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与商业逆行的环保斗士

与商业逆行的环保斗士

评论
摘要: 无论是巴黎气候大会的气候公约谈判,还是2015年年末被雾霾围城的中国,不断变得恶劣的生存环境让人类意识到:气候变化亟需各方采取行动应对。人类因挥霍环境而给自身带来危机,这个警钟早在30多年前就被时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敲响,在当时,经济利益和环境保护的双重博弈,让卡特的清洁能源之路走得颇为艰辛。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oil.jpg


21世纪的“能源之战”已经打响。2005年的中海油并购美国老牌石油企业优尼科失败案,并不单纯具有商业意义上的解读,更与美国国家安全和全球地缘政治密切相关。国际关系研究学者迈克尔·克拉雷(Michael Klare)将21世纪比作一个大国崛起、资源骤减的时代。这意味着世界秩序将被重新改写——从以往军事力量的角逐转为对能源的争夺,国家的划分也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转化为“能源匮乏国”以及“能源过剩国”。

 

据机械工程研究院(Institute of Mechanical Engineers)统计,全球目前有1.3兆桶石油储存,依照现在的用量仅供人类使用约40年。减排和新能源研发是尽人皆知的解决方案,却鲜有国家和商业巨头愿意放下眼前的利益。

 

随着全球变暖的加剧,各国领导人的能源政策又面临新的挑战。他们不仅要竭尽全力争夺余下能源的控制权,更要绞尽脑汁地促使他国减少碳排放。危机和利益面前,冲突一触即发。与前任小布什不同,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于全球变暖格外关注,更高调呼吁节能减排,他似乎意识到了人类对环境挥霍的风险。但是,这个“危机”早在30多年前就被时任总统吉

米·卡特(Jimmy Carter)提出,只是这位前总统在面对政治、商业的明争暗斗时显得力不从心。

 

“好人”卡特的国内困境


4.jpg


热衷环保、人权事业的卡特在媒体上的形象似乎是清一色的“好人”,但是,作为总统,他在掌控议会和执行政策方面却表现平平。面对议会、非营利机构的游说,他不断地选择妥协,很多人甚至毫不客气地指责他是一个“弱爆了”的总统。可是,从事卡特生平和对外政策研究的华盛顿与李大学教授罗伯特·斯特朗(Robert Strong)却认为,这一切并不能掩盖卡特在环境问题上的前瞻性。

 

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不满美国在“赎罪日战争”中对以色列的支持,对美国等国实行严苛的石油禁令,一时间,美国的油价从每桶3美元飙升至12美元。这让1976年当选成为总统的卡特意识到美国在能源面前的脆弱,石油恐慌也成了他上任后需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斯特朗认为,卡特标志性的政策包括:鼓励美国本土石油储备,减少能源消耗,以及鼓励可替代能源的开发。

 

1977年是卡特在环境保护与能源安全方面施展拳脚的一年。他开始大力推行自己的能源项目,通过“强制”和“自愿”两种方式改变美国人对能源的依赖。一方面,他大力提高税收,无论是能源巨头的工业消耗,还是普通家用汽车的使用,都因此而受到影响;另一方面,他试图利用演讲、宣传调动美国人的爱国主义情绪,希望他们自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以步代车,多乘坐公交系统,以及尽可能地使用太阳能。一次全国演讲中,他甚至指出,能源政策是美国能否重新团结一致的关键。

 

11.jpg


但是,这项政策却先后遭到了议会和民众的阻挠。他的计划在路易斯安那参议员拉塞尔·朗(Russell Long)的反对下举步维艰。朗认为卡特的计划破坏了市场的自由,而对能源企业征以重税也会严重影响美国的经济发展。除了能源巨头、部分议员的反对,卡特还同时面临着来自民众的压力。1977-1978年,一场长达110天的煤炭工人游行爆发,指责卡特对能源公司的压制。卡特激昂的演讲并未能引发美国民众的共鸣,相反,他们对可能增加的汽车税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怨声载道。更让卡特头疼不已的是,20世纪70-80年代,美国人,甚至全世界都还没有意识到全球变暖的严重性,资源的消耗、碳排放量也在这一时期达到了历史巅峰。

 

隐藏的科赫兄弟

 

无论是卡特还是奥巴马,他们在通过环保法案时要面临的最大对手其实不是聒噪的议会,而是用经济影响政治的能源巨头,科赫兄弟为其中的典型。“绿色和平”的数据显示,大卫和查尔斯·科赫 (David & Charles Koch)1997年起已累计花费7900万美元,用以抵制美国政府和民众承认并积极应对全球变暖。

 

斯特朗认为,“权钱交易”是这些巨头最擅长的手段,利用金钱购买政治影响力在美国已不是新闻。通过雇佣说客、学者、科学家、媒体评论员,他们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美国舆论的风向标,将他们的观点传递给普罗大众。虽然反对对全球变暖采取行动的不在少数,但像科赫兄弟一样极为热衷的却颇为罕见。据“绿色和平”调查,多年以来,他们持续资助非营利组织DonorsTrust以及Donors Capital Fund,从中把控这些深得民众信任的“第三方”。


1401x788-koch.jpg

 

除了对普通民众观念的普及,科赫兄弟近些年来对上层政治的影响也越来越显著。美国多家媒体称其为“隐藏的科赫兄弟”——虽然身处暗处,影响力却绝不亚于任何一名政客。他们是“茶党”的推动者,更在保守派共和党中积累了大量人脉。据英国《卫报》报道,科赫兄弟正斥巨资创办一个共和党智库。这个智库可以更好地帮助他们收集信息,发展人脉,了解选民喜好,从而更好地找到竞选的着力点。匿名工作人员透露,该智库将被用于2016年总统大选。虽然两党仍在紧锣密鼓地提名候选人,但环境问题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热门议题。

 

美国政治交错缠绕,商业对政治的影响更是长久的积淀。今天,权钱交易在美国前所未有地普遍,商业大亨的地位也被不断抬高,即便如此,科赫兄弟仍在近期承认了全球变暖、气候变化的真实存在,虽然这一天来得极为迟缓。斯特朗表示,政治的停滞不前并未阻止民意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改之前的一味否认和满不在乎,美国人已经越来越意识到全球变暖的严重性。据耶鲁大学统计,相信全球变暖会发生、担心全球变暖的影响,以及相信全球变暖会对个人产生影响的美国人已经超过50%,而这些数字均呈上升趋势。虽然巨头的影响仍然深远,但民意和科学事实才是改变开始的契机。


3.jpg


Q&A对话卡特研究专家


罗伯特 斯特朗(Robert Strong

美国华盛顿与李大学政治系教授,从事卡特生平和对外政策研究,著有美国总统研究丛书,如《世界工作者:吉米 卡特和美国对外政策的制定》(“Working in the World: Jimmy Carter and the Making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斯特朗认为,虽然公众认为卡特在掌控议会和政策执行力方面表现一般,但是他在环境问题上的前瞻性和建树不容掩盖。

 

Q=《周末画报》

A=罗伯特 •斯特朗

 

Q :卡特上任后,“能源”成了他很多政策的标志性关键词,究竟是何原因让他如此热衷能源问题?

A 1973年,美国被卷入一场中东的战役,美方对以色列的支持导致OPEC国家开始对美国实行石油禁令。作为汽车大国,对石油的依赖让美国陷入恐慌。人们对飙升的油价怨声载道,很多学者更是在这个时候提出,美国对能源的过分依赖很可能会导致安全隐患。卡特走马上任前夕,能源问题是当时的主流谈资,因此,卡特成为总统后对能源的热衷也就不足为奇了。卡特主张美国石油储备以应对不时之需,同时,他还支持美国人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减少对能源的消耗,以及寻找原油的可替代能源。

 

Q :两党的纷争在卡特时期并未像今天一样激烈,卡特对于实现环保和节能的夙愿为何最终失败呢?

A :某种程度上,卡特时期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均由民主党占多数席位,他也是现代历史中最后一个享有此优势的总统。但是,卡特的困境在于他的很多政策都遭到了党内的反对和阻挠。众所周知,总统通过一个法案常常要在国会费尽周折。卡特时期,他放松对天然气管制的计划、财政保守主义都遭到了党内的诟病。即便不是两党相争,卡特也未能获得当时民主党党内的足够支持。

 

Q :卡特1977年的演讲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他首次向人们提出了“能源危机”的概念,并称一切并非危言耸听,这个演讲对美国政策有无实质性的影响?

A :卡特在能源和环境安全方面的确是具有前瞻性的,事实上,他任期内的很多政策对于后世是十分有益的。但是,对于共和党来说,卡特的能源项目却是极具争议的。从里根(Ronald Reagan)开 始,很多共和党总统都认为政府应尽可能地减少介入。随着资源的减少,市场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回应。直到今天,很多共和党人士仍坚持吉米•卡特一手创建的美国能源部应该尽早解散。可以说,作为总统,他未能实现自己的预期。

 

Q :商业对政治的影响从来不容小觑,能源大亨们在美国环境政策方面又有怎样的影响?

A :以科赫兄弟为代表的能源大亨会定期向可以帮助他们的候选人进行大数额的捐款。同时,他们会在外围资助游说者,让他们去影响议会决策。一些巨头还会资助科学家的研究项目,并通过金钱让更多的反对者选择和他们相同的立场。大部分时间,这些捐款是合法的,这种行为美国人早已屡见不鲜。但是问题在于,很多竞选的捐款是非法的,而且一些科学家为了帮助捐款方,隐瞒事实或拒绝公开他们款项的使用细节,这对美国来说是极具破坏性的。

 

Q :在美国,民主党总统是否对环境议题更加关注?

A :总体来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确比共和党候选人更热衷全球变暖这一议题,在2016年各位候选人身上更是有充分的体现。但是,过往的共和党总统,包括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velt)和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任期内都非常鼓励环境安全方面的对话,也是环保政策的大力推行者。20世纪80年代,酸雨问题一直是美国和加拿大的冲突点,时任的共和党老布什总统最终选择积极地应对。事实上,真正的分歧在于民主党更鼓励政府对环保和能源问题的参与和投入,而共和党则更加支持通过市场的竞争和创新来解决环境问题。

 

Q :针对全球变暖,近几年美国民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A :过去十年中,在全球变暖的问题上,美国民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大部分人已经承认气候变化的真实存在和它蕴藏的巨大威胁,但是,对于如何应对这些危机人们仍存在不小的分歧,尤其油价的升高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这对美国人来说是非常敏感的。更严重的问题在于,两党的分化越来越严重,一个环境提案可以因此而轻易地遭到否决。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进入现代传播天猫旗舰店订阅周末画报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