和“自我”标签的CEO,佩奇在反垄断听证会上能否自如公开演讲?在扭转公司逆境上,我们期待佩奇尽快打出漂亮的一球。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