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亦真亦假的“棱镜项目”

亦真亦假的“棱镜项目”

评论
摘要: 6月的美国,因为一个名叫斯诺登的前CIA和NSA雇员而身处世界责难风暴的中心。不管真相如何,美国政府在大数据方面的优势毕竟得到了一定的制衡。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2013年6月13日,人们举着斯诺登的照片在香港的美国领事馆前抗议


6月6日,世界被两则同一主题的报道惊讶得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卫报》的题目是《美国国安局“棱镜”项目监控苹果、谷歌等公司用户数据》,《华盛顿邮报》的题目是《美英情报机构秘密大项目对9美互联网公司进行数据挖掘》。根据报道,美国国安局建立了叫“棱镜”(Prism)的秘密项目,对9大美国互联网公司(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YouTube、Skype、AOL、苹果)的服务器有直接权限,可以调出用户的各种信息包括实时聊天记录。

彼时正当奥巴马和习近平加州阳光之乡峰会前夕,恰好是美国指望着奥巴马在网络安全议题上对中国施压的时候,如果报道准确,美国显而易见的虚伪会让奥巴马对中国的指责毫无意义。但6月7日,谷歌发表博客官文完全否认了美国政府对谷歌服务器有直接读取权限或者安装了任何后门程序。其中解释说:他们收到过来自政府有关国安局个别查询,但他们并不会满足政府的每条要求。而谷歌的态度基本代表棱镜项目所涉及的其他8个互联网大公司的态度,它们都明确表示没有后门程序、没有直接权限,接受到的是个别查询。

6月9日,29岁的泄密者、前CIA和NSA雇员斯诺登在香港现身接受视频采访,进一步对棱镜项目进行了说明。但此时媒体对棱镜项目的描述也有了很大改变。并不是说斯诺登在说谎,但他泄露的并非直接是棱镜项目的NSA文件,而是NSA的业务承包商博思艾伦(Booz Allen)的业务演示PPT,这本身就可能会有夸大功能之嫌。而斯诺登本身也不是资深网络专家,因此最初的媒体报道中对棱镜项目的说明,现在看来是不够准确的。6月11日,谷歌继续发表对美国司法部的公开信,要求授权可以公开有关国安局查询的更多细节,以避免令谷歌用户担心公司和美国政府私相授受、伤害用户利益。虽然更多的事实有待谷歌等公司明确解释,但棱镜项目大约可能是一个特别查询数据结果的数据库(Data Pool)或者查询应用程序接口(API)。当然因为公司立场不同,这个国安局数据库或者接口的权限大小也应当不同。从技术角度上说,如果谷歌和Facebook的服务器有美国政府的后门程序,肯定会严重危害公司的程序安全。即便在大数据时代之前,数据库的查询都会对服务本身产生潜在危险,今天的公司会允许任何其他人员操作服务器更是无法想象。

此外,政府直接得到海量数据,会不会反而陷于信息过载而无效率?即便政府识别疑犯的程序有1%的误差,都会导致棱镜项目在查询时的无效性。因此只可能是特定人员的查询,才符合目前的官僚机构和商业公司的业务交流规律。

所以,至少谷歌接到的棱镜项目数据请求,并没有超过谷歌一直在透明报告中提到的政府查询请求模式。奥巴马、司法部和NSA等方面的官方解释,强调的则是类似棱镜项目的合法性,而且指出目的出于反恐需要、针对外国人而非美国公民,而且这种态度也得到了一半美国公民的支持。这当然受到美国西方盟友欧盟的激烈批评:为什么美国在推广全球化的时候就宣称美国公司是世界的,但适用国安法却分辨本国人/外国人?而且棱镜项目对所谓外国人的判断是“51%的外国程度(Foreignness)”,这样的标准下是不是外国人也只是一个技术误差问题?

无论棱镜项目的真实细节如何,事实就是美国政府在大数据方面的优势已经大到的确需要制衡的地步。也只有通过类似斯诺登、《卫报》,以及谷歌公司等各方的制衡,能挖掘海量公民数据的大政府才能有效控制在公民手里。



VERBATIM 名人时语


2.jpg


“对于日本试图向海外出售核电技术,我感到不开心,因为我是反核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妻子安倍昭惠高调与安倍政府有意重启核反应堆的立场唱反调,有人调侃夫妻两人“世道变了,夫唱妇随也过时了”。



3.jpg


“下一次我会失去自由,于是买了单程票,不再回祖国。”

作为经济学家,谢尔盖·伊格纳季耶夫对一件有政治动机的案件表达中立的意见后一直不断被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联系和查问,他不得不选择到巴黎自我放逐。



4.jpg


“作为总理,我自豪地代表所有公民站在这里,我是天主教徒,但不是天主教总理。”

爱尔兰总理恩达·肯尼领导的政府同意起草法律,允许女性在怀孕威胁生命的情况下堕胎,但该草案面临天主教和普通民众的强大压力,他不断收到血书抗议,还被称为谋杀犯。



5.jpg


“人们都说这是我想象出来的,可是这只鸟儿还在唱着歌,他是幸福的,因为看到我在努力工作。”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再一次在公众面前宣称,已故前总统查韦斯化身小鸟出现在自己身边。



6.jpg


“杂志胡乱少算了我的财产总额,故意把我挤出了年度富豪榜前10位。”

沙特王子、世界最富有的商人之一阿勒瓦利德·本·塔拉勒因为《福布斯》杂志错误估算了他的财富而以诽谤为由起诉该杂志。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