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安倍政权“盛极而衰”的拐点

安倍政权“盛极而衰”的拐点

评论
摘要: 在防空识别区问题上与中国擦出火花之后,日本通过了《特定秘密保护法案》,这被一些中国媒体评价为“意在复兴军国主义”。安倍政权究竟意欲何为?资深时事评论员李炜认为,日本这个保密法,其实是受到斯诺登泄密事件推动,不过这可能正是安倍政权“盛极而衰”的拐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453341924556113.jpg

 

12月6日,日本示威者在国会外抗议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案》

 

 2.png

 

李炜

曾就读于北京外贸学院、德国基尔经济学院,

担任过中国军工行业的高管,

2003年开始参加凤凰资讯台“时事辩论会”,

后陆续参加了“新闻今日谈”、“时事开讲”、

“有报天天读”等品牌节目制作。

 

Q=《周末画报》 A=李炜

 

Q:在保护特定机密方面,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是怎样?日本的《特定秘密保护法案》,是否算得上特别?

A:保密法其实在世界各国都普遍存在,包括我们中国。至于保密法的界定,一般最高级别的保密法,英文就被称作“Top Secret”,翻译过来就是“绝密”,下面再分不同等级,最低级就是“机密”。不管是绝密还是机密,级别的定义一般都是由国家的保密法来规定的。涉及到一个国家的外交军事,往往就是绝密,有可能是永不解密的,机密则一般存在一个解密期。

 

Q:《特定秘密保护法案》规定保障公民知情权与新闻自由,日本全国新闻协会以及舆论为何对新闻自由忧心忡忡呢?

A:公民的知情权和保密法是有一定冲突的,所以日本新闻界出现负面报道是有理由的。我可以举个例子,香港为了保障新闻自由,以前记者是可以监听警察局的无线通信的。后来警界发现这对破案有一定影响,所以决定对无线通信进行加密,立法上也禁止了监听这一做法。由于拿不到第一手资料,新闻界很不满意,但这就是现实。所以日本新闻界对该法案发出批评的声音,算是正常现象。

 

Q:法案规定,在涉及防卫、外交、反间谍和反恐等领域,各行政机构的长官可以对“特定秘密”进行指定。鉴于日本近年来出现所谓“反官僚主义”运动,这个法案会不会强化政府“官僚”的权力?

A:日本的“反官僚主义”运动主要是民主党搞起来的。日本在战后自民党长期执政期间,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对公务员提出的意见非常尊重。政治家们一般不会去动摇“官僚体系”,也就是公务员体系工作的执行方式。民主党上台之后,一直在尝试推翻这一体系,但尝试了几年,一直没有成功。举一个例子,就是民主党派往中国的大使并不是外交官出身,而是从民间找一个人,一个商社的前社长(丹羽宇一郎),去年年底卸任的。其实他跟中国的关系处理得不错,民主党努力做这种尝试,并不意味着他们是一个失败的政党,他们的尝试其实是值得尊重的。

 

自民党再次执政后,从一定程度上恢复了与公务员体系的合作。这是有利有弊的,利在于能够保持政策的一贯性,弊在于维护了官僚体系,照本宣科,创新能力比较弱。

 

Q:这一年以来,安倍凭借“安倍经济学”的效果赢得了支持率,这个法案的强行通过,是否会成为他支持率的拐点?

A:“安倍经济学”的实质,是依靠通货膨胀刺激经济,日本今年全年经济预计增长两个百分点,这说明日本经济的恢复初见成效。他们前两个季度的增长都超过2%,第3个季度有些下滑,仅仅有1.1%,不过全年经济增长两个百分点的目标可以实现了。这是他成功的地方,所以他的支持率一度升高到70%左右。但是由于保密法出台,支持率骤然跌到50%出头,从目前来看,安倍已经没有什么新招可用,明年一旦增加企业税负的话,他的支持率可能还要下跌。

 

Q:法案的强行通过被广泛解读为“美日同盟加强”(特别在共享情报方面),您对此的看法是怎样?

A:保密法和美日加强同盟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保密法出台有一个大的前提,就是斯诺登泄密事件,这对日本通过保密法有很大推动。过去日本是开放社会,既要保证新闻自由和公民知情权,又要让政府在监控犯罪等方面顺利开展工作,这可能很难两全其美。所以日本在8月拟定保密法,其实是情有可原。有了保密法之后,政府和议会能够先达成一致,从法律的层面来看,可能会更好操作些。

 

Q:由于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中日关系再度转冷。在您看来,局部战争的可能性是否存在?

A:划设防空识别区不会引发局部战争。中国防空识别区现在事实上已经被默认了,尤其是韩国近来宣布扩大自己的防空识别区,这其实是在暗中支持中国,中国也对此持默许的态度。这就让日本比较尴尬,日本能做的不多,只有默许日本的民用航空公司向中国报备,否则就要面临罚款。在这些问题上,也许最后就会不了了之,事态不会继续被扩大。

 

Q:本月初,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了日本和中国,外界普遍认为他是来当和事佬的。美国对华战略是否因防空识别区而有所改变?

A:美国基本上承认了中国划设的防空识别区,尽管看上去态度很强硬,但那些其实都是做给日本看的。拜登到访中国之前,显然是双方进行了很好的沟通之后,才对外发表看法的。可以看出来,美国虽然话说得很硬,实际内容却是已经承认了。“不承认”的只是在军事范畴,而在民用航空范畴,美国在识别区问题上已经跟中国达成了一致。

 

Q:美国今年超越中国,再度成为日本最大的出口市场。您认为这一点对中日关系是否会造成伤害?

A: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增加,跟对中国出口的情况不一样。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基本都是高端产品,跟中国没有竞争。

 

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主要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在复苏。美国经济不断好转,失业率下降,所以主要还是经济形势决定了美日贸易。类似地,政治形势也不会影响中日双边贸易。

 

至于美国对中日关系的态度,肯定还是希望双方“适度紧张”,但不希望看到战争。因为美国希望中日双方互相牵制,这对美国是最有利的,双方有事都会去找美国,美国的作用就体现得更明显。事实上,美国不能离开亚洲,因为美国如果离开亚洲,单靠中国或任何一个亚洲国家是控制不住日本的,比如在发展核武器方面。美国不会轻易损害中美之间的长远利益,这一点非常清楚。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