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一代邦德离场 丹尼尔·克雷格的谢幕演出

一代邦德离场 丹尼尔·克雷格的谢幕演出

摘要: 16年,五部作品,超过32亿美元票房收入。英国演员丹尼尔·克雷格将在10月29日上映的《007:无暇赴死》中最后一次扮演超级特工詹姆斯·邦德。2005年首次以新任邦德身份亮相时,克雷格被外界质疑履历不够、外形不符,他最终凭借对邦德细致而复杂的诠释赢得口碑。《无暇赴死》已是第25部“007”系列作品。在充满超级英雄、社会语境已全然不同的2021年,我们还需要一个穿梭在跑车、女人、枪林弹雨中的超级特工吗?

没有人喜欢丹尼尔·克雷格。2005年首次以新任“詹姆斯· 邦德”身份亮相记者会时,克雷格被安排乘坐皇家海军陆战队快艇前往现场。伦敦的天气有些阴沉,他在西装外套了一件救生衣。在场媒体事后纷纷嘲笑:银幕上最酷的间谍怎么能穿救生衣?


“他穿着救生衣,显得很笨拙,而且脸色发青。”英国《每日邮报》毫不客气地评论。BBC新闻网的评论员说那场新闻发布会的气氛“非常尴尬”,迎接克雷格的是记者们“你会放弃金发吗?”“你有在家偷偷练习招牌台词吗?”这样有些不怀好意的提问。“他叫平淡,詹姆斯·平淡(James Bland)。”《伦敦每日镜报》拿谐音梗嘲笑之后,又在坊间找到一个真名詹姆斯·布兰德的观众。“我能演得比克雷格更好。”这个观众不留情面地说。“他绝对是史上最无聊的邦德。”反对他的观众注册了网站,分别叫“邦德不是金发”和“丹尼尔·克雷格不是邦德”。



“我想在这个角色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克雷格在2005年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他的演绎下,邦德更有血有肉、更有情感也更现代,在最新007系列作品《无暇赴死》中,头顶“007”这个招牌的甚至不再是邦德,而是非裔演员拉什娜·林奇扮演的女特工。16年后,克雷格已经成为历史上扮演邦德时间最长的演员。在《无暇赴死》全球首映现场,迎接他的早已不是虎视眈眈的媒体。当他身穿桃红色西装外套亮相时,粉丝、摄影师在对面大声呼喊。“丹尼尔!看这边!”“丹尼尔!我们爱你!”


四部007作品,全球票房32亿美元。克雷格如今被媒体评价为“史上最成功的007”,没人记得2005年那场尴尬的记者会。10月29日,《007: 无暇赴死》在国内上映。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无暇赴死》保持84%的专业好评率,娱乐媒体称它是“克雷格时代最完美的落幕”。“在克雷格的第五部邦德作品中,我们非常清楚,谁是最好的007。”《波士顿环球报》评论。“他叫克雷格,丹尼尔·克雷格。”


《007:无暇赴死》剧照。


“最糟糕007”翻身记


“从他被选中接替皮尔斯· 布鲁斯南担任007的那一刻起,克雷格就被认为绝不是这个角色的上佳人选。”《纽约时报》写道。“人们认为他长得太粗狂,电影履历太薄,头发颜色太浅。”克雷格回忆,他一度以为自己被邀请试镜的是《皇家赌场》里某个出场不久就会被007干掉的“炮灰”。接到邀请出演的确认电话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坐下来喝一杯缓缓”。这是2004年,“007”系列制作人迈克尔·威尔逊和芭芭拉·伯克利耗费两年时间,寻找一个更真实、更人性化的邦德,希望将这个史上最卖座的电影系列带入新社会语境中。在他们的设想下,新的007不再是一个能从各种打斗场景中游刃有余脱身、西装永远干净、永远保持风流微笑的角色。


克雷格因此在200多名男演员中脱颖而出。在制作人看来,他能给007带来的是不同于前几任演员的粗糙质感。《华盛顿邮报》形容,克雷格看起来更像“在铁笼子里格斗的斗士,而不是穿着燕尾服,驾驶阿斯顿·马丁的绅士”。


在出演《皇家赌场》之前,克雷格只演过几部独立电影,没什么名气。他来自英国柴郡,父亲在镇上开酒吧,母亲和姐姐是戏剧爱好者。年幼时他常陪她们上戏院看演出。克雷格的童年过得并不算幸福。父母离婚后,他和姐姐跟随母亲搬到治安情况较差、房租便宜的区域生活。他经常考试不及格,还被同学霸凌,过得很不开心。因为接触了母亲的演员朋友,克雷格从小就有表演梦。成年后,他义无反顾地丢下一切,搬到伦敦寻找演艺机会。柴郡的人形容,克雷格很接地气,“不把自己当作大明星”,成名后不忘回家到父亲的酒吧社交,谁都能在酒吧和他聊天,有时他还会参加酒吧组织的问答大赛。“他每次都喝英国特产健力士啤酒,从不点(007招牌鸡尾酒)马天尼。”一个酒吧常客对当地报纸说。


《007:无暇赴死》全球首映礼。


接演《皇家赌场》时没有名气,克雷格还是对表演极为认真。为了最好的视觉效果“一周训练八天”。在扮演007期间,他摔断一条腿,另一只脚的脚踝严重受伤。接演《皇家赌场》前还有恐高,但“开拍之后我就不能再恐高了”。他说最终打动自己出演邦德的不是这个系列的名气,而是《皇家赌场》的剧本。在这部作品中,制作人试图通过伊恩· 弗莱明的第一部邦德系列小说《皇家赌场》来还原“邦德变成邦德之前的样子”。在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女性、跑车与高科技装备之前,邦德经历了什么?


“我希望自己扮演邦德的这些年让他有了许多改变。”克雷格今年月在杂志采访中回忆。“我尽量不在心里批判他。他有很多缺点,他对这个世界与对女性的态度是有问题的。我认为这很有趣。我们应对这种特质的方法是尽量安排强势的女性角色,让他与她们对抗。”在《皇家赌场》中,自大的邦德被女主角维斯帕斥责,拒绝与他同乘一部电梯,因为“电梯容不下你和你的自大”,服毒后还需要靠维斯帕拯救。“要摇的还是搅的?”当酒保对邦德抛出这个标志性问题时,克雷格版的邦德回答:“你觉得我在乎吗?”


曾饰演007的爱尔兰演员皮尔斯·布鲁斯南。


“我尽量把邦德想成一个普通角色,”克雷格曾说,“虽然这很难。”在《无暇赴死》之前的四部作品中,邦德恋爱又失恋,第一次在银幕上哽咽。风流的笑容消失,他变老了,被要求参加体测,甚至陷入“我到底还能不能干这一行”的自我怀疑与狼狈中,他向观众展现了一种人的脆弱。


“《皇家赌场》里没有Q博士制造的各种高科技小玩意,没有俏皮话。克雷格在电影开头开着一辆福特轿车出场,被误认作停车员……这也是第一次,詹姆斯·邦德的身材成了人们欣赏的对象。”英国《GQ》杂志写道。正是这种改变让《皇家赌场》一炮而红。许多影评人称克雷格的演绎更符合弗莱明笔下的邦德,冷漠,生活过得一塌糊涂,充满人性缺点。参加《无暇赴死》剧本编写的英国编剧、演员菲比·沃勒-布里奇评价,正是克雷格为邦德注入了复杂性,“将一个幻想中的角色置于真实情景中。这是我们过去没有意识到的,在动作场面与夸张场景中错过的精彩”。


《007:无暇赴死》幕后照。


詹姆斯·邦德在2021


“我宁愿亲手把这块玻璃打碎,让它割破我的手腕,也不想再演007了。”2015年出演《007: 幽灵党》之后,克雷格曾这样对媒体开玩笑。他一度厌倦了高压的拍摄环境,转而制作拍摄《利刃出鞘》这样的推理剧情片。《幽灵党》之后,克雷格多次希望告别邦德这个角色。最终让他点头出演《无暇赴死》的除了2500万美元的高额片酬,还有“让邦德有圆满结局”这样的想法。克雷格在《无暇赴死》媒体发布会上形容,出演这部作品只是为了“给16年前开启的新章一个完美落幕”。在这部新作中,已经退休五年的邦德重新出山执行任务,还遇到了继承007执照的新任女特工诺米。2020年米高梅宣布新任007是非裔女特工时曾引发大量讨论。“邦女郎”长期被视作扁平的性符号,影迷日益质疑邦德是不是有厌女症。这时选择女性来担任新007,似乎是系列为了跟上社会变化脚步做的改变。克雷格在《纽约时报》采访中说,自己完全不在乎谁是下一任邦德,无论什么种族、性别,“与我无关,我只能送上祝福”。


曾饰演007的苏格兰演员肖恩·康纳利在片场


“在这16年中,英国—某种程度上是邦德代表的东西— 也经历了非同寻常的动荡与自我怀疑。#Metoo出现了,我们不再分得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GQ》杂志写道。2006年,《皇家赌场》中就有关于“9· 11”事件的映射。制片人伯克利回忆,在恐袭事件之后,像1979年《007:太空城》那样拍摄“上天入地”的夸张探险故事已经不适用。《皇家赌场》因此第一次出现了关于资助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话题。到了《无暇赴死》,公开反对脱欧、捐钱支持美国民主党政治家伯尼·桑德斯的克雷格毫不犹豫地承认:“特朗普当然存在于这部电影里。我们努力不让他的身影出现,但他、脱欧、俄罗斯对别国的政治操纵,都在这部影片中。邦德代表了一种在今天努力工作,完成任务,但不需要任何宣传的人。”


“邦德系列电影很像一个无限循环。”《滚石》杂志评论,“每一部只有表面上的不同。根本上是相同的。”战无不胜的超级特工,一次又一次完成拯救世界的任务。在超级英雄统治大银幕的2021年,Vox 新闻网就评论,邦德已经跳出传统动作片模式,从五部电影的节奏设定到他说出经典台词的时机,都越来越像《蝙蝠侠》或者《钢铁侠》这样的系列。


“007系列曾得益于它产生的时代,他与邪恶的超级大国、恐怖分子及环境灾难做斗争。但在今天,詹姆斯·邦德还有什么值得讲述的故事吗?他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这个时代里,人们想象世上有保守最高秘密的间谍为政府利益、为所有人服务。今天,网络为阴谋论者提供了足够的素材。在许多人心中,他们自己才是那个击败邪恶势力的爱国者。邦德这样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超级英雄,也许已经不再适应这个时代。”Vox新闻网写道。在克雷格为邦德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中,他的确穿着燕尾服,独自走在伦敦街道上,随后跑了起来,最终消失在夜色里。他身边有雾:“仿佛在对我说,再见,我要走了。”


撰文— 林湃 编辑— Y 图片— OMEGA、MGM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