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无限联想

无限联想

评论
摘要: 在巨大而空旷的台上,和两侧投影屏幕上的人像相比,66岁的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本人反而显得很小。柳的手上捏着几页薄薄的讲稿,刚念完一句“联想……下定决心要和iPhone背水一战”,正打算接着念下去,却被全场一阵先是从几个角落里响起,逐渐汇成一片的热情鼓掌打断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BIZ CIRCLE

 

联想怎样从无到有,摸索出一套通向移动互联网的路径?

 

1.jpg

 

Phone VS iphone

 

2.jpg

 

360反馈意见截图16610722345556.png

 

3.jpg

 

419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在巨大而空旷的台上,和两侧投影屏幕上的人像相比,66岁的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本人反而显得很小。柳的手上捏着几页薄薄的讲稿,刚念完一句“联想……下定决心要和iPhone背水一战”,正打算接着念下去,却被全场一阵先是从几个角落里响起,逐渐汇成一片的热情鼓掌打断了。

 

似乎没预料到这儿会有掌声的柳传志有点意外地停下演讲,抬起头看了看台下数以千计的来宾,微微欠身致意,再接着念下去。

 

这是联想新款智能手机“乐Phone”的第一次正式亮相,离“5.17”电信日上市销售的日期不到1个月时间。3个月前,这部手机的原型曾在拉斯韦加斯的消费电子展(CES 2010)上露过脸。而如果回溯8年前的同一天,是联想移动成立的日子。

 

想要和iPhone背水一战的厂商名单其实很长:诺基亚、三星、LGHTC、摩托罗拉、RIM(黑莓手机生产商)、谷歌、微软……但是,联想也许是乔布斯最没预料到的一个。和这几年来风起云涌的智能手机市场相比,联想主营的个人电脑(P C)业务平静而缺乏悬念,既没有飞速的增长,也没有诱人的利润率。PC厂商们倒也口口声声说要进军移动市场,不单是联想,惠普、戴尔、宏碁等都在做手机,不过,谁会把他们认真当对手看待呢?

 

联想却很认真。浸泡在IT产业数十年的柳传志已经充满了危机意识,他觉得,这次要是跟不上智能手机的新形势,联想简直就会“猝死”,“此刻后退一步,就会土崩瓦解”。

 

转型

 

在柳传志过去的想法里,“移动互联网”是存在的,但主要是和笔记本业务相关的层面上。

 

2003年联想开了一个重要的战略会议,把多元化内容全抛掉,集中精力做PC,但唯一留下的就是手机。”柳传志说,这一决策是看到了手机和笔记本业务的联系性。但到2008年初,联想手机业务下滑严重,这块业务被作价1亿美元,出售给私募基金,直到去年年底才又以2亿美元购回。

 

移动业务的价值被重新发现的一个原因是,智能手机和P C之间的界限正在崩塌。在iPhone和接踵而来的Android手机面前,手机市场的旧势力意外地脆弱。P C厂商难道还能安全地守在自己的角落里,等待蚕食么?

 

在联想集团的核心高管中,首席技术官贺志强也许是最早看到智能手机方向的人。贺志强一直觉得:“传统手机企业在智能手机上落伍了;新兴的苹果、HTC这些,都是从对电脑和互联网体验的理解来做高端智能手机,反而做得很顺。”

 

1999年起,贺志强一直是联想研究院的院长。和其他本土出身的联想高管相比,贺似乎更有“国际化”的做派,他演讲时不拿讲稿,而是喜欢在台上随意走来走去。

 

“从我回来当研究院院长后不久,在上海就开始做手机研发了,”贺志强对《周末画报》回忆说,“移动互联网战略是从2005年开始的。我们每年会给董事会和高管团队一个产业趋势分析,2005年我们画了一条曲线,5年后手持设备的性能会和当时的PC一样。”

 

不过,当时iPhone 还不存在。联想已经预料到,互联网会从P C向移动设备上走,但当时他们能够想象到的最强对手是RIMBlack Berry(黑莓)手机。具备邮件推送(pushmail)功能的黑莓在欧美卖得太火了,让做技术的人没法不眼热。

 

“杨元庆在2005年底专门提醒我,要关注Black Berry。”贺志强说,当时他们的想法是,从传统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用户体验会完全不同,谁能先创造出最好的产品和体验,就能主导行业规则。

 

生不逢时

 

因此,乐Phone项目的前身实际从这时就已经开始了。当年开发的成果,就是后来在联想内部被使用的Beacon

 

Phone软件系统架构团队的田日辉告诉《周末画报》:“从功能上,这个原型其实已经达到产品级质量。”拿在他手上的是一款相当厚重的黑色设备,有内外双屏、全键盘和手写笔,打开之后更像一部掌上电脑(PDA)。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中,攀上珠峰的登山队员就使用过这一设备。

 

联想移动大事记

 

2002年收购厦华手机进军移动通信设备领域,联想完成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积累,直到今日喊出了挑战iPhone的豪言。

 

实际上,Beacon 是联想两款移动互联网设备—智能手机乐Phone和智能本Skylight的雏形。它具备PC的各种功能,还有联想自行开发的邮件推送、widget推送等服务。田日辉说,“当时智能手机刚兴起,软、硬件平台都不成熟,我们从WiFi、浏览器、Office这些最常用的功能做起,就连这些在当时条件下也很困难。”

 

大概从2005年开始动手,到第一代原型出来,用了近两年。联想以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刚起步时,又不能指望运营商的支持,只好自己鼓捣各种方案去验证。

 

“我们经常去各种环境,特别是有些信号不好的地方,比如地铁里。但去得最多的是厕所,一般那儿信号都不好,”田日辉回想起来也觉得好笑。不仅是研究院的团队,联想内部的很多员工都当了试用这款产品的“小白鼠”。

 

即使付出了很多努力,但Beacon却远远不是一款成功的产品。联想集团CEO杨元庆发现“推销”Beacon很难:“当时我也拿那个产品给一些运营商的老总们看,他们一看就没兴趣。”

 

原因很简单,Beacon虽然功能实用,但用户体验实在不怎么样。别的且不说,它的厚度就很吓人,足有21.8毫米。相比之下,iPhone3G只有12.3毫米。

 

Beacon如果早些年出现,或许不失为一款有竞争力的产品。但在Be a c o n登上珠峰前一年多的20071月,苹果就发布了iPhone,智能手机行业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触屏、虚拟键盘、应用商店……苹果的做法似乎一夜之间就成了体现业界最高水平的标准,加州的库比蒂诺小镇取代了芬兰的爱斯堡(Espoo,诺基亚总部所在地),成为手机行业人人翘首向往的圣地。

 

既没有轻薄时尚的外观,也没有炫目的触屏,想模仿黑莓的Beacon姗姗来迟,却发现自己早就远远落伍了。实际上,就连RIM公司自己也迫不及待地想摆脱自己商务、厚重的老面孔,接连推出BoldStorm这样颠覆旧外观设计的手机终端。

 

2008年刚好也是联想内部对手机业务摇摆不定之际。由于惠普和宏碁在消费笔记本市场上的攻势,联想在P C业务战线上正吃紧。20081月,联想将手机业务以1亿美元出售给弘毅投资为首的几家私募股权基金。弘毅投资是联想控股旗下子公司。

 

柳传志后来也说,研发团队当时条件很艰苦:“当时的管理层对未来的战略考虑得并不多,对研发的支持力度是很弱的。”

 

联想移动关键人物

 

4.jpg

 

柳传志

联想发布移动互联战略之时,

董事长柳传志称乐Phone要与

iPhone背水一战

 

5.jpg

 

贺志强

在联想集团的核心高管中,首

席技术官贺志强也许是最早看

到智能手机方向的人

 

6.jpg

 

毛世杰

联想研究院移动事业部总监毛

世杰在乐Phone项目上,负责

合作伙伴相关事宜

 

幸好,联想内部是一套二级研发体系,公司层面和业务部门各有不同的研发侧重。贺志强领导的公司级研发考虑的是长远的产业趋势,而不会受产品部门业绩的影响。联想移动的易手,并未导致联想研究院的手机项目被叫停。但从失败的Beacon,到重启乐Phone项目,却还是在杨元庆2009年初重返联想集团CEO职位之后。

 

体验争锋

 

Beacon在运营商那里受的挫折,让联想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要比照世界最好的产品,针对消费者做非常精致的设计”,杨元庆没有明说iPhone,但含义不言而喻。

 

贺志强想得或许更明确一些。在他眼中,苹果成功并没有其他秘诀,就在于为消费者提供“端到端的最优体验”,硬件、软件和服务和谐地融为一体。

 

这一点,或许也正是联想有信心与iPhone竞争的原因。“我们的理解是,从服务到设备的体验,在美国完全优化的,到中国来不一定行。”贺志强随口举例,比如,iPhone的短信一收到就蹦出来,“真不知道美国人是怎么想的,中国人是很讨厌这个的。”乐Phone要实现的目标很清楚:针对中国市场,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

 

Beacon基础上,首先要做的是优化,就是得让机身变薄。“从用户体验角度讲,如果做到1617(毫米)的话,这个产品我们就不用做了,太厚了。”联想创新设计中心总经理姚映佳说。

 

这样的任务自然会让结构工程师和电子工程师很头疼,既要保留功能,又要考虑机身强度,还有天线的问题。“不可能,再也薄不了了!”到13毫米的时候,工程师们已经怨声载道。姚映佳说,和技术团队经常有“热烈讨论”。你说不可能,那好,我们就坐下来,一个一个部件去对,一种一种材料去试—最终,乐Phone的机身厚度压到了12毫米。

 

实际上,不单是外观设计,乐Phone产品的每个想法都会被放到用户体验这一坐标系中去检验。贺志强十年前在研究院下设立的用户研究中心,在这时派上了用场。担任中心主任的是位斯坦福博士,叫王茜莺。

 

王茜莺说,自己的工作是一个“迭代过程”,也就是不断的循环往复。设计人员提出的方案都要到王茜莺这儿来让用户验证,在用户测试中发现了问题,再重新评估,出新方案。

 

这个过程中,每一个版本的设计文档都会写得很细。“不会说我只告诉你,给我开发一个短信(功能),那是绝对不可以的。你要把这个功能里面涉及到的页面一页一页都给出来。”王茜莺已经数不过来乐P hone到底做了多少版本、多少页的设计文档。

 

最早将触屏体验带进手机市场的是iPhone,在这方面,联想也不甘示弱。为了开发出一套自然流畅的人机交互界面,王茜莺的团队研究了许多不同场景下用户会怎样触摸操作。

 

在乐Phone上,除了业界同行的主触摸区,联想又在下方增加了B区—向左滑动是后退,向右是前进,在试用时,这是只要短短几秒钟就能自然而然学会的操作。但是,这一功能的背后却不简单,手势的触控速度、滑行距离、点击力度,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被王茜莺的团队研究过。

 

很长一段时间内,乐Phone项目的甘苦是无法与人分享的。保密措施极为严格——田日辉说,即使在联想内部,开发人员用的也是伪装过的样机,“各种形式的伪装,有的像一块石头,或者森林里的落叶。”而在合作伙伴那边,代替样机的是他们称为“开发板”的东西,一块屏幕,后面连着电路板,而且都有编号。

 

即使和联想有长期合作关系的厂商也不例外。腾讯无线运营中心商务拓展总监张巍告诉记者:“去年11月,贺总来的时候只拿一张打印纸给我们看,还不能留给我们。”一直到正式发布前,外界都没有人见过这一产品的真容。

 

Phone项目团队真正等来扬眉吐气的一天,是在拉斯韦加斯的CES展会上。联想推出的三款移动互联网新产品,包括乐Phone手机,和同时发布的U1Skylight两款智能本,成为这一届CES最抢眼球的新产品。威尼斯人酒店里的party一直开到凌晨还是人满为患。

 

王茜莺说,酒店有位胖乎乎的厨师还围着围裙,就过来看了好几次,看完问,“这个产品什么时候在美国上市?我们能不能像你们买iPhone一样,从中国买乐Phone来用?”

 

一回想起这个场景,王茜莺就特别骄傲,“终于有美国人要买中国的‘水货’手机了,感觉真好。”

 

生态链PK

 

CES展上乐Phone曝光之后,最松了一口气的人,也许是联想研究院移动事业部总监毛世杰。毛在乐Phone项目上,负责合作伙伴相关事宜。

 

7.jpg

 

2002227

与厦华电子合资成立移动通信公

司,进入移动通信设备生产领域

 

8.jpg

 

2002626

G808为代表的6款联想品牌

手机正式问世

 

9.jpg

 

2008131

将联想移动以1亿美元售予由弘

毅投资为首的私募资金

 

10.jpg

 

20091127

联想移动以2亿美元被回购,此

前已携手中国移动发布Ophone

 

11.jpg

 

2010419

在中国正式启动移动互联战略,

并推出乐phone等移动互联终端

 

要“和iPhone背水一战”,关键是应用商店上的竞争——没法下载应用的手机,不会被消费者当成智能手机。用毛世杰的话说,“拼的是生态系统。iPhone已让全球开发者围着它转,乐Phone能不能让中国开发者围着转?”

 

这在Beacon时代是无法想象的。在Beacon上,联想用的是自行开发的Linux版本。“基于开源的平台,但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写的,”田日辉说,“这种模式,非常不利于第三方加入。”联想并不想封闭,但四五年前,业界也没有合用的平台可供选择,而在乐Phone项目启动时,谷歌已经推出了开源的Android。乐Phone的操作系统正是在Android内核基础上开发的。

 

问题在于,选择Android阵营并不会自动获得开发者的支持。知名的厂商还好办,像腾讯、百度、阿里巴巴、新浪这些,联想与之或多或少都有过联系。乐Phone手机上预装的应用,大多被知名厂商包揽,仅新浪一家,就有新闻、微博、音乐等好几款应用。

 

但是,应用商店里的主力军是中小开发者,他们决定着一个生态系统的活跃程度,而联想跟国内的Android阵营中那些分散的小团队几乎从没打过交道。现在要找它们,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毛世杰自己就是从P C领域研发的工作上,“半路出家”到乐Phone项目的。“2008年底我才真正开始做这块,当时还是友情赞助,20094月才全职调过来。”

 

一开始,毛世杰还有点不高兴,不愿丢开P C领域的事情。对他来说,去约见那些Android开发者是完全陌生的任务,“一开始是两眼一抹黑—在五六月份时,我见了厂商就去谈,一方面谈合作,一方面找找(移动)行业的感觉。”

 

但是,过了半年,还是没有多少厂商愿意为乐Phone做开发。“手头基本是空的,”毛世杰告诉《周末画报》,“确定合作的厂商非常有限,只有20家左右。”前面的团队负责人换了几个,11月份,毛世杰从上海调到北京,负责乐Phone合作伙伴事宜。而这时离预定发布产品的1月份CES展会已经很近了。

 

开发商们不太愿意搭理联想,乐Phone项目的保密措施是其中一个因素。别说让人在样机上开发了,连产品的名字、外观也不能泄露。同时,联想能提供的其他支持有限,SDK(开发工具包)也不太完善。

 

有的开发商跟了一段时间,就不愿往下做了—对它们来说,Android阵营中可选的厂商很多,HTC或者摩托罗拉都已经有不少成型的产品,而联想这边,一切都是未知数。

 

毛世杰没办法,只有一家家试着去碰:“我们在圈子里不熟,是个厂商就去见。有时根本没有头绪,就看招聘信息,看有没有哪家在招Android开发者。”他也动员了联想内部从上到下的各方面力量去找,有时连人力资源部门都用上了。一旦找到了一家,就接着顺藤摸瓜,请他们推荐别的开发商。

 

在这一过程中,联想人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其实也是慢慢才找准感觉的。腾讯的张巍就觉得,“一开始,他们对无线互联网和PC互联网的区别理解不太深刻,会要求我们做比较华丽的界面,或者在线视频。”但这样的话,耗电量、使用流量都会很高,这都是PC上不存在,却让手机用户很关心的问题。

 

优酷CTO姚键则感觉,联想对移动互联网的理解,和用户相比起来,可能还稍微落后。“乐Phone上预装的应用涵盖了很多网站,但这些未必是主流用户的想法。”

 

CES上产品发布前,联想用了大半年时间,好不容易才积累起一二百家合作伙伴的规模。“CES对我们是很大的转折点”,毛世杰说。最明显的一点是,在展会之后,原先合作的公司终于能拿到真机了。

 

和粗陋的开发板相比,看见乐Phone的真容让合作者放心不少。“第一次看见乐Phone,感觉很时尚,觉得中国人也可以做出像iPhone一样的好产品。”木瓜移动(Papaya)商务拓展总监沈琢臻说。从开发者的角度,当然谁都愿意选择一款可能会畅销的终端。毛世杰明显觉得,外界的合作意愿一下变强了,和国外公司联系起来也容易了很多。

 

贺志强原本给出的目标很保守,年底前做1000个应用。尽管这和iPhone应用商店超过20万的数量相比还是个很小的数字,但贺志强说,“我们做过调研,1000个应用能满足99%的用户需求。”

 

实际上,到419日,联想乐Phone应用商店正式上线时,里面已经有了266个应用,有500多家开发商正在开发当中。并且,第一天上线,就来了780名新注册的开发者,这个结果多得让联想的人都感到意外。毛世杰估计,国内整个Android阵营也就是500来家的样子,几乎都网罗全了。

 

33 截至20091231日止的第三季度内,联想集团的综合销售额同比增长33%48亿美元,并预期手机业务增长率将高于PC

 

30 据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智能手机销售量将达到5300万台,占当年手机总销售量的30%,到2013年将达到9300万台,占总销售量的40%

 

上市之后

 

517日,联想将和中国联通共同发售支持联通WCDMA制式的乐Phone。在3家运营商中,首先与在中国独家销售iPhone的中国联通合作,联想的选择火药味十足。

 

由于定价太高,iPhone销售状况并不好。相比之下,联想却为乐Phone定出了相当有竞争力的价格套餐。其中,“预存话费送手机”的合约计划总价为2899元人民币,而“购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