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全球文化风尚:喜新不厌旧

全球文化风尚:喜新不厌旧

评论
摘要: 新与旧这一对概念,在文化的语境下,着实很难用泾渭分明的标准加以辨认。如今,连文化领域之间的区隔都已模糊不清,动辄可以“跨界”。有鉴于此,喜新厌旧似乎从来不是文化界通用的规则。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04.jpg


2015年的电视圈万象,如同一部意外频生的连续剧——经典老牌节目和大牌人物逐一谢幕,冷板凳上的新人纷纷崭露头角。常年关注欧美节目的观众们,欢送完囧司徒(Jon Stewart)和莱特曼(David Letterman),接下来又要和《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全美超模》(Americans Next Top Model)等红极一时的经典道别,唏嘘之情可想而知。虽然勇于接受新鲜事物是存活于世的必要本领,但面对特莱弗·诺亚(Trevor Noah)隔靴搔痒式的冷笑话,大家也只能默默怀念一下囧叔不经意间抖个包袱的深厚功力。


辞旧迎新是每年末不变的主题,但2015年至2016年的新旧更迭,蕴含着更多与“颠覆”和“新秩序建造”相关的内容。今年12月,巴黎气候大会的圆满闭幕很可能导致1997年来被广泛应用的《京都议定书》逐渐失去效力,而新的协定将成为未来各国节能减排行动的参考标准。实际上,环保从来不是政界的专利,这一元素空前广泛地出现在各大文化项目中。气候变化导致多地粮食产量告急,于是2015年的米兰世博会上,“环境恶化”和“粮食危机”成为万众焦点。摄影大赛中,以环保、自然为诉求的影像,相继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除此之外,欧美、日韩不再是流行文化的代名词,皆因后起之秀中晋升为新一代“入局者”。中国企业的巨幅广告占领了时代广场,非洲成了中国文化输出“重镇”,蓝海电视台(Bon TV,专注于中国内容全球传播的非官方24小时全频道英文媒体)走入了美国家庭,连年轻人追捧的NetflixHulu 平台也时常可以搜索到中国的电视剧。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即便再傲慢的影视公司,也不愿意放弃中国这个遍地商机的市场,迪士尼、福克斯、华纳的中国活动日渐频繁,韩国 SMJYP 更是不惜重金去迎合中国的消费者。


01.jpg


在沉寂了30多年后,诺贝尔文学奖首次花落纪实文学创作者。具有垄断地位的小说销量开始下滑,纪实性作品获得了出版商空前的青睐。新闻热点、经济分析、自我提升以及自助这些小说中极少出现的主题成了纪实性作品中最受追捧的门类。在诸如Barnes and Nobles Borders 等实体书商纷纷将重心转移至线上的这一年,亚马逊却逆势而为,开起了实体书店。被誉为“世界上最佳纸质杂志”的《COLORS》停刊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之际(实际上并未停刊),琳琅满目的新杂志正处于诞生进行时。“纸媒唱衰论”依旧盛行,但人们好像并不像几年前那样惊慌失措。《乌合之众》的作者古斯塔夫·勒庞曾提出,当人类成为群体的一员,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几年前,互联网的“全民狂热”从2015年开始获得更理性的对待,90后创业不再被一味地追捧,传统企业也不再是人人诟病的对象。虽然互联网的冲击不容小觑,但至少越来越多的人再次承认,拿起一本精心印制的纸书是一件很酷的事。

 

聚焦“中国效应”

 

中国占据海内外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本土影视作品走向了世界,先有 Netflix 引进改编版《甄嬛传》,后有《琅琊榜》在韩国收视长虹。现象级电视剧《步步惊心》将在韩国翻拍,男主角由收视保证李俊基出演,女主角的秘而不宣引发了众人的好奇。但是,如果仅仅以此断定中国对外“软实力”大增,未免有失偏颇。相关数据显示,在竞争白热化的欧美市场,中国电视剧的影响力远远小于盘踞榜单多年的韩国、泰国影视剧,与日本漫画相比更是不可等量齐观。

 

国内观众不再如饥似渴地“翻墙”看美剧,他们往往可以在自家的媒体终端上,找到欧美或日韩节目绝佳的替代品。从《Running Man》到《金炳万的丛林法则》,中国的改造速度令人瞠目结舌。大部分制作公司建立了模式组,专门负责节目的引进和原创内容的海外输出。然而,眼见一个接一个的海外引进节目在中国大获成功,这种“买买买”也逐渐从深思熟虑沦为饥不择食。


03.jpg

 

中外合作成为了节目制作的新“潮流”,越来越多的海外团队直接来到中国“捞金”。野外生存秀鼻祖贝尔(Bear Grylls)与一众国内明星共同录制的《荒野求生》便是生动的一例。《来自星星的你》导演张太侑也开始选择和中国公司“联姻”。与此同时,“中国元素”被越来越多地应用到海外节目中,除了对中国明星的邀约和中国拍摄景地的利用,日前,韩国国民罗英石制作人通过《新西游记》向世界展示了大量中国传统文化,游戏环节中多次提及四大名著的经典人物。

 

据统计,2014年北美电影总票房下降约5%,而中国的票房收入实现了36%的同比增长,总额高达47.6亿美元。一些在海外表现平平的电影、电视剧、节目在中国都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国外电视真人秀节目更是呈现引进必火、广告大卖的现象。面对如此有利的局面,各国影视娱乐公司摩拳擦掌,希望未来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

 

回归实用主义

 

作者保罗·亨舍(Paul Hensher)不久前感叹道,小说的地位在今天一落千丈,而纪实性作品(Non-Fiction)却在2015年迎来了春天。沉寂良久后,纪实性文学作者首次斩获诺贝尔奖,各大畅销书单中,纪实性文学也渐渐成为了主流。亨舍提出,在这些纪实性作品中,“自我提升”和“自助”成了最受欢迎的两大卖点,人们阅读的目的从趣味性转向功利性,即“是否有用”成了衡量、评判一本书价值高低的重要标准。相比起纪实性作品,小说几乎不曾涉及上述主题。

 

出版商开始迫切地追求时效,纪实性文学与新闻热点的紧密结合成了重要的市场营销手段。前一秒巴黎恐怖主义袭击让人惊魂未定,后一秒有关 IS、基地组织的难以计数的记者手记便开始问世。明星出书是一窝蜂的潮流,新闻名嘴将自己日常吐槽稍加整理出版,便可以赚得盆满钵盈。在人人追寻成功学的今天,实用主义在各大畅销书中重新找到了一席之地。难怪有别于20世纪国际关系中趋于上风的自由主义,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新书有关大国重塑世界秩序的务实论调,得到了主流媒体的普遍认同。


02.jpg

 

约翰·杜威(John Dewey)的经验主义也有“复辟”的迹象。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毛崇杰称,一向不受重视的实用主义美学在2015年的设计圈、艺术界大行其道。人们渐渐意识到,设计并非将旧物粗暴地拼贴,而是通过不断实践、验证,将想法和已有经验完美结合,推陈出新。实用主义同样是今年建筑业的关键词,环保、节能成为其具体的表现形式。设计师摒弃了极简抽象主义和各种造型上的炫技,以在已有资源基础上进行创新取而代之,更高效地利用空间,使其与周边环境完美融合。低碳的设计理念开始被广泛接受,“老房翻新”和“社区搭建”也在今年变成了流行文化。比起“从01”的过程,棚户区改造的趣味性项目,赋予了设计师“从0.51”这个更为艰巨的任务。

 

文化界的“轮回”现象由来已久,许多看似颠覆性的变化,实则是一种对传统的回归——建筑业从一味的炫技、复制、堆叠奇特造型的怪圈中跳脱出来,重新关注对空间的利用以及与自然生态的融合,实践和匠人精神的重要性再次被点燃;电视圈“一人垄断”的时代成了21世纪初的标志,2016年,电视圈将重新进入“春秋战国”的格局。正如《奥普拉脱口秀》之后有《艾伦秀》,好的电视节目不会就此消失,竞争只会愈演愈烈。

 

渐渐厌倦电子书的人们,对纸书有了新的需求,于是网络大亨纷纷在实体店上排兵布阵。在市场营销、新闻热点、各大排行榜的多重夹击下,真正的好书越来越难有出头之日,所幸的是,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慢速阅读和精读的价值,独立书店和文化沙龙被年轻族群追捧,呈现主流化的态势。2015年,科技飞速发展,更为精确的机器“侵入”了原本只属于人类的领域,使得关于地球以外空间的讨论变得不再虚无缥缈。当所有产业都高举“创新为王”的大旗,躁动的文化圈却想要另辟蹊径,返璞归真,相信这种总体性趋势,仍会是2016年的主调。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进入现代传播天猫旗舰店购买886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