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一个纳米科学家的啤酒宏微观

一个纳米科学家的啤酒宏微观

评论
摘要: 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贝森巴赫,如何自一个纳米科学家向商界领袖成功转身?搁下显微镜,端起啤酒杯之后,他在全球啤酒竞技的烽烟中灵活又坚决地信守嘉士伯“永远燃烧”(Semper Ardens)之理念。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贝森巴赫,如何自一个纳米科学家向商界领袖成功转身?

搁下显微镜,端起啤酒杯之后,他在全球啤酒竞技的烽烟中灵活又坚决地信守嘉士伯“永远燃烧”(Semper Ardens)之理念。

 

 “ 我很喜欢‘永远燃烧’,这意味着假如你拥有激情,你明天总会做得比今天更好些。”

— 贝森巴赫

 

好消息要谈,坏消息更得谈。若你做了蠢事还加以隐瞒,放任问题日益加剧,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会变得愈加恶化。”                                           — 贝森巴赫

 

 

3.JPG

嘉士伯地区啤酒销量构成

97.7亿美元  2014年收入              370亿瓶2014年啤酒销量

 

4.jpg

嘉士伯为期3年的ecoXpac 项目,正在研制由木纤维制成的可生物降解的包装瓶

 

 

他在距离我15亿纳米的地方与我面对面,但却不会让我想起“相对论”。­115亿纳米,听起来遥不可及吧?其实­纳米仅等于10亿分之一米而已。

 

同为纳米科学家,他却与大家熟知的爱因斯坦如此不同,爱因斯坦一头蓬松卷发,爱做趣怪表情,会玩上几手小提琴和吉他,有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且透着几分艺术家气质,基本上是个人见人爱的“宝贝型”科学家。

 

而这个63岁的丹麦人、纳米科学家、丹麦皇家科学院院士、嘉士伯基金会主席及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下简称“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弗莱明·贝森巴赫(Flemming Besenbacher),看起来却是瘦削整洁利索,顺着他系的“啤酒色”领带往上看,碰到的是他严谨中透着机敏的眼神,而且,是的,正直,跟未见他之前先看其照片时的预感一致。

 

他甚至会让面对者有点错觉自己正面对着的是— 一台稳稳盘踞着的显微镜。中国武侠小说爱说什么玄虚的“人剑合一”化境,而贝森巴赫却是切切实实地有点人“镜”合一的神韵了。

 

算起来,他与显微镜“耳鬓厮磨”的日子,到如今至少也有40年了—自20岁时踏入丹麦奥胡斯大学物理学系开始,到26岁时取得博士学位,29岁时成为副教授,35岁时与两位同事联手开发出扫描隧道显微镜(STM),43岁时成为正教授,46岁时当选为丹麦皇家科学院院士,50岁时创立iNano跨学科纳米科学中心,直到2012年快60岁时因被选举为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方才不得已卸任iNano负责人—如此长年累月深受显微镜“潜移默化”,因而与之有些神似也不出奇吧?

 

9­10日,阳光灿烂,大连安宁平静一如平日,达沃斯盛会的召开,政商学界巨子的云集,似乎丝毫也未曾扰动普通老百姓生活的波澜,而当我们在万达希尔顿酒店聆听贝森巴赫侃侃而谈时,酒店对面大连国际会议中心之中,不知又有多少精彩的脑力大激荡正在上演……

 

好教授与科学“苦行僧”

 

贝森巴赫是瑞士达沃斯会议的常客,但参加在中国举行的夏季达沃斯,却是第一次。不过他实际上早已是中国的老朋友了,自1990年至今他已累计51‑­次来访中国。他不但是中国十所大学的荣誉教授,也是中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院长,同为纳米科学家的白春礼,更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而当年曾经他传道授业解惑的中国学生,也有几位已是中国大学教授。

 

设想有这么一双手,这双手差点就可以掌握诺贝尔奖杯并擎起举世景仰之荣光,但命运与机遇却鬼使神差般地将之置换成为一个啤酒杯,将科学高山之巅的金杯闪闪,变成普通人桌上平实透明澄澈的杯盏……贝森巴赫搁下显微镜,端起啤酒杯的人生转折,真让人好奇地想探究他心中到底曾经历过多少不舍与决断?

 

如果你查看过显微镜发展史,会发现1986年,IBM公司苏黎世研究实验室物理研究组的两位科学家— 瑞士的海因里希·罗雷尔(Heinrich Rohrer) 与德国的格尔德·宾宁(Gerd Binnig),因联手开发出世上第一台STM显微镜而赢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而在丹麦奥胡斯大学地下室,年轻的物理学家贝森巴赫和斯汀加德(IvanSteensgaard) 与工程师拉格斯加德ErikLægsgaard 经几年辛苦奋战,也开发出“奥胡斯版”的STM显微镜,只是,他们仨还是迟了,迟了仅仅那么一年,只好遗憾地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没人清楚当年不过35岁的贝森巴赫,是否也曾有野心落空的那么一刹那的失落……

 

多年后的2015年,当一个自估智商不高的“科学盲”向一个自认“IQ肯定相当高”的科学家问了一个 或许会贻笑大方的 关于个人野心的问题—“您是否想成为纳米科学的爱因斯坦”时,他说:“我的个人野心只是拥有美好的人生,并为嘉士伯做有益之事。”当然,我们留意到,他说这句话之前并没说“No”。

 

世上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活法,有人想活得精彩,有人想活得平实,还有人想活得有意义。平凡草民安居乐业已足矣,但若你碰巧乃凤毛麟角之“物种”—科学家,或许除了活出最有意义的人生之外,别无其它更佳的活法。

 

天才真的是天生的吗,我们想知道童年时的“弗莱明”是否已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我不知自己算不算天才,不过我上学后数学特别好,总是才过去半个学年,我就已把数学书读完了,老师于是只好给我新的数学书。”

 

许多人总是不由自主地神化“天才”,迄今已发表了约600篇被引用万多次的国际学术论文,赢过多次科学大奖的科学家贝森巴赫,在被问及“与天才共事的经验谈”时,却意外回答道:“仅是聪明是不够的。智力出众之余,创造力,分析问题的能力,发掘新想法的能力,有些人有,有些人却无。不能低估辛苦努力的重要性。聪明却懒惰的人很少会有成就。”

 

科学人生之“苦”,只有真正的科学家能体会,而我们总被各种盛名、光环、炒作、炮制、兜售和营销所迷惑,忽视了实验室里的科学“苦行僧”,迷信于聚光灯下的“科学蛊惑家”或“科学贩子”。

 

拿纳米科学来说,它成为热门话题可回溯至­1980年代,但多年来我们或许听闻过库兹韦尔(Ray Kurzweil) 的狂想,这个每日服用二三百片维生营养素并扬言长生不老不是梦的未来学家,奇点理论提出者,几年前宣称“纳米机器人将能变‘形’为任何东西”,让众人听得心向神迷;又或者也有人记得媒体曾尊称埃里克· 德雷克斯勒(Eric Drexler) 为纳米科技教父,但又有多少人听说过丹麦发明了STM显微镜的人是谁呢?

 

当我们就库兹韦尔之“变形说”,向贝森巴赫求证并请他预言纳米科技时,他“毫无想象力”的理性回答是:“科学与科幻小说并不相同,在科幻小说或电影中你能梦想一切,但我相信这种说法并无科学基础。我肯定的是,纳米科学将在5­10年后对我们的社会有巨大影响。”

 

而如今不知身处地球哪个角落的德雷克斯勒,或许更不乐意听到他不耐烦的直率评说:“我可不会称他为纳米科技教父,若你想尊称谁为纳米科技教父的话,我会推举格尔德·宾宁(Gerd Binnig) 和海因里希·罗雷尔(Heinrich Rohrer),他们开发出世上第一台 扫描隧道 显微镜并赢得了诺贝尔奖。”

 

嗯,不知该迷信“库大师”和“德教父”呢,还是听信“贝老爹”的实话?看来我们将他设想为纳米乌托邦中的“IQ 博士”的小算盘是要落空了,因为他可不想被我们假想为此“邦”中的哪一个角色—

 

“纳米乌托邦是科幻小说,不要相信小说和电影中的这些东西。我身为科学家,当然清楚科学法则中哪些是可能的,哪些是不可能的。我确信纳米科学将影响我们的社会,但纳米乌托邦还是当小说读读就算了吧。”

 

或许,当个好教授就够了?教过31年书的他这样谈起他和他的学生们:“我总是尝试当好主管,首先用我的知识教育他们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要做,而且要赋予他们自由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当他们有什么想法时支持他们。当他们碰上各种问题时,我会坐下来跟他们聊聊,看看能否一起找到出路。说起来我有点像个科学爸爸,不管是在他们尚是我的学生时,抑或是在他们后来的人生中都如是。”

 

贝森巴赫其实曾经是个对自己和别人均要求极高的“严师”。或许因为身兼数职的他本人就是个极为吃苦耐劳,超强马力的工作狂人,当他的博士生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是常事,受不了的人抱怨压力太大时,会被他反问“是压力大还是只是忙而已”。直到百忙的“贝铁人”在10年前的一个晚上惊觉,太劳累的自己竟然连想写的圣诞卡上的字母也分辨不清,只好被太太领回家休息两周时,他才意识到,不懂放松是错误的。

 

如今他已“改邪归正”,他说:“好创意和想法有时的确会冒出来,但这种事是不可预测的。去听听音乐,看看歌剧,跑跑步,有时新想法反而就灵光闪现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很重要,若你想保持创造力的话。”现在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会跑步半小时,而晚上10点会关掉电脑和iPhone,读读书,听听音乐,喝喝啤酒,静坐并静思些时。只是,实际上他如今每天仍然似乎有开不完的会。

 

有趣的是,当我们问起“你的爱好是啥”时,他笑称这个好问题他太太也常问。其实对他来说工作就是最大的爱好,而当他不经意地说起自己年轻时其实会吹小号,如今依然最爱听歌剧时,似乎有一丝难以觉察的“心虚”和羞涩闪过。或许是自觉对所谓的爱好投入时间少得不像话,还是因为想起了生命中某些美好片断?

 

不知这个长年铁肩担重任的强人,重新吹响小号时会是什么模样?或许熟悉他埋首显微镜旁的身影的人,想想他竟然会仰天吹号的样子,也会暗地里发笑吧……

 

“慷慨心灵”的小号手

 

生命如歌,对这个“不为自己设定退休年龄,要工作至死,不会虚度时光” 的人来说近乎一种奢侈吧?小号早就搁下了,显微镜也在60岁后撂下了,但当了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的他,如今却又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小号手”— 吹响嘉士伯­100多年来不变的“Semper Ardens”的主旋律。(拉丁语“Semper Ardens”意为“永远燃烧”)

 

嘉士伯­1847年由雅可布· 克里斯蒂安· 雅可布森Jacob Christian Jacobsen创立,而时至今日在嘉士伯哥本哈根总部的迪普利翁门 (Dipylon Gate)之上,仍然题写着 J.C. 遗嘱留下的“金科玉律”—“酿造啤酒的长远目标,不在于赚取短期的利润,而是要将啤酒酿造艺术发展到十全十美的境界”。

 

5.jpg

大象门的四头大象乃创始人J.C. · 雅可布森8个儿女中存活的4人的象征

 

至于“Semper Ardens”,则是他的儿子卡尔·雅可布森(Carl Jacobsen)对其父金科玉律的发扬光大。

贝森巴赫说:“嘉士伯最基本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就是质量,我们永远不能在质量上做妥协,我们要永远追寻完美,而‘Semper Ardens’,我们嘉士伯人念念不忘,它的意思是要永葆燃烧的激情,永远追求上进,永远思考如何能将事情做得比昨天更好些。”

 

关于雅可布森家族,贝森巴赫告诉我们的一个事实让我们深感意外和触动—J.C. 和卡尔如今共有后裔320多人,但尚留在嘉士伯的人数目却是,零。1882年,创始人J.C. 将掌管着自己所有股权的嘉士伯基金会捐赠给丹麦皇家科学和文学院,而因在啤酒贮存和产能上与父亲产生分歧,卡尔自门立户创立新嘉士伯,1902年他将企业捐赠予自己创立的新嘉士伯基金会,后来这一新基金会被并入其父创立的嘉士伯基金会。

 

时至今日,基金会仍是嘉士伯最大的股东,持有约30%股权及约70%的投票权。当年J.C.亲自前往丹麦皇家科学院,挑选了5名教授执掌嘉士伯基金会,而这一“五教授制”也沿袭至今。经我们向贝森巴赫了解,这5位教授首先必须先当选为丹麦皇家科学院院士,然后才有可能凭借个人技能及科学成就,正直品格,远见及为嘉士伯所做的工作,被选进嘉士伯监事会。

 

贝森巴赫说:“雅可布森的哲学是,既然无法确保自己的曾子曾孙们会是掌管企业的正确人选,干脆到丹麦皇家科学院去挑选品格好,头脑出众,清楚自己的强项与弱点,并且有亲和力且能与人共事的人才,来推动正确的事业的进步。”

 

J.C.及卡尔两位前辈的慷慨心灵,让他们的子子孙孙做回了默默无闻的普通人。

 

对比之下,荷兰喜力创始人杰拉德· 阿德里安· 海尼根(Gerard Adriaan Heineken)的曾孙女夏琳· 德卡瓦略· 海内肯(Charlene de Carvalho-Heineken),如今却以高达120亿美元的身家位居荷兰首富,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排行No.­107。要知道100多年前,喜力还得感谢J.C.无偿向其提供的嘉士伯纯酵母。

 

雅可布森父子的无私让人感叹……若对照中国历史来看,J.C.是清朝嘉庆-光绪年间的人,他是一个酿酒的佃户和一个织丝人之女的儿子,与伟大的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 是同时代的人,而他的儿子卡尔(嘉士伯名字意义为“卡尔的小山),则自清朝道光年间活至中华民国三年,即1914年一战爆发之前半年。

 

而丹麦,这个1317世纪曾是超级大国的北欧国家,如今面积却仅有1.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1.2个台湾),人口不过560万人,贝森巴赫笑称丹麦跟中国比起来,其实有如一个“纳米国”。

 

中国人最熟悉的丹麦人可能是安徒生,而安徒生笔下的《海的女儿》也已化身为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象征— 长堤公园的美人鱼塑像了。说起来“她”与嘉士伯素有渊源,1913年正是卡尔慷慨出资,请来雕塑家爱德华·埃里克森(Edvard Eriksen)创造了这个美丽的“Little Mermaid”。

斗转星移之间,时代已进化到跟小孩子讲述安徒生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却发现他们懵然不懂火柴为何物的­世纪,而如今世界的确也已大不同,在世界经济论坛上你听到的,也不会是童话,而大半会是经济局势、金融市场、政治格局等大话题。

 

贝森巴赫眼中的“21世纪真正的大问题”又有哪些呢?

 

他说:“听新闻时总听到金融危机,股灾,叙利亚政治危机等等坏消息,但这些问题终归会得到解决,它们并非21­世纪真正的大问题。事实上,人口增长才是大问题,如果地球人口真从60亿增长至­100亿,我们如何能为这100亿人提供清洁的水和粮食?我们破坏了大气层导致气候变化,大型雷雨风暴和极端天气。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我们的社会如何应对?开发新药物,还是为老年人提供更多扶助?可想而知,只有靠创新与商业的结合才能解决问题。创新与科学的结合对21­世纪来说非常重要。”

 

身为科学家的他谈起创新来深有感触:“维护创新机器最最重要的是人,人,人,聪明的人,有创造力的人,有远见的人,他们是创新的驱动力。你或许会感叹,有时创新的层出不穷,类似失控,不过看看世上最好的研发实验室,里面少不了的还是最优秀的人才,他们不仅最聪明,而且最具创造力和想法。当然你要能凝聚人才,为他们打造出正确的基础设施,而且要能指导并领导他们,但又要赋予他们自由。在正确的环境中,自由事实上将开创出最多的创新。”

 

6.JPG

全球啤酒市场份额比较 (%)

76%嘉士伯基金会持有嘉士伯投票权

98.5%嘉士伯海外业务份额

 

7.jpg

铭刻嘉士伯“金科玉律”的迪普利翁门

 

 

无论是当年创立iNano科学中心,还是如今担任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贝森巴赫均大力倡导科学与商业结合的重要性。

 

实际上还在当教授时,他就是几所新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跟那些“聪明”却保守,最关注发表论文的教授不同,他最注重与工商界大量合作以将科学带进社会,积极倡议科学与社会责任的结合。

 

比如说,如今德国Specs公司销售的一种看得见单一分子的显微镜,就是由贝森巴赫的研究团队开发的;而目前在中国重庆建有工厂的丹麦催化剂生产商托普索(Haldor Topsø),贝森巴赫也与之紧密合作长达25年。

 

曾多次前往美国硅谷的他,认为其兴盛,正在于它是一个“体现科学家与商界人士紧密互动的枢纽,因为那里不仅有出色的科学家,还有出色的投资商”,而“丹麦却并没有太多大富翁能帮助促进这一进程”,并提及“或许一些中国大富人倒是能帮忙搭建起科技与商业之间的桥梁”。

 

一百多年前,当J.C. 决定只有德才兼备的顶尖科学家才有资格当嘉士伯集团董事会主席时,其实已为嘉士伯设定好了科学与商业结合的轨道。

 

J.C.早在1875年就创立了嘉士伯实验室,pH 值的最先提出以及啤酒纯酵母的最先分解均出自该实验室,如今这一实验室已被合并进嘉士伯研究中心,而嘉士伯研究中心目前聚焦4个领域的科研— 材料科学、大麦、酵母及配料,以及酿造科技。

 

贝森巴赫跟我们举例说,嘉士伯科学家已开发出一种新型大麦Null-LOX,你可以移除当中一种特别的酶,从而使啤酒不至于因光和热影响其清爽口感,另外嘉士伯还在开发对气候容忍度更大的麦种。

 

它已启动了一个3年期的项目,开发一种可生物降解的,用木纤维制造的包装瓶,起因是它注意到自己45%的碳排放是来自包装材料。

 

贝森巴赫还特地提及一个吓人的数字—目前全球每年被倒进海洋的塑料多达3000万吨,若能成功开发出生物聚合材料用以取代塑料,打造出成本不会高过PET塑料瓶或玻璃瓶但又可生物降解的包装瓶,无疑将造福环境。

 

“我喜欢开放和透明化”

 

就在今年6月,嘉士伯刚换了新CEO56岁的荷兰人,本为奶业巨头荷兰皇家菲仕兰CEO的郝瀚思Ceest Hart,接替韦耀国Jørgen Buhl Rasmussen,掌管这家年收入97.7亿美元,市值约117亿美元,占据全球啤酒市场6.1%的市场份额,仅次于百威英博、南非米勒及喜力,拥有近140个核心品牌,员工4.5万人的世界第四大啤酒公司。

 

贝森巴赫并不讳言嘉士伯通过猎头公司觅得新CEO,而且他与郝瀚思其实今年­1月初才第一次见面。但早自2005年就已坐镇嘉士伯监事会,先后经历了与其3CEO共事的他,谈起郝瀚思时,却是十分信任和赏识:“郝瀚思的管理既重视做出好产品也擅长与消费者打交道,他曾在联合利华工作长达24年,负责过许多不同国家的营运,也在联合利华学习到了最佳的管理技巧。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开放透明,很正直的人,我很喜欢跟他互动。”

 

而当我们请他比较一下郝瀚思与前两任CEO— 现为丹麦海运巨头马士基CEO的安仕年(Nils S. Anderse)及当了8CEO,今年2月刚宣布卸任的韦耀国在领导风格上的区别时,他表示:“所有的领袖都是不同的,正如人与人总是有差异的,而事实上如今的商业世界也早已不同于往昔。身为CEO的一大工作,就是要不断适应不同的环境,今天的嘉士伯也远比当年复杂了。”

 

 正直,在贝森巴赫的字典中如此重要。他这样谈及自己的选人之道:“我喜欢开放和透明化,喜欢雇用正直的人,喜欢跟我互动并信任我的人。我本人就是个很开放透明的人,我尤其欣赏那些不但事情做得很好,而且总是看得清事情做得还不够好的地方,并时时想办法加以改善的人。我在商业生活,科学生活和个人生活中都是这样子的。我反感的是别人对我隐瞒事情,隐瞒问题。不要把问题藏起来,要公开讨论存在的问题。”

 

他尤为重视谈论“坏消息”的重要性:“好消息要谈,坏消息更得谈。若有人对坏消息隐瞒不谈,正是我最恨的,我会非常非常非常地生气。问题在刚浮现时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若你做了蠢事还加以隐瞒,放任问题日益加剧,加剧,加剧,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会变得愈加恶化,恶化,恶化,假如你自一开始就坦率说出来,指明这不是我们该做的正确的事,说明该马上着手将问题当下解决,总比等到后来问题变得非常麻烦时再说更好。”

 

在我们看来,目前嘉士伯面临的“坏消息”至少有两条—

 

首先,韦耀国于2008年取得俄罗斯啤酒巨头波罗的海9Baltika) 控股权并进而在2012年将其百分之百吞并,为嘉士伯在俄罗斯市场夺得了高达40%的市占率,不料近年来因俄罗斯卢布兑欧元疲软,加重酒业税收以及吞并克里米亚导致政经危机,嘉士伯在当地市场的收入及利润大幅下滑。东欧市场目前占2014年嘉士伯净收入22%,而俄罗斯市场的头痛问题,也让嘉士伯被质疑是否犯了对单一新兴市场过度投资的错误。

 

另外一条“坏”消息则是,今年9月底两大啤酒巨头百威英博与南非米勒竟然开始洽谈合并,若成功将缔造出一家年收入高达670亿美元的超级巨无霸企业,占据全球近30%的市场份额,也就是说以后全球每卖出3瓶啤酒中将有­瓶属于这一巨无霸。可想而知,这对于排行第三的喜力及排行第四的嘉士伯来说,均可称之为“惊变”。

 

虽然在采访贝森巴赫时这一消息尚未传出,但我们却恰好问了他一个相关问题:“啤酒的世界变得愈来愈奇怪,巨无霸企业愈来愈巨大,您认为这些巨企的出现,对行业健康是好还是坏呢?

 

贝森巴赫当时的回答是:“就行业整合而言,啤酒业跟其它行业也没太大不同,越来越大的企业占据了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看到许多微型啤酒厂在蓬勃兴起。嘉士伯的企业核心价值观,诸如正直与合作等,或许在大企业反而比在小公司能得到更好的实施,因此我还是可以看到规模优势的。我们在全球各地有许多家公司,而它们都必须适应嘉士伯的核心价值观,其中之一就是,追求非常高的质量。”

 

正直与质量固然是嘉士伯不变的信守与追求,但目前的全球啤酒战局简直要让人联系想起中国历史上秦始皇一统天下的往事,而执掌百威英博的巴西人薄睿拓(CarlosBrit),竟有如“啤酒业秦始皇”了?

 

当我们在访谈中问起贝森巴赫最近在读哪些书时,他“巧合”地正好在读中国历史,并表示最近参观了西安,看了兵马俑,对秦始皇统一中国,秦朝建造万里长城以防御敌人的故事很感兴趣,而有关英国前首相邱吉尔及苹果教父乔布斯的书他也爱读。

 

他的办公室在嘉士伯基金会,距嘉士伯总部两三公里,但在总部没有也“不需要”有办公室,因为“完全信任CEO”郝瀚思可领导好嘉士伯的管理团队。

 

身为集团董事会主席,他实际上已为CEO预备了更为灵活的空间—2013年,嘉士伯基金会再次修改章程,废除了 25%的资本所有权要求,但必须继续持有至少‑51%表决权。这是继2007年将资本所有权要求从51%更改为 25%,以促成第二年与喜力联手收购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公司(S&N)之后的又一次修改。

 

逻辑上来说,嘉士伯未来下一步棋将如何走呢?贝森巴赫简洁地回答道:“我们将时时挑战自己和他人,为嘉士伯做有益之事。”

 

到底我们该如何预测嘉士伯的未来动向?目前已有98.5%收入来自海外市场的它,是否已瞄准了有望并购的潜在新“岛屿”?或者,它想成为啤酒业的“苹果”,网罗一众微型或精酿啤酒公司,打造蓬勃的啤酒生态系统?而它又如何筑起防御强敌的“万里长城”呢?

 

贝森巴赫,一个纳米科学家和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啤酒杯,到底折射出怎样宏观与微观的世界……

 

 

8.jpg

 贝森巴赫与嘉士伯前任CEO韦耀国( ) 及新任CEO郝瀚思( ) 在一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