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欧洲文化之都的账本

欧洲文化之都的账本

评论
摘要: 从古老的文化到前卫的艺术,吉马良斯的创意声音永远不会消逝。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小城吉马良斯,位于葡萄牙北部,算得上是这个衰落帝国的起源地,它与斯诺文尼亚的小城马里博尔一道荣升为2012年的“欧洲文化之都”(从1985年开始,欧盟每年指定若干欧洲城市为“欧洲文化之都”,通过展示该市、该地区具有象征性的文化亮点和文化领域的发展与创新,以推广该城市的文化生活和文化发展)。


在获得“欧洲文化之都”荣誉称号的一年中,吉马良斯几乎每天都排满了各类文化活动,就像一个持续365天的大Party。但文化部门可不想让各地的年轻人只是来此参加一个为期一年的文化夏令营,然后随着2013年的到来如鸟兽散,他们更希望尽快通过演出票房和未来可能的广告收益,让各种艺术项目能在葡萄牙健康地发展下去。


或许是因为拥有一座出色的米尼奥大学,即便在这个到处贴着售房广告的经济严重不景气的时期,吉马良斯也不用太过担心自己根深蒂固的文化创意氛围会向悲观的现实低头。作为一个有着近千年历史的“葡萄牙文化摇篮”,这个小城却遍布着前卫气息的正能量。


欧洲文化之都的各类艺术项目,集中分布于这个14世纪古城的阡陌巷道中。在著名的Bragan?a公爵府中,一部分展览是将民间恶龙传说进行卡通化的展示,另一部分则是对宫殿内外的历史遗迹进行解构再创作。Alberto sampaio博物馆本是一个宗教场所重要物品的盛放地,在活动期间则成为了一个文化教育基地,孩子们在室内喧哗吵闹着,看着历史上亦邪亦正的众多天使们,是如何一步步变为自己熟悉的卡通形象。


那么,如何才能成为“欧洲文化之都”?各个城市间的竞争是否激烈?文化之都又能获得什么财政上的好处呢?


文化之都项目总监Carlos Martins,以及分管教育文化的市议员Francisca Abreu,是这一年吉马良斯最忙碌的两个人。午餐时,他们向我详细解答了以上问题。


每年两个的欧洲文化之都,往往是提前好多年就定好所在国,然后由国内的提名城市相互竞争。如今确定的主办国都排到2020年了,至于主办城市,也已经敲定至2017年的丹麦奥胡斯和塞浦路斯帕福斯。之后,欧盟基金会有大笔款项进入,其中投入基建的85%是无偿的。具体到吉马良斯,这一年一共获注资1.11亿欧元,其中,7000万欧元的硬件设施款全部来自欧盟,4100万欧元的具体项目款中又有70%依靠欧盟,国家财政只用负担剩下的1230万欧元,但这对经济陷入低谷的国家,也绝不是个小数字。


“我们也想过请Cold Play这样的大牌乐队过来,可他们巨额的出场费会大大地占用了其他项目的费用。”这听上去即使是4100万欧元,在Carlos的全年计划里其实也捉襟见肘。


1.jpg


欧洲文化之都的开幕之夜,吉马良斯的古城墙成了一圈硕大的投影屏幕


2.jpg


极富活力的大学,是保证吉马良斯可持续性创意的根本


3.jpg


在当选欧洲文化之都的期间,吉马良斯的文化活动从没断过


如今,吉马良斯的文化派对已随着2012年落幕。那么,这1.11亿欧元会否只是打向经济泥潭的一轮华丽水漂呢?


因为我想到去过的2011年欧洲文化之都—塔林和图尔库。交接完文化之都的身份后,塔林作为爱沙尼亚的首都,依然汇聚着这个小国几乎所有的文化资源,热闹非凡;而相比之下,芬兰海港城市图尔库就冷清太多,虽说这也与复活节前后的放假时令有关,但关于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也让一切没有文化垄断地位的“小文化之都”不得不去重视。


得益于文化年的契机,老居民区一座荒废多年的纺织厂,耗资300万欧元,于2011年9月变为全新的米尼奥大学设计中心,这座设计中心的负责人Ferrie教授带我来到中心的屋顶,作为一位颇有工业设计经验和城市规划头脑的大学教授,他撑着屋顶扶栏畅想着眼前那并不遥远的图景:“这片破旧的废车场和杂草地,不久后会以极低的价格改建为设计中心的延拓部分,包括学生公寓、公园、运动场和一个剧场,热闹起来的生活将改变这里死气沉沉的萧条社区面貌,实实在在接触到社区生活的设计也将变得更为实用。Party始终会结束,但我们得通过确实存在的设计需求,去保证文化生活不致冷却,同时通过创意产业实现盈利。”


我从设计中心出来,穿行于中世纪的石墙石路,年轻人们正商量着晚上去哪里喝酒跳舞。从古老的文化到前卫的艺术,这座城市的创意声音永远不会消逝。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