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TECHNOLOGYINNOVATION苹果掀起触屏革命

TECHNOLOGYINNOVATION苹果掀起触屏革命

评论
摘要: 在iPhone产品的一项新功能背后,是苹果公司团队持续数年具有开创性而又烦琐的工作。为一项看似细微、却可能意义深远的改变投入这么多的资源,正是苹果精神所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毫无意外,当苹果在2015秋季发布会上亮出新品,全球各地的“果粉”再次沸腾了,在发售日前夜守在苹果商店门口大排长龙,等待将最新的手机iPhone 6s iPhone 6s plus 一抢而空!从第一代到最新的苹果手机,表面上看似乎只是变得更漂亮、更简单,而实际上技术的革命正在产品进化的背后渐进式地发生。一个新的亮点是3D Touch,这种全新多点触控技术给手机带来了类似鼠标右键的全新操作体验。

 

9月的这场极客盛会召开前几天,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乔纳森· 伊夫­Jony Ive 关注的焦点并没有放在新版Apple TV或者iPad,而是放在了3D Touch 功能。伊夫握着一部全新的iPhone 6s 说道:“3D Touch是我们为之奋斗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东西,很多、很多、很多年。”

 

几年前,设计师和工程师们意识到,手机包含如此之多的功能— 短信、地图、应用软件、链接、照片和歌曲—以至于人们要浪费很多时间才能退回到主屏幕按钮,从而在不同的功能之间切换。这是最最琐碎的第一世界问题,但是有苹果在,不容置疑,它将消除其产品和用户之间哪怕最微小的一点摩擦。

 

苹果负责用户界面设计副总裁艾伦·戴伊­Alan Dye称:“‘没有多余’是我们经常用到的一个词。我们希望你使用我们产品的方式让你感到这些步骤已经无法再省。

 

”在iPhone诞生以来的近10年当中,这种手机已经甩掉了第一个版本的婴儿肥,成长为一位漂亮时髦的少年,2014年推出的5.5英寸大屏幕Plus手机堪称其中的大哥。除了Siri 和“苹果地图”这两个显著的例外之外,很多功能被天衣无缝地加了进去。但是,当消费者习惯于期待之后,对完美表现的赞赏就会减弱。细微的改良并不会博得满堂彩。苹果负责全球营销的高级副总裁菲尔·席勒­Phil Schiller称:“随着每一代产品的推出,增强功能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

 

”无论是iPhone 的圆形边角还是其镇定自若的“天才吧”员工,苹果希望在消费者的眼中,什么事对它来说都是举重若轻的。席勒称:“从工程角度来看,要生产出一种能够实现3D Touch 功能的硬件显示屏,困难得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人们不准备去使用这种功能,那么我们就会把一整年时间浪费在工程上,其间要耗费巨额成本和制造方面的投资。如果它只是一项演示功能,一个月后就再没人去真正使用它,那么就是对工程天才的一种巨大浪费。

 

”极简到底苹果的设计项目没有正式的开始,也没有预先设定的结束。连续数月的错路和弯路都司空见惯,有数不清的计划会同时进行。这也是为什么没人真正记得整个团队是在何时集结在一起,把3D Touch 功能加到iPhone中去的,只记得他们不停地问:如果你可以在一项功能操作中按压玻璃屏,然后显示出一条可以切换到另一项功能的捷径那会怎么样呢?如果这部手机能够完全根据你施加压力的变化去领会你的想法又会怎样?

 

虽然人人都知道苹果是一家把设计放在第一位的公司,但现实中设计优先的程度还是被低估了。苹果负责软件工程的高级副总裁克雷格· 费代里吉­Craig Federighi 称,在大多数软件公司,设计师决定他们想要什么,工程师去寻找

 

 

2.jpg

 

苹果重磅新品iPhone 6s iPhone 6s Plus,采用的3D Touch技术极为惹眼

 

3.jpg

 

3D Touch技术可以通过按压屏幕来触发不同功能,其原理与Apple WatchForce Touch类似

 

容易做出这个东西的方法。他说:“每一项功能都成为这种不合理的妥协的产物。只有到了3D Touch这里,我们才最终获得了这样一种设计体验,‘是的!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接下来就问,要实现这项功能将有多么困难。

 

”答案是:真的很难。但对于竞争对手来说会更难。苹果拥有如此空前庞大的资源,可以网罗全球各个领域的许多顶尖专家。一位未获准就本文置评的前任管理人士指出,去年苹果斥资30亿美元收购Beats 的交易实际上和耳机业务一点关系也没有;此举纯粹是为了买下Beats首席执行官吉米·约维内­Jimmy Iovine在音乐业务方面广博的知识。戴伊称:“如果你想解决某个特别的问题,基本上全世界最精于此道的人都已经在这里工作了。

 

”然而,要将一种设计理念转变为一种真实的、不出故障的、对供应链而言切实可行的产品并且提供给亿万消费者,光靠资源是不够的。苹果没有解释自己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习惯,因为三星­Samsung方面的人能够从中获得启示,然后去牢牢把握某项类似技术的专利权。这一次,费代里吉没有像往常那样客气地转移话题,相反,他拿起一部iPhone6s,解释了3D Touch所遇到的一个比较简单的挑战:

 

“它起源于这样一个理念,在这么纤薄的一台设备上,你想要侦测出压力的大小。实际上你真正要努力去做的事情是领会意图,你要努力去读懂人们的想法。这里面有很多技术障碍。我们必须制造出融合加速计的传感器,从而抵消重力影响。这种差异对于我们搞清楚如何去诠释这种压力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就把压力传感器告诉我们的,以及触屏传感器告诉我们的、关于你互动特性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这还只是涉及最基础的硬件和演算法问题— 这是最基本的,如果这都做不对,其他都白费……”

 

对于一家技术公司来说,当人们开始工作的时候,会产生数量惊人的铅笔草图。设计师可以免受各种会议和责任的烦扰,他们和材料专家及工程师是那般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以至于他们基本上已经成为一个界限模糊的跨职能团队。

 

当这个团队开始琢磨有发展前景的某个东西时,他们就会编程出一个大致的原型。软件原型被贴在一堵磁力墙上。硬件原型的尺寸通常比实际大得多,它们被放置在桌子上,供大家聚拢在一起发表批评意见。在2006年加入苹果之前,戴伊是Kate Spade Ogilvy & Mather 设计部门的领导人。他说,大多数设计师都会感到持续轻度的焦虑。

 

唯一不让这种焦虑演变为负罪感的就是拿成绩说话。费代里吉称:“如果你看看我们融入这部手机的所有互动功能,就会发现它们最终的样子和我们刚开始设想的都不一样。”苹果与康宁公司­Corning合作,创造了具有柔韧性的iPhone玻璃面板。如果滑动面板,这部手机会和平常一样工作。但如果你用手指按压下去,嵌在视网膜显示器背光灯里的96个传感器就会感测出它们自己和玻璃面板之间微小的距离化。然后,这些测量数据就会和触屏传感器发出的信号结合在一起,从而让你的手指活动与屏幕上的影像实现同步。

 

这项技术的一部分最早可见于Apple Watch,该设备运用了一项名叫压力触屏­Force Touch的技术。但是,如果把3D Touch比作在大海里畅游,那么Force Touch只相当涮了涮脚。屏幕尺寸的不同会带来区别,但是,iPhone 6s上的软件有一种流畅的轻松感。在任何你想要探寻内容的地方施加一点点压力,某家餐厅的网页或者你的日历窗口就会如你所愿地盘旋在屏幕正中央,其他所有的页面都会暂时变模糊。再用力一点按压,你在弹出窗口看到的内容就会变成全屏。松开手指,你就能回到开始的地方,完全不需要主屏幕按钮。

 

当然,这和现实世界的工作原理正好相反。当你按住某个真实的物体,它就会变模糊,它周围的东西就会变成更清晰的焦点。为了让这种违反直觉的东西感觉正常,屏幕上的每一次“轻压”和“按压”都伴随一次响应时间分别为10毫秒和15毫秒的触觉震颤,当一项动作完成时,这种微小的颤动会对你的手指说“干得漂亮”。付出这些年的努力之后,只有当3D Touch的存在已经完全融入用户的下意识之后,它才能被判定为一项成功的技术。这大概要花费_x0016_分钟时间。

 

决不妥协

 

苹果感到足够自信,已经把3D Touch 整合进了iPhones 6s Plus 的每一个方面— 手机、天气应用、iTunes、短信以及网页。Facebook Instagram都在这两款手机于925日上市之后立即把它们和自己的iOS应用融合起来,还有很多其他开发商也在等待机会开发软件。大受欢迎的僵尸射杀游戏《指间虐杀》­Guninger的开发商PixelToys 的首席执行官安迪· 韦弗­Andy Wafer‑ 称:“这可能是自手机诞生以来最重大的创新。由于这种屏幕能感受到压力并用颤动来做出回应,我们这个摧毁虚拟肉体的世界可能正处在大跃进的边缘。”

 

“当然,所有东西都在大开杀戒。”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一次短暂逗留这间设计工作室时微笑着说道。

 

苹果提前4个月开始筹划此次重要的发布会,当9月临近的时候,菲尔·席勒开始担心发布会的时间。他说:“我们该努力把它控制在两个小时以内,但我觉得我们会超时。”果然,当摇滚乐队OneRepublic 结束演唱之后,此次发布会已经耗时220时分钟。这一季的发布会充满了新理念,除了3D Touch 之外,还有新的Apple TV12.9英寸的iPad Pro,配套的书写笔Apple Pencil。其余的舞台时间献给了新的Apple Watch腕带、iPhone 相机的升级、iPhone 硬件的升级、强化后的iPhone 视频及视频编辑功能、A处理器,以及Live Photo的推出。

 

5月负责苹果公司设计工作的伊夫被提升为首席设计官、他的副手们也被授予了更多权力的时候,关于苹果的八卦网站传言,这是公司式微的开始。对于一家大规模整合产品线的公司来说,伊夫被认为太过急躁了。伊夫对苹果这个庞大帝国的创造性所面临的危险始终保持高度警觉。他经常反问自己:“我们研发的东西会让我们处理的事情变得简单吗?或者我们开发的产品会朝着这个目标推进吗?我没有兴趣仅仅去设计某件将流于平庸、毫无特色的东西。”

 

伊夫为3D Touch感到骄傲,这是因为它改善了拥有iPhone 的体验,但令他感到骄傲的还有它体现出来的苹果精神。他想不出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会为一项看似如此细微、却可能意义深远的改变投入这么多的资源。“既然可以通过一个按钮就实现一部分这样的功能,我们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多年的精力去研发3D Touch ?说白了,就是为了让你和内容之间的联系更加流畅。”伊夫说道。

 

对设计的信仰使苹果成为第一家市值超过7500亿美元的公司。伊夫这样的人宁愿被发配去和翻盖手机打一辈子交道,也不愿让他的设计被讨论小组品头论足,所以说,当苹果做出类似3D Touch这样的改变时,那就是说它的商业计划相信他和他的团队是正确的。

 

尽管苹果已经改变了很多,但这种信念依然是将它和创业之初的本源紧紧连在一起的纽带。20071月,当第一部Phone宣布问世但还没有上市销售的时候,乔布斯亲自为这台设备保驾护航,接受美国各个媒体的检验。在纽约某办公楼高层的一间单调的会议室中央,他把这台设备递到各位记者的手中,而这些记者将可能会像他声称的那样把它描述成一个会改变世界的东西。乔布斯故意把这部手机摔到地上,来证明它的玻璃屏幕不会粉碎。他打开扬声器,以展示通话的清晰度。现在看起来似乎平淡无奇,但在当时,极简主义者乔布斯竟然拿掉了手机上的键盘,取而代之的是虚拟键盘,并且亲自为这个设计进行宣传。

 

他邀请一位志愿者敲击屏幕上的虚拟键盘。他是那么的陶醉,眼看就要讲到最精彩的部分了— 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它不好用。”

 

乔布斯停了下来,把脑袋歪向那个捣乱的,脸上并无不悦。这位志愿者说:“ 我老是打错,这个键盘对我的拇指来说太小了。”

 

乔布斯微笑着答道:“你的拇指会习惯的。”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